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九星霸體訣 第兩百三十九章 神秘男子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常可觀的。 這些勢力都是邪道一些不入流的勢力。真正開戰的時候。未必能撈到什麼好處。所以趁著地利。想撈點好處就後退。 只是他們沒想到。這次的隨即選擇的戰常距離玄天別院非常的近。剛剛到來...

「噗」

一聲悶響。血花飛濺。

漫天飛舞的風刃消失。與唐婉兒交戰的那名邪道弟子。雙目失去了神采。緩緩倒下。

「勝利了」

伴隨著那名核心弟子倒下。整個戰場上。已經沒有一個或者的邪道弟子了。

這是一場完勝。只有十幾個弟子受傷。而且都不嚴重。經過醫療弟子的治療。已經完全恢復。

這一場戰鬥。讓眾人的信心暴漲。邪道中的強者。也不過如此。

「龍塵我贏了」

唐婉兒一臉興奮的走到龍塵面前。可是她發現龍塵的臉上一點笑容都沒有。反而陰沉的嚇人。

眾人也發現了。歡呼聲戛然而止。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龍塵。

「這是一場力量懸殊的戰鬥。勝利了。你們很驕傲。」龍塵冷冷的看著眾人。

「對方雖然也有近千人。可是他們核心級弟子。只有四人。而我們有多少。

這樣的勝利值得驕傲嗎。你看看你們的戰鬥方式。那都是什麼玩意。你們在玩遊戲嗎。

岳子峰。你身為劍修。你很高貴。遇到比自己弱的人。不屑與出手。

不管身後人的死活。獨自一人衝到人群中。去點殺強者。這就顯得你強大了。

還有那些一個個自認為自己是核心弟子。就以為天下無敵的傢伙。你們都是白痴么。」

龍塵臉色鐵青。對著眾人喝道:「跟你們說過什麼。我們是一個集體。不要逞英雄。要逞英雄、出風頭我特么自己不會嗎。

我們要相信集體的力量。要懂得相互配合。之前跟你們說的作戰計劃。你們都耳朵冒泡了嗎。

那些敵人對於你們來說是弱。可是對於你們身後的弟子來說。那就是致命的威脅。

他們拚命守護著你的後背。你們把他們當成了什麼。當成了炮灰還是工具。」

眾位核心弟子被罵得滿臉通紅。心中又充滿了愧疚。確實他們之前有些得意忘形。控制了局面后。就開始自己顧自己的拼殺。沒有照顧到身後的弟子。

一方面是因為興奮。另一方面也是虛榮心再作怪。看著別的核心弟子大展風采。自己也不甘落後。

一開始的時候。還保持著陣型。可是殺著殺著。就各自為戰了。早就忘記了龍塵的部署。

不少核心弟子都低下了頭。龍塵曾經告訴他們。想要激活祖紋。就需要心中有珍視的存在。

可是剛才。他們早就把龍塵的話給忘得一乾二淨。他們的心中只有自己。如今被龍塵一罵。無不羞愧的無地自容。

「還有你。唐婉兒。我問你。你如果全力出擊。拚死一戰。他能否擋得住你十招。」龍塵怒氣不消。對著唐婉兒質問道。

唐婉兒一呆。看著滿臉怒容的龍塵。這是龍塵第一次對她大發脾氣。讓她心中充滿了委屈。

「我……」

唐婉兒剛剛張了一句嘴。就哽咽的說不下去了。輕咬著櫻唇。發不出聲音。

青玉見唐婉兒哽咽。不禁有些心疼。給龍塵遞了一個眼神。但是龍塵假裝看不見。

「讓我來告訴你吧。你如果全力出擊。他絕對擋不住你七招。

可是你卻用了將近五十招。才將他擊殺。你認為這樣的成績。很值得興奮嗎。

你知不知道。你這樣的行為。會讓整個隊伍陷入絕境。如果那個邪道弟子。有什麼一次性的歹毒手段。或許你憑藉強大的修為可以逃命。但是你會害死你身邊的人。你知道嗎。

跟你們說過多少遍了。這不是一場比試。出手的目的就是擊殺對方。能用一招。就絕對不用第二招。

還有葉知秋、谷陽。你們出手根本不夠狠。明明有幾次機會。你們可以擊殺對方。可是你們不敢冒險。白白浪費了那麼多的好機會。

狹路相逢勇者勝。如果你們懼怕死亡。就不要修行了。還參加毛的正邪之戰。給人家做磨刀石嗎。

當初我為什麼能夠擊殺修為比我高。戰力比我強的吳起。那就是因為我敢拚命。而他不敢。

越是怕死。最終死的人就是誰。所以他死了。而我依舊活蹦亂跳的站在這裡罵人。

你們今天太讓我失望了。如果下次再這樣。都特么的滾蛋。老子一個人帶著我兩個兄弟去殺好了。省的看著你們來氣。」

龍塵罵完。怒氣依舊不消。來的路上明明講的好好的。剛一開戰。就忘的乾乾淨淨。換了誰。也受不了。

最讓他失望的還是唐婉兒。空有一身強大的實力。卻不肯全力發揮。這讓他簡直不能理解。

「龍塵。我錯了……你別生氣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你原諒我好不好。」

唐婉兒一邊哽咽著一邊道。她知道今天龍塵憤怒的原因大半是因為自己。當初是她求著龍塵。讓他指揮眾人。盡量讓大家活著回去。

可是她的行為。完全違背了她自己的意願。這樣等於是深深傷害了龍塵的信任。

可是她也有自己的難處。雖然實力強大。但是她是一個女子。尤其並沒有經歷過什麼真正是生死搏殺。貿然改變自己的戰鬥方式。這實在太難了。

「歸隊吧。或許你只有等你身邊的人隕落了。你就會明白什麼是痛苦。知道戰鬥的目的是什麼了」龍塵深吸了一口氣。盡量讓自己平靜下來道。

唐婉兒咬了咬櫻唇。低著頭回到了隊伍。全場一片死寂。就連那些僥倖活下來的士兵們。站在遠處都大氣也不敢喘。

龍塵嘆了口氣。對著眾人道:「不要失去了才知道珍惜。不要失去才知道痛苦。不要失去了。才知道什麼是守護。

我可以毫不客氣的跟你們說。這次正邪之戰。我們這裡的人。能有一半人活著回去。已經算是老天保佑了。

如果你們現在還不成熟起來。如果死了也就罷了。一了百了。可是如果你活著。你會在悔恨中度過一生。努力讓自己做的更好。不要留下遺憾。」

「龍塵師兄。您放心吧。錯誤我們只會犯一次。絕對不會犯第二次的」

眾核心弟子高聲叫道。對於龍塵他們是心服口服。不光是龍塵那強大戰力。更因為他那遠超常人的胸襟和智慧。

龍塵點點頭道:「如今已經到達戰場了。現在已經不能使用飛行魔獸了。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長老和一眾師兄們。已經跟邪道高手們開始對持了。現在我們必須依靠我們自己。

這一批不過是邪道的先頭部隊。還會有更朗盜ΑO蛘獗哂坷礎

我們距離戰場近。有好處也有壞處。壞處就是正道的那些救援弟子。還在途中。

不過好處嘛。嘿嘿。就是沒有人跟我們搶人頭了。你們懂得。」

眾人見龍塵雨過天晴。露出了笑容。眾人不禁又興奮了起來。

「來幾個人。把那些還算完整的人頭都砍下來。那可都是白花花的積分埃」

忽然龍塵對著阿蠻道:「阿蠻。你小子以後注意點。能不能下手輕點。你這一棒子下去。二十萬積分。就這麼沒了」

眾人也是一陣肉痛。按照正常福利來算。阿蠻這一棒子。把兩個公會一個月的福利給砸沒了。

「關鍵他拿眼睛瞪我」阿蠻一輪手中的狼牙棒氣呼呼的。非常理直氣壯的道。

「好吧。你以後盡量注意點吧。遇到厲害的。盡量砸下半身。把腦袋留下」龍塵只能無奈的道。雖然知道阿蠻記性不太好。說一下。總比不說好。

「問一下。這附近還有什麼城池。」龍塵對著那群士兵道。

「啟稟大人。向南方八百里。有一座南里城。城池比我們這裡還要大上十倍。不知道有沒有受到攻擊」一個士兵向前一步。恭恭敬敬的道。

龍塵點點頭對著那群士兵。挑起一根大拇指道:「用自己的生命守護城中百姓。你們都是真正的勇士」

說完龍塵帶著眾人直向南方奔去。用不了多久。就會有別院的人。安排這的人撤離。這不需要他們操心。

他們要做的是將這些先頭入侵的邪道弟子擊殺。不讓他們造成大規模的百姓傷亡。

先頭這些邪道弟子非常的可惡。他們並非真正的邪道主流。而是一些二三流勢力。主流大軍還在後面。

當收到發動攻擊的指令后。因為距離近的緣故。所以第一時間殺出。

他們就像一群狼。不停的瘋狂殺戮平民。去淬鍊他們的武器和靈魂。進階他們的功法。

雖然平民的靈魂沒有正道弟子那麼強大。但是質不足。以量來補。一樣是非常可觀的。

這些勢力都是邪道一些不入流的勢力。真正開戰的時候。未必能撈到什麼好處。所以趁著地利。想撈點好處就後退。

只是他們沒想到。這次的隨即選擇的戰常距離玄天別院非常的近。剛剛到來。就被龍塵等人給帶個正著。

好處還沒撈到多少。就被人家給包餃子了。龍塵帶著眾人一路疾馳。忽然前方遠遠看到了一個巨大的城池。

在城門前方。上千邪道弟子。正瘋狂地向前方奔出。即將要奔到了城門之下。

「不好。邪道弟子。要進城了」

眾人不禁大驚。如果被他們沖入城中。會有大批的士兵和平民被擊殺。

龍塵等人急忙加快腳步。希望能夠以最快的速度殺過去。盡量將百姓的傷亡減少到最低。

忽然間龍塵瞳孔一縮。只見那高大幾十丈的城門樓上。出現了一個穿著斗篷的男子。只露出鼻子以下的半張臉。

眼見著那群邪道弟子就要衝到城門下了。那人手中忽然多了一把古彩斑斕的長弓。

右手輕輕一拉弓弦。弓如滿月。一道金色的箭矢浮現在長弓之上。

「破雲箭」

一聲冷峻的低喝。彷彿天神低語。雖然聲音不大。但是方圓數百里內。人人都聽的清清楚楚。

隨著那人話落。右手一松。一道金色的光箭。直奔邪道弟子們衝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