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玄幻魔法

九星霸體訣 第二百七十六章 一筆交易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但是以孫長老的強大,還是很容易發現的。 「原本還想跟你做一筆交易呢,不過你這麼死不要臉,不肯承認,那就算了,你繼續做你的偽君子吧」龍塵冷笑一聲,就要向外走。 「等一等」孫長老趕忙叫道。...

?正邪大戰之後,孫長老就一直鬱悶得要死,龍塵沒害成,反而被圖方察覺了一絲端倪。

返回別院后,別的長老都被紛紛發放了大量的功勛值,作為獎勵,而他只有別人的一小半。

所謂的功勛值,跟弟子們的積分性質是一樣的,不過是針對長老們發放的。

長老們憑藉功勛值,可以從別院里兌換自己想要的修行必備品,如果別院沒有。

可以向別院請假,前往分院去兌換,分院是別院的直屬上級,什麼樣的寶貝都有,前提是,你要有足夠的功勛。

所以說功勛值,簡直就是長老們的命根子,長老級強者,他們功勛值獲取的主要來源就是別院每個月發放的福利。

而像普通的正邪大戰,發放的福利也算豐厚,相當於他們一年的福利。

不過這次正邪大戰不同,長老級強者,不再是坐鎮,而是親自出手,進行生死搏殺。

所以這次大戰發放的功勛值,相當於他們在別院苦熬十年的總和。

別的長老都欣喜若狂,唯獨孫長老的收入減半,孫長老能高興得起來才怪。

可是他又不敢反駁,因為圖方發放功勛值給他的時候說過:功勛值的多少,是按戰鬥時出力的多少,來發放的,你懂得。

這一句「你懂得」,一下子把孫長老一肚子的抱怨,直接給憋成屎了,無法從嘴裡噴出來。

孫長老陰沉著臉,返回自己的洞府後,第二天就有人傳來一個更加讓人鬱悶的消息,別院決定由一位戰鬥表現出眾的長老,接管玄天閣。

聽到這個消息,孫長老差點把肺都氣炸了,要知道別院里長老的福利,是跟他們的職務掛鉤的。

孫長老霸佔了玄天閣這個肥缺幾十年了,沒想到圖方這麼狠,直接把他給一擼到底。

讓他成為了一個閑職長老,所謂的閑職長老,就是沒有職務在身,每個月只能領取低保過日子,這讓孫長老情何以堪。

以往孫長老在別院長老中,也算是位高權重的人物,其他長老見到他也都客客氣氣的。

可是如今為了這麼一件「意外小事」,就把自己給停職了,沒有豐厚的職務補貼,光靠那點低保,他就要吃老本兒了。

所以孫長老腆著一張大臉,低聲下氣的去向圖方長老問個明白,為什麼這麼對待自己。

結果圖方的一句話,差點讓孫長老的菊花崩裂,一肚子屎幾乎就要噴射而出了。

「你懂得」圖方的回答,依舊簡短精練。

孫長老返回自己的住處后,把洞府里的擺設砸了個稀巴爛,發誓誰要是再敢說這三個字,就掐死他。

這幾天孫長老飯吃不下,覺睡不好,更沒心去修鍊,他感覺自己要被氣瘋了。

他知道圖方這是跟他玩陰的,典型的以彼之道還施彼身,他當初找了個借口,把陷害龍塵的事情,掩飾的滴水不漏,讓圖方揪不住他的把柄。

如今圖方也是照葫蘆畫瓢,拿著他出工不出力的小辮子做文章,把他給搞下來,讓他也憋一肚子火,卻發不出來。

這一天孫長老,憋得實在難受,又把洞府內,剛剛換置的擺設,重新砸了一遍,感覺心裡舒服了很多。

「報長老,龍塵求見」

就在孫長老心情剛剛舒暢一點的時候,龍塵來了。

龍塵剛剛進入孫長老的洞府,就見到一地的狼藉,不禁拍手道:

「孫長老真是雅興啊,一大早就在做運動,嘖嘖,真是好興緻氨

「龍塵,你少給我得意,說,你找老夫到底什麼事,如果只是想看老夫的笑話,你可以滾蛋了」孫長老陰沉著一張臉,死死地盯著龍塵道。

此時龍塵的臉上,帶著天官賜福一般的笑容,讓孫長老剛剛消失的那點火氣,一下子又被點燃了。

「歲數都那麼大了,火氣應該小點,書上不是說,陰損之人,定力都是很強大的么?看來你這個陰人,陰得不夠徹底氨龍塵嘆了口氣道。

「你找死么?」

孫長老勃然大怒,龍塵口中所謂的陰人,在凡俗界是對太監的稱呼,閹人和陰人發音相近,另外就男女性別來講,也有著一絲聯繫。

而在修行界的陰人,是指那些男人修鍊陰功,變得半男不女,不陰不陽之人,那是罵人的話。

「找屎?沒錯,不然我來這裡幹什麼?我找的就是你這一坨很老很老的屎1龍塵淡淡的道。

「龍塵,不要逼我殺你」孫長老頭髮根根倒豎,眼珠子通紅,渾身氣勢噴發,處於暴走的邊緣。

「第一你殺不了我,就算沒有楚瑤的加持,你也殺不了我,你出手只是白費力氣。

第二,你一旦出手了,你會後悔一輩子,因為你會跟你夢寐以求的東西失之交臂。」

龍塵找了一張斷腿的椅子,往牆壁上一靠,舒舒服服地坐在上面,翹著二郎腿,十分輕鬆的看著孫長老。

孫長老知道龍塵簡直就是一個怪物,就算沒有楚瑤的輔助,他想出手擊殺龍塵,也不是三招兩招可以拿下的。

一旦他全力出手,必然會崩碎洞府,招來其他強者,所以他也知道,殺龍塵那根本就不現實。

剛才那些只不過是氣話而已,不過聽到龍塵後面一句話,眉頭一皺道:「什麼意思?」

「我要跟你做一筆交易」龍塵輕輕撣了撣袖子上,因為剛才拿椅子時觸碰到了一抹灰塵,淡淡的道。

「什麼交易」孫長老沉聲問道。

「裝什麼裝?我身上有什麼是你惦念的你不知道么?真是既想當,又想立牌坊」龍塵冷哼一聲,臉上全是不屑之色。

「放屁,你胡說什麼?」孫長老怒道,雖然他想要龍塵身上的東西,但是,他絕對不能承認。

「不是我看不起你,而是我真的看不起你」

龍塵不屑的搖搖頭,手中多了一塊古老的石頭,上面刻著古老的圖形,散發著古樸的氣息。

看到龍塵手中的石頭,孫長老瞳孔一縮,他知道那塊石頭名為黑鋯石,堅固無比,刀劍難損傷。

黑鋯石本身就是一種極為難得的鑄器材料,不過它最強大的地方是,可以傳承強大的功法戰技。

強者將功法戰技刻畫在黑鋯石上,黑鋯石會保留一部分刻畫者的意境,可以讓後人,更加容易領悟。

而龍塵手中的那塊黑鋯石上,帶著一種意境,雖然有些淡薄,但是以孫長老的強大,還是很容易發現的。

「原本還想跟你做一筆交易呢,不過你這麼死不要臉,不肯承認,那就算了,你繼續做你的偽君子吧」龍塵冷笑一聲,就要向外走。

「等一等」孫長老趕忙叫道。

龍塵轉過頭來,斜著眼睛看了孫長老一眼道:「怎麼想留下我?殺人滅口?還是那句話,不是我瞧不起你,而是我真的瞧不起你」

孫長老臉色一陣青一陣紅,龍塵的話,太傷人,不過為了寶物,還是耐著性子道:

「你想要怎麼交易?」

孫長老也是極為精明之人,他打聽過龍塵的出身,按照龍塵的身份,是絕對不會認識黑鋯石的,所以作假的可能性不大。

另外黑鋯石堅固無比,想要在上面刻畫東西,倘若沒有先天境的修為,想都別想,龍塵就算是想作假,也沒那個本事,用龍塵的話說:不是瞧不起你,而是真的瞧不起你。

第三個就是,龍塵手中的黑鋯石上附帶的氣息,跟龍塵運轉神環時,所發出是氣息一模一樣。

通過這三點,孫長老認定龍塵手中的黑鋯石,就是龍塵得到的神秘功法,所以才這麼著急的把龍塵叫祝

雖然不知道龍塵到底有什麼目的,不過孫長老對龍塵的功法垂涎已久,有機會自然絕對不會放過,所以才厚著臉皮把龍塵叫祝

「交易呢,就像談生意一樣,談生意呢講究的是和氣生財,如果不和氣了,就生不了財,只會難產。

你剛才的話,讓我心裡十分不爽,所以我現在決定,不跟你交易了。」龍塵轉身就往外走。

孫長老見狀大急,一個閃身攔在龍塵前面,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如果讓龍塵走了,他得後悔死。

「龍塵,萬事好商量,你先消消氣」孫長老如同樹皮的一張老臉,硬是擠出一抹笑容道。

「讓我消消氣,也可以,首先你要承認,你之前說的話都是放屁」龍塵斜著眼睛看著孫長老道。

「這個……好,我承認我之前是在放屁」孫長老猶豫了一下,見龍塵要走,一咬牙道。

「真不愧是八祭長老,這個屁還真夠濃的啊,稍微勾點芡,這特么就是屎啊,佩服佩服1龍塵哈哈一笑道。

孫長老臉色有些難看,雙目之中更是殺機湧現,龍塵這是赤/裸/裸的羞辱他。

不過為了那神秘的功法,孫長老只能暫時忍了,不過心裡盤算著,等得到了功法之後,怎麼將龍塵偷偷弄死。

看著孫長老臉上故作平淡,眼神深處那無法掩飾的怨毒,龍塵臉上浮現一抹冷笑:老東西,想要老子的命,老子就陪你好好玩玩,玩你不是目的,目的是玩死你。

不知道為什麼,被龍塵一臉冷笑的盯著,孫長老心裡咯一下,生出一種不好的感覺。

「說吧,這交易怎麼進行,你想要什麼,不過交易講究公平,你可不要獅子大開口,老夫可不是愣頭青」孫長老不是傻瓜,不能任由龍塵狠狠宰他,所以把話先說明白,給自己一個討價還價的機會。

龍塵遞給了孫長老一張紙:「把上邊的東西,幫我採購齊全」

孫長老接過龍塵手中的紙片一看,臉色一變,怒道:「這絕對不可能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