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九星霸體訣 第二百二十七章 鑄就兵器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院現在尷尬的現狀。但是偏偏又無法改變。 總不能讓這些弟子們相互下死手吧。這也別說上邊不同意。那樣哪個勢力會把弟子送到別院來。 本來終極考核。就已經讓無數勢力望而卻步了。如果再繼續讓弟子...

「前輩。我想知道。您這裡是不是有高階魔獸精血。」龍塵一臉期待的問道。

果然龍塵預想的沒錯。那老者點頭道:「有埃都是四階魔獸精血。你要。」

聽阿蠻說。他師父一直陪著他打獵。經常吃四階魔獸。所以他的身體。才會如此強大。

要知道四階魔獸的精血可是寶貝。不管是淬鍊身體。還是入葯煉丹。作用非常的廣泛。

所以龍塵有此一問。聽到這個答覆。龍塵不禁大喜:「前輩可以給我一些嗎。」

「這都是小事。那個別前輩前輩的。叫著讓人不舒服。老夫滄溟。既然不想拜我為師。就叫我滄溟大伯好了」滄溟擺擺手道。

龍塵看了凌雲子一眼。如果往滄溟叫大伯。自己豈不是跟掌門一個輩分了。

凌雲子看出了龍塵的心思。淡淡的笑道:「這個不妨事的。咱們玄天別院。跟其他宗門不一樣。

其他宗門都是師父帶徒弟。徒弟帶徒孫。比較看重輩分。咱們玄天別院。跟一般世俗學堂的風格類似。不拘泥於輩分。」

龍塵這才對著滄溟笑道:「龍塵見過滄溟大伯」

「嘿嘿小子。其實老頭子真的看好你。你骨子這份傲氣和這份狠勁。跟老夫當年一模一樣。

也只有你這樣的人。遇到那些窮凶極惡的邪派弟子。能夠真的下得起手。

至於那些溫室里的白菜。我呸。我都懶得評價。小凌子你也不要不以為然。

我早就說過。別院的規矩有問題。在這個框架下培養出來的都是什麼。

一個個打扮的比誰都漂亮。真正的戰鬥比的是誰的戰鬥強。比的是誰會的戰技多。比的是誰的招數更華麗。

說白了戰鬥。最終目的。就是以最小的消耗幹掉對手。能一擊必殺。就絕對不出手第二次。

遇到比自己強大的對手。就要像龍塵這樣。就算你殺了我。你也活不成。

你看看那個叫什麼。吳什麼玩意來著。」

滄溟忽然想不起那個名字了。圖方趕忙介面道:「他叫吳起」

「對對。就那個吳起。簡直就是一坨狗屎。驕傲自大。就他那個德行。遇到兇殘的邪派高手。絕對能把他嚇尿。

生死決戰。還想玩什麼計謀。玩什麼心理戰術。我呸。這就是你們培養出來的強者。

培養出來一群豬。然後去送給那些邪派弟子練手。咱們別院的弟子。一代不如一代啦」

滄溟越說越怒。說到最後。不禁嘆息了一聲。雙目之中浮現一抹感傷。好像回憶起了什麼。

凌雲子被罵的一聲不吭。他也知道別院的規矩有些問題。關鍵這是上邊制定的規則。無法更改。

「小凌子。當初你雖然天賦極強。不過你骨子裡缺少一股狠勁。做事太瞻前顧後。沒有魄力。

所以你最後成了咱們別院的掌門。你想想跟同代的那些強者。他們現在都什麼修為了。

做人四平八穩。固然有好處。可是作為修行者。就不行了。如果沒有勇氣和魄力。根本走不遠的。

天賦就是屁。你把它放出來。或許能響一下。熏熏人。如果放不出來。誰知道你憋著什麼屁。」

聽到這裡龍塵差點笑出聲來。不過不得不承認。滄溟說的太對了。話粗理不粗。簡直是一針見血。

有天賦的人多了去了。但是沒有那種拚命修行的意志。和勇攀高峰。衝破天地桎梏的決心。再好的天賦。也是浪費。就像滄溟說的。憋在肚子里的屁。放不出來。就一點用都沒有。

本來龍塵就對別院這種選拔方式有些嗤之以鼻。洞府考核外。其他的方式。龍塵都不怎麼認同。

「小凌子。人生一世草木一春。很快就過去了。所謂人過留名燕過留聲。我想問問你。到你死的時候。你知道你留下了什麼。

你什麼都沒留下。你一輩子都規規矩矩做人。本本分分做事了。」滄溟搖搖頭惋惜道:

「本來我是想把你培養成一個真正的武者。結果你非得聽我師兄的。做個聽話的好孩子」

滄溟看著阿蠻。雙目全是滿意的神色:「老天待我不保能讓我暮年之時。遇到這麼一個寶貝徒弟。嘿嘿」

「老天也待我不保遇到老頭你。我終於可以吃到吃不下了」阿蠻也一臉感激的道。

阿蠻的表情。讓滄溟哈哈大笑。雖然阿蠻有些笨。有些傻。但是他從不拐彎抹角。雖然有時候會讓人生氣。但是滄溟真心喜歡這個傻小子。

把阿蠻當成自己的孩子一樣。他知道阿蠻憨厚老實。絕對不會去欺負別人。所以當阿蠻被欺負。他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一巴掌把孫長老扇飛。

如果不是顧忌凌雲子這個掌門的面子。他早就把孫長老拉過來。往死里踹了。

滄溟原本有些鬱悶的心情。被阿蠻一句話給沖淡了許多。整個場面也變得輕鬆了不少。

凌雲子沉吟了一下。看著龍塵道:「龍塵。你覺得別院應該怎麼發展。才能讓弟子更加強大。」

龍塵苦笑了一下道:「掌門大人。您這是折煞弟子了。小子只不過是凝血境菜鳥一枚。哪裡懂那麼多氨

凌雲子微微一笑。心中暗道。你還不知道你有多麼恐怖。等你知道。就不會這麼想了。

「無妨。說出你心中的想法。我想聽聽」凌雲子嚴肅的道。

見凌雲子並沒有開玩笑的意思。龍塵也不好嬉皮笑臉。認真的道:

「既然掌門有命。小子就只好胡說八道了。其實在我眼中別院的規矩就是:既讓馬兒跑。又不給馬吃草。

想要培養弟子。卻又不給弟子足夠的空間。非要搞這種類似於小孩子遊戲的競爭。實在無聊。」

圖方一皺眉道:「沒有競爭。又怎麼會有緊迫感。沒有緊迫感。又如何快速修行。」

顯然圖方對於龍塵這句話有些不滿。如果沒有競爭。資源都平等分配。那弟子們的成長豈不是太慢了。

「競爭當然是好事。不過這有個前提。那就是一個健康的競爭方式。

很明顯別院的競爭。就是一個病態的競爭方式。別院本來的初衷是好的。

讓大家相互競爭相互提高。利用相互的壓迫。激發奮發圖強的意志。從而讓大家有超越對方的**。去拚命修行。

就像滄溟前輩說的。這種方式本身沒有錯。但是培養出來的所謂的高手。不過是一群廢物。

以為自己修為高。以為自己天賦好。以為自己戰技強。就可以天下無敵了。

這樣的人。一旦到了生死決戰的時候。他會發現他的這些依仗是多麼的可笑。

對方不管你什麼修為。不管你什麼戰技。不管你什麼天賦。人家只是單純的想要砍下你的腦袋而已。

在這種時刻。那些花里胡哨的戰鬥方式。在別人拚死進攻面前。就成了豆腐。最終的結果就是。華麗的死在別人手裡。」

龍塵說完。讓圖方和凌雲子一陣沉默。龍塵說出了別院現在尷尬的現狀。但是偏偏又無法改變。

總不能讓這些弟子們相互下死手吧。這也別說上邊不同意。那樣哪個勢力會把弟子送到別院來。

本來終極考核。就已經讓無數勢力望而卻步了。如果再繼續讓弟子死亡。以後別院連弟子都招不到了。

「怎麼能夠改善這樣的情況。」凌雲子看著龍塵道。

「樹立一個敵人」龍塵非常爽快的道。

「哦。」

「我們不是與邪道是死敵嗎。那就不需要樹立了。滄溟大伯不是說。我們的弟子。都是他們的磨刀石嗎。

那麼為什麼不能讓他們成為我們的磨刀石。當樹立了一個目標。所有人都會向著一個目標發展。將所有人凝成一股繩。

總比咱們這樣內鬥強多了吧。而且內鬥的結果就是大家不再信任。相互敵視。就算出現共同敵人。也難以凝聚起來」龍塵道。

圖方點點頭道:「這倒是一個方法。不過我們不知道。邪道弟子。什麼時候會入侵。倒是有點麻煩」

「我們入侵他們不可以嗎。」龍塵有些古怪的問道。

圖方和凌雲子不禁一震。歷來都是邪道入侵后。他們才被迫反擊。長久以來形成了習慣。以防禦為主。

今天龍塵提出了主動出擊。倒是讓他們非常的心動。不過這件事情。還需要斟酌一下。

「謝謝了。我會考慮的」凌雲子對龍塵一笑。空間一動。與圖方消失在眾人面前。

「龍塵。這裡是我收集的魔獸精血。你全拿去用吧」滄溟說完。取出一個空間戒指。直接扔給龍塵。

龍塵打開戒指一看。即使以龍塵的定力。也差點激動的大叫。竟然有滿滿的五十幾缸魔獸精血。

那可全部都是四階魔獸精血埃如果製作成萬獸精血。絕對會讓他的修為暴漲。

「另外。大伯也沒什麼好送你的。回頭給你打造一把武器。當是送你的見面禮了」滄溟道。

「老頭。你不是打賭輸的嗎。怎麼又成送禮了。」阿蠻有些奇怪的道。

滄溟頓時老臉一紅。狠狠瞪了阿蠻一眼。不該聰明的時候變聰明。是最讓人討厭的。

龍塵聽到滄溟要給自己打造一把武器。不禁欣喜若狂。他現在真的缺一把趁手的兵器。

「那就多謝滄溟大伯了。我希望我的兵器能重一點」龍塵興奮的道。

「那你全力對我發出一拳我看看」滄溟道。

龍塵也不客氣。知道滄溟在估量自己的力量。全身之力爆發。一拳揮出。

轟。

龍塵的一拳。被滄溟擋祝滄溟雙目浮現一抹驚訝之色:「比我想象的還要強大。居然有八萬多斤的力道。要不給你打一個五萬斤的大刀。」

「十五萬斤吧。或者更重一點都行」龍塵非常期待的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