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九星霸體訣 第二百四十四章 激戰鍛骨境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 「轟」 一聲爆響。三人直接被震飛。龍塵長刀上的力量。震的他們胸口劇痛。感覺五臟六腑要翻過來一般。差點一口鮮血噴出來。 三人大吃一驚。他們都是鍛骨境強者。可以輕易辨識出。龍塵這一刀。...

金刀破空。光耀萬古。如同斬天之刃。橫埂於天地之間。充滿了斬破蒼穹的意志。

當龍塵握著那把金色長刀時。全身的精氣神。都集中到了長刀之上。舍刀之外。再無他物。

這還是龍塵第一次有這種感覺。那是一種非常奇妙的境界。感覺自己跟手中的武器融合到了一起一般。

趙昌行一拳揮出。這一拳是他畢生之力所凝。這也是他將龍塵恨之入骨后。才不惜發動全力擊殺他。

可是龍塵手中的長刀。忽然換成了一把金色長刀后。他立刻感覺一陣頭皮發麻。

彷彿面對著一頭洪荒古獸。忽然睜開了眼睛。讓人心頭顫慄。可是如今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依舊一拳狠狠砸落。

「轟」

長刀與拳頭相撞。大地轟然爆碎。方圓數百里劇烈的顫動。宛如地震。就連遠處的城牆都被震裂。

「呼」

恐怖的勁風。猶如怒海狂濤一般。向四面八法湧來。夾雜著無數的泥土。宛若海嘯。

龍天嘯等人臉色大變。冷喝一聲:「全部趴下」

「轟」

眾人感覺被江河沖走了一般。無盡的壓力襲來。拚命地撕扯著他們的身體。感覺身體要被撕裂了。

當泥土不再流動時。龍天嘯第一個從泥土中「游」上來。他竟然被埋在兩丈多深的泥土之中。

當看著周圍的情況。龍天嘯不禁心頭狂震。方圓數十里。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深坑。

周圍的泥土。如同海浪一般。直接將遠處的城牆淹沒。竟然瀰漫到了城內。

「呼」

石峰也從泥土之中鑽出。當看到周圍的情景時。也是一臉的震撼。宛如夢中。根本無法相信。眼前的一切。

越來越多的士兵。如同雨後春筍一般。從地上鑽了出來。還好他們距離較遠。並沒人死亡。不過受傷就在所難免了。

戰場中心。煙塵緩緩散去。人們的視線恢復。只見在那戰場中心。兩個身影對立著。

一人長身玉立。背後浮現百丈神環。一丈多長的巨大金刀。被抗在肩膀上。

龍塵就彷彿天帝轉世。渾身散發著傲視天下、睥睨群倫的氣魄。長發飛舞。衣衫浮動。說不出的狂傲。

而龍塵的對面。原本不可一世的趙昌行。一條手臂已經消失。臉色慘白。正一臉驚恐的看著龍塵。

「怎麼。沒想到吧。以為自己是鍛骨境強者。就應該可以輕易捏死我這個凝血境小子。」

龍塵臉上浮現一抹嘲諷。手中握著斬邪。也就是這把金色長刀的真正名字。

這是滄溟特意給他打造的。取名斬邪。意味斬邪衛道之意。滄溟對這把刀。給予了極大的期望。

而這把刀。真的沒有辜負滄溟這位鑄器大師。剛剛開張。就斬碎了一個鍛骨境強者的一條手臂。

「沒什麼好驚訝的。你們這群白痴。整天就想著夜郎自大。想著那點齷齪伎倆。

盲目的相信你們的修為。以為憑藉修為。就可以碾壓下級了。真是愚蠢。

牛分很多種。黃牛、水牛、氂牛、犀牛。雖然你的修為臻至鍛骨境。表面上跟他們同一個行列。不過你要知道。你只是一隻蝸牛。」

跟別院里的那些鍛骨境長老相比。趙昌行確實只能算是一隻蝸牛。根本不在一個檔次上。

趙昌行又驚又怒。他做夢也想不到。自己竟然敗在一個凝血境的小子手中。

「我不相信。這一切都是幻覺。我趙昌行橫行半生。怎麼可能敗給你。你給我去死」

趙昌行雙眼通紅。如同瘋了一般。他無法接受這個結果。全身氣勢再次爆發。向龍塵衝來。

龍塵搖搖頭。將斬邪收了起來。同時神環也消失了。看都不看趙昌行一眼。轉身就走。

「小子。你給我站……噗」

一道巨大的風刃。重重的斬在趙昌行的後背上。趙昌行立刻被斬成兩截。

兩截身體滾出老遠。趙昌行才看到。自己身後不遠處。一隻體型龐大的雪狼。正冷冷的看著他。

龍塵臉色浮現一抹嘲諷。斬邪的威力。實在太強大了。不過消耗同樣恐怖。就算是平常使用。都需要他全力支撐才行。不管是對體力還是靈力。都是一種極大的負擔。

如今試過了斬邪的威力。趙昌行已經不再對他構成任何威脅。他也懶得自己出手了。

小雪跟他心神相連。自然知道龍塵想的是什麼。然後就是一道無聲無息的風刃。斬向趙昌行。

趙昌行在驚怒交加。近乎瘋狂的情況下。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龍塵的身上。根本不知道身後的變化。

堂堂一代鍛骨境強者。就這麼被殺了。而且是以最憋屈的方式。結束了他的生命。

「呼呼呼呼……」

這邊剛剛將趙昌行斬殺。忽然有三道身影就向這邊飛奔而來。竟然都是鍛骨境強者。

龍塵心頭一驚。將小雪招到身邊。一臉戒備的看著那三人。當看到那三人的服飾時。不禁心頭一緊。竟然是血羅宗的長老。

那三人看到地上趙昌行的屍體。不禁臉色一陣大變。當前一人。對著龍塵厲聲喝道:「小子。是誰殺了趙長老。」

「我」龍塵冷冷的道。

那三人又驚又怒。一人怒罵道:「小畜生。竟然敢戲耍老夫。信不信老夫將你全家抽筋剝皮。挫骨揚灰。」

龍塵臉色一冷。嗡的一聲。全身氣勢爆發。背後神環浮現。手中斬邪再次召喚出來。

斬邪指著那人。冷冷的道:「我不信。我想試試看。不知道老東西。你能不能成全我。」

龍塵召喚出神環后。整個人變得殺意沸騰。他最恨的就是這種張嘴閉嘴。滅人全家的白痴。

那三人被龍塵身上的氣勢嚇了一跳。他們之前感應到有鍛骨境強者在戰鬥。所以急速奔來。

剛剛轉過一個山頭。就發現了這裡的戰常只看到趙昌行倒在了地上。並沒有看到誰出手殺的。

所以他們奔來后。第一句就問是誰殺的人。並沒有懷疑是龍塵殺的。

如今龍塵爆發出氣勢后。竟然令他們心驚膽戰。終於相信龍塵之前說的話了。龍塵真的有殺人的實力。

「你是誰。」一人怒道。

「龍塵」

「什麼。你就是龍塵。」那三人一驚。一下子明白了前因後果。

鳳鳴帝國的事情。讓血羅宗認為是奇恥大辱。放邪道弟子進來。擊殺龍天嘯的事情。他們這些長老都知道。

龍塵看著三人的表情。就知道他們想些什麼。臉色浮現一抹殺意。果然這群王八蛋都是串通好的。並非趙昌行一個人的主意。這是整個血羅宗的目的。

「大膽。龍塵乃是玄天別院的弟子。他們駐守的地方。並不在這裡。你分明是假冒的。你這個邪道姦細。受死。」

那人大喝一聲。手中多出了一把長槍。對著龍塵刺來。出手狠辣。直奔龍塵的眉心而來。

就在那人出手之際。另外二人。也不怠慢。紛紛抽出兵器。直奔龍塵殺來。

「一群白痴。就不能換個借口。」

龍塵怒罵一聲。手中斬邪揮出。重達九十三萬斤的斬邪。帶著開天裂地之力。想著他們斬來。

「轟」

三人在龍塵出手的一剎那。就感覺到了詭異。龍塵的長刀上。給他們一種致命的威脅感。三人不約而同放棄了攻擊。同時招架。

「轟」

一聲爆響。三人直接被震飛。龍塵長刀上的力量。震的他們胸口劇痛。感覺五臟六腑要翻過來一般。差點一口鮮血噴出來。

三人大吃一驚。他們都是鍛骨境強者。可以輕易辨識出。龍塵這一刀。並非戰技。憑藉的全是肉身之力。

「用戰技」

一人低吼一聲。手中的長劍舉起。一道凌厲劍氣。升騰而起。對著龍塵斬落。

「狼牙斬」

「疾風刺」

「崩山擊」

三人吃過一次虧后。再也不敢粗心大意。紛紛使出了地階戰技。氣勢驚天。對著龍塵瘋狂斬落。

「轟轟轟轟……」

龍塵手中斬邪不停斬擊。仗著斬邪的恐怖力量。與他們的戰技瘋狂對撞。

大地不停地在抖動。後面的古城也在顫抖中。不停的塌方。龍天嘯等人。臉色蒼白的支持著。

即使在遠處。想要保持站立都是極為困難的事情。大地在劇烈的抖動。那些士兵們。震的頭暈腦脹。昏昏沉沉。

隨著每次碰撞。都伴隨著泥土罡風。如同海浪一般。將他們越沖越遠。直到退出百里之外。才稍好一點。

四人激戰的煙塵。瀰漫了整個天空。看不見他們的身影。只能感受那狂暴的力量。

「轟」

龍塵又是一刀。將三人的攻擊震退。同時自己也被震退了十幾丈。

這樣下去不行。體力不夠了。必須要速戰速決了。

龍塵以一敵三的情況下。非常的吃虧。這三個傢伙。以戰技跟他對攻。就是忌憚他的斬邪。

這樣的對戰。對龍塵不利。斬邪的消耗非常恐怖。手臂已經開始有些酸麻了。

對方選擇遠程攻擊。讓他空有本事。發揮不出來。處於被動局面。這樣就成了一場消耗戰了。

忽然間龍塵感應到。有十幾個身影正急速奔近。竟然全部都是鍛骨境強者。

深吸了一口氣。不管如何。在那群人到來之前。先解決他們才行。風府星急速運轉。剛要運氣沖穴施展開天。

「天地囚籠」

忽然一聲熟悉的嬌喝傳來。讓龍塵臉上浮現一抹不敢置信的的神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