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玄幻魔法

九星霸體訣 第二百九十六章 不死不休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任何手段都不為過」江一帆冷笑道。 「你……」 龍塵一把拉住唐婉兒。搖搖頭道:「你忘記了我們以前的約定了么。我負責對付傻瓜。你負責貌美如花。這樣的小人交給我」 唐婉兒被龍塵拉著...

「你真的要跟我決戰。那可是會死人的。你考慮好。」龍塵冷冷地看著江一帆。雙目深處一片冰冷。

龍塵不喜歡這種戰鬥。認為這樣的戰鬥。根本就沒有意義。你們有那個精力在這裡斗。為什麼不去找邪道去殺。

在龍塵眼裡。正道的人干別的不行。背地裡使壞。耍陰謀、玩詭計一套一套的。

內鬥成了他們的強項。可是一到了真正面對狂暴的邪道弟子。就癟茄子了。

還有一個原因。也是最重要的原因。龍塵心中始終有著一種危機感。他不想太多的去表現自己。

他現在需要利用一切時間。讓自己變得更強。來應付那即將到來的危機。

而眼前這些人。不管是孫長老還是這個江一帆。好像不把自己逼到暴怒。他們不會罷休一般。

龍塵不想在大庭廣眾下做這種沒有意義的戰鬥。那會暴露自己的底牌。引起更多人的注意。

他不希望引出更多的孫長老。他沒時間去應付這些白痴。隨著時間的推移。他感覺到那股威脅越來越近了。

同時也想起了。當初自己夢境之中。那個一拳破碎蒼穹。崩碎萬古的男子的一句話:時間不多了。

所以龍塵最近心頭無比的沉重。可是他干著急也沒辦法。不過他有一點可以肯定。在九黎秘境之中。肯定有他迫切需要的東西。

所以龍塵把所有精力。都準備在九黎秘境上。如今他珍惜每一個呼吸的時間。能增加一點力量。就增加一點。這關係到他的性命。

這些天龍塵一直在修行狂風刀法和化雷訣。剛剛回來。就遇到這樣的事情。

本來龍塵不想出手。哪怕是讓誰上去走走過程。然後跳下來認輸都沒問題。反正還贏著呢。

可是這個江一帆眼光十分犀利。一眼看穿了龍塵的弱點。把目標指向了唐婉兒。

雖然明明知道這是江一帆的手段。可是龍塵依舊忍不住怒意升騰。他知道。這個江一帆是死死地盯上了他。

如果龍塵再不應戰。他會說出更難聽的話來。雖然這樣的人為人所不齒。不過龍塵承認。他成功了。成功的激發了他的怒火。

「戰鬥又不是兒戲。就應該漠視生死。剛才這位美麗的小姐。不就是這麼乾的么。」江一帆冷哼一聲道。

「那是你們的人太過卑鄙無恥。咎由自缺唐婉兒臉色發寒。怒道。

明明是他們的一個衍道者。使用了卑鄙手段。已經輸了還是偷襲了谷陽。更無恥的是奪取了谷陽最心愛的兵器。

而那兩個雙胞胎兄弟。更加缺德。一上來就污言穢語。嘴巴賤得狠。不殺他們殺誰。

「戰目標就是勝利。任何手段都不為過」江一帆冷笑道。

「你……」

龍塵一把拉住唐婉兒。搖搖頭道:「你忘記了我們以前的約定了么。我負責對付傻瓜。你負責貌美如花。這樣的小人交給我」

唐婉兒被龍塵拉著手。看著龍塵臉上的笑容。唐婉兒的怒氣。立刻煙消雲散了。她不禁感到有些慚愧。跟龍塵相比。她太孩子氣了。

龍塵看著江一帆道:「既然你想戰。那我就奉陪你便是。不過這最後一場我要加賭注」

「你要加什麼。」一旁的洛冰道。

見龍塵答應跟江一帆對戰。洛冰雖然極力掩飾。不過眼神中的那抹興奮依舊沒能掩飾好。

「最後一常我壓上我之前贏的所有功勛值。外加一個進入九黎秘境的名額。」龍塵看著洛冰道。

人群中郭然身軀微微一抖。他知道龍塵為什麼外加一個名額了。那個名額是為他要的。

郭然並非核心級弟子。他跟阿蠻不一樣。阿蠻以獨自擊殺一位衍道者的實力。別院早就給他單獨申請了一塊銘牌。

但是他沒有資格進入九黎秘境。龍塵這是硬要給他打開一扇門。這讓郭然心裡感動的無以加復。

「沒問題」洛冰一口答應下來。她對江一帆有著絕對的信心。龍塵這個賭注她求之不得。剛好可以收回自己的功勛值。

至於一個核心級名額。嘿嘿。你有那個能力嗎。

「還有一個。就是如果我贏了。洛冰你需要給我們別院所有弟子道歉。並承認自己是豬」龍塵冷冷的道。

洛冰臉色一變。雙目之中殺機湧現。這是赤/裸/裸的羞辱。這是對一個先天境強者的挑釁。

「怎麼不說話了。不敢賭的話。那就滾吧。我沒空跟你們玩這種無聊遊戲」龍塵冷哼道。

「如果你輸了呢。」洛冰咬著牙道。

「如果我輸了。我們玄天別院所有新弟子。全部解散」龍塵斬釘截鐵的道。

龍塵的話。讓兩邊的人都心頭狂震。圖方臉色都不禁微微一變。不過最終還是什麼也沒說。

這個賭注實在太大了。一個別院的所有新弟子全部解散。這個賭注也太瘋狂了吧。

「哈哈哈哈。好。我就答應你」洛冰眼神之中浮現一抹冷厲:「不過你的話。可以代表所有弟子么。那些弟子就那麼聽你的。」

「龍塵是我們的老大。他讓我們去死。我們都會毫不猶豫。何況是去解散。老妖婆。你就不用操心了」郭然冷笑道。

「老妖婆。你就不用操心了」

郭然說完。別院所有弟子。不管是新弟子。還是老師兄。都一起高喊道。

洛冰氣得臉色發紫。她最恨別人叫她老妖婆:「好好好。我答應你。立生死狀吧」

所謂的生死狀。不過是一個證據。證明二人是自願決鬥。沒有任何人強迫。生死與他人無關。

洛冰雖然氣得要死。但是她也不是傻子。如果待會江一帆將龍塵擊殺。圖方把這件事捅到分院上去。她洛冰絕對要負全責。

雖然打著切磋交流的名號。可是一個排名三十六。一個排名一百零八。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其中的貓膩。

那個時候追究下來。就算是她的掌門哥哥都罩不祝可是如果二人簽了生死狀。就完全不一樣了。那屬於個人行為。與本院無關。

生死狀都是現成的。那東西好勇鬥狠的人。都會身上帶著一兩份。以顯示自己的英勇無畏。

江一帆接過兩份生死狀。在上面寫了自己的名字。將生死狀丟給龍塵:

「該你了。好好珍惜吧。這是你最後一次簽名了」

龍塵接過生死狀。也在上面簽上了自己的名字。搖搖頭道:「盲目的自信。是非常危險的」

兩卷生死狀。圖方手裡留了一份。另外一份自然是給洛冰的。這樣大家都有一份兩人簽字的生死狀。誰也無法作假了。

不過拿到生死狀后。不知道為什麼。洛冰竟然有了一絲不安。那份不安來源於圖方的表情。

因為圖方臉色雖然有些複雜。但是並沒有太多擔心。難道這個龍塵。真的是一位至尊級強者。可是他的身上。為什麼不具備那種意志。

不過隨即洛冰又放下心來。就算龍塵是至尊級強者又如何。他只有凝血巔峰而已。而江一帆的修為。卻已經是易筋六重天了。

兩人之間整整相差了一個大境界。六個小境界。擊殺龍塵並不是什麼難事。

本來洛冰並沒有想要擊殺龍塵。只不過是想大大地羞辱一下第一百零八別院。打傷打殘一些弟子。狠狠地抽一下他們的臉。

警告他們一下。打擊一下第一百零八別院的「囂張」氣焰。告訴他們有些人。不是他們可以得罪的。

本來這個想法很好。可惜實施起來非常的困難。九場比試下來。他們只贏了兩常

洛冰在一開場的時候。就讓弟子們用留影玉將整個畫面記錄下來。以後好向第一別院邀功。

可是如果把現在的影像交給第一別院。她們的臉就沒地方擱了。這到底是抽人家的臉。還是自己上門。讓人家抽臉。

眼見這次計劃要徹底泡湯。在後來的衍道者級別的戰鬥時。洛冰就關照弟子。往死里殺。最好能廢了唐婉兒。這樣她回去就可以交代了。

可是唐婉兒沒廢。她自己這邊倒是被廢了一對。這讓洛冰氣得想殺人。

所以最後一常她必須要給第一別院一個交代。龍塵不是號稱什麼至尊級天才么。

管他是不是真的。反正只要殺了龍塵。就一口咬定他是一位至尊級天才。

到時候憑著這件事。絕對可以跟第一別院拉好關係。以後好處絕對多多。她的使命也就圓滿了。

所以無論如何。龍塵必須得死。不然她回去不光無法向掌門交代。更無法向第一別院交代。

江一帆和龍塵二人站在擂台之上。全場寂靜一片。肅殺之氣在空氣之中瀰漫。讓人呼吸困難。

「今天你必死無疑」江一帆道。

龍塵搖搖頭道:「我年輕時學過算命。你名字起得不吉利。你名江一帆。諧音江易翻。在江上容易翻的只有船。一翻船就掛了。所以死的會是你」

「哼。無稽之談。依舊改變不了今日你命喪台上的宿命。」江一帆一聲冷哼。

龍塵淡淡的道:「我龍塵從來不喜歡惹麻煩。但是也從來不怕麻煩。

我不喜歡殺人。我更討厭有人殺我。但是我最不能容忍的是。有人打我身邊人的主意。

如果有人那麼做了。就等於觸碰了我的逆鱗。那樣我盯著他。不死。。不休」

「那就不死不休好了」

江一帆大喝一聲。陡然間空間震蕩。一股龐大的氣息。如同潮水一般。向四面八方蔓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