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玄幻魔法

九星霸體訣 第二百九十四章 風刃漫天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 可是見二人龜縮在球中。也不出手攻擊。不禁有些納悶。一開始以為兩人在調整狀態。或者研究攻擊方式。 可是這都滾了半個時辰了。不說別人。就算是觀戰者。眼睛都有些累了。 郭然看著那...

「死吧」

唐婉兒一聲怒喝。雙手結櫻空間震蕩之下。漫天的風刃。如同一道洪流直奔兩人撲來。

恐怖的風刃切開了空間。令天地顫動。刺耳的音爆。宛如刮鐵一般。讓遠處觀戰的人都感到骨子裡發寒。

就連龍塵都為之動容。如今唐婉兒的風刃。已經凝實到了一種實質。上面附帶的寒意。讓人感到心驚肉跳。

原本唐婉兒所凝聚出的風刃。都是數尺大校可是如今凝聚出的風刃。只有**寸宛若一把把彎月小刀。

可是這些縮小了的風刃。上面的威壓卻比之過去要強大十倍不止。讓人看到那些風刃就感覺一陣頭皮發麻。

原本那兩兄弟。並未把唐婉兒放在眼裡。才敢如此出言不遜。

可當他們看到滿天風刃的時候。嚇的一聲怪叫。兩人同時一伸手。手中多出了一個奇怪的盾牌。

那盾牌。就像是鐵鍋一般。兩個人背對背依靠。看上去就像是一個圓球一般。

「噹噹當」

滿天的風刃砍在那圓球上。火星耀眼。爆響震天。那個鐵球猶如置身於海浪之中。直接被震飛。

「不好」

唐婉兒的滿天風刃實在太恐怖了。宛如一道洪流。雖然無法斬碎那個圓球。但是卻直接將他們推向了擂台外。

「嗡」

忽然圓球分開。兩人手中多出了一把飛爪。直奔唐婉兒飛來。

那飛爪有七尺大校宛若巨人之手。指尖尖銳異常。後面拴著一根鐵鏈。極為怪異。

飛爪分兩個方向唐婉兒抓來。角度極為刁鑽。最重要的是。那飛爪臨到唐婉兒身邊時。張開的爪子。一瞬間合攏。宛若活了過來。

最讓人驚駭的是。兩個爪子看似同時攻來。其實上是一前一後。配合的妙到毫巔。躲避過一個。就躲避不了另外一個。

唐婉兒面色不變。冷叱一聲:

「疾風盾」

陡然間唐婉兒身上被密密麻麻的風刃包裹。兩隻巨大的爪子。死死地抓在了風刃組成的護盾上。

那兩人見抓了唐婉兒。不禁大喜。同時大喝一聲。全身之力爆發。

要知道他們兩個雖然是衍道者。但是他們的真實戰力。差其他衍道者很多。

不過他們兩個最變態的地方就是兩人心神相通。配合起來沒有任何破綻。

所以別院為了培養他們。給他們設計了一套怪異的兵器。讓他們的攻擊無比詭異與犀利。

尤其他們手中的巨爪。那是經過鑄器大師精心打造。巨爪內另有玄機。隱藏符文。

一旦激活那道符文。會讓巨爪的抓合力。大到異乎尋常。可以輕易捏碎鋼鐵。

兩人一見唐婉兒被困住不禁大喜。同時運力。激活了巨爪內部的符文。

「砰」

一聲爆響。漫天風刃爆碎。

「什麼。」

別院弟子不禁睚眥欲裂。唐婉兒竟然在兩人的巨爪之下被捏碎了。屍骨無存。

「小心」

那兩個兄弟見一擊擊殺了唐婉兒。不禁大喜。剛要說話。忽然間傳來洛冰一聲驚叫:

「小心」

兩人心頭一驚。陡然間感到一股死亡的威脅籠罩心頭。同時後腦生風。

兩人大駭。急忙揮動盾牌抵擋。

「轟」

兩人匆忙抵擋了一記。但覺一股大力傳來。只見兩人如同滾地葫蘆一般。滾出老遠。

一人剛剛起來。還沒等弄明白怎麼回事呢。一道風刃已經悄無聲息的斬在他的腰間。

「噗」

那人一聲慘叫。鮮血飛濺而出。不光有鮮血。還有一些花花綠綠的東西流出。

龍塵鬆了口氣。唐婉兒終於明白了戰鬥的意義。出手風格跟以前終於不一樣了。

在場的人中。只有圖方、洛冰和龍塵三個人知道。之前是怎麼回事。

原來唐婉兒在巨爪到來之前。就明白這古怪的兵器。肯定不那麼好對付。而且她也沒必要去對付它們。

唐婉兒召喚出了漫天風刃。遮擋住了所有人的視線。凝聚成了密密麻麻的護盾。

實際上那護盾裡面是空地。唐婉兒使用了一招金蟬脫殼。借著漫天風刃的掩護。潛到了兩人的後方。

就在那兩人以為得手之際。悍然出手。如果不是洛冰壞事。他們兩個已經被殺了。

可就算如此。唐婉兒一擊不中。立刻盯上了一個驚慌失措的傢伙。直接以靈魂之力驅動一道風刃。

漫天的風刃每一把都有唐婉兒的靈魂印記。唐婉兒可以隨時指揮任何一把襲擊。

不過這樣的攻擊。過於單保如果換了以前。那樣的攻擊。根本無法給一個衍道者造成傷害。

可是現在不同了。唐婉兒的風刃經過了變異。威力奇大無比。直接切開了那人的腹部。

如果不是那人在風刃加身的時候。本能地向後一躲。早就被直接斬成兩截了。

可就算如此。肚子也被切開。腸子流了出來。那人一聲慘叫。抱著肚子。拉著腸子就向擂台外跑。

「想走。把命留下」

唐婉兒冷哼一聲。她恨極了這兩人。之前侮辱自己。出手更是狠辣無情。她自然也不會留情了。

整個場地被風刃包圍。這裡是她的絕對領域。不需要動手。靈魂之力催動。距離那男子最近的數百風刃。狠狠得對著那人斬去。

那人嚇的魂飛魄散。急忙用手中的盾牌抵擋。可是盾牌只能擋住一面無法擋住另外一面。不過已經顧忌不了那麼多了。

不得不說。雙胞胎就是強大。就在那人要被斬成碎片的時候。他的難兄難弟過來。兩人的盾牌又緊緊地扣在一起。

「噹噹當」

風刃斬擊之下。可是依舊奈何不了那個由鑄器大師打造的古怪兵器。

不過那個狀態是他們二人的終極防護手段。剛才他們忽然分開偷襲了唐婉兒。卻差點被唐婉兒擊殺。

現在他們陷入了一個極為尷尬的境地。唐婉兒吃過一次虧。就絕對不會再有第二次。

如今唐婉兒將漫天的風刃懸在圓球的上方。只要他們打開圓球。立刻會遭到雷霆一擊。

此時的他們就像縮進殼裡的烏龜。不敢探頭出來。因為只要探頭。他們的龜/頭將立刻被斬下。

那兩人此時已經被嚇破膽了。唐婉兒的攻擊。完全地剋制住了他們。這仗根本沒法打。

他們兩個驅動著圓球向唐婉兒滾來。佯裝要攻擊。再被唐婉兒攻擊后。向外滾去。想要滾出擂台。

這樣就算敗了。他們也可以借口說。自己不小心滾出去的。而並非真的落敗。

可是唐婉兒看著圓球滾落的方向。就知道他們的意圖。怎麼可能讓他們如願。

無論那個圓球往哪邊逃。都有風刃將他們逼回來。沒辦法他們的盾太圓了。根本使不出力量硬沖。

所有人都面色怪異的看著場上。一個圓球滾來滾去。所有人的目光。都跟著圓球動來動去。

洛冰不禁有些皺眉。她對這兩個兄弟不是很了解。因為他們大多數時間都在閉關。兩個人熟悉他們的兵器。

可是有一點她知道。知道兩人的合計之術異常厲害。不懼群戰。兩人練手可以抵擋四五位衍道者的聯手。

如果是二對二的攻擊。他們兄弟二人出道至今。同階之中。一直保持著不敗的神話。

所以這二人是別院里。除了那位之外。最受重視的存在。對於這次九黎秘境。別院對他們也抱以極大的希望。

可是見二人龜縮在球中。也不出手攻擊。不禁有些納悶。一開始以為兩人在調整狀態。或者研究攻擊方式。

可是這都滾了半個時辰了。不說別人。就算是觀戰者。眼睛都有些累了。

郭然看著那滾動的圓球。嘆了口氣道:「這對兄弟。註定悲劇。這一切都是天意埃」

宋明遠有些不解的道:「為什麼」

「他們兄弟兩個叫什麼。」郭然道。

「好像一個叫薄世東。一個叫薄世西」

「這就對了。一個叫薄世東。一個叫薄世西。合起來就是:不是東西。你沒見他們滾的方向么。不是東。就是西。唉。難道他老爹早就預料過有這麼一天。果然高手在民間氨郭然一臉佩服的道。

眾人:「……」

在場中來回滾。外面的人沒覺得怎麼樣。裡面的兩人受不了了。滾得暈頭轉向。

尤其一人腸子被切斷。雖然都塞進肚子里了。可是腸子里的內存。流出了不少。那酸爽的味道。讓兩人實在難受。再加上滾來滾去。滾得兩人都要吐了。

兩人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出去又不敢出去。如今只能想辦法落敗了。

可是直接認輸。那是絕對不行的。他們要是敢認輸。以洛冰的狠毒性格。絕對讓他們把自己拉的屎。再吃回去。

於是兩人開始了破口大罵。什麼難聽罵什麼。他們想激怒唐婉兒。反正他們對自己的烏龜殼有信心。唐婉兒憤怒了。他們才有機會滾出去。

一開始唐婉兒還想著。用怎麼樣的方法打開他們的烏龜殼。可是他們這麼一罵。唐婉兒立即火冒三丈的把他們的圓球定位。

然後玉手結櫻所有風刃在唐婉兒的背後匯聚。猶如百川匯海一般。在唐婉兒的身後形成了一把長達百丈的巨大風刃。

那把巨大風刃一出現。方圓千丈的空間彷彿都凝固了。一股恐怖威壓。輻射八方。

原本在洛冰身後。一直對任何事情漠不關心閉目養神的男子。忽然睜開了眼睛。

一直沒有任何錶情的臉上。浮現一抹震驚之色。死死地盯著唐婉兒的巨大風刃。

「覆雨斬」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