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九星霸體訣 第三百二十四章 不明是非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剛才看著邪道弟子。畏畏縮縮的眼神。就知道。他們怕了。 可是見到他和龍塵進來。立刻尾巴翹到天上去了。還擺出一副大義凜然。為民除害的架勢聲討龍塵。 「去尼瑪的淫賊。你家祖祖輩輩全是淫賊。一...

「噗」

血光飛濺。

郭然嚇了一跳。手中剛剛取出那個圓筒。只見龍塵不知道什麼時候。手中多出了一把長槍。

長槍的盡頭。狠狠插在一個男子的胸口。那個男子手中的長刀。高高舉起。還帶著下擊的姿勢。

此時那個男子。一臉不敢相信地看著自己的胸口。鮮血沿著長槍緩緩向前流淌。

「噗」

龍塵手中長槍一抖。一股雄渾的力量。在長槍上爆發。那個男子立刻被震成了一堆碎肉。

「是個邪道弟子。你把空間戒指收了。咱們繼續走」龍塵一甩長槍上的血跡。淡淡地道。

揮手間擊殺了一個邪道核心級弟子。那份從容淡定。彷彿就像是擊殺了一隻兔子。不。應該不算是兔子。也許只算是螞蟻。龍塵的臉上沒有一點波動。

郭然明顯感覺。晉陞到了易筋境后。龍塵的意志上。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越發的凌厲與狠辣。

看著郭然苦著一張臉。終於從肉堆里。找到了一枚空間戒指。龍塵有些不好意地道:「下次我會盡量悠著點」

「這個邪道弟子。怎麼會埋伏到這裡。他怎麼不去奪寶。」郭然有些不解。

「他實力一般。根本爭不過裡面的人。稍微不慎就會丟了性命。還不如在這裡偷襲殺人。運氣好。還能逮到肥羊」龍塵道。

「遇到老大。他運氣好像不怎麼樣」郭然笑道。

「不過他的出現。也給我們敲了警鐘。剛才一路上。遇到了好幾具屍體了。全部都是正道的人。估計這裡面邪道的人。有強橫人物在」龍塵道。

這一路上。遇到了十幾具屍體。都是正道弟子。而且死得都極為慘烈。敵人下手非常狠毒。一看就是邪道弟子的手筆。

龍塵一路上不敢大意。雖然他視力比郭然強大不了多少。但是龍塵可以以靈魂神識。代替自己的眼睛。完全清楚周圍數百丈內的情況。

再往前方。行進了百餘丈。又出現了三個洞穴。龍塵仔細看了一下地面上的印記。

雖然這裡郭然沒有做過手腳。不過龍塵依舊可以通過輕微的印記。可以分辨出。那些人的腳印的前後順序。

「這條」

龍塵找一條靠右的道路。兩人繼續前行。這個時候洞穴內一片黑暗。郭然睜目如盲。

並不是什麼人。都有龍塵那麼強大的靈魂之力。就算有強大的靈魂之力。也不是什麼人都能凝聚出神識的。只有丹修。才有這方面得天獨厚的優勢。

向前行進了數里。那股荒涼滄桑的氣息。越來越重。走著走著。忽然前方出現了光亮。

那裡是一處寬闊的大廳。寬闊異常。足有千丈方圓。大廳之中有著四個立柱。上面雕刻著古老的紋路。

而大廳的周圍。雕刻著幾十幅壁畫。不過因為歲月太過久遠。大部分已經脫落損壞。不過還是有一部分保存得相對完整一些。

當龍塵和郭然進入大廳的時候。見數百號人。正在四周謹慎地搜尋著。

地上躺著幾十具屍體。血跡還是溫熱的。還在緩緩流淌。顯然剛死不久。

大廳里的人。分成兩撥。其中大部分人。都穿著正道服飾。佔據了總人數的八成。

而正道弟子之中。有將近一半。都穿著玄天別院的服飾。見龍塵進來。不少人眼睛里浮現一抹震驚。

而那些邪道弟子。只有五六十人。全部都聚集在一起。仔細看著牆壁的壁畫。對人多數倍於他們的正道弟子。看都不看一眼。雙目之中全是蔑視和嘲諷。

相比邪道弟子。正道弟子們。就緊張得多。全部小心翼翼地注意著周圍。

大廳的地上。有著幾個坑洞。看樣子是新挖的。估計是發現了什麼好東西。結果雙方爭搶。

可是地上的那些屍體。只有一個是邪道弟子的。剩下的全是正道弟子。估計正道沒撈到什麼好處。

「龍塵。你居然沒死。」

龍塵和郭然的進入。邪道那邊沒有任何反應。正道弟子這邊卻一臉的震驚。尤其是玄天別院的弟子。

要知道。龍塵的「光輝事」。在某些人推波助瀾下。分院下所有弟子。無人不知。

就算是其他正道弟子。也極少有人不知道的。可是傳聞。龍塵被邪道第一強者尹羅追殺。按理說。龍塵就算有一百條命。也不夠尹羅殺的。可是龍塵卻就這麼活生生地出現在了這裡。

邪道弟子。聽到龍塵的名字。則臉色一驚。尤其邪道之中。一個長發披肩。眼如金燈。渾身氣息澎湃如海的至尊級弟子。眼睛微微一眯。

他是一位邪道之中極為強大的存在。雖然尹羅落敗受辱之事。被高層把消息壓祝邪道里。很少有人知道。

不過對於一些極為強大的至尊級天才。他們的長輩。還是偷偷把這件事告訴了他們。

這並不是為了羞辱尹羅。而是教育這些同為至尊級的天才。什麼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粗心大意之下。就連尹羅這樣的天才。都會吃上大虧。

不過長發男子。儘管心中震驚。面上沒有一絲表現出來。繼續觀看著壁畫。

因為他看出來了。那些正道弟子。對著龍塵的態度。好像並不友好。

龍塵看都不看那人一眼。對於龍塵來說。邪道是敵人。正道也未必是什麼朋友。都是一路貨色。

「龍塵。你這個淫賊。罪惡滔天。居然還有臉活在世上。今天我等要替天行道」一個核心級弟子。站了出來。正氣凜然的指著龍塵道。

郭然臉色一變。心中怒火升騰。這群白痴太可恨了。你麻痹的。有那麼多邪道弟子在那裡。他們才是真正的敵人。

你們不去挑戰他們。卻喜歡窩裡斗。典型地欺軟怕硬。看他們剛才看著邪道弟子。畏畏縮縮的眼神。就知道。他們怕了。

可是見到他和龍塵進來。立刻尾巴翹到天上去了。還擺出一副大義凜然。為民除害的架勢聲討龍塵。

「去尼瑪的淫賊。你家祖祖輩輩全是淫賊。一群不明是非的白痴。別人說什麼就信什麼。你們腦子裡。裝的全是大便么。你們的眼珠子。都是用來吃屎的么。」郭然破口大罵。

龍塵是什麼人物。那是整個第一百零八別院弟子心目中的神。雖然郭然跟龍塵走的最近。

可是這絲毫不影響他對龍塵的崇拜。有人當著他的面侮辱龍塵。他哪裡受得了。

「找死。你他媽才是不明是非的白痴。龍塵奸/**子的事情。鐵證如山。還想抵賴。

今天在這裡碰到了你們兩個淫賊。你們就別想活著出去了。只能說你們作孽太多。活該死在我們的手中。我們今日要替天行道。」另外一個弟子。一臉正氣的怒道。

「替天行尼瑪比。我老大是什麼人物。豈會做那種下三濫的事。」

只要長眼睛的人。都能看出來這是一個布局。一個針對龍塵老大的陰謀。你們這是被人當槍使。知道不。」郭然怒道。

「休要狡辯。就算你說得天花亂墜。地涌金蓮。也掩飾不了你們犯下的罪行。

你以為憑藉你一面之詞。就想忽悠我們。你還真是白痴。我們有鐵證不去相信。去相信你這個白痴胡說八道。」一人冷笑。鄙夷之意。再明顯不過。

郭然氣的肺都要炸了。他恨不得取出破虛弩。一下子把這群白痴全部幹掉。

敵人就在眼前。卻偏偏為難自己人。還擺出一副維護人間正道的俠客嘴臉。恨的郭然牙根都痒痒。

「你們就是一群欺軟怕硬的慫包。那邊有邪道弟子你們不敢去戰。被人殺了那麼多人。嚇的尿都要出來了。

你們這邊有兩個至尊級強者。衍道者有三十幾個。人數是對方的十倍。

卻被嚇的跟孫子一樣。你們也就這點出息了。還有連說自己替天行道。我看你們是替天行尿吧」郭然一臉不屑的道。

郭然這句話。一下子把所有正道弟子。全部都罵進去了。

「小子找死」

「你這個白痴懂什麼。這叫做戰略」

「你一個淫賊。人人的得而誅之。還敢口出狂言。」

一時間正道弟子。紛紛喝罵。

「郭然。過來看看這張圖」

在郭然舌戰眾人的當空。龍塵連看都不看那些人一眼。來到一幅壁畫前。看了半晌。忽然喊了一下郭然。

郭然也懶得搭理那群白痴。直接奔到龍塵身邊。看著那幅石刻。

這幅石刻上的畫面。保存得非常完整。刻畫著一位老者。手中持著一把鐵鎚。鐵鎚高高舉起。向下砸落。

非常簡單的畫面。可是郭然和龍塵卻發現。在那畫面之中。有著一幅背景圖。也就是畫中之畫。

一開始看不出什麼。可是仔細一看。那竟然是一副九星繞天圖。

九顆星辰。圍繞著一顆巨大的星辰運轉。蒼穹之中一片寧靜祥和。

最讓龍塵震驚的是。看著圖畫之中的背景。讓龍塵竟然生出了一種悲傷的情緒。不知不覺之中。眼角竟然有淚水留下。彷彿那裡帶著他的某種回憶。

郭然也看到了那幅星辰圖。不過他看到的東西跟龍塵不一樣。他眼中只有那個老者手中的鎚子。

具體的說。應該是那老者鎚子下擊的動作和弧線。雖然只是一個隨意的一個動作。卻附帶著某種玄妙的至理。一時間二人都盯著那幅圖案。竟然痴了。

「龍塵。你這個淫賊死到臨頭。還有心情看壁畫。識相的趕緊自戕吧」一個讓人極為討厭的聲音。從正道弟子之中傳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