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九星霸體訣 第二百九十七章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 「不好」 江一帆大驚。這樣下去。他馬上就飛出擂台了。那樣他就輸了。如果這樣輸了。他絕對會自殺。 堂堂一個至尊級天才。在擂台上直接被人一個耳光扇下擂台。而且那個人只是一個凝血...

「那就不死不休好了」

江一帆大吼一聲。陡然間空間震蕩。一股龐大的氣息。如同潮水一般。向四面八方蔓延。

恐怖的能量爆發。宛如海嘯一般。原本站在擂台周圍的弟子們。立即無法站穩。紛紛向後退去。

別院這邊除了長老級強者外。所有人都向後退出數百丈。才勉強能夠抵擋住那狂暴的能量。

那種能量並不是只對身體的壓迫。更是對心靈上的一種震懾。那就是至尊級強者的意志。

那是一種無敵信念。在那種意志面前。任何人都抵擋不祝都要退避三舍。這就是至尊級強者的恐怖。

不管是別院弟子。還是對面的弟子。感受到這恐怖的威壓。無不臉色蒼白。

即使第一百零八別院的弟子。都經歷過生死大戰。也親眼看到了至尊級強者的激戰。

可是那距離太遠了。他們在漫天的煙塵之中。根本看不真切。

更何況當時他們也在廝殺。根本沒機會去體會至尊級強者的真正強大。

如今近距離接觸到至尊級強者。才明白至尊級強者的恐怖。那根本不是他們能夠抵擋的。

光憑自身的氣勢。就可以壓的眾人低頭。在那恐怖的意志面前。他們根本興不起反抗之心。

對面那些來自於第三十六別院的弟子。都一臉崇拜的看著江一帆的身影。

雖然是他們的同門。但是江一帆身為至尊級強者。那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他們平時見上一面。都極為困難。更別說見他出手了。

可是他們忽然發現。在氣浪滾滾的擂台之上。龍塵面對這狂暴的氣勢。宛若沒事人一般。

此時的龍塵負手而立。任由氣浪不停地沖刷。整個人如同磐石一般站在那裡。

長發飄動。衣衫飛舞。雙目如星辰閃爍。絲毫不受那股氣勢和意志的影響。就那麼淡淡的看著江一帆。

龍塵的舉動。讓洛冰瞳孔一縮。龍塵竟然無視江一帆的氣勢和意志。這就說明。龍塵也是一個貨真價實的至尊級強者。

這讓洛冰心頭一跳。原來龍塵是一個至尊級強者。並非空穴來風。而是真的。

要知道至尊級強者間的對決。首要條件就是要具備無敵的意志。這種意志是無數次勝利培養出來的。

至尊級天才都是一生未嘗一敗的強者。他們的意志。都是在不停地勝利中疊加出來的。

隨著越來越多的勝利。培養出他們的無敵信心和意志。戰鬥時一旦釋放出這樣的意志。可以瞬間壓垮別人的意志。連動手的心都生不出來。

什麼叫無敵。這就叫無敵。不戰而屈人之兵。只需要一個眼神。就可以讓對方屈服。

不過至尊級天才極為難得。需要從小去培養。首先要看一個人的天賦有沒有培養的價值。

當一個人的天賦達到至尊級天才的標準后。就需要小心翼翼的呵護他的成長。讓他始終保持不變。不能遇到無法啤

因為至尊級天才一旦失敗。就容易信心受挫。從此失去了那種無敵意志。跌下至尊神壇。

跟別人不一樣的是。至尊級天才一旦受挫。就很難再起來了。基本上就算是廢了。

因為爬的越高。跌得就越慘。相比那些跌跌撞撞成長起來的人物。至尊級天才在這方面脆弱的像花瓶。

所以一旦發現至尊級強者。各宗門都會把他們當成寶貝保護起來。不能讓他們受到不公平的對戰。

所謂不公平的對戰。就像現在的戰鬥一樣。龍塵才凝血境。而他的對手卻是一位易筋中期強者。

龍塵的表演讓洛冰和她身後所有弟子震驚。因為他們一開始見到龍塵的時候。看到他的修為。更加確信龍塵擊殺一位八祭鍛骨境強者。純屬吹噓。

可是如今見龍塵沒有釋放任何氣勢。宛如沒事人一般。站在江一帆的面前。無人不震驚。

江一帆也不禁吃了一驚。他雖然感覺得出。龍塵應該有兩下子。可是他絕對沒想到。龍塵能如此不動聲色地就把他的氣勢抵祝

最讓他吃驚的是。屬於他的王者意志。竟然鎖定不了龍塵。龍塵人站在哪裡。就好像不存在一般。感應不到龍塵的意志。

「呼」

江一帆陡然間動了。一步跨出。一拳對著龍塵砸落。

拳出風響。震動四野。空氣被他一拳帶動。發出嗡嗡響動。宛如巨錘砸來。

眼見江一帆一拳砸來。龍塵也是一拳揮出。重重地砸在江一帆的拳頭上。

「砰」

一聲爆響。擂台巨震。兩人腳下的鋼鐵擂台因為承受不住二人的攻擊而發生龜裂。

一拳過後。令人都被對方的力量震退了幾步。江一帆甩了甩手道:「還不錯。這樣戰鬥起來才有點意思。不然一拳。你就死了。就太沒勁了」

「第二拳來了」

江一帆冷喝一聲。又是一拳揮出。這一拳的力量比上一拳更加強大。氣勢蓋天。

「轟」

兩人又是一記對撞。兩人腳下的擂台終於承受不住強大的力量。崩出了一個大坑。

因為擂台是鋼鐵打造的。崩碎的鐵塊。帶著呼嘯的勁風。向四面八方飛去。

周圍觀戰的弟子大驚。紛紛避讓那些鐵塊。有些反應不及的弟子。直接被鐵塊撞中。洞穿了大腿。鮮血橫流。

這讓所有弟子臉色一變。再次紛紛後退。這個距離已經無法保證他們的安全了。

這才剛剛開始的戰鬥。就如此規模。一會真正戰鬥起來不知道要多恐怖呢。要是被兩人的餘波給砸死了。那可真是死不瞑目了。

眾人直接退出千丈開外。才感覺安全一點。這個距離就算有大的動作。他們也有時間反應。

「很好。這樣才有意思。再來一拳」見龍塵又擋住了他的一拳。江一帆又是一拳揮出。

「砰」

又是一聲爆響。真箇擂台在兩人的攻擊下。竟然布滿的紋路。隨時都會爆碎。十分駭人。

「真不錯。讓我看看你到底……」

「啪」

江一帆的話剛剛說到一半。人影一動。但覺眼前一花。一隻大手狠狠地抽在。他那淡然的臉蛋上。發出一聲爆響。直接將江一帆抽飛出去。

「我受夠了你那一成不變的裝逼套路」龍塵冷冷地道。

龍塵連續抵住了江一帆的三拳。他也想知道這個江一帆到底有多強。對方使多大力。他也跟著使多大力。

畢竟是至尊級強者。龍塵也不敢大意。大家都循序漸進的來。也不是什麼壞事。

可是龍塵受不了的是他打完一拳。再加一點力量。如果只是這樣也就罷了。

一拳過後。還需要加一點裝逼台詞。顯得自己多麼的牛逼。那份渾不在意的模樣。好像在貓玩老鼠一般。

龍塵想的沒錯。江一帆確實是想像貓捉老鼠一樣。慢慢地玩死他。讓他在絕望之中掙扎。

因為這是洛冰偷偷交給他的任務。這次他們的行動。到底算不算失敗。就看江一帆這一場了。

所以江一帆不光要贏。更要贏的漂亮。贏得輕鬆。最好的方式就是虐死龍塵。

所以他一開始就沒用全力。就是為了給龍塵一絲希望。然後慢慢磨滅龍塵這一絲希望。讓他慢慢絕望。再殺了他。

可是這才第三拳。他有耐心人家龍塵等不起了。趁著他不經意的時間裡。直接狠狠的一個大嘴巴子抽了上去。

這個嘴巴子那叫一個響。整個別院方圓數百里都能聽得清清楚楚。餘音繚繞。不絕於耳。

若論耳光技術哪家神。玄天別院找龍塵。那是絕對沒錯的。龍塵那抽耳光技術。簡直已經出神入化了。

速度、力度、角度。三度合一。拿捏的無可挑剔。最重要的出手如電。毫無徵兆。當初唐婉兒都羨慕得想拜師。龍塵都沒教。

這是天生神技。加上後天的不斷練習。單單以這一招而論。龍塵絕對是宗師級的人物。

江一帆的話。剛剛說到一半。就感覺腦袋嗡的一下。昏昏沉沉地。等反應過來時。人已經發出幾十丈開外。

而且余勢不衰。依舊向外疾飛而去。按照這個勢頭。他會被抽出去數千丈開外。

「不好」

江一帆大驚。這樣下去。他馬上就飛出擂台了。那樣他就輸了。如果這樣輸了。他絕對會自殺。

堂堂一個至尊級天才。在擂台上直接被人一個耳光扇下擂台。而且那個人只是一個凝血境的菜鳥。他必定會成為玄天分院所有弟子的笑柄。

氣息急沉。讓自己的雙腳死死地踩在地上。可是龍塵的力量太大了。兩腳在地上急速摩擦。依舊無法穩住身體。

「噗」

江一帆手中忽然多出了一把鴨蛋粗細。一丈多長的長棍。猛地往地上一插。巨大的力量。讓長棍直接插入鋼鐵鑄就的擂台之上。

那堅固的擂台。在巨大的力量面前。宛若稀泥一般。被江一帆手中的長棍。犁出了一條十幾丈的大深溝。

當江一帆停下的時候。腳後跟已經踏在了擂台的邊緣。只要在往外一尺。江一帆就掉下擂台了。

全場一片寂靜。誰能想到之前威風凜凜。宛若人間王者。充滿了不可一世的至尊級強者。差點被一巴掌抽下擂台。

不管是第一百零八別院。還是第三十六別院的弟子。都獃獃地望著江一帆的臉。具體的說。是看著他臉上的那個十分清晰的巴掌櫻一時間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龍塵。你找死」

江一帆怒火瞬間被點燃。爆喝一聲。手中長棍劃過虛空。對著龍塵砸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