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武俠修真

九星霸體訣 第二百九十三章 卑鄙無恥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的聲音傳遍全常谷陽立刻倒飛出去。一口鮮血狂噴而出。直接滾落在擂台外。 「混蛋。你找死。我們要殺了你們」 那名衍道者明明敗了。竟然卑鄙無恥地出手。這一下把別院這邊弟子的怒火一下子引爆了。...

?

龍塵的話音剛落。只見場上的谷陽爆喝一聲。全身氣勢爆發。力撼山河。

「破山槍」

谷陽竟然將全身之力。都集中在這一槍上。這是谷陽全心全靈的一擊。

這一擊攜帶著。之前所有招數彙集起來的氣勢。將氣勢攀升到了一個至高點。再爆發出來。

要知道谷陽本身也是一位至強者。是別院所有弟子中。是覺醒祖紋最早的強者。

對於祖紋的運用比任何人都要精深。在別院里。除了龍塵和唐婉兒外。就屬他最為強大。

這次戰鬥。他看得極為重要。勝了他的道心就會得到極大的穩固。更加容易衝擊瓶頸。

如果敗了。對他來說是一場打擊。其實這對谷陽來說。也是一場極具冒險的豪賭。他不能輸。

在谷陽出槍的那一瞬間。那名衍道者臉色大變。他知道自己上當了。原來對方在激戰之中。一直在蓄勢。自己竟然不知道。

一開始他打算避開谷陽的鋒芒。因為谷陽確實強大。他沒必要去跟谷陽硬拼。

他最大的優勢是防禦和持久的戰力。所以當見到谷陽瘋狂的攻擊。他的心中充滿了嘲諷。

這樣的攻擊根本無法持久。等他感到疲憊的時候。生死全部由他來掌控。

可是他沒想到谷陽竟然一直在暗中積累氣勢。如今對方將數百招攻擊。積累出來的氣勢。一瞬間爆發。猶如百川匯聚。萬馬奔騰。他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眼見谷陽一槍擊來。恐怖的氣勢。牢牢將他鎖定。他根本無法躲避。只能硬拼。

那名衍道者一臉肅然之色。雙手急速在身前結了一個非常古怪的櫻眉心處的符文急速亮起。身前忽然多出了一個厚達尺許的岩石盾牌。

「岩精盾」

岩石盾牌上。無數紋路亮起。宛若鋼鐵鑄就。給人一種極為厚重的感覺。

「轟」

金色的長槍刺殺在那巨大的石盾上。那面看上去堅固無比的盾牌。立刻崩碎。

金色長槍上附帶的力量。如同潮水一般。灌入那名衍道者的身體。直接將他震飛。

「噗」

在倒飛的過程中。再也忍不祝一口鮮血噴出。讓他驚駭的是。他的最強防護竟然被震碎了。

不光盾牌被震碎。還被那槍上附帶的強大力量震傷了臟腑。這簡直讓他不敢相信。

相對於他的戰力。他對於自己的防護更具信心。所以洛冰為了穩妥起見。第一場讓他來打。

以他攻守兼備的攻擊方式。來對戰唐婉兒。應該有極大的勝算。可是沒想到唐婉兒沒出手。倒是殺出了一個核心弟子。

而這個強大的核心弟子。竟然逼的他束手束腳。最後竟然將他的最強防禦都破了。

這讓他如何不驚駭。一口鮮血吐出。急忙穩住身形。剛要有所動作。

金色的槍尖。已經停在了他的眉心前方。谷陽冷冷地道:「你輸了」

此時的谷陽臉色蒼白。不停地喘息著。顯然最後一擊。耗盡了他全部的力量。他這是不成功便成仁的一擊。

谷陽確實贏了。如果不是他停住了攻擊。此時那名衍道者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那名衍道者又驚又怒。又是不甘。自己竟然就這麼敗了。

眼見谷陽臉色蒼白。搖搖欲墜。眼神之中浮現過一抹狠厲。忽然一把抓住谷陽的長槍。

「白痴。你才輸了」

那名衍道者大吼一聲。抓著槍尖。用力向前一推。谷陽已經力量枯竭。根本無法承受他的力量。

槍桿狠狠撞在谷陽的胸口。骨裂的聲音傳遍全常谷陽立刻倒飛出去。一口鮮血狂噴而出。直接滾落在擂台外。

「混蛋。你找死。我們要殺了你們」

那名衍道者明明敗了。竟然卑鄙無恥地出手。這一下把別院這邊弟子的怒火一下子引爆了。

「哼。我又沒認輸。憑什麼說我輸了。連下手都不敢。只能說明他是豬。膽量也是實力的一種。難道你們不知道么。」那名衍道者一臉的冷笑道。

此時龍塵也站了起來。雙手之上青筋暴起。他恨不得現在上去。就把這個無恥的混蛋砍死。

「姓洛的。這就是你們別院的弟子。」龍塵冷冷的道。

「哼。擂台之上。哪有心慈手軟一說。為了勝利。就應該不折手段。這隻能說明你們愚蠢。還不將功勛值交出來。」洛冰一臉冷笑道。

圖方臉色發黑:「龍塵。你怎麼說。」

圖方的意思很明顯。這個傢伙欺人太甚。只要龍塵一句話。就跟他們對著干。反正他們動手了。凌雲子絕對不會袖手旁觀的。

「給她吧」龍塵搖搖頭。現在還不是翻臉的時候。

圖方只好把贏來的功勛值。又划給對方八萬。看著圖方等人的表情。洛冰心裡一陣舒坦。

她一生之中最大的愛好。就是看著別人一臉不爽的表情。這樣她才會爽。她的性格就是這樣的扭曲。

尤其當她看著一向面容如水一般的龍塵。竟然也出現了憤怒的神色。她就更爽了。

谷陽敗了。就連他手中的金色長槍。也被對方搶走了。按照擂台上不成文的規矩。武者連兵器都保不祝就沒臉往回要了。

谷陽此時被一位醫療者扶著。走到龍塵面前:

「龍塵。我對不起你。我敗了」

說完谷陽竟然雙膝一曲。竟然跪了下來。谷陽覺得自己羞憤的想死。

龍塵把這樣一個珍貴的機會給了他。他最後竟然心慈手軟。將一個勝利的機會給丟了。他感到自己已經無地自容了。

就在谷陽要跪下的剎那。龍塵一把拎住谷陽的脖領子。怒道:

「你特么是個爺們不。不就是敗了一回么。有什麼了不起的。

再說你就算敗了。也是敗的光榮。人家贏了。也是贏得窩囊。你又不丟人」龍塵怒道:

「九黎秘境開啟的時候。這個小子肯定會進去。你想要一雪前恥。就在秘境里弄死他。把兵器搶回來」

龍塵的話。並沒有刻意避諱誰。就那麼光明正大的說出來。所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圖方心頭一凜。九黎秘境之中同門之間自相殘殺。可是大忌。不過他最終還是沒有說什麼。以後在再暗中提點一下龍塵。

「弄死我。哼。做夢去吧。如果在九黎秘境之中。要是敢對我出手。絕對讓你死無葬身之地」那名衍道者已經退回了隊伍中。正一臉興奮的看著手中的長槍。忽然聽到龍塵的話。不禁嘲諷道。

「龍塵我聽你的。這次我發誓。這輩子絕對不會再讓你失望了」谷陽深吸了一口氣。鄭重的道。

龍塵點了點頭。冷冷地看著一臉嘲諷的洛冰等人。很好。既然你們想玩大的。咱們就玩大的。

「下一場換個花樣吧。我們來一場雙人戰」洛冰臉上浮現一抹陰陰的笑容。

隨著她的話。兩個男子跳上了擂台。兩人氣息強大。渾身都散發著陰冷的氣息。讓人骨子裡發寒。這兩個都是衍道者。

最讓眾人詫異的是。這兩個人幾乎長的一模一樣。竟然是一堆雙胞胎。

一對雙胞胎。竟然都是衍道者。這實在是太讓人吃驚了。

「在下薄世東」

「在下薄世西」

兩個人幾乎同時開口說道。其中一個人看了另外一人一眼。那人立刻閉嘴。

其中一人道:「我們兄弟二人。來領教一下你們這些土包子的高招。

你們如果覺得不公平。也可以兩個衍道者一起出戰。我們兄弟來者不拒」

那人說完。眼睛盯著唐婉兒和龍塵。眼神之中充滿了挑釁的意味。

「龍塵。這兩個人交給我」唐婉兒道。

龍塵猶豫了一下道:「那你得答應我下死手。不許手下留情」

龍塵知道唐婉兒的性格。他看得出這兩個雙胞胎有些古怪。應該有著非常厲害的手段。如果龍塵沒猜錯的話。應該是聯擊之術。

唐婉兒的實力。他最清楚。自從融合了先天道紋后。唐婉兒的實力。變得越來越恐怖。就連龍塵都不知道她具體到了什麼程度。

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唐婉兒的實力。應該不會比自己差。因為他能夠本能地感受到唐婉兒身上給他的壓力。

「我答應你。只要動手。盡量要死的不要活的」唐婉兒看著龍塵鄭重的道。

之前谷陽的遭遇。讓別院這邊的所有弟子。肺都要氣炸了。對方實在太可恨了。

谷陽明明勝了。手下留情。沒有斬殺對方。對方竟然卑鄙無恥的偷襲。更奪取了谷陽的兵器。讓一向不喜歡殺戮的唐婉兒。也心中充滿了殺意。

所以就算是龍塵不叮囑她。她也絕對不會犯谷陽犯下的錯誤。她要全力出手。

那兩個兄弟見只有唐婉兒上來。龍塵竟然坐在那裡不動。不禁問道:

「那個小子。你該不會是怕死。不敢上來了吧」

「長得倒是不錯。原來是個孬種。我呸」

「你們兩個還是把嘴閉上吧。對付你們兩個。我一個人就夠了」唐婉兒冷冷道。

那兩兄弟臉上浮現一抹淫笑:「嘿嘿。你這樣一個美人。服侍我們兩兄弟。確實是足夠了」

「轟」

陡然間。天地變色。唐婉兒身後浮現出萬千風刃。遮天蔽日一般。向兩人衝來。

「死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