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九星霸體訣 第二百四十一章 陰險血羅宗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次的戰鬥。你們已經克服了目志濉V灰懂得如何配合。那些邪道雜牌軍。不會是你們的對手。」 龍塵微微一笑。拉過唐婉兒的手。將玉牌塞進她的手裡道:「你是我們心目中的女神。我相信你可以帶好這個團隊。」<...

「龍塵。怎麼了。」

唐婉兒第一時間發現了龍塵的不對。急忙問道。

龍塵不答。取出地圖手指沿著一條山脈向前劃去。劃到不遠的地方。出現了一個熟悉的名字。。鳳鳴。

「婉兒。我要離開一下。這裡暫時交給你來指揮」龍塵將地圖收了起來。同時把手中的玉牌遞給唐婉兒。

那塊玉牌名為傳訊牌。是傳遞訊息所用。內有奇異符文。通過靈魂波動。傳到訊息。

龍塵剛才從符文上。看到了個大宗門鎮守區域示意圖。他看到了血羅宗的名字。

這個一個讓他印象深刻的名字。血羅宗當初妄想獨吞鳳鳴帝都下是靈石礦脈。最後落得雞飛蛋打。

剛才所有正道弟子守護區域示意圖。已經出現。第一時間就發布了出來。

龍塵到血羅宗駐守的地方。赫然是加洛山脈。方圓千里的地方。

那裡距離帝都只有八千多里。是鳳鳴帝國的邊境。如果邪道入侵。他們假裝無法抵擋。任由邪道弟子沖入帝都。那將是一場滅頂之災。

當初周圍的大勢力。瓜分了靈石礦。唯獨將血羅宗踢了出去。

龍塵初遇血羅宗的那位名叫趙昌行的長老時。趙昌行還想羞辱龍塵。結果被圖方趕走。

如今讓他們駐守鳳鳴前方。以他們對鳳鳴帝國的憎恨。落井下石的事情。是非常容易干出來的。

所以龍塵才臉色一變。自己的父母都在鳳鳴。所以心中擔心。他必須離開一趟。

唐婉兒看著龍塵遞過的傳訊玉牌遞給她。不禁嚇了一跳。其他人也都一臉吃驚的看著龍塵。

龍塵可是整個隊伍的靈魂。若果龍塵走了。將是對整個隊伍的精神上一個非常大的打擊。

「沒時間解釋了。我必須離開一趟。不過你們放心我很快就會趕回來。

如果我所料沒錯的話。邪道的真正主力都會三五天後。才會到達。

如今過來的。都是一些渾水摸魚的小蝦米。戰力並不足為懼。

通過這兩次的戰鬥。你們已經克服了目志濉V灰懂得如何配合。那些邪道雜牌軍。不會是你們的對手。」

龍塵微微一笑。拉過唐婉兒的手。將玉牌塞進她的手裡道:「你是我們心目中的女神。我相信你可以帶好這個團隊。」

唐婉兒接過那個玉牌。感覺無比的沉重。龍塵這是把大家的生死都交在了他的手中。

她甚至感覺自己有些無法呼吸。因為這幅擔子太重了。同時也明白了。龍塵肩負的壓力有多大。

「別怕。這段時間應該不會有大規模的戰鬥。有阿蠻在。絕對不會有問題的。

阿蠻。你留在這裡。你婉兒姐說什麼。你就聽什麼。讓你砸誰就砸誰」龍塵轉過頭來對阿蠻道。

阿蠻憨厚的點了點頭。雖然不知道龍塵為什麼會突然離開。但是他習慣於聽龍塵的話。

龍塵點點頭。對著一眾核心弟子道:「別院的弟子。就暫時拜託你們了。我很快就會回來」

說完話。龍塵雙手在胸前結櫻一股龐大的靈魂之力展開。一道巨大的身影。出現在眾人面前。

「嗷」

小雪發出一聲震天吼聲。出現在眾人面前。是龍塵把小雪從靈魂空間里召喚了出來。

平時龍塵就把小雪收入靈魂空間內。在戰鬥的時候。如果偷偷把小雪召喚出來。絕對會殺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如今把小雪召喚出來。是要藉助它的速度。跳上小雪的後背。小雪後腿一蹬。塵土飛揚。宛若一道幻影。瞬間消失在眾人面前。

看著龍塵離去。唐婉兒緊緊地握著手中的玉牌。對著眾人道:

「如今龍塵暫時離去。我們必須更加小心。這段時間內。任何人都不許出意外。否則我們就沒臉見他了」

「是」

眾人神情肅穆的答應道。龍塵的性格他們都了解。他也說過。他最大的希望。就是把所有人都活著帶回去。

如今他們的生命已經不在是他們自己的了。而是大家的。自己活著。會給別人帶來更多活的希望。這就是一個團隊。

……

就在龍塵出發后的三個時辰。鳳鳴帝國境內。大批邊境民眾早就開始瘋狂撤離。

誰也沒想到。傳說中的正邪大戰。會在鳳鳴帝國的周圍爆發。邊荒的戰士們。正緊急召集百姓撤離。

「侯爺。這些民眾撤離的太慢了。如果邪道進攻了。我們根本來不及撤離」一名兵將對著一個身穿金甲的中年男子恭恭敬敬的道。

那個中年男子。獅鼻闊口。不怒自威。猶如一把隱藏在鞘中的利刃。雖然鋒芒不顯。但是卻給人無盡的壓力。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龍塵的父親。鎮遠候龍天嘯。帝都平定后。他拒絕留在帝都。反而帶著妻子。一起鎮守邊疆。

龍天嘯對這裡有著極為身後的感情。相比帝都的那些勾心鬥角。他更喜歡這裡樸實的平民。在這裡無拘無束。自由自在。

「撤得慢也沒辦法。不能丟下任何一個老弱婦孺。前面有宗門弟子為我們守著。我們應該有不少時間撤離。吩咐下去。加快速度」龍天嘯沉聲道。

「是」

那名兵將轉身離去。可是就在那人剛走。一個彪形大漢。急沖沖的走了進來。

「龍伯伯不好了。前方傳來緊急訊號。可能是邪道弟子殺過來了」那名大漢急忙道。

這名大漢不是別人。正是石峰。雖然如今的他貴為駙馬。但是他自幼崇拜龍天嘯。請示的皇帝后。就一直跟在龍天嘯身邊。

如今的石峰已經晉級到了凝血巔峰。只差一步。就可以晉陞到易筋境。可以說是鳳鳴帝國除了楚瑤外。最年輕的強者。

龍天嘯不禁瞳孔一縮。沉聲問道:「怎麼會這麼快。難道前方宗門弟子。都被擊敗了。」

前不久他們還看到大批的飛行魔獸飛過。有強者高聲安撫。讓大家有序的撤退。避免恐慌產生不必要的傷亡。

口口聲聲前方有宗門弟子頂著。怎麼這麼快就敗了。難道邪道弟子。真的如此恐怖。

「不知道情況。只看到了對方發射的緊急訊號。估計很快就要到達這裡了」石峰臉色凝重的道。

「立刻集結所有的軍隊。無論如何。也不能邪道弟子。屠戮無辜百姓」

隨著龍天嘯的命令。原本再幫忙撤離的士兵全部被召集起來。共有十五萬之眾。

這是邊境所有軍力。這裡大部分戰士。都是這裡土生土長的人。他們對這裡都這深厚的感情。

如果邪道入侵。全部都緊緊握著武器。站在城門前。擺開戰鬥狀態。

就在龍天嘯召集隊伍的時候。數百裡外。有十幾個身穿血羅宗服飾的年輕男子。正隱藏在暗處盯著龍天嘯等人。

「洛師兄。咱們這麼做。真的行嗎。」一個男子有些擔憂的道。

「怕什麼。這件事是趙昌行長老首肯的。你們操什麼心。」

一個面容陰沉的男子。冷冷地回道:「鳳鳴帝國的白痴都該死。尤其是龍家的父子。更是該死傷一萬回。

本來鳳鳴的靈石礦。是我們血羅宗最早發現的。如果不是龍家父子破壞。早就收入我們血羅宗的口袋。

瑪德。提起來就想殺人。千辛萬苦給我弟弟討了一個好差事。沒想到到頭來。竟然讓他把命也給搭進去了。真是氣死我了。真恨不得親手砍下龍家父子的頭」那被稱為洛師兄的男子。咬牙切齒的道。

曾經被龍塵斬殺的白衣男子。正是眼前這個男子的弟弟。原本想給自己弟弟爭取一個出人頭地的機會。結果把弟弟的命搭進去不說。就連他也受到了牽連。

這次在靈石礦上。血羅宗算是賠了夫人又折兵。而且還成了周圍所有勢力口中的笑柄。

所以整個血羅宗上下。早就把龍家父子恨之入過。偏偏這次運氣好。他們被指派的位子。竟然就是鳳鳴邊境。

這給他們了一個借刀殺人的機會。曾經在帝都鬧得灰頭土臉的趙昌行。直接告訴弟子。故意放一撥邪道弟子進來。把鳳鳴邊境屠掉。

雖然有過失之責。不過責任也不大。一些平民的傷亡。不會引起太大的反響。

他們不能堂而皇之的殺龍天嘯。但是讓龍天嘯死於邪道弟子之後。跟他們自己報仇沒什麼區別。

「可恨那個龍塵。竟然進了玄天別院。如果他們父子在一起。就讓他們父子兩個一起下地獄」洛師兄冷哼一聲道。

他身邊十幾個弟子。都一聲不吭。他們都是老弟子了。算起來都是師兄級強者。與玄天別院的執法者身份相同。

所以他們不能直接前往戰常這是正邪兩邊多年來形成的一種默契。全部讓新弟子去進行決戰。用來磨練他們的意志。

「一會兒。只要龍天嘯被殺。你們就偷偷把訊號發出去。讓弟子們過來救援。

只要死的人不要太多。沒人懷疑到是我們做了手腳。明白了吧。」

那些人點點頭。雙目緊緊盯著遠處城門前。

龍天嘯剛剛把戰士們召集起來。還沒等說話。忽然間臉色一變。看著遠方。

只見前方有三十幾個邪道弟子。身穿血紅色的長衣。對著這邊狂奔而來。臉上掛著猙獰的笑容。

原本還想給眾人鼓舞士氣的龍天嘯。當看清楚那些人的修為後。不禁心中一片冰冷。

竟然全部都是易筋境強者。雖然只有易筋初期。他們的氣息。竟然比自己這個易筋後期。強大十倍以上。

龍天嘯深吸了一口氣。他一生征戰。從未絕望過。這是有生以來第一次。雙方的力量太懸殊了。

雖然明知必死。龍天嘯還是緩緩抽出了自己的長刀。因為眼前已經沒有退路了。眼見雙方距離不足百丈。忽然長嘯一聲。對著邪道弟子衝去。

隨著龍天嘯的動作。其他戰士們也悍不畏死的衝出。那些邪道弟子臉上浮現一抹殘忍的笑容。紛紛亮出手中的武器。

「嗡」

就在雙方要交戰的時候。一道巨大的風刃。猶如巨龍衝天。撞進了弟子的隊之中。同時一個聲音響徹天地:

「鳳鳴的勇士全體後退。這裡交給我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