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九星霸體訣 第三百二十三章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話。郭然心頭一凜。發覺晉陞到了易筋境后的龍塵。身上多了一種無法言喻的霸氣。奪人心魄。讓人心生敬畏。 「你小子退出來有什麼目的。」龍塵問道。 「嘿嘿。我是想讓他們探路。我覺得這個墓穴絕對...

「你小子確定沒忽悠我。這就是你所說的寶貝。」龍塵看著眼前充滿陰森氣息的巨大洞口。有些驚疑不定的道。

「絕對沒錯。老大我感覺這裡肯定有大造化」郭然信誓旦旦的道。

「可是我怎麼感覺這裡陰森之氣這麼重。看上去像一個墳氨

龍塵看著這座大山。光禿禿的一片。黑色的土地上。連一根草都不長。充滿了頹敗。怎麼看也不像有寶貝的模樣。

「不是像墳。實際上就是一座古墳」郭然道。

「你要刨墳掘墓。」龍塵有些驚訝。

「哎呦喂。我說老大。刨墳掘墓多難聽埃我們是進去考察古代文明。探索歷史遺。

老大。我跟你說埃這裡面絕對有寶貝。我之前進去過一次。不過被人給趕出來了。要不是我跑得快。命都得搭進去。」郭然有些憤憤不平的道。

「你進去過了。」龍塵有些驚訝。

「是埃你看這就是我在裡面撿到的一塊石頭」郭然說著。手中多了一塊石頭。

龍塵接過那塊石頭不禁吃了一驚。只有鵝蛋大小的一塊兒石頭。黑乎乎的毫不起眼。竟然有上千斤重。

龍塵隨手捏了一下。發現其質地非常的堅硬。要知道龍塵晉陞到易筋境后。力量大得嚇人。隨手一捏都有十幾萬斤的力量。一般的鋼鐵會直接被捏碎。

可是這塊毫不起眼的石頭。竟然絲毫無損。即使龍塵繼續加力。也沒有任何波動。

「怎麼樣。是好東西吧。這要是把裡面的精華提煉出來。絕對是至寶。」郭然一臉興奮的道。

他也算是一個半吊子鑄器師。對於稀有金屬極為痴迷。這是職業玻

「確實是好東西」龍塵點點頭。雖然不知道這塊石頭什麼來歷。但是就這可怕的硬度。經過提煉。絕對可以鑄就可怕兵器。只是這一塊太小了。經過提煉。產量估計不會很可觀。

「你被什麼人趕出來的。裡面已經有人進去了。」龍塵不禁問道。

「瑪德。提起這個就一肚子鳥氣。我進去的最早。這裡面是一個極為複雜的密室洞穴。應該是一個時代久閱寡

結果我進去不久。就轉向了。走了一圈。就撿到了一塊石頭。再次一看的時候。竟然出現在了洞口附近。

這時候進來了不少咱們別院的弟子。這群傢伙一看見我。就逼我交出寶物。

我說我也是剛進來。估計是他們想想事實也是如此。如果早進來了。也就不會在洞口附近徘徊了。

見我沒有寶物。就讓我滾蛋。不讓我在洞裡面呆著。老大你說這氣人不。好像這裡是他們家開的一樣。

我當時就怒了。說我就不滾。他們四個人就一起出手。看那狠辣架勢。真的想要我的命。

我打不過他們。尤其他們之中還有一個衍道者。我狠狠地被挨了幾下子才出來的。」郭然一臉憤怒的道。

「得了吧。我還不知道你。別擺出一副受了多大委屈的模樣。你要是使出手段。我不信你能吃虧。

你小子想要我給你找回場子就直說。何必這麼拐彎抹角。唧唧歪歪的。」龍塵沒好氣的道。

對於郭然這小子。龍塵是太了解了。雖然他戰力不高。不過這小子是個鬼精。現在學的狡猾的要命。不。應該說是猥瑣的要命。

他自己有多少保命手段。連龍塵都不知道。否則也不會幫他爭取一個九黎名額了。

「嘿嘿。老大就是老大。什麼事都瞞不過你。確實我是故意逃的。不過這不能改變他們主觀意識上對我的侵犯」郭然狡辯道。

龍塵一臉的古怪。看了下郭然的屁股。疑惑的道:「侵犯。他們想**你。」

「噗。老大。你越來越低俗了」郭然差點一口鮮血噴出來。

「行啦。別扯淡了。有老大在這裡。以後咱們再也不受任何鳥氣了。不管是邪道的。還是正道的」龍塵淡淡的道。

聲音之中透出強大的自信和冷厲的殺意。聽到了那個滄桑的聲音后。他感覺自己現在已經沒有時間可以浪費了。

雖然還搞不明白。那個聲音是哪裡來的。可是龍塵感覺到了一種莫大的危機。正飛速靠攏。他必須讓自己的變得更強。

他沒有時間去用智慧解決那些麻煩。解決麻煩最簡單、直接、有效的方法是用武力。

那些正道弟子。現在拖慢了他修行的腳步。那就等於在殺龍塵。對於要殺自己的人。不管他們是主觀意識。還是被別人誤導。凡是想要殺自己的人。那就只有一個字。。死。

聽著龍塵的話。郭然心頭一凜。發覺晉陞到了易筋境后的龍塵。身上多了一種無法言喻的霸氣。奪人心魄。讓人心生敬畏。

「你小子退出來有什麼目的。」龍塵問道。

「嘿嘿。我是想讓他們探路。我覺得這個墓穴絕對不簡單。地圖上根本沒有標註。

而且你看洞穴外的土。都是新土。也就是說。這個墓穴的出現。不會超過二十年。應該是秘境里某種變動。它才出世的。

我進去了一趟。感覺裡面像迷宮一般。裡面大的驚人。反正我自己的力量有限。所謂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於是我附近奔走。見到一些正道強者。就以極為實惠的價格。把這個墓穴的位置告訴了他們。讓他們來探險。」

「實際上是讓他們探路吧」龍塵不禁有些好笑道。

「確實。反正那墓穴大的嚇人。我自己又沒能力吃獨食。也不想讓別人吃獨食。這樣人多力量大。我好渾水摸魚。撈點好處。

不過早知道。老大你會來。我就不喊那麼多人了。咱們哥兩個就可以吃獨食了。唉。」郭然臉上有些鬱悶的嘆了口氣。

「怎麼。」龍塵有些詫異的道。

郭然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可能是我忽悠的力量有點大了。裡面進去了幾個至尊級強者。

最重要的是。邪道弟子也聽到了風聲。來了不少可怕的人物。

這不。裡面肯定殺的天翻地覆。我這個人不想崩一身血。所以就躲的遠遠的。我就看看。我不說話」

龍塵一臉的無語。這小子實在是太壞了。不過不得不說。這小子的做法。非常符合龍塵的胃口。

這是典型的就算打不過你。我也要抹你一把大鼻涕。噁心也要噁心死你。

「走進去看看吧」

龍塵看著那個陰森的洞口。帶著郭然進入了洞穴。剛一進入洞穴。一股陰森的氣息。直透人的骨髓。

「有屍體」

龍塵剛剛前進了十幾丈的距離。就看到了兩具屍體。躺在地上。鮮血已經凝固。

通常易筋境強者的身體異於常人。他們死後。三天之內。血液依舊活躍如新。而看著這兩具屍體。應該死了七天以上了。

看服飾。他們都是正道弟子。不過並沒有穿著別院服飾。應該是正道其他門派的弟子。

「不會吧。剛進來就殺上了。」郭然有些震驚的看著那兩具屍體。

「這不是正道之間的殺戮。是邪道弟子乾的。你看他們身上的傷口。都是一擊致命。角度刁鑽。跟正道弟子完全不一樣。走吧。繼續向前」

向前行進了百多丈的時候。前方的光線變得極為幽暗。還好修行者的視力非常強大。周身十丈範圍還是可以看得清楚的。不過再遠的距離。看上去就一片模糊了。

走著走著。前方洞穴忽然變得寬敞起來。洞穴由一條變成了九條。

「我就是在這裡迷路的。當時我走的是中間那條。那裡還有我做的標記」郭然指著洞口附近一個記號道。

「走吧」龍塵說完。就像旁邊的一個洞口過去。

「老大。你怎麼知道這個洞口是真正的入口」郭然一驚。

「你在每個洞口都撒了細細的一層灰。九個入口有八個腳印都有進出的跡象。只有這個洞穴。只有進去的腳櫻沒有出去的腳櫻不得不說。你小子很聰明」龍塵道。

郭然確實聰明。那些細細的灰塵。是經過特殊加工的。肯定是這小子在裡面收集的。然後加了一點點料。外觀上很難看出來。更何況在幽暗的洞中。如果不是龍塵了解郭然的為人。也很容易疏漏。

「老大就是老大。什麼都瞞不住你」郭然一臉敬佩的道。這份細緻入微的觀察。讓郭然算是徹底服了。

龍塵二人緩緩向前走了百丈左右。前方的光線更加暗淡了。視線不足一丈。這讓郭然汗毛都豎起來了。

郭然手中多出了個半尺多長。造型極為古怪的圓筒。圓筒上面有著細小的針孔。密密麻麻有數十個之多。

那是郭然的護身發明之一。圓筒上面有一個小小的機括。只要一按動那個機括。圓筒內會閃電般射出幾十根鋼針。

每根鋼針上。附帶著龍塵給他配置的劇毒。是近距離攻擊的好寶貝。這個時候用上最合適不過。

「把那玩意兒收起來吧。黑燈瞎火的。你別射到我。有我在。用不著你來出手。」龍塵趕忙道。

他知道郭然這個東西。發射出來是散開的。範圍很大。雖然他被射中。憑他強大的肉身。那劇毒奈何他不得。可是中針的感覺肯定不爽。

聽龍塵這麼一說。郭然趕忙將那個圓筒收了起來。嘿嘿笑道:「老大。就是霸氣。」

「嗡」

兩人又前行了數十步。前方出現了一個轉彎。剛剛走到轉角處。猛然間一道凌厲的罡風。對著二人斬來。

「噗」

血光飛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