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玄幻魔法

九星霸體訣 第二百七十九章 藥材到手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 不過不管怎麼組合。這兩個字都充滿了霸氣。孫長老心中大喜: 「嘿嘿。多謝。我先回去了」 龍塵點點頭道:「行。你回去吧。有事再來找我」 見龍塵輕輕揮了揮手。彷彿打發晚輩一...

看著空間戒指內。密密麻麻的藥材。龍塵滿意地點了點頭。不得不說。孫長老辦事的效率太快了。

龍塵不知道的是。孫長老此時肉痛的要死。一輩子的積蓄。一下子縮水了一半還多。

「龍塵。該把下半部功法給我了吧」孫長老沉聲道。不過聲音之中明顯帶著一絲顫抖。那是因為緊張的緣故。

龍塵清點了一下空間戒指內的丹藥。果然跟單子上寫的一模一樣。這讓龍塵大喜不已。

雖然這次正邪大戰。所有人都分到了獎勵。像唐婉心級弟子。都分到了上千萬積分。

就算是一般內門弟子。都有上百萬積分的福利。這些積分對於他們來說。那是一筆龐大的財富。

不過對於龍塵來說。依舊是杯水車薪。所以龍塵把主意打到了孫長老這頭肥羊身上。

要知道積分跟長老的功勛值是比不了的。有些東西。就算有積分也未必換得到。

就算能換得到。這個戒指中的珍貴藥材。絕對要上億積分才行。而且還是保守估計。

而且很多藥材。別院是沒有的。孫長老是跑到分院去兌換的。龍塵這時候不禁感嘆。果然什麼東西。都可以轉化為資源。就看你怎麼去運用了。

「怎麼。你想反悔。」見龍塵笑得很陰險。孫長老不禁心頭咯一下。怒道。

要知道兩人的交易都是偷偷進行的。沒有任何人作證。如果龍塵死不認賬。就麻煩了。

「放屁。老子是這樣的人么。」龍塵冷哼一聲。一抖手一塊黑鋯石飛向孫長老。

孫長老急忙接過一看。果然跟他手中之前的那塊黑鋯石一模一樣。正面刻著經絡圖案。而背面同樣刻著一個古代文字。

「殺」

另一塊黑鋯石後面刻著的「殺」字。怎麼跟之前的「逆」字相組合。要麼就是逆殺。抑或是殺逆。

不過不管怎麼組合。這兩個字都充滿了霸氣。孫長老心中大喜:

「嘿嘿。多謝。我先回去了」

龍塵點點頭道:「行。你回去吧。有事再來找我」

見龍塵輕輕揮了揮手。彷彿打發晚輩一般的架勢。這讓孫長老心裡十分不爽。

「會的。我會再來找你的」孫長老和藹的一笑。不過眼神深處流露過一抹狠厲。

他雖然得到了功法。不過被龍塵宰了這一刀。讓他很不舒服。另外想要保守這個秘密。自然會再來找龍塵。

看著孫長老離去的背影。龍塵嘴角浮現一抹嘲諷:我知道你會再來找我。不過我們兩個說的時間根本不一樣。

龍塵返回洞府。就見到唐婉兒正靠在洞府門前。俏臉上掛著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道:「你又在幹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了。」

「污衊。絕對是污衊。我生氣了。你要哄哄我」龍塵一臉不悅的道。

「切。我還不了解你。說。剛才你跟孫長老偷偷摸摸的做什麼交易呢。」唐婉兒絲毫不吃龍塵那套。問道。

原來唐婉兒剛剛閉關出來。就見到山下。龍塵和孫長老「親切」交談的一幕。所以生了疑惑。

「沒什麼。你也知道。我這個人深明大義。義薄雲天。從不記仇的」龍塵笑道。

「信你才怪。你不記仇。是因為你的那些仇都報了。連隔夜你都不肯。你想記都沒得記。老實招來。孫長老過來到底是幹什麼。」唐婉兒美目盯著龍塵。一副你不說。我就不放你進屋的架勢。

「真的要說。」龍塵有些問難的道。

「快說」

龍塵無奈的嘆了口氣。女人就是麻煩。只好實話實說道:「其實這次大戰後。孫長老發現我天庭飽滿。骨骼清奇。乃是萬年難得一見的習武奇才……」

「說重點」唐婉兒秀美一皺。她就知道龍塵又要開始耍寶了。

「嗯。他想拜我為師」龍塵只好老老實實的道。

「噗嗤」

唐婉兒輕輕擂了龍塵一拳。嗔怪道:「不許老是油腔滑調的。跟你說正經的呢」

「是真的。他連拜師禮都送了。我說我考慮考慮。讓他先回去。不過禮物呢。我也不好意拒絕。如果不收跟打人家臉一樣。於情於理都過意不去」龍塵一臉為難的道。說著還把空間戒指遞給唐婉兒。

唐婉兒強忍著笑。接過龍塵手中的戒指。當看到裡面如同山一般的珍稀藥材后。臉上的笑容消失了。玉手輕掩櫻唇。美目之中全是震驚之色。

雖然唐婉兒並非煉丹師。但是一些高階藥材還是認識的。而那些平日里。都要幾千甚至上萬積分。才能兌換道一株的奇珍。這裡竟然都是一堆一堆的。

「難道是真的。」唐婉兒喃喃自語道。

「那是當然。想我龍塵什麼人物。只要我登高一呼。不知道有多少人。哭著喊著。要拜我為師呢。要是……」

「果然是真的」

唐婉兒手中多了一株珍葯。放在鼻子前。輕輕聞了聞。那股味道沒錯。確實的真的。

龍塵正比比劃劃得說著呢。見到唐婉兒人家根本沒看自己。只好將自己的動作停下來。雙眼看著天上的浮雲。

「怎麼不吹了。」唐婉兒見龍塵這幅模樣。不禁有些好笑。

「沒意思。吹到後來連我自己都不信了」龍塵搖搖頭道。

「龍塵我就納了悶了。你就從來沒有讓你愁的事情么。為什麼你老是弔兒郎當的呢。」唐婉兒說完這句話。俏臉一紅。這句話說的有些不經腦子了。那樣的話。怎麼能從一個女子口中說出。

不過龍塵並沒在意。依舊看著天上的浮雲道:「弔兒郎當也沒什麼壞事。否則什麼事情都放在心裡。豈不是要愁死了。」

不知道為什麼。此時的龍塵。雖然臉上還是那副渾不在意的模樣。不過眼神之中。明顯感到一絲落寞。

如果在正邪大戰之前。唐婉兒或許很難覺察道那股落寞。可是她吸收了道文。成為衍道者后。她明顯感覺到龍塵身上的那股寂寞。

那種寂寞並不是有多少人圍在他的身邊。而是他雖然人在那裡。但是彷彿與整個世界格格不入。好像他被整個世界給排斥了。抑或是他排斥這整個世界。

唐婉兒輕輕拉著龍塵的大手。輕聲道:「龍塵。其實你有什麼心事。可以跟我說的。我願意為你分擔」

被唐婉兒滑膩膩的小手捏著。龍塵不禁心中一盪。看著唐婉兒。眉目如畫。笑顏如花。俏臉上略微帶著一絲羞澀。如同三月的櫻桃花。美得讓人不敢生出褻瀆之心。

雖然一直都認為唐婉兒非常的美。可是此時此刻。此情此景之下。感覺唐婉兒越發的美了。

龍塵感覺自己的心跳越來越快。唐婉兒也感覺呼吸開始有些急促。兩人間的距離越來越近。

被龍塵盯著。唐婉兒有些不敢看龍塵的眼睛。美目緩緩閉上。櫻唇一張一翕。溫潤如玉。龍塵再也忍不祝深深地吻了下去。

「嚶嚀」

唐婉兒發出一聲輕吟。不由自主地緊緊地摟住了龍塵的脖頸。整個人變得酸軟無力起來。

龍塵也感覺自己的腦子嗡的一下子。整個人的心神全部凝聚在唇齒間的觸感上。

「咳咳」

忽然一聲輕咳。在兩人耳邊響起。聲音不大。但是在兩人耳中聽來。卻宛如驚雷一般。

兩人瞬間如同觸電一般分開。只見青玉正一臉無奈的看著二人。唐婉兒羞的無地自容。低著頭跑進了洞府房間內。把房門緊緊一關。死也不肯出來了。

饒是龍塵臉皮厚。被抓了個現行。也不禁臉上像被烙鐵燙過一般。不是很舒服。

「青玉姐。嘿嘿。好巧氨唐婉兒可以跑。龍塵不能跑埃誰讓咱是爺們呢。就算是死扛也得扛埃

「青玉姐。你不要誤會。我這幾天上火。舌頭上起了個泡。我讓婉兒幫我泡里的膿血吸出來而已。真的沒什麼」龍塵解釋道。不過解釋完。感覺自己都不大可能會相信。

青玉搖頭嘆息道:「你們呀。也老大不小的了。知道自己在幹什麼。我知道你們都相互喜歡對方。

可是男女之情。如同**。如果把持不祝你就等於害了婉兒知道么。」

龍塵點點頭。認真的道:「青玉姐。我知錯了」

「我知道。你們會謹守最後一關。不會逾越。而剛才這樣會影響你們的道心。怕你們沉迷進去。耽誤了修行。所以你們也不要怪青玉姐嗦」青玉叮囑道。

要知道女子如果沒有達到先天之境。就破了處子之身。無法保持純陰之體。那麼就算是再好的天賦也廢了。

龍塵第一次沒有感覺到青玉姐的話嗦。同時也暗罵自己。這是玩火找刺激。萬一把持不祝真的要後悔一生了。

三個時辰后。青玉也不知道是說累了。還是覺得龍塵的認錯態度比較好。就返回了洞府內。

不過龍塵見她去敲婉兒的門。但是婉兒死活就是不肯開門。只好作罷。或許是過幾天找個機會。再給婉兒補課吧。

龍塵回到房間后。就開始整理藥材。開始暖爐煉藥。將那些藥材。紛紛練成粉末。然後在玉瓶上貼上標籤密封起來。

這樣以後煉丹就會方便許多。少了一個非常繁複的過程。節省了不少時間。

龍塵在家不停的煉藥。可是剛剛煉了兩天。孫長老就氣呼呼的找來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