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玄幻魔法

九星霸體訣 第二百五十一章 惡人告狀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是前面大戰。還是身邊有人進階。依舊吵不醒他。 龍塵卻知道。阿蠻這是在保存體力。他的體質非常特殊。一旦活動起來。就會消耗寶貴的能量。所以他需要不停的吃。才能保持平衡。 而這次出戰。太過倉...

「轟」

前面爆裂箭的聲響不斷。血肉橫飛。慘叫在山谷中激蕩。宛如人間地獄。

而山谷後方玄天別院的弟子們。體內也不時地發出爆響。進階之音。此起彼伏。氣勢衝天。

今天已經是第七波邪道弟子過來送菜了。就連龍塵都被這種千篇一律的坑殺手法搞得有些厭倦了。

可是沒辦法。邪道弟子就好這一口。看著這邊弟子修鍊。他們就氣的臉紅脖子粗。像瘋了一樣衝過來。也不知道為什麼。現在的年輕人。怎麼就這麼沉不住氣。

要說整個戰場上。最興奮的人。不是那些進階的弟子。也不是復甦祖紋的核心級強者。而是郭然。

郭然這輩子就從來沒體會到。自己存在這個世界。是多麼有意義的一件事。

彷彿因為他的存在。讓整個世界都亮了起來。肩膀上的長筒破軍弩。因為高速射出箭矢。而變得發燙了。郭然依舊感覺不到。還在拚命的發射。

看著血肉橫飛的場面。郭然找到了自己人生的真正目標。尤其看到那些邪道核心級強者。都死在自己的手上時。那種興奮。只有他自己知道。

七波邪道弟子。大半都是死在他的手上。這是一種榮耀。一種無法言喻的榮耀。

唐婉兒等人先後從修鍊中醒來。讓龍塵驚喜的是。幾乎所有人都硬生生的突破了一級。

可見一次生死決戰。給他們帶來了多麼巨大的好處。他們做夢都不敢想。這就是所謂的壓力越大。彈力就越大。

最讓龍塵欣喜的是。唐婉兒原本就是易筋境三重天的修為。如今進階后。達到了易筋四重天。

要知道三重天可是一個桎梏。一旦打破了這個桎梏。就從初期踏入了中期。戰力狂飆。

而且大家都是從生死決戰的壓力下突破的。根本不會有根基鬆動這一說。

而谷陽、宋明遠等一眾核心級弟子。也都全部晉陞到了易筋三重天。

這點讓這些核心弟子。不禁意氣風發。尤其那些剛剛覺醒了祖紋的弟子。在感受到了祖紋的強大后。簡直要興奮的發狂。

當漫天煙塵散去后。那些弟子們。有條不紊的打掃戰常熟練程度讓人吃驚。不到一刻鐘。就全部搞定。

當大家準備重新修復陷阱的時候。被龍塵阻止了。眾人不解。

龍塵笑道:「這應該是最後一波雜魚了。陷阱已經用了。上邊來訊息說。邪道大軍很快就要到了。我們也要開始向前行進。準備最終之戰了」

「哈哈哈哈。終於要開始大幹一場了。我感覺我的拳頭已經饑渴難耐了」谷陽不禁哈哈大笑道。

其他人也是摩拳擦掌。一臉的興奮之色。就連唐婉兒和葉知秋也是美目連閃。一臉的期待。

這次他們實力暴漲。最重要的是。他們頂住了生死考驗。心境有了極大的提升。

雖然不能說他們不怕死了。但是他們起碼可以坦然面對死亡。不再恐懼和惶恐。

只有在這樣的情況下。不管何時何地。他們都能夠發揮出最強的戰鬥力。絕對不會被對方的氣勢給壓倒。

「阿蠻。醒醒啦。準備出發了」

龍塵大喊一聲。眾人不禁大笑。阿蠻這一睡就是兩天。不管是前面大戰。還是身邊有人進階。依舊吵不醒他。

龍塵卻知道。阿蠻這是在保存體力。他的體質非常特殊。一旦活動起來。就會消耗寶貴的能量。所以他需要不停的吃。才能保持平衡。

而這次出戰。太過倉促。滄溟又因為忙著給兩人鑄就兵器。沒有太多時間管阿蠻。所以阿蠻這段時間的口糧都是自己打的。

這次回來。口糧也沒剩多少了。所以龍塵回來了。阿蠻幹脆睡覺。這樣可以減緩他的消耗。否則一睜眼就要吃東西。

這不剛剛被龍塵叫醒。阿蠻就感覺肚子里彷彿要打鼓了。飢餓難忍。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條魔獸的大腿就開啃。

眾人都習以為常了。龍塵把眾人集合起來。一臉嚴肅的道:

「之前的戰鬥。不過是一些小兒科。遇到的都是一些不入流的主兒。並非邪道主流。都是一些無聊玩意。

而我們馬上要面對的。才是真正的邪道強者。他們不論修為和戰力。都不會比你們差。所以。任何人不可粗心大意。

現在我們隊伍還算完整。沒有一個人犧牲。我也非常希望保持這個神話。繼續戰鬥。

可惜神話只存在於傳說中。還是那句話。我們這裡的人。有一半人能夠活著回去。已經算是老天開眼了。

所以再接下來的戰鬥里。我們要全力以赴。用你們手中的武器。砍下敵人的頭顱。

用他們的鮮血。來染紅我們的戰袍。用他們的靈魂。祭煉我們的意志。用我們不屈的意志。見證我們的熱血。」

「出發。」

隨著龍塵一聲斷喝。所有人大吼一聲。氣勢震天。在龍塵的帶領下。直衝前方飛奔而去。

……

在距離龍塵所在山谷的八千多里。一座光禿禿的山頭上。數千位強者。在這裡聚集。

這裡是正道強者的聚集地。前方有三百多位都是鍛骨境長老。圖方赫然在其中。

而以萬師兄為首的執法者們。則與其他勢力的師兄級弟子們。站在眾位長老的身後。嚴陣以待。

那些長老級強者。都盯著手中的一塊玉牌。上面浮現著淡淡的紋路。在紋路上。有著一個光點。在緩緩移動。

「不知道。別院這邊的弟子如何了。有多少弟子已經隕落」

一個別院的長老。看著圖方手中的玉牌。不禁感慨道。

這次的正邪之戰爆發的太過突然。按照以往的周期來看。最起碼應該發生在數年之後。

可是這次的爆發。竟然沒有半點預兆。完全打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而作為這一區域。最大的宗門。玄天別院必須守護最危險的區域。這樣的連翻大戰下來。別院弟子死傷絕對不會少了。

可惜他們的傳訊符。都是單向的。只能簡單的通知他們一些情況。卻並不知道那邊的情況。同時只能大致確定他們的位置。

如今光點在移動。就說明別院弟子。正在向目的地進發。而且其他宗門弟子。也同樣如此。

不過有幾個小宗門的長老級強者。臉色有些難看。因為他們手上的那些光點。並沒有移動。那就說明。這個勢力的弟子。已經全軍覆沒了。

雖然大部分邪道弟子的必經之路。都被玄天別院承包了。但是依舊有小部分的邪道弟子到了其他地方。

「圖方長老。貴院弟子龍塵。偷偷跑到我血羅宗駐守邊境。無情斬殺我血羅宗弟子。更殺害了四位長老。還請圖方長老。為我血羅宗主持公道」

一個長須老者。帶著一群弟子。向著這邊奔來。一臉怒氣的道。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血羅宗的副宗主。聽手下說。自己宗門四大長老被人斬殺。不禁又驚又怒。趕來要討個公道。

雖然血羅宗是小宗門。但是同為正道聯盟。這口氣必須得出。否則以後怎麼立足。

圖方淡淡的看了那位血羅宗的副宗主一眼道:「看來閣下。是聽到消息還沒聽完細節。就一路飛奔過來了吧。」

血羅宗的副宗主一愣。確實是這樣。他剛剛聽到宗門四大長老。被擊殺。就直接飛奔過來。具體細節他並不清楚。

不過按照他的預想。絕對不是龍塵出的手。他以為龍塵在玄天別院。受到哪位長者寵溺。是那位長者暗中出手。將四大長老擊殺。他不相信一個新弟子。有這也的實力。

圖方冷冷的道:「你還是問問明白吧。你沒見你身後的弟子。欲言又止么。」

血羅宗的副宗主回頭一看。只見一個弟子。正給他打眼色。

「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幹什麼吞吞吐吐的。」血羅宗的副宗主不禁大怒。

那名弟子汗一下子就下來了。我剛說了一句。您就一路飛奔過來。根本沒給我機會呀。

可是他現在想說。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又不敢說。如果說四大長老合謀陷害龍塵父子。結果反被擊殺。他相信。副宗主絕對會一巴掌拍死他。所以他一句話也不敢說。

「姚啟祥。還是算了吧。你們血羅宗的人什麼德行。你自己還不清楚。

抓不到龍塵報仇。就想借刀殺人。為了殺龍塵的父親。竟然不惜讓整座城遭受邪道屠戮。

我真就納悶了。你們是不是邪道的鼻祖埃邪道弟子只是狠毒。但是絕對沒你們這麼陰毒。」一個長老級強者冷冷的道。顯然跟血羅宗曾經有梁子。

「放屁。你敢污衊我血羅宗」血羅宗的副宗主大怒。指著那人罵道。

「切。別在那裡裝大尾巴狼。別告訴我這件事你一點都不知道。裝什麼裝。我呸」那個長老顯然不怕他。狠狠地吐了一口口水。

血羅宗的副宗主臉色一沉。剛要說話。花語忽然冷冷的道:「我可以作證。你們血羅宗的那些雜碎死有餘辜。」

花語一說話。頓時讓血羅宗的副宗主臉色一變。他可不敢跟花語頂嘴。花語代表的可是天木宮。

雖然天木宮弟子少。可是她們的實力。一點都不比玄天別院差。他血羅宗只能仰望的份。

花語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他再也不敢說什麼。再說了。這件事他剛才看眾人的眼神。也猜到了幾分。只是硬著頭皮不承認而已。

就在眾人沉默之際。別院里一直沒有說話的孫長老。忽然站出來道:

「不管怎麼說。龍塵在正邪大戰之際擅離職守。置上千弟子生死於不顧。這可是死罪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