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玄幻魔法

九星霸體訣 第二百二十九章 幫助提升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而正道。一直都是被動防禦。 看來這次滄溟的話。深深地震動了凌雲子的那顆心。準備一改以往的保守策略。放手一搏。 「這個倒是事實。剛剛收到消息的時候。不少人臉色都變了。還沒有從最終考核的...

隨著消息的發布。整個別院地氣息一下子凝重了起來。所有弟子。頓時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壓力。

這個時候。龍塵把天地盟的五大核心弟子都召集了起來。大家一起開個會。

對於核心弟子來說。參加這樣的戰鬥。想想都覺得讓人熱血沸騰。

不過並不是所有人都有這樣的膽量。雖然大多數人都摩拳擦掌。磨刀霍霍。

不過還是有一部分人。心中充滿了恐懼。因為終極考核的陰影。在他們的心中還沒有散去。那些考核失敗而慘死的場面。依舊在他們腦海中回放。

「龍塵。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宋明遠問道。

雖然龍塵不是核心弟子。但是所有人都以他馬首是瞻。只要龍塵決定的事。他們都會一如既往的支持。

「現在別院忽然發放這麼大的福利。就是為了提升大家的實力。

按照別院的計劃。是三個月後。別院弟子要深入邪道邊境。以狩獵的方式。擊殺邪道弟子。賺取大筆積分。

這是試煉。是名副其實的生死試煉。不再是遊戲。沒有任何遊戲規則。唯一要做的事就是。保證自己活著。

因為邪道強者。陰狠毒辣。手段層出不窮。殺人對他們來說。就是家常便飯。

跟他們相比。咱們這些人。都是溫室里的花朵。非常的吃虧。」龍塵有些擔憂的道。

上次龍塵為了騙取鬼沙的功法。知道了很多邪道的戰技。那些戰技毒辣到讓人嗔目結舌。

幾乎所有戰技。都需要殺人來完成。用同類的性命。去奠定自己的基矗讓人心寒。

相對於別院這些弟子。平時打打架。裝裝逼。搞點小陰謀。小動作。他們比較擅長。

但是遇到那些邪道弟子。被他們狠厲的血氣一衝。估計會有不少人直接被嚇尿。

不過這並不是這些弟子真的不行。而是他們家族把他們培養到了這種地步。這就那些家族口中所謂的「天才」。

說白了。就是應試教育的產物。比比武。打打擂。他能給你打出滿分來。但是一到生死決戰。就完蛋了。

所謂材與不材。在於有用無用。所以滄溟才罵出那句話:別院的弟子。就是用來給人家邪道弟子磨刀的。

雖然罵的難聽。但是這就是事實。否則這麼多年來。正道也不會被邪道壓著打了。發起正邪大戰。也都是人家主動發起的。而正道。一直都是被動防禦。

看來這次滄溟的話。深深地震動了凌雲子的那顆心。準備一改以往的保守策略。放手一搏。

「這個倒是事實。剛剛收到消息的時候。不少人臉色都變了。還沒有從最終考核的陰影中走出來」葉知秋點點頭道。

當時有不少人。嘲笑那些人膽校被葉知秋嚴厲呵斥了。雖然知道是開玩笑的。但是這種玩笑不能隨便開的。

一個人的信心是否強大。往往決定了他在戰場上的生死。龍塵激戰吳起。就是一個非常鮮明的例子。

吳起的強大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在龍塵強大的氣勢下。以命搏命的攻擊中。他空有一身強大的修為。根本無法施展。

連大招都沒釋放出來。就被龍塵斬殺。死的是何等的憋屈。可是又是那麼的理所當然。

按照正常邏輯。吳起身為易筋中期巔峰。就算是被十個易筋中期的強者。都未必能夠將他擊殺。

吳起的實力。比龍塵高出太多太多。可就是這樣的一個強大的人。就這麼被砍瓜切菜一般擊殺。不得不讓人深思。

凌雲子也正是受到了龍塵的啟發。又有滄溟的提醒。才終於一咬牙。下了這個決定。

要知道這可是違反了別院的規定的。如果被上頭知道。恐怕他這個掌門位子也要不保。

不過正如滄溟說的那樣。凌雲子規規矩矩了一輩子。一生無過。不過也沒有什麼功。如今他想在龍塵身上賭一把。

龍塵也隱隱覺察到了凌雲子的想法。這無形中給了他很大的壓力。這個策略是他提出來了。如果失敗了。會連累很多人。

「今天把大家召集起來。一個是希望大家盡量安撫一下兄弟們的情緒。不要搞得那麼緊張。努力修行就行了。

至於信心。那就不是他們的事情了。這個重擔就要落在眾位的身上。」龍塵看著眾人道。

「我們身上。」眾人不解。

「對。就在你們身上。你們身為核心弟子。是整個勢力的靈魂。你們的表現。關係著所有人都的生死。

我需要你們在這段時間內。變得更加強大。更加自信。在試煉開始的時候。就做好示範。漂漂亮亮的打幾場勝仗。

以自己的行動告訴大家。邪道強者並不恐怖。只要砍下他們的腦袋。他們一樣會死」龍塵笑道。

眾人點點頭。龍塵的話。確實有道理。不過幾人立刻覺得壓力非常的大。

李奇苦笑道:「你這麼一說。我感覺心裡沒底了。萬一我開不好頭。豈不是上百號兄弟的命。就葬送在我的手裡了」

其他人也不禁微微苦笑。唐婉兒倒是沒什麼壓力。因為她知道天地會有龍塵。無人可以撼動天地會的士氣。

「你們沒底。是因為你們沒有信心。沒有經過真正的生死考驗。又怎麼會培養出無敵的信心。所以。我現在就會開始對你們進行一常生死試煉」龍塵非常嚴肅的道。

「生死試煉。你沒開玩笑吧」眾人大吃一驚。

「看來你們還不了解我。當你們覺得我是認真的時候。我往往是開玩笑的。當你們認為我是開玩笑的時候。我基本都是認真的。

一會兒。你們三個一起攻擊我。記住這不是比武。而是殺戮。我要把你們逼入死亡絕境。激發你們的祖紋」龍塵道。

「可是這管用嗎。你又不可能真是下死手」羅倉有些疑惑的道。

他們家族裡。早就試探無數次了。想把他們逼入死亡邊緣。激活祖紋。可是都失敗了。

而且那個時候。可都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家族派人「刺殺」他們的。

如今龍塵都把結果說出來了。這樣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沒有恐懼。怎麼激發祖紋。

「你們錯了。如果你們擋不住我的攻擊。我會真的殺了你們」龍塵冷冷的看著三人道:

「我寧願你們死在我的手裡。也不想你們死在邪道弟子的手中。起碼。在我手下。你們可以保留全屍」

三人心頭狂跳。龍塵竟然是認真的。而且此時龍塵的雙目之中。沒有一絲的情感。就跟激戰吳起的時候一樣。充滿了殺戮的**。

三人頓時感覺脖頸的汗毛根根豎起。此時的龍塵。簡直就像是一個魔王。說翻臉就翻臉。

他們也終於感覺到了。龍塵說的認真的。如果他們擋不住龍塵的攻擊。他們必死無疑。

「走吧」

龍塵起身。五人一聲不吭地跟在龍塵的身後。出了別院。來到一處山谷。龍塵獨自一人面對著宋明遠、李奇和羅倉三人。

「你們現在就想象一下。你身邊的人。就是你的至親。可以是你的父母。可以是你愛人。是你們心中最為重要的存在。

而我就是那個冷血無情的邪道惡魔。有人要無情斬殺你們的至親時。你們是什麼心情。好了。開始。」

「嗡」

龍塵手中骨刃。直奔還在發獃的宋明遠刺去。速度之快。如同一道閃電。直奔宋明遠的喉嚨。出手就是致命一擊。

宋明遠大駭。等反應過來時。龍塵的骨刃。幾乎已經點到了他的喉嚨。根本來不及躲避。

龍塵的骨刃上。帶著排山倒海一般的力量。宋明遠幾乎看到了自己被刺破喉嚨的場面。

「轟」

就在骨刃即將點在宋明遠喉嚨的時候。羅倉第一個反應過來。手中的大棍一架。重重地撞在龍塵的骨刃上。發出一聲爆響。

雖然架開了龍塵的骨刃。可是骨刃上可摧山毀岳的力量傳來。兩人頓時被撞飛出去。

唐婉兒和葉知秋看得差點失聲尖叫。龍塵那一招根本沒有保留。如果不是羅倉。宋明遠已經成為一具屍體了。

「龍塵真的要殺人。」

「第一擊。我故意慢了半分。下一擊絕對不容情。或許我換一副面容。你們會好一點」

說完話。龍塵手中多了一個猙獰的面具。如同索命厲鬼一般。帶在臉上。手中骨刃再次斬出。直奔李奇而去。

李奇大喝一聲。手中兵刃對著龍塵的骨刃撞去。可是龍塵的力量太恐怖。他直接一口鮮血噴出。倒飛出去。

就在他倒飛出去的當。龍塵人也跟著飛出。如影隨形。骨刺對著李奇的脖頸斬落。

「李奇」

羅倉和宋明遠睚眥欲裂。李奇根本無力抵擋這一擊。如果被骨刃撞到。李奇必死無疑。

兩人怒吼一聲。顧不得身上的傷勢。想要救援李奇已經來不及了。兩人手中的兵器。直奔龍塵的要害刺去。

龍塵冷哼一聲。手中骨刃一抖。兩人的兵器立刻被震飛。兩人立刻身體巨震。又是一口鮮血噴出。

龍塵骨刃如果死神之刃。對著兩人脖頸斬來。速度之快。兩人已經無法躲避。

「給老子去死」

李奇怒吼一聲。一把撲在龍塵身上。兵器沒有的他。一把抱住龍塵的手臂。張嘴就咬。

龍塵沒有繼續攻擊。緩緩摘下面具。看著如同瘋狗一樣。死死咬著自己手臂。不停亂撕的李奇。臉上浮現一抹笑容。

「恭喜你們成功激活祖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