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五十五章 衍道者之戰

作者:平凡魔術師  |  更新時間:2015-12-24 18:54  |  字數:3664字

?

尹羅手中忽然多出了一把金色的長槍。對著墨念的箭矢砸去。當箭矢與金色長槍相撞。爆響震天。

整個戰場都跟著一顫。狂暴的力量爆發。大地如同蛛網一般龜裂。向四面八方蔓延。

「很好。不枉我這麼大老遠的跑來。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這裡地方小。換個地方吧」

墨念腳下一步跨出。人已經出現在數十里之外。幾步之下。已經行出了百里距離。速度之快。讓人咋舌。

尹羅冷哼一聲。腳下一動。人如同一道幻影。直奔墨念奔去。手中的金色長槍。帶著刺破蒼天的意志。殺了過去。

墨念手中弓弦連動。弓臂上光芒四射。直衝雲宵。刺人眼眸。連續三道箭矢。憑空浮現。呈品字形對著尹羅射來。

尹羅大喝一聲。長發飛舞。手中長槍連挑。在身前泛起萬千槍影。將那三道箭矢吞噬。

「轟轟轟」

連續三聲爆響。即使隔著數百里的距離。依舊能夠感覺到大地在劇烈的顫動。

「好強」

就連龍塵都不禁驚駭。墨念和尹羅的戰力。遠遠超出了龍塵的預計。這就是衍道者的力量么。

「殺光他們」

那邊墨念和尹羅展開了驚世大戰。槍來箭往。爆響震天。氣浪滾滾。這邊那些邪道弟子。也紛紛向龍塵等人殺來。

他們首選的目標就是龍塵。因為龍塵彷彿是正道弟子的靈魂人物。雖然他們不知道。為什麼一個小小的凝血境菜鳥。會成為首領。

不過他們知道。只要擊殺了龍塵。正道弟子立刻會變成一盤散沙。

一個面色蒼白如紙。宛若殭屍的男子。直奔龍塵撲來。十指箕張。指甲然如鷹爪。泛著金屬光澤。破空之聲。彷彿要刺破人的鼓膜一般。聲勢駭人。

最可怕的是。他的一雙手中。覆蓋著血色符文。濃郁的死亡之氣。隨著他的動作直逼八方。讓人心神顫慄。彷彿那雙手上。覆蓋了無數的冤魂。

「小小凝血。去死」

殭屍臉男子。厲喝一聲。撲倒龍塵面前。龍塵不敢大意。全身力量運轉。一刀對著殭屍臉男子砍去。

「轟」

一刀斬在殭屍臉男子的詭異爪上。但是讓龍塵震駭的是。他那把精鋼打造的大刀。竟然直接崩碎。整個人被震退。

殭屍臉男子一臉的驚異之色。他顯然沒想到。龍塵的力量竟然如此強大。竟然可以擋住他的全力一擊。

他可是衍道者。被譽為同階無敵的存在。雖然只有易筋初期。但是在易筋境的領域裡。除了尹羅外。無人可以壓制他。

就算一般易筋境後期的強者。也是直接秒殺。可是龍塵不光接住了這一擊。好像還沒受什麼傷的樣子。

「第二招。要你命」

那男子冷喝一聲。全身氣勢爆發。周身竟然出現淡淡的血霧。那血霧一出現。龍塵感覺自己耳邊彷彿浮現出凄厲的慘叫聲一般。

這就是邪道功法的恐怖。不光攻擊恐怖。因為身上帶著無盡的殺氣和怨念。專攻人的意志。如果意志不堅定。生出恐懼之心。就立馬完蛋了。

不過龍塵的意志是何等堅定。面對天地威壓。都不曾屈服。何況一點怨念。剛要迎擊。

「木岩刺」

忽然一聲嬌叱傳來。大地轟然爆開。數百道木刺。如同竹筍一般。從地底鑽出。覆蓋了方圓十丈範圍。對著那殭屍臉刺去。

殭屍臉先是一驚。隨即一聲冷笑。大手一揮。狠狠抓在那些足有人大腿粗細的木刺上。

那堪比鋼鐵的木刺。竟然直接被抓碎。可是殭屍臉低估了這些木刺的柔韌性。它一爪之力。只崩碎了數根木刺。卻不能橫掃所有木刺。

當他要再次發力的時候。那些木刺。已經如同箭矢一般。狠狠地刺向他的身體。

木刺如同章魚的觸手。數百根木刺。鋪天蓋地而來。根本無法躲避。

「找死」

殭屍臉大怒。忽然一聲厲喝。全身浮現妖異的紅色。宛如一個血人。全身氣息一下子強大了數倍。

「轟」

那些木刺立刻被他身上的能量崩碎。碎屑漫天飛舞。氣勢十分駭人。

玄天別院的弟子。什麼時候見過這麼恐怖的人物。不禁大吃一驚。這樣的人物簡直無法戰勝。

就算他們不怕死。可是面對這樣強大的人物。也生不出那種必勝之心了。

「龍塵。這個人交給我。你要小心」

來人赫然是楚瑤。對著龍塵微微一笑。讓龍塵安心。玉手在胸前結印。

「萬木叢生」

隨著楚瑤一聲嬌叱。方圓數里大地紛紛爆碎。無數的木樁飛出。猶如富有生命的蔓藤。對著殭屍臉直慣而來。

之前事出倉促。如今楚瑤全力爆發。數萬道木樁。宛若柔軟的繩子。急速奔涌。

長著殭屍臉的男子。不禁大駭。剛才他就感覺出了那些木刺極為怪異。又堅又韌。威力極為恐怖。

眼見這麼多木樁撲來。急忙展開身形。瘋狂的躲避。如果躲避不過。就只能硬拼。將木樁擊碎。

可是之前那種大招。他再也不敢發了。因為那樣的大招釋放幾次。他的能量就要枯竭了。

與一位木系強者拼耐力。那簡直是找死。通常木系強者。都是輔佐型的強者。能量浩瀚如海。但是攻擊力非常一般。

可是楚瑤天賦異常。她的木之力竟然罕見的帶有一部分土之力。可硬如岩石。又不失木的柔韌。極為可怕。

所以才被天木宮掌門直接收為弟子。要知道天木宮掌門。為人極為驕傲。一生從未收徒。

收了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