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九星霸體訣 第二百八十三章 死不瞑目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 在你催動它的一瞬間。外在的力量瞬間湧入丹田。然後你就。砰。爆了」龍塵嘆道。 龍塵刻畫的九星霸體訣的線路運行圖是真的。但那只是聚氣時使用的功法。是為了以後凝聚風府星做準備的。 孫長老...

?

孫長老大喝一聲。渾身氣息澎湃。腳下的大地被紛紛崩碎。背後浮現了一個巨大氣旋。

不過跟龍塵不同的是。那氣旋只有幾十丈直徑。而且並不是那麼的圓整。像是被壓扁了一點。

最重要的是。他是氣旋就是氣旋。跟龍塵的神環不同。龍塵的神環雖然呈現透明狀態。不過裡面隱隱有光芒透出。宛若彩紅。

可是孫長老凝聚的氣旋。模糊一片。像一團白米粥。硬給攪合出了一個光圈。

龍塵長大了嘴巴。看著孫長老背後的「神環」。一臉不敢置信的樣子。這也太誇張了吧。

看著龍塵一臉震驚的神情。孫長老瘋狂大笑道:「怎麼樣。吃驚了吧。這《弒逆必殺》神功。在手我手中。比你要強大百倍」

孫長老能感受到。身後的「神環」出現后。他能明顯的感應到周圍的天地靈氣。可以盡情的吸收。

這是以前他根本做不到的。有了這樣的功法。可以讓他的修行更加快速。

最重要的是。孫長老被卡在鍛骨巔峰多年。這次把「神環」凝聚出來后。明顯感覺到那瓶頸一下鬆了許多。

按照他的預計。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晉級通脈境。成為圖方長老那樣的高手。天下沒有地方不可去。

甚至他有了一絲想開宗立派的心事。因為以他的實力。足夠做一個二流勢力的掌門了。何必在這裡受氣。

所以剛剛凝聚出「神環」的孫長老。第一時間想到了龍塵。一想到龍塵。就恨得他牙根痒痒。

他知道龍塵跟萬師兄關係不錯。而萬師兄剛好在閉關。於是指使一個雜役。偷偷給龍塵遞過去一封信。約龍塵到這裡來。

而龍塵真的如約而至。讓孫長老大喜。只要殺了龍塵。那麼這個功法秘密從此就可以石沉大海了。

龍塵一臉複雜的看著孫長老。嘆了口氣道:「你是怎麼做到的。」

「哈哈。當然是按照你給的功法修鍊的。你真的當老夫老糊塗了么。你那點小手段。也想瞞過老夫。」孫長老冷笑道。

「什麼意思。」龍塵一愣。

「什麼意思。嘿嘿。你給我的功法雖然沒錯。不過你故意標註了真氣的運行路線。

當時我就奇怪了。你為什麼會這麼細心的標註路線。後來我才發現。你果然沒安好心。那個路線是逆行路線。

哼哼。我孫長青活了近百年。豈會被你這種雕蟲小技騙過。老夫將你所繪的功法路線。倒著來練。果然成功了。小子。這會你可以死的瞑目了吧」孫長老陰森森的道。

不會吧。這樣也行。

這回龍塵是真的震驚了。龍塵給他的功法全部都是真的。而運行路線也是真的。

這個傢伙竟然不信任自己。倒著練。怪不得凝聚出的「神環」這麼不倫不類。

龍塵嘆了口氣道:「看來你真是拿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我給你的功法絕對是真的。沒有動過一點手腳」

「哼。事到臨頭再說這些。還有意義么。」孫長老獰笑道。

龍塵懶得跟他說這些。不過這孫長老確實是個奇葩。竟然倒著練。也能凝聚出神環。大大地出乎他的預料。

此時孫長老身上的氣息。極為強悍。威壓也比過去強大數倍。絕對可以輕鬆擊殺龍塵。

可是龍塵臉上沒有一絲慌亂。有的全是平靜。甚至還帶那麼一絲憐憫。沒錯。就是憐憫。

「你知道么。其實在我接到信的時候。我就知道是你在搞鬼。萬師兄雖然剛剛晉陞長老。如果要跟我商量事情。他絕對不會擺架約我出來。而是會登門拜訪。」龍塵淡淡的道。

「嘿嘿。可惜你還是來了」孫長老不屑的道。

「是埃我還是來了。因為我很奇怪。按理說一個早就應該死了的人。竟然還能冒充別人寫信。所以我來了」龍塵道。

「什麼意思。」孫長老一愣。怒道。

「我的意識是。你早就應該死了才對。你的活著。讓我很意外。所以我要來看看」龍塵解釋道。

孫長老不知道為什麼。看著龍塵那平靜得有些過分的臉。心裡竟然生出了一絲莫名的恐懼。

「少廢話。去死吧」

孫長老大喝一聲。渾身氣勢爆發。一掌對著龍塵拍來。

「砰」

一聲爆響。血肉飛濺。

孫長老一臉的驚駭之色。他楞楞地看著自己的身體。如今的他躺在了地上。

從胸部以下的身體都消失不見了。周圍全部都是他的血肉。將大地染紅一片。

龍塵將手中一塊巨大的盾牌。緩緩移開。看了一眼盾牌上面的血肉。猶豫了一下。直接把那面盾牌給扔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孫長老如今只剩下雙臂以上的軀體。一臉驚駭的道。

如果是一般修行者。失去了五臟當場就死了。但是孫長老身為鍛骨境強者。他的雙臂里隱藏著大量的能量。可以短暫的維持他的生機。

不過他這幅樣子。已經必死無疑。手臂的能量。只不過能夠讓他多支撐片刻而已。

「唉。這又是何苦呢。我給你的功法完全是正確的。你要是正著練呢。會在家裡爆體而亡。

可是你偏偏倒著練。然後把我約出來。合著你這是臨死也要噁心我一回么。」龍塵一臉鬱悶的道。

「龍塵。我認輸了。念在我快死了的份上。讓我做個明白鬼吧」孫長老一臉死灰的道。

孫長老感覺自己死的太冤枉了。他想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死的。

龍塵猶豫了一下。原本龍塵是特別恨這個傢伙。尤其這個傢伙。剛才還想殺了自己。

按照龍塵以往的脾氣。你死的明不明白跟我有半個銅版的關係么。

但是此時見孫長老。堂堂一代八祭斷骨境強者。竟然落得這副下常不禁嘆了口氣道:

「其實呢。你是死在你的貪婪上面。在這個世界上。有些東西不是你的。你如果強奪。就會成為眼前這副下常

難道你沒聽說過。我是一個無靈根的修行者么。實際上我不光沒靈根。也沒有丹田。

而我的這部功法。只有沒丹田之人才可以修行。有丹田的人。在第一步聚氣的時候。就會像點燃爆竹一樣。將丹田引爆。

其實如果你按照正常的修鍊路線走。你還是有一絲機會保住性命的。不過你的丹田肯定是保不住了。

但是你偏偏自作聰明。竟然逆行練功。偏偏被你煉出了那個三扁四不圓的玩意。你竟然以為自己練成了。

我相信你剛剛練成。連威力都沒測試。就迫不及待的想來殺我了吧。

你的那個環子雖然也有那麼點威力。可那都是外在的力量。一旦你想使用它。必然要用丹田之力去催動。

在你催動它的一瞬間。外在的力量瞬間湧入丹田。然後你就。砰。爆了」龍塵嘆道。

龍塵刻畫的九星霸體訣的線路運行圖是真的。但那只是聚氣時使用的功法。是為了以後凝聚風府星做準備的。

孫長老自然不知道人還可以不用丹田來修行。就按照常理來做。不過對於孫長老這份魄力。龍塵還算非常佩服的。

居然能夠逆行凝聚出那麼個環子。也算不錯了。起碼龍塵就沒敢這麼想過。

龍塵伸手將孫長老的戒指取下。將那四塊黑鋯石取出。按照順序擺在地上。露出背後的字。

「呶。好好看看這四個字」龍塵道。

「逆、弒、殺、必。逆弒殺必。你是傻逼。」

孫長老終於明白。自己徹頭徹尾中了圈套。死死地盯著龍塵。雙目之中布滿了怨毒和不甘:

「龍塵。你這個混蛋。你就是個魔鬼。我就算死了。也會半夜來找你索命的。你給我等著……」

說完這些話。孫長老終於耗光了身體的能量。頭一歪。死了。不過死的時候。一雙眼睛依舊狠狠地盯著龍塵。

撇了撇嘴。拍了拍身上的灰塵。自言自語道:「馬德。什麼事都被老子給碰上了。死都死了。還想要嚇唬我。好在我膽子不算斜

抬頭看看周圍。找了個坑。把孫長老僅余的半截身體。扔到坑裡。踢了幾腳土。把他埋了。

「雖然你不是個東西。不過呢。人死債消。好在你臨死前。也算是做了點好事。我也就不跟你計較了。現在我把你埋了。咱們兩清了。

如果你還是不服氣呢。變成了厲鬼。也可以隨時再找我。我再傳授你其他絕學。下次絕對讓你死的心服口服。」

龍塵說完。不再廢話。返回了別院。僻靜的山谷里。自有陣陣秋風吹過。宛若嗚咽之聲。

三天後。別院傳出了孫長老消失的消息。不過對於孫長老的消失。別院並未有太大的震動。

因為圖方出面。說孫長老已經辭去了長老職務。自行離開了。所有人心中不禁瞭然。

難怪覺得孫長老這些天有些怪異。不停地向外跑。而且連身上的東西。都低價處理了。感情這是跳槽了。

不過對於孫長老的「跳槽」。大家都並不奇怪。因為自從上次孫長老在戰場上的表現。被圖方戳破后。他的身份就一落千丈了。

從獎勵減半。到奪走玄天閣的肥缺。就可以看出。玄天別院已經沒他的前途了。他走了也算正常。

雖然不知道孫長老是怎麼消失的。但是圖方可以大致猜得出他的命運。跟一個天地異數較勁。你孫長老絕對是嫌命長了。

所以圖方把這件事情給壓下來了。不想這件事。影響到別院的正常運作。

龍塵對這件事也心知肚明。他相信圖方看出了什麼。但是他無所謂。

算算日子。大戰結束一個多月了。人家的修為都噌噌的往上竄。自己還在原地一二一呢。這絕對不行。必須得修鍊了。

跟唐婉兒打了個招呼。龍塵獨自一人向雷雲密集之地進發。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