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玄幻魔法

九星霸體訣 第三百零五章 未雨綢繆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p> 如今凌雲子已經不在乎排名了。他只在乎弟子的成長。他不希望為了這些勾心鬥角的破事。耽誤了弟子的修行。 圖方在分院混跡了一段時間。終於與一位「實力強大」的知情者。換取了一點有價值的消息。<...

?

「龍塵這小子。真夠種。不過你小子也不差」

滄溟一臉讚賞的拍著凌雲子的肩膀道。他回來第一件事。就聽說了第三十六別院來挑戰的事。

剛剛聽到這個消息。果然如同凌雲子和圖方所料的那樣。滄溟的暴脾氣一下子就上來了。就要去找他們算賬。

不過還是被凌雲子和圖方硬給拉住了。趕忙把事情的結果說了出來。才讓滄溟暫時鎮定了下來。

才讓滄溟有耐心聽他們把事情的經過講完。聽到龍塵等人把第三十六別院的傢伙。狠狠地虐了一遍之後。不禁興奮的手舞足蹈。

凌雲子和圖方看著沒有一絲前輩模樣的滄溟。不禁臉色有些古怪。尤其是凌雲子。好像在他的記憶中。還是第一次見到滄溟這麼高興。

滄溟好一會。才把激動的心情平靜了下來:「小凌子。我跟你說。這是自從師兄他去世之後。我第一次這麼高興。

我之所以高興。不光是因為別院出了龍塵這麼個天才。更是因為你小子。

你知道嗎。其實你的心。已經被鎖住了。等於你的劍也生鏽了。你身為一個劍客。等於廢了。

以前師叔不管怎麼吼你還是罵你。可你偏偏就是不開竅。整天想著如果把別院排名提升上去。完成你師父的遺願。

名氣真有那麼重要。為了這件事。我特意跑你師父墳頭罵了好幾天。」

凌雲子臉色有些古怪。不過心裡還是非常感淙徽皇κ迤⑵暴照。有些蠻不講理。不過卻是真心對他好。

只聽滄溟繼續道:「後來見你沉入這個坑裡。無法自拔。我是看在眼裡。急在心裡。可是又偏偏沒辦法。

所以你後來見到我。我也從來沒給你好臉色。以你的天賦。就這麼荒廢了。實在是讓人心痛」

「師叔……我。對不起您……」凌雲子想起幼時。滄溟對他的呵護。不禁有些哽咽的道。

那個時候。這個師叔比師父更加護著他。就算他師父責罰他。滄溟也會跟他師父對著干。

「好孩子。好在這一切都過去了。看著你恢復了信心。又恢復了當初那個傲氣衝天的凌雲子。師叔比什麼都高興」滄溟拍著凌雲子的肩膀道。

「這一切都虧了龍塵。如果不是龍塵。我並不知道。我已經產生了心魔」凌雲子嘆了口氣道。

想想自己也真是夠愚蠢了。身為堂堂掌門。一代先天境強者。產生了心魔。竟然不自知。

自從師父臨終前。把別院託付給他。讓他把別院經營好。甩掉三千年一直倒數第一的恥辱時。

他就不知不覺中。給自己套上了一個枷鎖。這個枷鎖。隨著數次的失敗。變得越來越牢固。

死死地箍住了凌雲子的道心。同時也箍住了他的寶劍。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他只記得自己是掌門人。而忘記了自己是一名高傲的劍修。

直到龍塵的出現。才讓他幡然醒悟。龍塵一路上踩著無數強者的屍體。創造著一個個奇走上來。

他不知道自己是異數。更不知道自己是命運。但是他敢於去抗爭。敢於去挑戰。

龍塵所做的事情之中。哪有幾件是正常人敢做的。但是龍塵做的時候。連眉頭都不會皺一下。

一開始凌雲子並不喜歡龍塵這種做法。認為這是愚蠢和莽撞。為智者所不齲

一開始他還以為。這就是異數的命運。向天道發起挑戰。結局只能是隕落。

可是隨著龍塵親手創造著一個個奇后。凌雲子終於發現自己錯了。錯的很離譜。

什麼是武者。武者就應該一往無前。不管前方是刀山還是火海。都要闖過去。否則你修行做什麼。

如果沒有那個膽量。又何必這麼刻苦的修行。做一個壽命不過百年的凡人。不是更好么。

既然選擇了修行這條路。就不能在意這條路能夠走多長。而看你能不能走出屬於自己的精彩。

從龍塵的身上。凌雲子一下子明悟了過來。自己光是一個掌門。更是一個劍修。他這麼沉迷於這個虛名。又怎麼對得起自己手中的長劍。

劍修最為珍視的夥伴。就是他手中的長劍。可是他令自己的夥伴蒙塵了這麼多年。讓他終於大徹大悟。

所以凌雲子又恢復了劍修的身份。他又變成了當初的那個意氣風發的凌雲子。

如果當初洛冰不肯低頭。承認自己是豬。凌雲子絕對會一劍斬下她的頭顱。他並沒有嚇唬洛冰。

現在的他不單單是掌門。更是一個劍修。突破了心中桎梏的他。做事再也不會畏首畏尾。這才是真正的他。

滄溟看著凌雲子。此刻的凌雲子如同神兵覺醒。氣沖九霄。他發自內心的高興。

「很好。有龍塵和你的存在。咱們別院的排名。想不換都不行啦。哈哈」滄溟開心的大笑道。

「不過事情。沒那麼簡單」

凌雲子搖了搖頭道:「洛冰這次敗北。我特意讓圖方去分院偷偷打聽了一下消息……」

原來當天洛冰離開后。凌雲子和圖方商量了一下。覺得這件事。有些蹊蹺。

他們跟第三十六別院無冤無仇。就算洛冰因為名額的事情來找茬。也不會一下子帶來這麼多弟子。

要知道。往年第一百零八別院。核心級弟子。都不超過一巴掌。衍道者更是幾十年才能出那麼一兩個。

洛冰一下子帶來四位衍道者。其中更是有一位至尊級天才。就算要耀武揚威。也不用這麼大陣仗吧。

想想之前所發生的一切。為了安全起見。圖方還是偷偷跑了一趟分院。打聽一下消息。

果然如凌雲子和圖方所料。出了這麼大的事。就算讓弟子閉嘴。也非常容易走漏風聲的。

因為別院之中。排名前五十的競爭都是非常激烈的。幾乎每個別院。都有別人的眼線。

沒辦法。那些大別院。人數少則幾十萬。多則上百萬。想要一個姦細都沒有。那簡直是痴人說夢。

雖然洛冰帶著眾人悄悄返回別院。可是第二天依舊傳出了消息。第三十六別院的兩個衍道者被打殘。一個至尊級天才被打廢。

這個消息一經傳出。讓所有別院都一陣嘩然。紛紛打聽細節。結果人的力量是無窮大的。尤其是好奇心的驅使下。沒有挖不倒的牆角。

結果那天大比的情況。就被人傳了出去。也不知道那些人有什麼神奇的力量。竟然拿到了那天的留影玉。

然後一傳十。十傳百。幾乎無人不知。當第三十六別院看到那個畫面的時候。差點沒氣瘋了。

因為那個畫面的角度。正是從他們所站的位子拍下來的。也就是說。那塊留影玉是被他們自己的弟子傳出去的。

雖然當時洛冰為了防止這樣的事情發生。出了別院就收繳了所有人的留影玉。

不過聰明的人那麼多。並不只有洛冰一個。有一個傢伙。就留了一個心眼。當時開啟了兩個留影玉。一個上繳了一個自己留了下來。

結果事實證明。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那個弟子偷偷把留影玉賣了出去。

光賣出去的那個留影玉。就讓他得到了足以讓他笑死的資源。最讓他要笑死的是。第三十六別院。打死也查不到他的身上。

一時間第一百零八別院。一下子成了熱門話題。不少別院都派長老過來拜訪。

嘴上說拜訪。而實際上。就是為了打探第一百零八別院的消息。來證實消息的真假。

如果是以前的凌雲子。必然會熱情招待他們。畢竟和更多的別院拉好關係。對於別院以後的發展有更大的幫助。

不過如今凌雲子。已經恢復了劍修的孤傲。凡是來拜訪的。直接拒之門外。連大門都不讓進。

有些長老。氣得直罵。說第一百零八別院不識抬舉。典型的小人得志。

可是凌雲子這邊理都不理他們。想要打聽我們別院的虛實。你看我搭理你不。

如今凌雲子已經不在乎排名了。他只在乎弟子的成長。他不希望為了這些勾心鬥角的破事。耽誤了弟子的修行。

圖方在分院混跡了一段時間。終於與一位「實力強大」的知情者。換取了一點有價值的消息。

那就是洛冰返回別院后。不到一個時辰。就與她哥哥。一起去了第一別院。

聽到這個消息。讓圖方感覺有些不妙。趕快回來跟凌雲子彙報。兩人都覺得有些沉重。

「你們的意思是。這件事的幕後推手是第一別院。」滄溟皺著眉道。

「十有八/九」凌雲子點點頭道。

第一百零八別院。跟別的別院根本沒有過節。就算想有過節。都不夠格。尤其是排名前五十的存在。

只有這次為了給龍塵申請至尊寄事情。跟第一別院。有了那麼一點點摩擦而已。

其實也不算什麼摩擦。自己第一次申請沒通過。然後取了證據。做了第二次申請。

然後被告知。名額已經沒有了。而第二天卻傳出。第一別院的第四個至尊級天才誕生。隨後第一百零八別院想騙取至尊級名額的笑話。就被傳出來了。

從頭到尾。圖方除了臉色難看外。就沒說過第一別院一句壞話。就這樣的受害者。都被記恨上了。實在讓人肺都要氣炸了。

「瑪德。太過分了。這是欺人太甚。真當我們好欺負么。」滄溟聽完不禁大怒。

「師叔。你也知道。以龍塵的性格。進入秘境后。誰也不知道他會幹出什麼。所以……」凌雲子試探道。

「放心吧。到時候誰要是敢欺負這孩子。我就一錐子砸死他。你師叔我這把老骨頭。也該動動了」滄溟冷哼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