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九星霸體訣 第二百九十五章 至尊雛形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他們只贏了兩常有一場還是憑著臉都不要了。才硬賴來的。 可是事到如今。蓄意挑釁之下。竟然為對方打造出了一個準至尊級強者出來。現在的洛冰是典型的王八鑽灶坑。又憋氣又窩火。 看著圖方等人圍著...

?

「覆雨斬」

隨著唐婉兒的一聲嬌喝。背後的風刃。如同斬天之劍。斬破虛空。直奔那個圓球斬去。

在唐婉兒的攻擊凝聚到巔峰時。洛冰和他身後的那個男子都大吃一驚。

就連圖方也是一臉的震駭。龍塵更是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雙目之中全是驚喜之色。

「意志」

龍塵不禁心頭狂跳。沒錯。就是意志。唐婉兒的攻擊。竟然附帶著她的意志。

所謂的意志。是一種玄之又玄的說法。是凌駕於氣勢和信心的一種至高境界。

攻擊中附帶意志。就等於攻擊不再是死的。而是附帶著主人全心全靈的傾注。賦予了攻擊生命。

龍塵震驚的原因。是因為在龍塵所認識的人中。只有墨念和尹羅二人的攻擊。附帶這種意志。

庵忠庵鏡娜恕1懷莆至尊級天才。沒想到唐婉兒竟然不知不覺中。邁出了那一步。走進了另外一個領域。這怎能不讓龍塵又驚又喜。

「轟」

一聲爆響。巨刃斬斷虛空。重重地斬在那圓球之上。

那原本嚴絲合縫宛若一體的圓球立即爆碎開來。同時兩個身影。如同炮彈一般飛出。

那兩人雖然在圓球內。不過依舊可以感應到外界的情況。本來見唐婉兒發怒。讓他們二人大喜。

唐婉兒的憤怒一擊。絕對會把他們的圓球打飛。等到圓球飛出擂台範圍。他們就可以一臉「鬱悶」地從圓球里出來。嘆息一聲。還是「棋差一招」。

他們對自己的武器。原本有著絕對的信心。可是當發現唐婉兒的一擊。竟然附帶著恐怖的意志。他們臉都嚇綠了。

他們倒是不怕唐婉兒將他們的盾牌劈碎。他們對自己的盾牌。有著幾乎盲目的自信。

他們是怕盾牌承受住了。他們卻要被震成白痴。不過顯然。他們的擔心是多餘的。

唐婉兒的那一擊直接把他們賴以生存的烏龜殼硬生生地砸碎。兩個人如同蛋黃一般被砸了出來。

受到那麼強烈的震蕩。兩人直接被震得變形了。如同兩團爛肉一般。向外翻滾過去。口中鮮血狂噴。鮮血中全是內臟碎塊。

「砰砰」

兩聲輕響。兩人的身體跌落在擂台外的地上。遠遠看去如同兩團爛肉。氣息在急速消散。

洛冰臉色大變。身形一動。飛奔到兩人之前。只見兩人面如金紙。氣息幾乎都要停止了。臉上開始出現淡淡的道紋。

先天道紋。聚天地氣運者方可留祝當衍道者即將死亡的時候。先天道紋受到感應會自行離去。

要麼另尋其主。要麼消散於天地之間。見兩個衍道者的氣息就要消散。洛冰嚇的臉都綠了。

伸手在兩人額頭上一點。龐大的靈魂之力輸入二人神魂之中。幫助二人定住即將要消散的神魂。

受到洛冰的幫助。兩人臉上的先天道紋。這才緩緩退去。讓洛冰鬆了一口氣。

如果兩個衍道者都死了。她就完蛋了。她大哥也就是第三十六別院的掌門。絕對會罵死她。

見兩人神魂定住后。給兩人餵了兩顆靈丹。這樣兩人就死不了。不過這兩人傷勢太重。恐怕沒有兩三個月是別想動彈了。

不知道在九黎秘境開啟前。能不能完全恢復。想到這裡就讓洛冰臉色一片冰冷。雙目如同利劍一般看著唐婉兒:

「好狠的女娃子」

唐婉兒絲毫不讓地跟洛冰對視。不卑不亢的道:「跟前輩相比。晚輩還需要努力修行才是」

唐婉兒雖然嘴上沒有任何罵人的字眼。不過其中嘲諷之意。已經再明顯不過:我們再狠。也比你們的卑鄙強。

說完唐婉兒看都不看洛冰一眼。飛身跳下擂台。回到龍塵身邊。

龍塵一臉的激動之色。如果不是人多。他一定上去狠狠地給唐婉兒一個擁抱。

「總瓢把子威武」

龍塵站直了身體。非常標準地行了一個軍禮。

「總瓢把子威武」

別院所有弟子。見龍塵敬禮。也跟著行禮。聲震九霄。

唐婉兒羞得滿臉通紅。這個混蛋老是弄一些出人意料的舉動。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婉兒。恭喜你埃至尊級強者的雛形誕生。一直保持你的不敗紀錄。保持你堅定的道心。將來有望成為至尊級強者」圖方也有些激動的道。

唐婉兒並不知道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不過見眾人都一臉崇拜的看著她。讓她又羞又喜。

尤其龍塵那充滿讚賞的目光。讓她心中暖暖的。這種眼神在龍塵身上。太難見到了。

見圖方這邊在慶祝。洛冰臉色極為難看。本來是打算給第一百零八別院一個下馬威。折辱他們一番。好向第一別院示好。

可是好像受辱的並不是第一百零八別院。而是她們。九場戰鬥。他們只贏了兩常有一場還是憑著臉都不要了。才硬賴來的。

可是事到如今。蓄意挑釁之下。竟然為對方打造出了一個準至尊級強者出來。現在的洛冰是典型的王八鑽灶坑。又憋氣又窩火。

看著圖方等人圍著唐婉兒。她就一肚子不自在。雙目之中帶著一絲怨毒。直接將手中的銘牌丟向圖方。

圖方接過洛冰的銘牌。在自己的銘牌上一劃。又是八萬功勛值到手。

九場戰鬥結束。這邊贏了七常對方贏了兩常共收入四十萬功勛值。不過谷陽也失去了那把珍貴的金槍。讓這場勝利有些不夠完美。

「這最後一場戰鬥就由我來完成吧」

隨著一個淡漠的聲音傳來。一個男子輕輕一躍。跳上了擂台。

那個男子看上去二十齣頭。面容極為普通。可是一雙眼睛。如同鷹眼一般。神光盈滿。如同利刃一般。讓人不敢直視。

原本這個男子一直在人群中。甚是不引人注目。可是他一踏上擂台。整個人如利刃出鞘。鋒芒畢露。宛若換了一個人。

在那個人身上。隱藏著一種非常奇怪的氣質。彷彿他就是高高在上的帝王。被他俯視著。眾人竟然生不出要反抗的慾望。

就連圖方也不禁臉色微微一變。他竟然也看走眼了。原本以為這個人不過是一個普通的衍道者。

可是他一出常還沒有爆發出氣勢。光憑骨子裡的那股傲意。就震住了所有人。

「至尊級天才」

很顯然。那個人是一位強大的至尊級天才。不然不會有那麼強大的氣常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江一帆。被稱為至尊級天才。你們要仔細記住我的名字。因為這是你們將來值得炫耀的資本」江一帆淡淡的看著眾人道。

聲音非常的平靜。沒有一絲輕蔑和嘲諷。可是那高高在上的感覺。卻讓人更加不舒服。

「不得不承認。你們比我想象中要強上那麼一點點。不過依舊改變不了事實。

雖然你們之中有人。剛剛覺醒了至尊氣息。不過那隻不過是雛形而已。想要成為真正的至尊級天才。還早呢。

我在別院的時候。就聽說了一個笑話。當時把我笑得半死。聽說有人竟然憑藉著一段虛假的影響。就想騙取一個至尊寄名額。真是笑死人了。你說是不是埃龍塵先生。」江一帆淡淡的笑道。

別院這邊的弟子。臉色一沉。雖然他們並不知道別院為龍塵申報至尊寄事。但是那人明顯是沖著龍塵來的。

「第一。不要叫我先生。我沒教過你讀書寫字。第二。我很遺憾。你沒有笑死。如果你笑死了。我們就不會看到你在這裡裝尾巴狼了」龍塵搖頭道。

這個傢伙強大是沒錯。不過他的裝逼能力比他的實力更加強大。讓人不爽。

不過龍塵能夠猜到他的目的。所以故意針鋒相對的嘲諷著。你不是愛出風頭么。哥陪你就是了。

「修為不怎麼樣。嘴巴倒是蠻厲害的。難道你一身修為。都用在嘴巴上了么。我人已經站在這裡了。你還準備做縮頭烏龜做多久。」江一帆看著龍塵。眼神之中浮現一抹輕蔑。

「你是沒吃藥就跑出來了么。還是說葯吃錯了。你一個易筋境中期至尊級強者。站在擂台上。竟然腆著一張大臉。向一個凝血境說我在這裡等你。我就納了悶了。你是如何做到如此不要臉的。

按照你的說法。我還說。我們掌門就在山上等著你去挑戰呢。你去吧。我說我掌門人。一個屁就能崩死你。你信不。」龍塵一臉不屑的道。

「龍塵。不要亂說」唐婉兒偷偷拉著龍塵道。這個混蛋怎麼老是口沒遮攔的。

在數百里之外。正關注著擂台這邊的凌雲子。不禁臉色古怪的搖搖頭。這小子怎麼如此沒大沒校

江一帆不禁一窒。他想不到龍塵竟然不受他的挑釁。反唇相譏如此犀利。讓他一時間找不到詞語來反駁。

「這麼說你是不敢上台了。想不到龍塵你有膽子冒充至尊級強者騙取資格。竟然沒有勇氣與我一戰。果然傳言是真的。你們第一百零八別院。就是一群窮瘋了的騙子」江一帆冷笑道。

「收起你那一套吧。之前說好的十場戰鬥。都是同階對戰。你真的當我跟你一樣白痴么。」龍塵根本不鳥他。就把他在擂台上晾著。你不是喜歡裝么。那麼大的舞台夠你裝了。

「那好。你不接戰我也不為難你。剛剛晉陞至尊雛形的女子。我向你挑戰。我也不為難你。只要你能接住我十招。就算你贏了。如果你輸了。就跟我走。如何。」江一帆見龍塵不上當。直接轉移到了唐婉兒身上。

唐婉兒臉色一寒。剛要說話。忽然龍塵拉住了她。龍塵仔細看著江一帆道:

「你真的要跟我決戰。那可是會死人的。你考慮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