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玄幻魔法

九星霸體訣 第二百九十章 核心弟子出戰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水盡的時候才同歸於盡埃哪有一上來就同歸於盡的。 他不知道的是。這是龍塵在戰場上灌輸給眾人的戰鬥方式: 拚命是最有效的殺戮方式之一。不過並不是對什麼人都有效。所以要看人而定。 拼...

?

第二場洛冰親自挑選了一位外門弟子。這位弟子身材魁梧。樣子彪悍。看上去是個硬手。

不過龍塵依舊沒有指派任何人上去。見龍塵沒有任何指示。一個天地會的外門弟子。跳了上來。

那個弟子龍塵認識。當初在別院考核的時候。渡那條有虎嘴魚的怪河時。龍塵救了他一命。

他原本是齊信手下的人。不過感念龍塵的恩情。告知了齊信陷害小雪的事情。龍塵把他收入了天地會。

這個小子名叫朱峰。天賦不錯。在外門弟子中。也算是佼佼者了。見他上去。龍塵點了點頭。又有八萬功勛值慢慢地往這邊跑了。

對面的魁梧男子。同樣是易筋境中期。看了一眼只有易筋初期的朱峰。不屑的道:

「你不是我的對手。識相的趕緊滾蛋吧。不然你會沒命的」

「動手吧」朱峰搖搖頭。輕輕取出了自己的長劍。

「好。既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你吧」

魁梧男子冷哼一聲。手中多了一把闊劍。看樣子分量不輕。估計他本人擅長力量。

「嗡」

長劍一擺。人對著朱峰急沖而來。整個人如同一道幻影。霸氣絕倫。

第三十六別院那邊的弟子。紛紛叫好。外門弟子中。那個魁梧漢子是最強大的。

他不光修為強大。力量更是他的強項。戰鬥的時候。能夠佔據極大的便宜。

眼見魁梧男子一劍斬來。朱峰卻彷彿沒看見他手中的闊劍一般。手中的長劍直奔對方心口刺去。去勢又快又疾。

那名魁梧男子不禁嚇了一跳。那一擊分明就是同歸於盡的招數。就算要同歸於荊也要找山窮水盡的時候才同歸於盡埃哪有一上來就同歸於盡的。

他不知道的是。這是龍塵在戰場上灌輸給眾人的戰鬥方式:

拚命是最有效的殺戮方式之一。不過並不是對什麼人都有效。所以要看人而定。

拚命就找那些思維正常的。貪生怕死的來。只要你一拚命。他們立馬軟了。

因為他們會害怕。他們會恐懼。他們絕對不敢那自己命跟你拼。所以你就贏了一半。

不過這個方法不是對所有人都有效。除了瘋子和傻子外。只有真正的勇士就不怕死。敢與你同歸於荊

而真正的勇士。早就看淡了生死。無畏無懼。又豈會像眼前這批人這麼虛榮。牛逼哄哄的。

所以朱峰想都不想。一上來就是兩敗俱傷的招式。在別院這些弟子的思維中。他們的命是撿回來的。是龍塵硬是從死神手裡搶回來的。

他們已經賺了。就算丟了他們也不在乎。所以他們都敢拚命。骨子裡才能透出一往無前的氣勢。

眼見朱峰不擋自己的闊劍。讓那魁梧漢子臉色一變。他自然不願意跟別人兩敗俱傷。手中闊劍急忙回擋。

兩劍相碰。畢竟那個魁梧漢子力量強大。又佔了修為上的便宜。朱峰被震退了數步。

魁梧漢子冷哼一聲:「不過如此」

手中闊劍再次對朱峰斬來。這次力量更大。赫然剛才那一擊不過是試探而已。

第二劍更加迅疾。幾乎眼看著就要斬在朱峰身上時。朱峰手中長劍直刺向對方小腹。

可是朱峰速度沒有對方快。如果按照這個架勢。對方的長劍要快上一分斬在他的肩頭。

不過朱峰的一劍。沒有任何的動遙你一劍能把我砍成兩截。我一劍也能穿過你的丹田。我死你也廢。

那魁梧漢子見朱峰一直都是臉色平靜。沒有任何咬牙切齒的模樣。一開始以為他不過是嚇唬自己。

可是他發現他錯了。這個混蛋根本就不怕死。分明就是臨死前。也要抓一個墊背的。

原本魁梧大漢在那些外門弟子之中也算是個狠人。出手無情。不少弟子都被他打傷過。

可是這年頭軟的怕硬的。硬的怕橫的。橫的也怕不要命的。在這個世界上。就沒有幾個不怕不要命的。

之前見那個瘦高漢子落敗。他還充滿了鄙夷。可是如今跟朱峰對上。他終於明白了那瘦高漢子的苦衷。

手中長劍只差一寸就可以砍到對方的身上了。可是魁梧漢子硬是將長劍收回。擋開小腹前的一劍。

「嗤」

因為是變招。速度慢於朱峰。雖然最後關頭擋開了朱峰的一劍。不過劍尖已經點在他的小腹上。將衣服劃破了一條長長的口子。

那魁梧漢子甚至能感受到。腹部一陣冰涼。多虧他硬是將自己的攻擊收了回來。不然他不死也廢。

這一擊讓魁梧大漢臉上的汗都下來了。看著朱峰一臉的平靜。竟然如此狠。這是根本拿自己的命不當一回事埃

嗡。

魁梧大漢心驚膽戰之際。朱峰已經持劍殺來。招數極為凌厲。不求威力。但求殺人。

這也是龍塵為什麼。不讓他們平時里切磋。切磋會影響到他們出手的習慣。戰鬥的目的就是擊殺對方。不是兒戲。

眼前的例子。就是最好的證明。那個魁梧大漢不論修為和戰力。都要比朱峰高出一大截。

可是在朱峰那種不要命的攻擊下。變得束手束腳。瞻前顧後。空有一身本事無法發揮。

這也是龍塵跟他們說過的:兩人對戰。往往越是怕死的人。就越容易死。

只有超脫了死亡的束縛。擺脫死亡的恐懼。才能讓自己絕對的冷靜。更能夠感受到周圍環境的變化。裁懇桓銎普饋7映鱟釙看牧α俊

以弱勝強並非真的以弱勝強。而是百分百發揮出自己最強的地方。去攻擊對方最弱的地方。

功法、戰技、修為、力量、心智、意志等方面。平均值朱峰要遠遠弱於對方。

可是朱峰光憑意志的強悍。徹底擊毀對方的信心。讓對方的戰力直線下降。這是典型的以點破面。

那魁梧大漢。除了第一招佔據了上風。第二招以後。就走上了第一位弟子的老路。

因為朱峰招招狠辣。以命搏命。尤其朱峰始終面色平靜。比之面目猙獰更加嚇人。

唐婉兒不禁搖了搖頭。看了看龍塵。之前那個弟子的架勢。學了個七八分。

而這個朱峰。竟然把龍塵的表情學去了九分。那份攝人心魄的冷靜。簡直太像了。

唐婉兒想想就感到一陣好笑。別院的弟子里。幾乎所有人都把龍塵看成了偶像。其實誰也不知道。龍塵還不到十七歲呢。比她還要小上一歲。

只不過龍塵帶著與他年齡不相符的沉穩和靈境。更具備遠遠超出同齡人的智慧。所以大家都以為他可能二十齣頭了。

看著龍塵舒舒服服的靠在椅子上。唐婉兒芳心之中一陣溫暖。有龍塵在身邊的感覺太好了。

她發現自己越來越依靠龍塵了。彷彿只要有龍塵在。就算天塌下來。他的肩膀也可以扛得祝

「轟」

擂台上一聲爆響。一下子打斷了唐婉兒的思緒。急忙向擂台上一看。只見朱峰左臂下垂。手臂斷成了幾節。

而他對面的魁梧漢子。一隻手捂著喉嚨。鮮血從指間流出。一臉的恐懼之色。

「你輸了」

朱峰雖然一條手臂斷成了幾節。可是他的臉沒有任何的表情。一把長劍指著對方冷冷的道。

全場一片寂靜。剛才那一招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朱峰以手臂硬擋了一擊闊劍。長劍卻劃過了對方的喉嚨。

如果朱峰的長劍。再向前探出一點。那麼就不是割破喉嚨了。而是人頭落地。

那人喉嚨被切開。已經說不出話來。雙眼全是驚懼之色。急忙跳下擂台。

他一跳下擂台。立即有人上前救援。一位木修者上前為他止血療傷。

如果是凡人被割破喉嚨。基本上必死無疑。不過對於修行者來說。可以抑制住血液流速。並不算什麼。

只不過脖頸里出現了一道傷口。讓那人慌了神。再加上死裡逃生。哪裡還敢留在擂台上。

隨著這人的落敗。讓第三十六別院這邊的弟子心頭一沉。這群傢伙太狠了吧。

「混蛋。你們好狠」

洛冰氣得臉色發青。這樣的戰鬥方式。他們根本就擅長。

「狠。」

龍塵不屑地笑了笑:「這也叫狠。那隻能說明你們太天真和無知了。

你可以問問我身邊的每一個兄弟。哪個不是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同階之敵。哪個沒殺上上百個。

越階之戰不過是家常便飯。我們都是一路上踏著邪道弟子的屍骨和血肉走過來的。

在我們面對血與火的考驗時。你們一個個都躺在蜜罐里撒嬌呢。你們有資格跟我們比。還敢看不起我們。真是好笑。」

隨著龍塵的話。別院的所有弟子。都發自內心的驕傲。他們感覺自己的血又熱了。彷彿又回到了跟龍塵一起征戰的戰常

「廢話少說。第二場你又輸了。趕緊給錢」龍塵暗罵自己跟她費什麼話呀。你們不要過來抽我們的臉么。那就來吧。

「放心。我洛冰絕對不會賴一群乞丐的賬的」洛冰冷哼一聲。一抖手將自己的銘牌扔了過來。讓圖方長老自己收齲

一個是她相信圖方不敢多收她的功勛值。另外還有一點。自己來做的話。那種割肉的感覺非常的不好。

當銘牌再次回到洛冰的手中時。手中的銘牌上。又少了八萬功勛值。

雖然洛冰極力裝作一副淡然的模樣。不過她嘴角微微有些抖動。就標誌著她心情不是很好。

「哼。下一常我們換一個級別。核心弟子出戰」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