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九星霸體訣 第二百四十三章 老鷹殺小雞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如此嚴苛。為什麼只有青銅級靈根的強者。才有資格拿到報名帖。 而那些擁有青銅級靈根的報名者。如果去了血羅宗的這樣的小宗門。會直接成為核心級的弟子。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而那個神秘的墨念。...

「旋風斬」

龍塵一聲冷喝。手中長刀飛舞。整個人急速旋轉。如風卷長天。恐怖的刀風。呼嘯而起。如汪/洋大海,瞬間將十幾人吞噬。

「礙…」

凄厲的慘叫聲不絕。那十幾名血羅宗強者。全部被恐怖的刀風震飛。更有兩人直接被震碎了兵器。胸口一片血肉模糊。

一招就將十幾個易筋境後期的強者逼退。遠處的龍天嘯不禁目瞪口呆。

「呼」

長刀懶洋洋的抗在肩膀上。冷冷的望著洛師兄等人。龍塵搖搖頭道:

「你們血羅宗真的是白痴的發源地。當初我還是凝血初期的時候。就能斬殺你弟弟。

你們難道不知道。你們血羅宗只不過是末流角色。跟真正的宗門弟子。根本不在一個層面上。」

雖然同為易筋經強者。但是兩者之間的差距。簡直是天差地遠。

世俗界的易筋境強者。十個也無法戰勝一個宗門弟子。就像當初那個白衣男子。

而白衣男子。在血羅宗不過是不受重視的外門弟子。不論是修為。還是戰力。都跟眼前這個洛師兄相差了十倍不止。

而眼前這些被稱為血羅宗的精英人物。跟別院那些以萬獸精血輔助。達到無暇進階的執法者相比。他們就是一群渣。

別看他們修為到達了易筋境後期。龍塵相信。別院任何一個核心弟子。一對一的情況。都可以十招內斬殺他們。

這就是差距。這就是大宗門的底蘊。就好像皇族與一些土財主之間的對比。根本沒有可比性。

這也是為什麼。同樣的修為。差距為何如此巨大。這也是為什麼。玄天別院招收弟子。如此嚴苛。為什麼只有青銅級靈根的強者。才有資格拿到報名帖。

而那些擁有青銅級靈根的報名者。如果去了血羅宗的這樣的小宗門。會直接成為核心級的弟子。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而那個神秘的墨念。同樣是易筋境初期的修為。可是他的力量。簡直驚天動地。更是可以把眼前這些易經境後期的強者。甩出十萬八千里去了。

一刀震懾了所有人。讓洛師兄等人臉色大變。他們也聽說過。他弟弟是被一個只有凝血境的小子擊殺。

當時他以為是外界故意羞辱血羅宗。杜撰出來的傳聞。如今龍塵一出手他們真的相信了。

「白痴並不是你們的錯。錯就錯在。你們把主意打在我的家人身上。

竟然想借邪道弟子之手。公報私仇。想取我父親性命。更將全城將士和平民百姓的性命成兒戲。

你們這樣歹毒的心腸。居然也敢稱自己是正道。還敢說我是邪道姦細。你們比邪道還要邪惡。」

龍塵越說越怒。胸中的殺意不停的升騰而起。這群人簡直就是敗類。是人渣。

「混蛋。還敢妖言惑眾。一起上。將他們全殺了」

洛師兄深吸了一口氣。再也不敢大意。將全身氣息運轉到了極致。他知道。如果不全力一博。根本殺不了龍塵。這個只有凝血境的小子。太恐怖了。

手中長劍一擺。一道劍氣激蕩而起。手中長劍泛起一道烏光。顯然是一種戰技。對著龍塵斬落。

龍塵嘴角浮現一抹冷笑。到了這個時候。居然還想著將他們父子斬殺滅口。真是可惡至極。

「嗡」

龍塵身上的氣勢急速提升。風府星急速運轉。龐大的靈力如同大海一般。在龍塵體內運行。

「轟」

龍塵一刀重重地斬在洛師兄的長劍上。沒有用任何戰技。就是那麼狠狠一刀。直接將他手中長劍砍碎。

余勢不衰。直奔洛師兄的胸口斬來。

「砰」

長刀斬在洛師兄的胸口上。發出一聲悶響。同時伴隨著骨骼碎裂的聲音。

洛師兄鮮血狂噴而出。向後倒飛出去。

「咦」

龍塵不禁輕咦了一聲。這一刀竟然沒有將洛師兄斬成兩截。大出他的意外。

不過看到洛師兄身上的一塊軟甲的時候。不由得恍然大悟。是那件軟體救了他一命。

一刀將洛師兄斬飛。龍塵向前一步跨出。長刀直接砍向。那群一臉驚駭的血羅宗弟子。

「不」

兩名血羅宗弟子被龍塵的長刀鎖定。發現無法抵擋時。不禁嚇得亡魂俱冒。

「噗噗」

那兩位易筋境後期的強者。直接被龍塵的長刀斬成兩截。瞬間斃命。

這下血羅宗的弟子們傻眼了。他們之前看到斬殺那些邪道弟子。表現出的戰力。並不是特彆強大。

可是如今龍塵爆發出的力量。是剛才的十倍以上。終於明白龍塵是故意引他們出來的。

想到這裡。眾人嚇得臉都綠了。想也不想。就向後倒退出去。

可是他們這一退。龍塵長刀揮出。直接將三人斬殺。放棄了反抗。殺起來更加容易。

對於這些傢伙。龍塵下手根本不容情。竟然想害死自己的父親。那就是絕對的該死。

「孽畜找死」

忽然一聲爆喝傳來。一個身影忽然出現在半空。隨著龍塵一掌拍落。

一掌未到。恐怖的威壓已經將龍塵籠罩。讓龍塵如置身泥土之中。舉步維艱。

龍塵想也不想。手中的長刀向上擊出。

「砰」

龍塵但覺渾身巨震。人向後倒飛出去。定睛一看。只見前方出現了一個滿臉怒容的老者。

「趙長老」

那人不是別人。正是血羅宗的一位長老。龍塵也認識。正是在帝都曾經想讓自己跪下的趙昌行。

那些血羅宗的弟子。不禁大喜。也不逃了。奔到趙昌行面前。一臉憤慨的道:

「此人是邪道姦細。兇狠異常。請趙長老將其正法」

趙昌行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龍塵。臉上浮現一抹殘忍的笑容道:

「放心吧。邪道弟子人人得而誅之。我會讓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

那名弟子又道:「還有。這個邪道弟子。是那個龍天嘯勾引來的。還為他辯護。謊稱是他的兒子」

「放心吧。殺了小的。再殺老的」

趙昌行對著龍塵。冷冷的道:「邪道小子。還不束手就擒。老夫慈悲為懷。可以給你留個全屍」

遠處的龍天嘯到了這個時候。怎麼還不明白趙昌行等人的陰謀。這分明是故意的。

龍塵冷冷地看著趙昌行:「你們這群的白痴。還真會玩。不過我不喜歡玩遊戲。我只喜歡殺人。「

說完龍塵身影一動。直奔趙昌行而去。一刀斬出。

趙昌行冷哼一聲。一隻大手直奔龍塵的長刀抓來。不過就在他的手要觸碰到龍塵的長刀時。龍塵竟然刀勢一變。狠狠地斬向旁邊。

在旁邊。一個血羅宗的弟子。正幸災樂禍的看著呢。不成想長刀已經到了他的面前。

「噗」

長刀從他的身前劃過。從他的左肩直接砍到右腰。斜斜地砍成了兩截。鮮血狂噴。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那個男子。臨死前看著自己還站立著的半截身體。一臉茫然地說出了心中的疑惑。然後就那麼死不瞑目了。

「畜生找死」

趙昌行大怒。沒行到龍塵竟然如此大膽。一個小小的凝血境。面對自己一個鍛骨境強者。還敢耍花樣。大意之下。竟然被他殺掉了一個弟子。

在自己的身邊。一個弟子被殺掉。這跟狠狠抽他的臉。沒有什麼區別。這讓他狂怒不已。

大吼一聲。一股屬於鍛骨境的威壓。全力向龍塵壓來。這是鍛骨境特有的能力。可以讓人無法動彈。

在趙昌行釋放出自己威壓的那一刻。龍塵立刻感到周身。宛如別潮水擠壓一般。

不過趙昌行的威壓。與別院孫長老的威壓相比。相差的太遠了。

這就是差距。孫長老的威壓。如同一座大山一般。宛如實質。讓龍塵無法動彈。

而趙昌行的威壓。就像是水流。雖然讓龍塵感覺到了極大的壓力。不過並非完全不能動彈。只不過行動會變得遲緩。

「嗡」

龍塵背後神環浮現。當神環出現的那一刻。龍塵周圍的壓力立刻消失。再也不受趙昌行的影響。一刀將身邊還在發獃的一人砍死。

避開趙昌行的攻擊。直奔剩下的幾個人撲去。龍塵的速度極快。而且步伐巧妙。數次都避開了趙昌行的攻擊。

而那些弟子。則盡量躲在趙昌行的身後。遠遠看去。就像是一場老鷹捉小雞的遊戲。

不過凡是被龍塵這隻老鷹捉到的小雞。下場有些慘。直接被砍成了雞塊。

趙昌行氣的哇哇大叫。龍塵根本不跟他正面交鋒。而他的威壓。又鎖不住龍塵。眼見著周圍的人。一個個被殺。氣的他要瘋了。一張臉都變成了醬紫色。

「噗」

又一個弟子。逃出了「老母雞」的保護範圍。被無情幹掉。如今「小雞」只剩下兩隻了。

「去尼瑪的」

讓龍塵目瞪口呆的是。趙昌行被氣瘋了。居然一掌揮出。直接將身邊的兩隻「小雞」直接給拍死了。

一掌將兩人拍死後。趙昌行再也沒有了後顧之憂。雙目如同要噴火一般。掌心處被一層奇異的血色覆蓋。對著龍塵一掌拍落。

「孽畜。給我死」

一掌之威。天地震顫。這是一個鍛骨境強者的全力一擊。周圍的空間彷彿都要被壓爆了。

龍塵深吸了一口氣。手中的大刀消失。全身力量爆發。血液轟鳴。如萬馬奔騰。一身的力量。令天地轟鳴。

「嗡」

空間一震。龍塵手中的出現了一把金色長刀。那把金色長刀一出現。大地一陣顫動。

龍塵嘴角浮現一抹笑容。雙手握著長刀。對著趙昌行狠狠斬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