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玄幻魔法

九星霸體訣 第二百四十五章 強大的楚瑤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埋在了泥土之下。 龍塵可沒忘記這個傢伙的存在。本來就留下一個活口。準備問出一些血羅宗的事情。這個時候剛好有了一個證人。 一隻手拎著洛師兄的脖子。靈魂之力狂涌而出。直攻向洛師兄的眉心。...

「天地囚籠」

隨著一聲嬌喝。忽然間大地崩開。無數的觸手伸出。速度快如閃電。直奔三個血羅宗長老飛去。

三個血羅宗長老大吃一驚。急忙躲避。可是那些觸手。速度極快。已經急速捆住了他們。

三人大駭。急忙用手中的武器去斬那些觸手。可是武器斬在上邊。發現又滑又韌。竟然無法斬斷。

等他們要再次斬落的時候。那些觸手。已經急速蔓延。將他們手臂全部捆綁了起來。最後無法動彈。

龍塵彷彿沒有看到眼前的情景一般。臉上全是不敢置信的神色。激動的道:

「楚瑤。是你嗎。」

因為過於激動。連聲音都有些顫抖了。因為那個聲音太熟悉了。正因為熟悉。所以才緊張。

「龍塵」

一聲輕輕的呼喚。一個窈窕的身影。帶著一陣香風。撲到了龍塵面前。一把抱住龍塵。

「楚瑤。竟然真的是你」

香玉滿懷。龍塵依舊感覺在夢中一般。緊緊抱著楚瑤。生怕一鬆手她就飛了一般。

「龍塵。我好想你」

楚瑤緊緊抱著龍塵。有些哽咽的道。分別大半年。兩人終於再次相遇了。

對於楚瑤。龍塵有一種發自內心的憐惜。只有他明白楚瑤當初是多麼的可憐。

或許是兩個人命運有些相似。龍塵反而對楚瑤更加的親近。對楚瑤的感情。是那種憐愛。

佳人在懷。讓龍塵心中陣陣亂流流淌。鼻間充盈著楚瑤的發香。龍塵感覺沒什麼比這一刻更幸福了。剛要詢問楚瑤是怎麼來的。忽然一陣怒吼傳來:

「混蛋。是誰陰謀害人。給老子滾出來」被困著的三人。一動也不能動。不禁怒吼道。

三人都沒發現是誰出的手。就被困了起來。氣的臉都紫了。他們這才發現。纏在他們身上的東西。竟然是手臂粗細的木樁。

木樁四四方方。看上去就像是被修理過的一般。可是它們就像手臂一樣纏住他們后。迅速變硬。宛如鋼鐵。

木樁上浮現著密密麻麻的符文。任由他們怎麼用力。卻依舊無法撼動分毫。只能破口大罵。

此時漫天的煙塵散去。周圍多了十幾個人。全部一臉震驚的看著血羅宗的三個長老。

「楚瑤。這是你做的。」

龍塵一臉震驚的看著那三個長老。有些不敢置信。大地之上。憑空生出數百根木樁。猶如野草一般。讓三個血羅宗長老牢牢困祝猶如粽子。只露出頭顱。

楚瑤俏臉上浮現一抹得意。美目之中秋波流轉。輕輕地點了點頭道:

「我們天木宮收到消息后。所有弟子前來支援。當我看到駐守鳳鳴的勢力后。就感覺有些不妙。急忙跟花師姐一起趕來。剛到這裡。就發現他們三個欺負你。之後我就出手了」

楚瑤說著話。美目注視著龍塵。自從認識龍塵以來。都是龍塵保護他。這是她第一次保護龍塵。心中充滿了自豪。

「小子。我們家楚瑤拜掌門為師。日夜苦修。就是為了你這個臭小子。你可真是幸福死了」許久不見的花語。還是那麼的美艷。不過說話還是那副不客氣的模樣。

龍塵心中震驚的同時。也不禁感動。看來楚瑤在天木宮也有一番機遇。竟然拜得掌門為師。

當初三人離開鳳鳴。就他混的最慘。楚瑤拜掌門為師。阿蠻拜掌門的師叔為師。與掌門是師兄弟。

而龍塵依舊苦逼的每天。為了積分奔波勞碌。果然是同人不同命。

心中感慨著。不過卻深深地為楚瑤高興。對著花語笑道:「楚瑤能有今天。花語前輩一定是幫了不少忙。還要多謝前輩才是」

「討厭。跟你說了多少次了。要叫姐姐。不要把人家叫老了」花語有些薄怒的道。

龍塵趕忙打了個哈哈:「是小弟唐突了。姐姐美艷照人。正值花季。確實應該叫姐姐才對」

龍塵自認為臉皮一向不保不過說完這些話。依舊覺得脖子後面的汗毛直豎。

那花語看上去三十歲左右。實際上她的年齡恐怕要數倍的大於她的外表。

因為女性修行者。晉陞到鍛骨境后。會消耗大量的能量用於激活她們的肌膚。可以大大地延緩她們的衰老。

所以花語的年齡。恐怕做龍塵的奶奶。都綽綽有餘了。往這樣一個人叫姐姐。還要甜言蜜語。龍塵擔心一會兒會被雷劈。

聽到龍塵這一說。花語不禁笑嘻嘻的道:「還算你小子會說話。難怪楚瑤這丫頭。這麼死心塌地的想著你。說。你小子在玄天別院勾引了幾個女人。」

龍塵不禁一呆。這尼瑪能不能好好聊天了。剛捧完你。就直接一棒子打過來。

「天木宮的前輩。能不能將我們先放下來」就在這時。一個血羅宗的長老。終於忍不住插嘴道。

當聽到天木宮的名頭后。那幾個血羅宗長老終於色變。天木宮與玄天別院同氣連枝。關係是出了名的好。不得不緩和下語氣來懇求。

花語冷冷的看了三人一眼。不屑的道:「一開始瑤兒妹妹擔心你們公報私仇。我還有些不敢相信。畢竟關係到正邪之戰。茲事體大。沒想到我竟然低估了你們的膽量。

想不到你們竟然為了一點個人恩怨。把事情做到如此無恥的地步。我還真是佩服你們氨

在花語周圍。是一群來自附近一些勢力的長老級強者。其中大多數都認識龍塵。還曾經邀請過龍塵。不過被龍塵婉拒了。

「血羅宗真的墮落了。越來越不成氣候了」

其他長老也是一臉鄙夷之色。搖了搖頭。連罵人都懶得罵了。太給正道丟臉了。

在這種關鍵時刻。居然還有心思玩一些小動作。真是找死。

「花前輩。您不能聽信一面之詞埃這個人說自己是龍塵。是玄天別院的弟子。

可是他既不取出銘牌證明。也不說自己的目的。反而趁一位長老不防之際。將那位長老擊殺。我們要將他拿下。問個清楚。並不算大錯埃」那個長老眼珠一轉。辯解道。

其他兩個長老也急忙高聲叫屈。一口咬定是龍塵偷襲。擊殺了那位長老。他們才出手想擒下他的。

花語不禁一呆。雖然覺得可能是這三個傢伙撒謊。可是一切都沒有證據。這些可就成了難題。

龍塵冷哼一聲。大腳在地上一跺。大地劇烈的顫動。把周圍的人都嚇了一跳。誰都沒想到龍塵的力量竟然如此強大。不用半點修為。光憑一腳之力。就能將大地跺裂了一個大溝。

「呼」

龍塵大手一招。一個身影從大地之中飛出。被龍塵一手抓祝正是之前被龍塵斬了一刀。因為軟甲護體。而保住一命的洛師兄。

洛師兄雖然活著。不過後來在龍塵與趙昌行的對戰中。直接被活埋在了泥土之下。

龍塵可沒忘記這個傢伙的存在。本來就留下一個活口。準備問出一些血羅宗的事情。這個時候剛好有了一個證人。

一隻手拎著洛師兄的脖子。靈魂之力狂涌而出。直攻向洛師兄的眉心。如同一把鋼針刺入洛師兄的靈魂之中。

原本已經半昏迷狀態的洛師兄。激靈靈打了一個冷戰。一臉驚恐的看著龍塵。

「是誰讓你們這麼乾的。」龍塵冷冷的道。

「是趙長老讓我們乾的。說是只要擊殺了龍天嘯就好」洛師兄渾身顫抖。一臉的驚懼之色。老老實實的回答道。

「混蛋。龍塵你這是威逼證人。這算不得數」血羅宗的一名長老不禁怒吼道。

「閉嘴。不懂就別亂放屁。龍塵用靈魂之力鎖定了那小子。是讓那小子無法說假話」花語冷喝道。

別人或許不知道。但是逃不過她的眼睛。龍塵的靈魂之力。猶如億萬鋼針。逼著洛師兄。他沒有能力說假話。否則他的靈魂之力。會承受不住壓力而爆碎。

「這三個人是否知道這個計劃。」龍塵繼續問道。

「知道的。這是四大長老都點頭同意的」

「好了。安息吧」

龍塵說完。靈魂之力一動。手中的洛師兄身體一陣緊繃。然後緩緩軟了下來。

「噗通」

龍塵一伸手。洛師兄的屍體。掉落在地上。聲音不大。可是在血羅宗的三位長老耳中。卻彷彿狂雷一般震耳。

「還想狡辯嗎。你們四個傢伙制定的計劃。其中一個被我宰了。你們就像仗著人多。取我父子性命。

如今人證物證俱在。我想你們應該沒有什麼好辯解的了吧。」龍塵淡淡的看著三人道。

「花語前輩。這件事都是趙昌行一人的決定。我們只是他的手下。我們沒辦法不聽埃求求您饒了我們吧」一名血羅宗的長老哀求的道。

「放屁。你們血羅宗四大長老。趙昌行排名第三。你們需要聽他的命令。當我們是傻子嗎。」話音剛落。立刻有人罵道。顯然對於血羅宗非常的了解。

「這件事與我無關。你們都是正道之人。你們這屬於個人恩怨。跟我沒關係。龍塵。你自己看著辦吧」花語搖搖頭道。

雖然她代表著天木宮。不過這件事明顯帶著個人恩怨。而且血羅宗實在做的太過分了。她也憤怒不已。乾脆讓龍塵做決定。

龍塵一看讓自己做決定。那就好辦了。伸手取出那把普通長刀。就要將他們斬殺。

「龍塵。讓我來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