九星霸體訣 玄幻魔法

九星霸體訣 第三百四十一章 斬殺至尊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弟子十倍。 龍塵的狠是在他骨子裡的,輕易不顯現出來,而邪道弟子的狠,是在表面上的,是為了震懾人,而表現出來了,是因為需要狠而狠。 而龍塵的狠,好像是天生的,只不過他平時刻意壓制著,可是...

長刀揮出,空間震顫,捲起漫天刀影,宛若怒海狂濤,這是龍塵晉陞易筋境后,第一次全力對人出手。《。

既然對方已經知道了他是龍塵,一切試探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體內的力量再無保留,將肉身的力量揮到了極致。

那位邪道至尊級強者,不禁心中大駭,龍塵這一刀,封死了天地,恐怖的氣機,睥睨乾坤。

最恐怖的是,龍塵這一刀附帶的意志,令天地變色,讓萬古低頭,那是一種毀天滅地的意志。

在這股意志面前,他感覺自己就像是一隻螻蟻,在對抗天神一般,顯得那麼渺小和無力。

眼見龍塵一刀斬來,如同天刀滅世,他竟然無處逃遁,雙目之中充滿了恐懼之色。

身為至尊級強者,他第一次在一個同階面前,產生了這種情緒,不由得又驚又怒。

「血魂祭煉」

那位邪道至尊級強者怒吼一聲,眉心忽然裂開,一道血紅色的光芒,從他的眉心射出,照耀在他手中的長刀之上。

「嗡」

他手中的血色長刀,受到那道光芒影響,忽然間散出妖異的光芒,在他的背後,竟然浮現出無盡的血海。

那血海一出現,那位邪道至尊級強者,全身爆出的力量,立刻變得洶湧澎湃起來。

「死」

血色長刀,迎著龍塵的斬邪,兩把長刀狠狠地撞在一起,出一聲爆響。

「轟」

大地承受不住那股力量,瞬間崩碎,但是兩個人的長刀都死死地頂著對方。

那位邪道至尊級強者,臉色猙獰如鬼,雙目血紅一片,咬牙切齒地看著龍塵。

而龍塵臉色淡然,沒有絲毫表情,手中長刀就那麼架在對方的長刀之上。

「果然不是所有人,都跟尹羅一樣」龍塵搖了搖頭,手中斬邪上那枚晶核瞬間亮起。{。

那枚晶核,是一枚五階魔獸的晶核,連接著斬邪上的所有符文,只要靈氣足夠,就可以催動晶核的力量,給武器附加強大的威力。

在晉陞易筋境之前,龍塵的靈氣有限,一絲一毫都不捨得浪費,從未激過晶核的力量。

因為激晶核的靈氣,足夠他召喚出風府戰身了,晶核的力量再強,也無法跟風府戰身相比。

不過如今晉陞到了易筋境后,他的靈氣容量,擴充了十倍以上,日子再也不用過得那麼緊巴巴了,可以偶爾揮霍那麼一點點。

「轟」

「嚓」

龍塵斬邪向前一推,那位邪道的至尊級強者,立刻感到一座大山向他壓來。

兵器原本就被龍塵一刀斬出了一個大缺口,如今再加上龍塵那恐怖的力量,再也支撐不住,瞬間斷成了兩截。

「噗」

那位邪道的至尊級強者,在長刀斷裂的一瞬間,就感覺到了不妙,幾乎本能地向後倒退,不過還是被龍塵一刀劃破了前胸,鮮血狂涌而出。

如果他再慢半步,龍塵的長刀會直接將他斬成兩段,看著那位邪道的至尊級強者胸前緩緩流淌的鮮血,不論正邪,所有人都陷入了獃滯。

堂堂一代至尊級強者,在龍塵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擊,這個結果誰能想到?

那位邪道的至尊級強者,所爆出的戰力,有目共睹,那是何等的強悍。

可是就是這麼一個強悍到幾乎無法形容的人,在龍塵面前,數次受挫,竟然連反擊的能力都沒有。

「滴答」

「滴答」

「滴答」

血液沿著那位邪道至尊級強者的胸口,緩緩滴落在地上,在落針可聞的現場,卻宛如鼓聲一般,震撼著所有人的心。

「呼」

龍塵一甩手中的斬邪,不禁心中暗贊,滄溟前輩就是滄溟前輩,雖然斬邪的材質並非太好,在通道內抵擋那些巨錘的時候,崩了不少花生大小的缺口。〈《。

可是這份手藝,簡直到了某種巔峰,殘破的斬邪,都要比別人完好的靈兵,強大太多了。

除了在墓穴內,碰到那些古代的兵器,斬邪還從未出現過破損,這說明滄溟的技藝有多麼精湛。

「走」

讓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是,從來都是以悍不畏死著稱的邪道強者,尤其是一位至尊級強者,竟然招呼了一下其他人掉頭就跑。

「想走?」

龍塵臉上浮現一抹笑容,足下一熱,幽冥鬼影步展開,一步跨出,猶如鬼影一般,瞬間出現在那人面前,一刀斬落。

那位邪道的至尊級強者,顯然沒想到,龍塵竟然有如此詭異的步法,見龍塵如鬼魅一般出現在身前,急忙取出一根長棍。

那根長棍上紋路密布,同樣是一把靈兵,可是剛剛與龍塵的斬邪相撞,立刻崩碎。

「砰」

那位邪道的至尊級強者,在龍塵的力量下,被震飛出去,一口鮮血噴出。

就在他的身體還在半空的時候,龍塵的身影猶如鬼魅一般,出現在他的背後,斬邪劃過一道流光。

「噗」

鮮血噴射而出,一顆人頭衝天而起,讓周圍所有人出一聲驚呼,一個至強者,就這麼隕落了。

雖然眾人都看出來了,那位邪道的至尊級強者,不是龍塵的對手,可是他們怎麼也想不到,一個至尊級強者會這麼輕而易舉的被殺。

通常至尊級強者就算打不過,也可以從容逃走,可是那位邪道的至尊級強者,居然連逃走的機會都沒有。

「撲通」

那位邪道的至尊級強者的屍體,掉落在地上,也狠狠地敲在人們的心頭,親眼見證一代至尊級強者隕落,那個畫面太震撼了。

「逃氨

見至尊級強者都死了,那些邪道強者,終於恐懼了,紛紛向遠處逃去。

通常逃走的正確做法是四散而逃,這樣不管龍塵追殺誰,都會有一部分逃掉。

可是他們運氣不好,這裡是山谷,他們只能朝一個方向跑,結果龍塵展開幽冥鬼影步,猶如一道幻影一般追出,只幾個呼吸的時間,將那些邪道強者一一斬殺。

正道這邊觀戰的弟子,全部都看傻了,殺人他們見過,也見得多了。

但是他們從未見過像龍塵這麼殺人的,不管是什麼核心弟子,還是衍道者,就是那麼一刀一個,就像砍瓜切菜一般。

最恐怖的是,他們見龍塵每一刀,都沒有任何招數,就像是隨意亂砍一般。

可是那些邪道弟子,就是無法躲避,只能硬擋,而硬擋的結果就是刃斷人亡。

龍塵自始至終,就像是一個收割生命的死神,擊殺那些邪道弟子,顯得那麼輕鬆愜意。

最讓人心中恐懼的是,龍塵砍人的時候,神情非常的專註,就像是一個辛勤的園丁,在仔細地修剪枝葉,看得讓人心裡毛。

自始至終,龍塵都是一臉的平靜,可是這種平靜,在他們的眼中,比邪道弟子那猙獰的面容,更加恐怖。

將所有邪道弟子,全部砍倒之後,龍塵將他們身上的空間戒指,全部一一收了起來,就那麼搖搖晃晃地離去了。

看著龍塵的身影消失,所有人一屁股坐在地上,感覺身上的汗,都把衣服打濕了。

「太嚇人了」

「太恐怖了」

「太兇殘了」

在人們的腦海之中,不停地泛起這些字眼,龍塵的狠辣,更勝邪道弟子十倍。

龍塵的狠是在他骨子裡的,輕易不顯現出來,而邪道弟子的狠,是在表面上的,是為了震懾人,而表現出來了,是因為需要狠而狠。

而龍塵的狠,好像是天生的,只不過他平時刻意壓制著,可是一旦爆出來,那就瞬間變身成為無情死神。

「我覺得有些奇怪,像龍塵這麼強大的人,真的會去干姦淫女子的事么?」有人不禁提出了疑問。

「開玩笑吧,這樣的人物,殺至尊猶如屠狗,想要什麼樣的女人,會沒有?」

「就是啊,只要他敢登高一呼,說自己需要女人,不知道有多少人願意等著侍寢呢」

「一定是之前流傳的留影玉有貓膩,是有人故意針對龍塵設下的圈套」有人想了一下,提出了這個猜測。

立刻有人暗中點頭,所謂面由心生,先不說龍塵的長相,就從他那狠辣霸道的戰鬥風格,就可以看出他是一個傲骨天生的人,絕對不屑於去干那種事。

「我就說嘛,看到那段影像的時候,我就知道,這段影像絕對是有心人做的手腳,否則不會傳播的那麼快」一人站了出來,一臉英明睿智的道。

「草,馬後炮誰不會?就算你想要拍馬屁,也當人家的面去拍,你這時候說,不是找噁心呢嗎?」有人嘲諷道。

那人怒道:「什麼叫馬後炮?起碼我心中就覺得這件事不對勁,我沒那麼傻逼,去挑釁人家吧」

那人話音剛落,就聽到兩個人的怒吼同時傳來:「我,你要是再敢亂放屁,老子打死你」

說話的兩人,正是之前要行俠仗義,替天行道,對龍塵出手,卻被龍塵的板磚差點砸成麵餅的兩個衍道者。

別的話也就算了,那人最後一句話,分明就是指著光頭罵禿驢,最讓他們不能忍受的是,那個小子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核心級弟子而已。

「打死我?就你們兩個?切,你們要是再敢多放一個屁,你們信不信,老子現在就讓你們知道花兒為什麼這麼紅?」那人冷冷地看著二人,已經擺出了架勢,顯然他現在不懼兩個半死不活的衍道者。

「槽,先天道紋」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之際,忽然有人已經急向那些邪道弟子奔去,因為被龍塵斬殺的那位至尊級強者和衍道者的道紋,已經飄出體外,眾人這才紛紛向那邊奔去,拚命哄搶。

擊殺了那位邪道至尊級強者后,龍塵終於對自己的實力,有了一些了解,這讓他放心不少,繼續向山谷深處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