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武俠修真

九星霸體訣 第二百二十五章 但求殺人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吼一聲。手中長劍泛起奇異的紋路。一股凌厲的劍氣升騰而起。對著龍塵斬落。 不過讓人意想不到的是。就在吳起的長劍將要斬落之際。龍塵的骨刃也已經高高舉起。 「離風斬」 龍塵好像依舊看...

鐵門關閉。頭頂上方的斷生石開始緩緩下降。剛才圖方長老說過。他們只有一個時辰的時間。

如果不能擊殺對方。斷生石落下。之前的那兩張「圖畫」。將是他們的最終命運。

「嗆」

長劍出鞘。吳起渾身氣勢爆發。一股屬於易筋中期巔峰的氣息。瞬間瀰漫開來。

「這個龜兒子。竟然隱藏了實力」阿蠻不禁怒罵道。

在與阿蠻對戰中。吳起並沒有完全使出全力。這讓阿蠻不禁憤怒不已。

「傻小子。這是當然的啦。現在可是生死決戰。不是一般戰鬥。誰會保留。」那老者笑罵道。

「混蛋。早知道他這麼狡猾。我就應該一棍子砸死他」阿蠻恨恨的道。

「行啦。還是老實看著吧」

見吳起將全部氣勢爆發出來。再也沒有一絲保留。所有人心頭震駭。

即使隔著數百丈的距離。他們都感到了極大的壓力。這個吳起。比之前的兩個執法者。強大太多太多了。

唐婉兒等人不禁為龍塵擔心起來。不過看著決死台上的龍塵。臉色始終平靜如水。不禁又放下心來。

此時的龍塵。沒有憤怒、沒有緊張、沒有恐懼。他的眼神之中。一片平靜。平靜得甚至有些嚇人。

在他的臉上。找不到半點的情緒波動。彷彿他就是一個旁觀者。就像站在決死台上的人不是他一樣。

「怎麼死到臨頭。反而平靜了嗎。」吳起手中長劍一揮。令空間不停震蕩。氣勢驚人。

「死的人會是你」

龍塵冷冷地回應了一聲。手中的骨刃抗在肩膀上。身上的氣息在不停的升騰。

「嗡」

身後的巨大神環浮現。就連那巨大的斷生石都無法遮擋。正瘋狂吸收天地能量。

龍塵的氣息。一下從一隻小貓。暴漲成了一隻斑斕猛虎。進行了一次極大的跨度。

與此同時。龍塵體內轟鳴不斷。強大的氣息。令空間都不穩定起來。

「那是什麼聲音。」

所有人都聽到了那種聲音。非常的奇異。彷彿江河在咆哮奔騰。勢不可擋。

阿蠻的師父、凌雲子、圖方全部動容。一臉震驚的看著龍塵。他們聽出來了那個聲音的來源。

「是血液流動的聲音」

圖方喃喃的道。那個聲音是龍塵體內血液急速奔騰發出的爆響。那是進入凝血巔峰后的全力爆發。所產生的效果。

不過正常修行者到了凝血巔峰。體內血液奔騰。聲音能傳出體外三尺。已經算是非常強大了。

超過一丈。那說明這個人氣血驚人。肉身無雙。就算是以肉身強悍著稱的谷陽。也只不過能傳出十丈的距離。

而現在的龍塵。氣血流動的聲音。簡直如同戰鼓雷鳴。方圓百里都能聽得清清楚楚。甚至可以聽到周圍山谷傳來的回聲。實在太嚇人了。

這次跟對戰谷陽時不一樣。雖然龍塵痛恨谷陽等人。不過大家都是為了修行。為了爭奪資源。並沒有深仇大恨。

可是今天小雪的慘狀。徹底刺激了龍塵。那被他壓抑了許久的殺戮**。再也壓制不祝一下子爆發了出來。

對於這股**。龍塵既渴望又有些恐懼。他感覺得到。這股**來自於九星霸體訣。

上次在帝都。全家性命受到威脅時。龍塵就爆發過一次。那次龍塵擊殺了白衣男子。

現在看來。那個白衣男子雖然也是易筋境強者。不過他比一般世俗強者。也只是略微強大一絲而已。還無法跟別院里那些打雜的強者相比。這就是大宗門的差距。

而如今龍塵面對的是一個貨真價實的易筋境中期巔峰級強者。他再也沒有任何保留。徹底釋放出了自己的殺戮**。

龍塵不再壓制那股**之時。才是九星霸體訣的全盛狀態。體內血液轟鳴。無數金光在血液之中流淌。氣息越來越強。

「看起來還不錯。不過可惜。你只不過是一個凝血境菜鳥。今天死的只能是你。還是想想你的親人吧。否則你沒機會了。」吳起冷笑道。

龍塵感受了一下自己身體的力量。不需要壓制后。起碼又暴增了一倍。

「呼」

手中骨刃指著吳起。龍塵冷冷的道:「收起你那幼稚的言語吧。想要打擊我龍塵。只會暴履恐懼。

在你的眼神之中我看到了恐慌。你在害怕。你害怕無法擊殺我。而耗盡時間。與我功歸於荊

你不惜浪費寶貴的時間。也想要打擊我的信心。希望通過言語破我銳氣。實在是可笑。

我龍塵平生殺敵無數。生死之戰經曆數十常數次死裡求生。徘徊在生死邊緣。就憑你那幼稚的手段。也想動搖我的信心。」

龍塵的聲音充滿了不屑。以及那強大的自信。沒人敢懷疑他話中的真實性。

宋明遠等人。無不心中震駭。如果龍塵說的是真的。那他的經歷就太可怕了。

「胡說八道。既然你不識趣。那就去死吧」

吳起大吼一聲。人隨劍動。對著龍塵一劍斬落。招數凌厲。直取龍塵面門。

這一招速度奇快。幾乎剛剛出手。劍就已經到了龍塵的面門。吳起的身法。非常的詭異。

可是讓所有人大吃一驚的是。龍塵彷彿沒看到吳起的長劍一般。手中的骨刃直接刺向吳起的胸口。

骨刃長有一丈。當吳起的長劍刺中龍塵面門時。龍塵骨刃也定然可以刺穿吳起的胸口。

這是一招與敵具亡。同歸於盡的招數。可是龍塵臉上依舊平靜。沒有絲毫波動。彷彿自己的生命。一點都不在乎。

龍塵不在乎。可是吳起在乎。見龍塵一出手。就是同歸於盡的一擊。不禁大駭。

急忙收回手中的長劍。對著龍塵的骨刃一劍斬落。吳起的修為極為強大。進入易筋境力與氣相融。龍塵那全力的一刺竟被他擋開了。

「你果然怕死」

龍塵臉上浮現一抹嘲諷。冷冷的道。

「混蛋」

吳起大怒。剛才雖然擋開了龍塵的骨刃。但是骨刃上的勁氣。令他心口發寒。差點傷及他的臟腑。

他知道龍塵一身的力量。都集中在骨刃上。如果被骨刃刺中。上面集中的力量就像火山一樣爆開。必死無疑。

「去死」

吳起怒吼一聲。手中長劍泛起奇異的紋路。一股凌厲的劍氣升騰而起。對著龍塵斬落。

不過讓人意想不到的是。就在吳起的長劍將要斬落之際。龍塵的骨刃也已經高高舉起。

「離風斬」

龍塵好像依舊看不見吳起的那一擊一般。也是一道恐怖的刀影。對著吳起斬落。分明又是一招同歸於荊

吳起大駭。他的劍氣固然可以擊殺龍塵。可是龍塵的刀影一樣可以將他劈碎。

眼見躲避不及。急忙全力讓自己手中的劍氣一偏。斬在龍塵的刀影之上。

「轟」

劍氣和刀影對撞在一起發出一聲爆響。吳起立刻一口鮮血噴出。人倒退了數步。

他不是被龍塵的刀影擊傷的。他是被龍塵和自己合力擊傷的。因為劍氣已經催發。強行改變方向。會讓他的筋脈巨震。如果是平時也沒什麼。大不了受點震蕩。

可是當龍塵的刀影斬來。那可是龍塵一身修為凝聚。而他的劍氣。因為強行轉折。大半的力量都流失掉了。所以一擊被龍塵震傷。

見吳起吐血負傷。所有人不禁心頭狂跳。吳起明明強大無匹。可是在龍塵那拚命的打法面前。竟然束手束腳。

而龍塵始終面色平靜。連續兩次都要與人同歸於盡了。依舊面不改色。冷靜的嚇人。

吳起心頭火起。他明明有強大的招數。有著無盡的后招。可是連續兩招。都被龍塵給擋了回來。第二次竟然讓他負傷了。

「呼」

就在吳起準備再發一招的時候。龍塵的骨刃已經出現到了他的面門。幾乎就要斬到他的頭顱了。

吳起心中大駭。急忙向後一仰頭。同時腳下用力。人向後倒飛出去。險之又險的避過了這破頭一擊。

不過吳起非常悲哀地忘記了一件事。這裡不是外界。這裡是決死台。台上的範圍只有百丈見方。

而龍塵兩次攻擊。已經將他逼退到了的決死台的邊緣。然後他就悲劇了。

「當」

一聲大響。讓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是。為了躲避龍塵的一擊。倒飛出去的吳起。一頭撞在鐵欄上。發出一聲大響。

不得不說。易筋中期巔峰的強者就是強悍。如同炮彈一般的撞擊。竟然沒有將頭撞爛。不過鮮血一下流了出來。

吳起頓時感覺一陣天旋地轉。眼冒金星。這時他終於想起了自己的處境。不禁心中大駭。

剛剛從眩暈中恢復過來。龍塵的骨刃。已經劃過一道詭異的弧度。直奔吳起心口刺來。速度之快。已經來不及格擋。

吳起大驚。手中長劍脫手。直接向龍塵的心**去。他的長劍沒有龍塵的骨刃長。想要逼開龍塵。必須擲出寶劍。這樣他的速度就會比龍塵快上一絲。這樣就可以將龍塵逼開。解決燃眉之急。

可是讓所有人驚駭的是。龍塵根本不理會那把長劍。骨刃依舊向前疾刺。

「噗噗」

兵器穿過血肉的聲音同時響起。龍塵的骨刃刺穿了吳起的胸口。而龍塵的心臟處。一把長劍穿過了他的身體。一時間全場寂靜無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