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玄幻魔法

九星霸體訣 第三百二十八章 整死你們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的寶藏之前。還不想去拚命。因為他不知道值不值得。 在別院給他灌輸的思想之中。他們都是至尊級強者。別院里的頂樑柱。生命比別人寶貴的多。不可以亂拼。 在他們的眼中。除了他們自己。其他的都是...

?「呼」

郭然的話音剛落。一道身影。學著之前龍塵的方法。向裡面飛來。

郭然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了。手中忽然多出了一把鐵珠子。隨手向長廊內一甩。

「礙…」

一聲凄厲的慘叫。那人飛行到半途。郭然手中的鐵珠子就甩了出去。狠狠地撞在牆壁上。

牆壁上。立刻浮現無數根長槍。瞬間將那人紮成了刺蝟。立即斃命。凄厲的嚎叫。響徹通道兩邊。

「混蛋」

通道這邊的正邪兩道弟子。不禁大怒。郭然竟然有樣學樣。用他們對付龍塵的方法。對付他們。如今換成他們吃了大虧。

「混你麻痹的蛋。你們害死了我老大。這裡遍地都是寶藏。你們也休想得到」郭然冷笑道。

龍塵吞下了一顆療傷丹。正全力恢復著傷勢。雖然他的傷勢看著嚇人。不過都是皮外傷。很快就可以恢復。

「那個小子。我們得不到。你難道可以得到。有我們守在這裡。你自問你能出來么。」有人不屑的道。

「嘿嘿。出不來那又怎麼樣。你們有能耐就跟你們郭爺爺耗著好了。大不了一起耗上一年。你們也別想得到其他的機緣了」郭然不屑的道。

郭然的話。令外面正邪兩道的弟子心頭一冷。如果郭然真的要跟他們死磕。有這個強大的機關通道在。他們根本別想過去。

這個墓穴保持的如此完整。而在通道的某些地方。一些弟子。都撿到了不少珍惜的礦石。

按照推斷。應該是被當成垃圾扔掉了的東西。那些礦石。都被隨手丟棄。這就說明。洞穴內絕對有寶藏。

可是如今郭然守護在通道那頭。就算是至尊級強者進去。有郭然搗亂。他們也是九死一生。誰也不肯冒險硬沖。

更何況外面有正邪兩道的弟子。都心懷鬼胎。相互提防。根本不可能齊心協力對付郭然。

「裡面的小子聽著。我們商量商量。龍塵姦殺無辜女子。為正道所不齒。如今他已經死了。那麼一切罪孽就由他一人承擔。

我趙明山以第十七別院的名義發誓。只要你放棄攻擊我們。我們都可以證明你是無罪的。還為你洗刷冤屈」

正道之中。一位至尊級強者冷喝道。他出身於第十七別院。身份尊崇。說話很有魄力。

「這個……是真的么。」對面郭然的聲音。明顯有些異動。

「當然是真的。我趙明山發誓。絕對不追究你的過錯。還幫你作證。一切都是龍塵乾的。你所做的一切。都是龍塵威脅你乾的」趙明山明顯帶著一絲激動的道。

裡面的郭然臉上浮現一抹冷笑:到現在還跟老子玩這種文字遊戲。你們不追究。到時候把老子往邪道弟子里一丟。老子還不是要被砍成七八十塊。

「可是我還是有些不放心」郭然有些猶豫的道。不過雙眼卻看著龍塵。見龍塵肩膀上的傷勢。正快速的癒合。他這是故意拖延時間。

這裡漆黑一片。他看不清周圍的情況。龍塵在療傷。他又不敢亂動。乾脆拖延時間。跟他們玩玩兒。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你這是看不起我么。我趙明山堂堂至尊級天才。豈會騙你一個普通弟子。」趙明山聲音有些憤怒。

這回輪到郭然那邊不說話了。好像陷入了某種猶豫之中。趙明山立刻向一個核心級弟子使了一個眼色。

那名核心箋點頭。腳在地上一跺。人已經對著通道穿了過去。

「嗖……」

「氨

忽然一聲慘叫傳來。那名正道弟子。立即又被亂槍插死。

郭然一呆。他手中的珠子還沒甩出去呢。怎麼就死了。

「你……想幹什麼。」

趙明山臉上浮現一抹怒色。正死死地看著邪道里。那位至尊級強者。

因為剛才在那名弟子飛出的瞬間。是邪道里的一位強者。射出了一道攻擊。引動了機關。令那位弟子慘死。

「你說呢。」那名邪道至尊級強者。淡淡的道:

「你們的弟子都過去了。那麼油水都被你們撈光了。我們這邊的兄弟。吃什麼。」

正道這邊弟子大怒。同時也明白。又遇到了一個棘手的問題。顯然邪道弟子。是不會讓他們如願以償的。

「那你想怎麼樣。難道讓你們的弟子先過去。」趙明山怒道。

「這樣吧。我們同時都派出一個弟子。修為相同。同時過去。這樣誰也不吃虧」那名邪道至尊級強者道。

「做夢。真是豈有此理。我們正道弟子先發現的門路。憑什麼與你們共享。」正道里一位衍道者不禁怒罵道。

「龍塵是正道弟子。嘿嘿。我怎麼沒看出來。是你們正道弟子。還死在你們正道手裡。你們正道還真是夠不要臉的」那名邪道至尊級強者一臉冷笑道。

那人的話。令所有正道弟子臉上火辣辣的。彷彿被狠狠地抽了一個耳光。正道弟子內鬥。竟然被人家看了笑話。

「龍塵乃是正道的叛徒。人人得而誅之。我們殺他。乃是清理門戶。

可是不管怎麼說。龍塵依舊是我們正道的弟子。他的一切成就。都歸正道所有」趙明山強辯道。

「呵呵。我最欣賞的就是你們這些正道弟子。明明卑鄙無恥。卻還能表現出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

我們邪道弟子。就算學上一萬年。也無法做到。不過呢。我們從來不屑於學這些垃圾東西。

現在我們不跟你們講什麼道理。我就把話放在這裡。今天你們如果不同意。就開戰吧。最後誰活著。誰就有來決定裡面寶藏的歸屬吧」

那名邪道至尊級強者說完話。面容轉為冷峻。他衫弟子。紛紛抽出了兵器。爆發出了氣勢。宛如嗜血的餓狼。死死地盯著正道弟子。

「你當我們正道弟子會怕你們么。你們這麼做只會兩敗俱傷。沒有任何意義」趙明山身邊。同樣一位至尊級強者怒道。

那些正道弟子。雖然雙目之中。充滿了憤怒。不過在他們眼神的深處。依舊釋放著難以掩飾的驚慌。

邪道弟子。跟正道弟子不一樣。他們兇殘成性。悍不畏死。如果真的戰鬥起來。必然是一場慘烈的戰爭。

大家都是進入秘境找機緣的。都憧憬著能夠在秘境之中。找到逆天的機緣。一飛衝天。光耀百世。

所以他們並不想戰鬥。即使身邊的人。被殺了。只要不是至親。都可以選擇無視。

也正因為如此。正道的力量。就像是一盤散沙。雖然人數眾多。可是無心戰鬥。才被邪道弟子如此壓制。

而且在趙明山的眼中。這樣的戰鬥根本沒有任何意義。不管是誰勝了。最終都要面對恐怖的通道。和那邊郭然的阻撓。

可是這樣的道理。跟那名邪道至尊級強者根本說不清。他的態度很簡單。要麼聽他的。要麼就是決一死戰。

「趙師兄。此時開戰。實屬不智埃不如聽他們的吧。見到了真正的寶藏。再出手也不遲氨一人輕聲勸道。

趙明山也是一肚子的火。雖然他這邊有兩個至尊級強者。在終極力量上。絕對可以壓制對方。

可是他們都知道邪道弟子的兇狠。就算最終斬殺了那名邪道至尊。也可能會在他的臨死反撲下重傷。甚至可能會同歸於荊

這也是為什麼。邪道弟子如此囂張。他們卻一直忍耐。因為兩位至尊級強者。也不想戰鬥。

「好吧。我退一步。我們雙方各出一名弟子過去。不過你要發誓。沒有看到真正的寶藏前。大家暫時和平相處」趙明山終於妥協道。

「沒問題」

那名邪道至尊級強者。臉上浮現一抹淡淡的笑容。不過眼神深處。全是嘲諷之色。

趙明山憋了一肚子火。可是在沒見到真正的寶藏之前。還不想去拚命。因為他不知道值不值得。

在別院給他灌輸的思想之中。他們都是至尊級強者。別院里的頂樑柱。生命比別人寶貴的多。不可以亂拼。

在他們的眼中。除了他們自己。其他的都是「賤」人。無法跟高貴的他們相提並論。跟別人拚命。那是拿精美瓷器。去砸老鼠。

很快雙方各派出了一個外門弟子。兩個衍道者大手一伸。將兩人丟入通道內。

「喂喂……等一下」

「噗噗噗噗……」

裡面忽然傳來郭然的聲音。緊接著一把鋼珠飛出。然後就聽到機關被觸動的聲音。之後就是那種熟悉的慘叫聲響起。

「混蛋。你這是幹什麼。」

趙明山和那名邪道至尊級強者同時大怒。

「那個……你們太心急了。我……覺得還是有些不妥」郭然有些忐忑不安的聲音從裡面傳來。

「有什麼不妥」

趙明山雙目之中快要噴火了。如果郭然就在他面前。他絕對會一巴掌拍死他。

「那個……我有些害怕」郭然不安的聲音傳來。

「怕什麼。」趙明山耐著性子道。

「我怕你們說話不算數。萬一你們反悔了。我豈不是死路一條。」

趙明山和那名邪道至尊級強者眼中都閃過一絲狠厲。這個郭然要把他們氣死了。

「那你要怎麼樣。」趙明山盡量壓制著自己的怒氣道。

「除非你們發誓」郭然道。

「好。我們發誓」

接下來趙明山和那名邪道至尊級強者被逼無奈。只好發誓。為了趕時間。都發了非常毒的誓言。

不過兩人也都非常聰明。發誓自己絕對不會追究郭然的責任。更不會遷怒於他。

「好。我相信你們」

郭然的回答。終於讓趙明山和那名邪道至尊級強者鬆了一口氣。兩人同時對身後的人使了一個眼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