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玄幻魔法

九星霸體訣 第兩百六十一章 陷入危境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墨染過一般。變得漆黑如鐵。而身體的其他部位。一瞬間暗淡了下來。他這是抽取了所有力量。集中到了一拳上。 「墨陰鬼爪」 邪道長老怒喝一聲。如同黑鐵一般的爪子。狠狠地拍向龍塵的斬邪。 ...

?

「去死」

龍塵與邪道長老同時大喝一聲。體內的能量如同怒海狂濤一樣噴涌而出。都想憑藉自己的靈氣將對方震飛。

這是非常關鍵的時刻。必須搶佔先機。如果誰先支持不住被震退。那麼將會迎來對方狂風暴雨一般的攻擊。直到敗亡。

所以這一擊關係到自己的生死。所以二人都拼盡全力爆發。再也沒有任何保留。

「轟轟轟……」

兩人全力爆發。空間震蕩。大地龜裂。因承受不住二人恐怖的力量。而開始下沉。兩人腳下出現了一個大坑。

而且這個大坑隨著兩人力量的增加而不停的擴散。幾個呼吸的時間。大坑的範圍擴散到了數十里方圓。

「轟」

隨著一聲爆響。兩人同時後退。竟然拼了一個勢均力敵。誰也無法壓制對方。

整個戰常不論敵我全部陷入了獃滯。龍塵的力量震撼了所有人。

「殺」

龍塵一聲暴喝。聲震九霄。手中斬邪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直奔邪道長老殺來。這次是龍塵主動出擊。

關鍵是不主動出擊也不行了。完全體的風府戰身固然強大得變態。可是消耗也同樣變態。

就算有神環支撐。也是入不敷出。堅持不了多久。就要把靈氣消耗一空。

這也是龍塵最無奈的地方。強大但是不能持久。還沒怎麼過癮呢。就軟了。任何一個男人都無法接受。

只是龍塵知道。玉衡星不開闢出來。這種情形根本沒法緩解。眼前只能忍著了。

所以龍塵要全力爆發。在靈氣消耗光之前。要幹掉這個邪道老鬼才行。否則死的將是自己。

龍塵也無法指望別人來救自己。因為如果有了這個想法。採取拖延戰術。泄了銳氣。這個強大到變態的邪道長老。數招之間就會將他擊殺。

最讓龍塵發狂的是。這個時候他靈魂深處的那道意志又開始干擾他。讓他生出要擊殺邪道長老的心思。

讓他一個小小的凝血境小菜鳥。去擊殺一個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鍛骨境老怪物。這不是欺負人么。

可是即使是欺負人。龍塵也得干。他沒有退路。只能一往無前。

斬邪帶著無窮的力量。對著邪道長老狠狠斬來。三招宛如一式。似長江大河一氣呵成。

「轟轟轟」

連續三聲暴響。讓邪道長老大駭的是。龍塵的三招。竟然帶著一種奇異的疊加效果。

第一刀過後。第二刀攜帶著第一刀的餘威。讓第二刀比第一刀更加強大。而第三刀攜帶著前兩刀的餘威。如海浪重疊。力可吞天。

邪道長老被震得連續倒退。第一擊被震退後。被龍塵的氣勢所壓。瞬間逼入下風。

後面的兩擊更加猛烈。尤其是第三擊。邪道長老再也承受不起那排山倒海的力量。終於被震得倒飛出去。

龍塵等得就是這個時候。第三刀斬出后。全身的力量再沒有一絲保留。全部灌入斬邪內。一道百丈刀影衝天而起。如天神之刃。帶著破碎蒼穹的意志。凌空斬落。

「開天」

一刀驚天。令天宇震顫。這是龍塵目前最強一擊。將他體內原本就只剩下少半靈氣全部抽空。

因為龍塵發現。如果再不激發開天。哪怕再多砍一刀。剩餘的靈氣。就不夠催發開天了。所以成敗在一舉。

這一刀是龍塵全心全靈的一刀。附帶著龍塵一往無前的意志。和殺身成仁的決心。有進無退。有死無生。

在龍塵一刀斬落的瞬間。那位邪道長老臉色劇變。雙目之中全是驚駭之色。在那一瞬間。他渾身汗毛直豎。一股極為濃郁的死亡威脅。充斥了他的心頭。

最重要的是。他被龍塵的第三刀斬飛。根本無法躲避。也無法借力。因為就在他的腳剛要觸碰到地面之際。就是長刀斬落之時。一切算計的絲絲入扣。

半空中無從借力。眼見一刀劃破了天地。鎖定了他。邪道長老厲喝一聲。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到了右手上。

那隻右手一瞬間如同被墨染過一般。變得漆黑如鐵。而身體的其他部位。一瞬間暗淡了下來。他這是抽取了所有力量。集中到了一拳上。

「墨陰鬼爪」

邪道長老怒喝一聲。如同黑鐵一般的爪子。狠狠地拍向龍塵的斬邪。

當龍塵的斬邪。與邪道長老的鬼爪撞到一起后。整個世界為之一靜。彷彿天地都失去了聲音。

「轟」

寂靜過後。一聲爆響傳來。開山碎岳的力量爆發。大地爆碎。塵土飛揚。方圓數十里被恐怖的力量震出了一個坑。

當煙塵緩緩散去。人們駭然發現。在巨坑底部。兩個人影。相聚數里之遙向對。

龍塵躺在地上。斬邪插在他的身邊。身上的衣衫爆碎。頭髮凌亂。胸前還有這大片的血跡。躺在地上瘋狂的喘息。

他的身體還不停的顫抖。那是透支了一部分體能后。才會有的現象。剛才的一擊。他耗盡了所有能量。不光是靈氣還有肉身之力。都消耗一空了。

龍塵感覺自己彷彿要死了一般。渾身沒有半點力氣。連動根手指頭的力量都沒有。

如今他只能艱難地看向邪道長老。可是當看到那個依舊站在那裡的身影。龍塵不禁瞳孔一縮。

那名邪道長老。依舊站在那裡。可是他的一張老臉蒼白如紙。雙目之中全是驚駭。不敢置信的盯著自己的手臂。

他的整條右臂不見了。在龍塵的那恐怖的一擊下。他那集合了一生修為的右臂。竟然承受不住龍塵的力量。整個爆碎。

這讓他又驚又怒。他身為「八祭」鍛骨境強者。那條手臂的骨骼是他祭煉的祭骨。那是無法再生的存在。任何丹藥也無法幫他復原。這就等於他以後就成了一個殘廢。

「小子。我要把你挫骨揚灰」

那位邪道長老怒急攻心。絲毫不顧體內非常嚴重的內傷。沖向龍塵。一腳對著龍塵踢去。

「砰」

龍塵全身無法動彈。眼睜睜的見邪道老者的一腳踢來。卻沒有半點辦法。直接被一腳踢中小腹。整個人貼著地面倒飛出去。

「噗……」

那邪道長老的一腳。乃是含恨踢出。如果是一般核心級弟子。直接被踢碎。

可就算是龍塵。沒有靈氣護體。依舊被踢的鮮血狂噴。人貼著地面。狼狽翻滾飛出了數百丈的距離才停下。

人停下后。又狂噴了兩大口鮮血。龍塵感覺整個人彷彿要散架了一般。

「死」

那邪道長老一腳將龍塵踢飛后。急速奔來。對著龍塵又是一腳踢下。這次一腳直奔龍塵的面門。如果這一擊被踢實了。龍塵會頭顱爆碎。必死無疑。

「千木盾」

就在邪道長老踢出那一腳的瞬間。在龍塵身前的大地爆開。十幾根木樁出現。急速交織成一面木盾。

「砰」

那高達丈許的木遁。被邪道長老一腳踢碎。不過木盾爆碎后。木盾後面的龍塵不見了。

抬眼看去。遠處一個少女。正蹲在地上。手中抱著一個人。那人正是龍塵。

那個少女正是楚瑤。原來他正全力激戰那名邪道衍道者。那名衍道者在楚瑤的攻擊下苦苦支撐。可是短時間內根本無法拿下他。

後來聽到圖方長老的命令。才駭然發現。龍塵與一位強大的邪道長老激戰。頓時再也不做任何保留。直接開啟了本源之力。

木系修行者著。她們本身就像是一株大樹。而他們的本源之力。就像是她們的樹根。

樹根才是一切力量的源泉。但是一旦抽取這股力量。就會讓短時間內讓自己的修為停滯不前。還有傷及根基的危險。

要知道一旦傷及根基。很有可能影響到日後的進階。所以本源之力。對於木修者極為重要。

可是見龍塵遇險。楚瑤再也沒有任何估計。抽取了本源之力。附加在自己的木之力上。

當本源之力注入木之力后。楚瑤召喚出來的那些木柱上亮起了金色的符文。

在那些金色符文亮起后。楚瑤召喚出的木柱。一瞬間變的堅固無匹。宛若金屬。

數百根金色木樁。同時攻向那名衍道者。即使是強大的衍道者。也撐不起。那恐怖的力量。直接被金色的木柱絞殺。

楚瑤剛剛擊殺那名衍道者。這邊龍塵就與那名邪道長老。進行了一次激烈的對撞。直接把想來支援的她震飛了出去。

當楚瑤再次奔到近前的時候。剛好趕上龍塵遇險。召喚出木遁抵擋了那一擊。

不過楚瑤知道邪道長老的可怕。知道自己不足以阻止他。所以並沒有用本源之力。而是用的普通木之力。

在阻擋那邪道長老一擊的同時。以木之力。將龍塵拉到自己身邊。玉手按在龍塵的肩膀上。以自己的生命之力。為龍塵療傷。

「膽敢阻撓老夫。去死。」

那邪道老者。見楚瑤竟然給龍塵療傷。怒氣衝天。對著二人衝來。

「老鬼。你才去死吧」

忽然一聲大吼傳來。谷陽第一個奔向那個邪道老者。一拳揮出。

「六陽拳」

谷陽出拳的瞬間。兩道攻擊同時到來。

「凄風斬」

「寒冰破」

赫然是唐婉兒和葉知秋也到了。兩人同時出手。三人三道攻擊。同時攻擊那名邪道老者。

「螻蟻。滾開」

那名邪道老者怒吼一聲。一拳砸出。唐婉兒和葉知秋的風刃和冰刃立刻爆碎。

而谷陽被那恐怖的力量直接震的倒飛出去。一條手臂斷成了七八節。

唐婉兒和葉知秋大驚。急忙再次凝聚武器。再次衝來。她們要給龍塵爭取恢復的時間。

「滾」

邪道老者一隻手變成了墨黑色。一掌拍出。勁風激蕩。勢不可擋。兩人直接被震飛。鮮血狂噴而出。她們跟邪道長老相差太遠了。

「既然你們想死。老夫就成全你們」

邪道長老桀桀一陣怪笑。大手一伸。直奔唐婉兒雪白的脖頸抓來。

不過就在他的爪子。將要觸碰到唐娃兒的脖頸之際。一道凌厲的攻擊。直奔他的手臂斬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