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九星霸體訣 第三百零二章 洛冰低頭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物。那可是先天境強者。那可是有頭有臉的人埃 她怎麼會如此不要臉。去占別人便宜。尤其是占咱們這些窮鄉僻壤山溝溝里人的便宜。您這不是抽她的臉么。你說是吧。洛冰前輩。」龍塵笑嘻嘻地道。 唐婉...

?

「願賭服輸。你現在該承認你是豬了吧」

龍塵的話。讓洛冰臉色一寒。雙目之中殺機湧現。死死地盯著龍塵。恨不得要將龍塵活活咬死一般。

「小畜生。你做夢去吧」洛冰咬牙切齒的道。

沒等龍塵繼續說話。凌雲子冷哼一聲道:「你最好答應他」

「哼。我就不答應又怎麼樣。你們能耐我何。」洛冰一臉冷笑的道。

雖然耍賴讓人丟臉。可若是承認自己是豬。那就不是丟臉了。那是恥辱。讓她永世無法翻身的恥辱。

那她將會成為玄天分院所屬的所有別院的笑柄。所以無論如何也不能說這句話的。

「我可以把功勛值給你。也可以把一個九黎秘境的名額給你們。這是最大的讓步了。你們最好不要不識抬舉」洛冰冷冷的道。

「抬舉。就你這種把侮辱別人。當成娛樂的潑婦。也知道抬舉。

賭注的這三樣。一樣都不能少。你不是喜歡高高在上。把別人踩在腳底下么。今天老子就讓你承認自己是豬。」龍塵冷冷的道。

「做夢去吧。你敢這麼說。賭注你們一樣也拿不到。我看你們能耐我何。」洛冰乾脆直接撒潑了。

她自身是先天境強者。更有一位親哥哥是掌門。她不相信凌雲子敢把她怎麼樣。

「抱歉。那我只能殺了你」凌雲子淡淡的道。

「你敢。」洛冰怒道。

「我給你三個數的時間考慮。如果不答應。三個數過後。我凌雲子以手中長劍的名義發誓。斬你頭顱。三。」凌雲子冷哼一聲。

洛冰臉色大變。她知道凌雲子是劍修。他手中的長劍。就是他的最高信仰。

劍修都是高傲的存在。從不輕易發誓。更不會以手中長劍發誓。這是劍修的最高誓言。言出必行。

如果他們完不成這個誓言。他們的道心就會受到毀滅性的打擊。終身無法寸進。

所以洛冰害怕了。她終於相信。凌雲子是認真的。並沒有嚇唬她。

「你瘋了。你殺了我。你也跑不了」

「二」回答她的是凌雲子冷漠的聲音。

洛冰臉上的汗一下子下來了。她甚至感受到凌雲子的長劍在蓄勢。宛若一頭嗜血的惡魔。即將要咬斷她的喉嚨。

「一」

「我認輸啦。我是豬。我承認我是豬。放過我吧」洛冰驚聲尖叫著。

在喊完那個一字后。凌雲子的長劍。一瞬間彷彿魔獸覺醒。恐怖的殺意。一瞬間摧毀了洛冰最後一道心理防線。

全場寂靜無聲。第三十六別院的弟子臉上一片茫然。一代先天境強者。竟然當眾承認自己是豬。這簡直是丟人丟到家了。

而谷陽等一眾弟子。心中那叫一個爽埃之前那個女人。來到別院的時候。口口聲聲稱他們是浪費糧食的豬。那份高傲的模樣。就像是天神俯視螻蟻。

如今在生死壓迫下。承認自己是豬。讓眾人又興奮又鄙夷。

「我呸。還先天境強者。就這點骨氣。就是一個貪生怕死的潑婦。」

「龍塵老大說的沒錯。果然是英雄不問出處。潑婦不看歲數」

「龍塵老大有說過這句話么。我怎麼不知道。」

「切。那是你平時不注意聽講。龍塵老大說過的每一句話。我都用筆記下來過。每日溫故知新。你能跟我比。」

「……」

「嗆」

長劍入鞘。凌雲子冷冷地看著洛冰。想要說些什麼。猶豫了一下。還是什麼也沒說。

龍塵知道。凌雲子有些不屑與跟這種潑婦打交道。急忙開口道:「喂。別以為承認自己是豬就沒事了。你那豬腦子難道忘記了。接下來要幹什麼了么。」

面對第一百零八別院弟子的嘲諷。和三十六別院弟子的失望。洛冰感覺自己要瘋了。

「給你」

洛冰一抖手。兩塊銘牌飛向龍塵。龍塵伸手接過銘牌。直接丟給圖方。這東西認識龍塵。龍塵不認識它們。

圖方檢查了一下那塊銘牌。確實是進入九黎秘境的身份銘牌。

另外一塊銘牌是洛冰自己的。圖方長老在上面一劃。臉色有些古怪。

「怎麼了。」龍塵問道。

「不夠四十萬了。還差三千功勛值」圖方一臉古怪的道。

不過想想也確實差不多了。洛冰身上帶著近八十萬功勛值。那相當於他們別院一年的福利了。

「這三千功勛值就算了吧」圖方微微一笑。一抖手將銘牌丟還洛冰。

圖方為人大方。但是龍塵可有些不樂意:「圖方長老。你這也太狠了吧。都這個時候了。還要打人家洛前輩的臉。這也不好吧」

「怎麼。」圖方一愣。

「人家都承認自己是豬了。這麼大的代價都付了。還會留下一個零頭讓你抓把柄么。

就算你是好心把零頭給人家抹了。可是人家是什麼人物。那可是先天境強者。那可是有頭有臉的人埃

她怎麼會如此不要臉。去占別人便宜。尤其是占咱們這些窮鄉僻壤山溝溝里人的便宜。您這不是抽她的臉么。你說是吧。洛冰前輩。」龍塵笑嘻嘻地道。

唐婉兒苦忍著笑。這個混蛋太壞了。洛冰實在是太倒霉了。不。應該說凡是龍塵的敵人。就沒有不倒霉的。

不過見龍塵如此奚落。別院弟子們感覺是又過癮。又解氣。實在是爽的不行。

見一代囂張跋扈的先天境強者。被龍塵嘲諷得體無完膚。臉色陰沉。實在是大快人心。

圖方先是一呆。後來不禁微微搖頭苦笑。這個龍塵真是個狠人。要麼不整人。一旦整了就往死里整。一點餘地都不留。

不過想想也是。以洛冰的心胸狹窄。睚眥必報的性格。得罪多少並沒有什麼區別。還不如往死里得罪。還更過癮一些。

洛冰此時渾身開始發抖。遠遠看上去彷彿是癲癇病犯了一般。哆哆嗦嗦地。從戒指中取出三顆丹藥。丟給龍塵。帶著那些弟子頭也不回地向外走去。

龍塵接過那三枚丹藥。看都不用看。光憑丹香就知道那是三花通筋丹。雖然也是上品。但是煉製手法。比自己差了不少。不過白送的。也不好意思那麼挑剔。

「謝謝啦。歡迎老闆下次再來」龍塵一臉和氣生財的笑道。

「噗」

已經帶著弟子走出了數百丈外的洛冰。終於怒氣攻心。一口鮮血噴出。

「龍塵。你給我等著。我們不算完」

說完話洛冰身影一動。如同一道幻影一般。飛奔出了別院。眨眼間消失在眾人面前。

她實在受不了了。她感覺自己要氣炸了。她需要一個人靜靜。

第三十六別院的弟子。見洛冰走了。也趕忙帶著傷者。飛奔出去。轉眼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來勢洶洶。去勢匆匆。見到第三十六別院的弟子離去。別院弟子們爆發出一聲震天歡呼。

瘋狂奔到龍塵身邊。不由分說。抓起龍塵。就往天上拋。只有這樣的方式。才能表達他們內心的興奮。

「喂喂。別動手動腳的。我不喜歡被男人碰。靠。誰摸老子屁股……」龍塵不禁大叫。

眾人不禁大笑。狂歡持續了好一會兒。眾人才算停了下來。

龍塵能夠理解大家的心情。待眾人略微平復了之後。龍塵才對谷陽道:

「我故意沒有把金槍賭回來。這是對你的一次歷練。你需要自己去奪回來」

「我知道。我一定會把屬於我的武器奪回來」谷陽鄭重的道。他發誓以後對待敵人。再也不會心慈手軟了。

「瞅你那點出息。這就完了。」龍塵不禁罵道。

「怎麼。」谷陽被罵的有些摸不著頭腦。

郭然解釋道:「老大的意思呢。就是屬於你的要奪回來。順便再帶點東西回來。你沒聽說過這個世界上有種東西。叫做利息么。老大的風格。難道你還不明白。」

谷陽頓時恍然大悟。龍塵的性格典型是可以為兄弟兩肋插刀。為敵人插上滿身的刀。

龍塵輕易不樹敵。但是一旦認定了敵人。就會忘死里整。絕對是要整到死為止。

想想之前與龍塵為敵。谷陽就不禁一身的冷汗。同時也越發佩服龍塵的胸襟。

如果當初有人那麼欺負谷陽。谷陽根本沒那麼大的魄力。去接納當初的一個敵人。

不過想想谷陽又有點自卑。可能在龍塵的心目中。他還沒資格做敵人吧。

有數次想問問龍塵。當初有沒有把自己當成真正的對手。不過猶豫了幾次。還是沒敢問。他怕回答讓他很受傷。

與眾人歡呼了一會後。龍塵就被凌雲子和圖方叫走了。因為圖方要問一下龍塵贏的那些功勛值怎麼安排。

龍塵直接說。把這些功勛值全部兌換成三花通筋丹。應該每個弟子。都可以得到一枚。

按照圖方的意思是。這些三花通筋丹可以僅供給核心級弟子先用。畢竟九黎秘境很快就要開啟了。提升他們的力量迫在眉睫。

龍塵想想還是算了。三花通筋丹他自己可以煉製。而且比兌換的品質要好上不少。

反正自己這段時間。也沒什麼事情可做。乾脆做苦力。給大家煉丹算了。

如果說給全部弟子煉丹。那他會累死。不過光是給核心級弟子煉丹。那就沒什麼問題了。

見龍塵堅持把丹藥分給大家。凌雲子和圖方也不反對。他們也看出了龍塵的意思。乾脆由他去了。

當龍塵走後。圖方和凌雲子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讚歎。龍塵確實是個人物。不枉那些弟子。願意跟著他。他這是真的把每一位弟子當兄弟看。

就在玄天別院這邊歡天喜的分三花通筋丹的時候。洛冰帶著弟子返回了第三十六別院。

「哥。你一定要幫我殺了龍塵」洛冰見到掌門人。就咬牙切齒的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