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玄幻魔法

九星霸體訣 第二百九十二章 谷陽戰衍道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的力量。令腳下的擂台。都踩出了兩個腳櫻人已經向前飛奔而出。一拳對著谷陽轟來。 谷陽早就將全身靈氣運轉到了極致。厲喝一聲。渾身符文亮起。如海一般的氣息輻射開來。一拳揮出。 「轟」 ...

隨著那人的一句話。龍塵臉色微微一寒。龍塵對於控制自己的情緒。絕對算是一個好手。

可是當那個男子。用猥瑣的目光看向唐婉兒的時候。立刻感到內心之中殺氣升騰。

面對別人的侮辱。龍塵會一笑置之。可是有人觸碰了他的逆鱗。他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

唐婉兒臉色一寒。美目之中殺氣暗涌。就要飛身上台。忽然一個聲音傳來:

「龍塵。讓我出戰吧」谷陽忽然站了出來。

龍塵和唐婉兒一愣。谷陽雖然強大。不過他並非衍道者。他上去失敗的概率極高。

龍塵想了一下點點頭道:「去吧」

谷陽不禁大喜。他特別期待與一位衍道者單獨一戰。不過他知道這麼做很冒險。可是他無法壓制心中的戰意。

按照常理來說。龍塵不應該答應。因為谷陽雖然強大。不過勝率不高。這可是關係到八萬功勛值埃

不過龍塵了解一個谷陽心中的渴望。在谷陽的眼中。這一戰並非一場賭博。而是一場證明。他要自己證明給自己看。自己到底是什麼級別的人物。

對面那位衍道者。見唐婉兒沒有上來。反而派了一位核心級弟子上來。不禁大怒。

這分明是對他的一種侮辱。冷冷地盯著龍塵和唐娃兒等人道:

「很好。既然你們找死。那就不要怪我了」

谷陽站在擂台上。冷冷地看著那位衍道者道:「希望你死了也不要怪我」

「哈哈哈」

那名衍道者怒極反笑:「就憑你也敢口出狂言。去死吧。你這頭豬」

那名衍道者忽然一聲大喝。渾身氣勢爆發。狂暴的力量。令腳下的擂台。都踩出了兩個腳櫻人已經向前飛奔而出。一拳對著谷陽轟來。

谷陽早就將全身靈氣運轉到了極致。厲喝一聲。渾身符文亮起。如海一般的氣息輻射開來。一拳揮出。

「轟」

兩人的拳頭狠狠地砸在一起。整個擂台都跟著一顫。恐怖的勁風四散。吹的眾人衣衫飛舞。

一擊過後兩人身形都是一晃。同時向後退了幾步。那位衍道者。不禁有些詫異。

「想不到有兩下子。不過讓我看看。你能接住我幾拳」那位衍道者冷哼一聲。人揮舞著拳頭。對著谷陽攻來。

谷陽這是有生以來。第一次有機會單獨激戰衍道者。渾身戰意沸騰。呼和連連。迎拳直上。

「轟」

「轟」

「轟」

兩人都是力量型強者。拳腳相交。擂台顫動。勁風交織下。令人膽寒。

「谷陽好強。竟然可以跟一位衍道者對抗」唐婉兒不禁感嘆道。

要知道要衍道者的強大。都是無與倫比的。谷陽能夠激戰幾十招而不敗。已經算是出人意料了。

「這不過是熱身。現在說還有些早」龍塵搖搖頭道。能被稱為衍道者。怎麼可能只有這兩下子。

「砰」

果然百招之後。兩人又是一記劇烈的碰撞。再次分開。

「還不錯。好久沒有活動筋骨了。不過你以為這就是我的力量。那你就大錯特錯了。接下來。讓你看看我的真正力量吧。。地岩護體」

那名衍道者一聲爆喝。忽然眉心處一道符文亮起。一股強大的力量爆發。大地跟著顫動。

人們驚駭的發現。那名衍道者著身上衣衫爆碎。露出如同岩石一般的肌膚。

整個人長高了一大截。同時胳膊上。露出的紋路。跟岩石一般無二。

「岩拳」

那名衍道者大喝一聲。大腳在地上一踏。發出一聲爆響。人已經出現在谷陽面前。一拳揮出。

「轟」

谷陽全力抵擋。依舊被震飛十幾丈的距離。腳跟剛剛著地。可是依舊無法卸去那股力量又退出數步。才勉強穩住身形。

「哇」

最終還是一口鮮血噴出。讓唐婉兒等人臉色不禁一變。這一擊讓谷陽負傷了。

「糟糕」宋明遠不禁大驚。一擊就受傷了。還怎麼打。

「沒事。谷陽還有手段」龍塵安慰道。

龍塵跟谷陽交過手。他知道谷陽的肉身非常強大。這點傷。還影響不到他的真實戰力。

「想不到你還挺經打。那好。就把你砸成肉餅好了」那名衍道者。再次向谷陽撲來。

谷陽此刻感到渾身氣血翻湧。不過雙目的戰意卻越來越盛。見那人撲來。谷陽嘴角浮現一抹冷笑。

空間戒指一動。手中多出了一把金色長槍。那把金色長槍一出現。谷陽的腳下微微一沉。

「祖血加持」

谷陽眉心處符文亮起。原本覆蓋於四肢的符文。一瞬間遍布全身每一個角落。就連臉上都是密密麻麻的符文。看起來非常的嚇人。

這是谷陽的絕招。開啟了祖血加持。他的力量會暴漲到一個前所未有的境界。

眼見那名衍道者撲來。谷陽雙手握著長槍。狠狠對著那名衍道者砸去。

「轟」

金色的長槍。與覆蓋著顏色紋路的拳頭撞在了一起。發出一聲金鐵交鳴的爆響。

兩人腳下的金屬擂台。都被兩人的力量給砸塌下去一塊。刺耳的音爆震得眾人耳鼓轟鳴。

那名衍道者感覺手臂巨震。一股沛不可擋的力量傳來。整個人竟然被震飛出去。不禁心中大駭。急忙穩住身形。

可是谷陽的那金色長槍。那是奪至邪道天才尹羅之手。重量驚人。那名衍道者飛出近百丈的距離才勉強穩住身形。

當他穩住身形后。洛冰那邊的弟子。不禁鬆了口氣。而龍塵這邊的弟子。則不禁感到有些惋惜。

因為那名衍道者。距離擂台邊緣。不過數尺的距離。差一點點就掉下去了。按照之前的約定。掉下去就算輸了。

那名衍道者看著身後。也不禁暗叫一聲好險。轉頭看著谷陽手中的長槍。不禁心頭火熱。

「你的武器。我要了」

那名衍道者一眼就看出了谷陽手中的金色長槍是個寶貝。就想佔為己有。他完全忘記了。這不是他們第三十六別院。

「想要。那就來拿吧」

谷陽大喝一聲。手持長槍。對著那名衍道者殺來。

那名衍道者也冷哼一聲。全身靈氣全無保留。一拳對著谷陽的長槍砸來。

「當」

又是一聲大響。這回所有人都看清楚了。唐婉兒等人不禁大吃一驚。

那名衍道者的拳頭和谷陽的金色長槍相撞的瞬間。竟然有火星爆發。就好像他的拳頭是鋼鐵一般。

「是罕見的土修者」圖方嘆了口氣道。

這位衍道者是一位土修者。體內天生帶有土系能量。不過因為他是衍道者。這份土系能量。竟然演變成了岩石能量。

不過讓他的力量更加強大的同時。也讓他有著極為堅固的肉身。相比他的攻擊。他的防禦更加變態。

「轟」

「轟」

「轟」

戰場上。谷陽手持長槍。縱橫來去。勇不可當。竟然殺的那位衍道者節節敗退。威猛無鑄。

「太好了。照這樣下去。谷陽就要贏了」羅倉看的熱血沸騰。一拍手興奮的道。

「你可錯了。照這樣下去。谷陽就要輸了」龍塵搖搖頭道。

「怎麼。谷陽明明大佔上風氨羅倉有些不解。

龍塵道:「我聽說土修者。是除了木修者外。是耐力最持久的修行者。擅長持久戰。

而谷陽現在的攻擊如同狂風暴雨。看上去威風凜凜。大佔上風。實際上這樣的形勢。對他極為不利。

那把金色長槍重量驚人。會消耗谷陽太多的體力。這樣強度的攻擊。會對他的身體產生極大的負荷。

我估計。這樣的攻擊持續不到一刻鐘。就會讓谷陽感到疲憊。戰力下降。那麼最終結果就是敗給對方」

「那怎麼辦。要不要提醒他」

龍塵搖搖頭道:「不要。敗就敗了。也不是什麼壞事。這樣可以讓他更好的認清自己。看到自己的長處和短處。利大於弊。

至於輸掉的功勛值。嘿嘿。不過是一場遊戲而已。有輸就有贏。沒什麼大不了的。

一個人想要成為強者。首先需要的是了解自己。別人無法幫他的。這是屬於他的戰鬥。讓他自己去參悟吧。」

緊接著龍塵語氣一轉。有些憤怒的道:「不過這個混蛋。太可惡了。剛剛我恨不得衝上去。把他砍成肉餡。

居然敢調戲我們天地會的瓢把子。真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這要是在我年輕的時候。早就讓他跪在地上唱征服了」

龍塵的話。讓圖方等長老有些哭笑不得。不過唐婉兒玉手輕掩櫻唇。美目之中浮現一抹欣慰。

郭然一旁拍馬屁道:「就是就是。就算要調戲。也只有老大您有這個資格埃他算什麼東西」

「此言深得我心」龍塵點點頭。比劃了一個大拇指道。

「你們兩個給我閉嘴」唐婉兒怒道。

龍塵和郭然都乖乖閉上了嘴巴。認真的看著台上。此時戰鬥已經進入了白熱化。谷陽的氣勢已經到達了一個巔峰。長槍揮舞逼的那位衍道者連連倒退。

不過對面洛冰和她身後的弟子。都沒有流露出任何擔心的表情。反而流露出一抹冷笑。

這讓唐婉兒等人心一下子揪緊了。果然跟龍塵預料的一樣。那個衍道者故意消耗谷陽的戰力。當谷陽銳氣一泄時。就是他反擊的時候。

「哈哈。谷陽這小子不錯埃居然看出了對方的陰謀」龍塵忽然眼睛一亮。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