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玄幻魔法

九星霸體訣 第二百二十三章 不死不休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p> 在外面吃了虧。這位師叔就算性命不要。也要幫自己出頭。實際上。他比師父對他還要寵愛。 這位師叔修為強悍。不過為人脾氣古怪。不是對脾氣的人。連看人一眼都懶得看。 這次圖方將阿蠻帶來...

隨著一聲怒吼。一根巨大的狼牙棒。如同開天巨杵。對著孫長老的腦袋砸來。

這讓孫長老大吃一驚。他散開了威壓。按理說沒人能夠動彈。就算是核心弟子都不行。

頭也不回一拳向後揮去。不過讓孫長老沒想到的是。那道攻擊力量極為強大。他竟然被震退了數步。

這讓孫長老大吃一驚。急忙轉身一看。只見一個巨漢。手持一根碩大的狼牙棒。死死地盯著他。

好像自己的威壓。對於眼前這個小子沒有任何效果。而且剛才他的力量大的異乎尋常。就連他這個鍛骨境強者。都被震退了幾步。

「你是何人。」孫長老見此人並沒見過。不禁冷喝道。

「何人你個頭。你個老東西。敢欺負我龍哥。吃我一棒」

阿蠻大吼一聲。手中的狼牙棒對著孫長老當頭砸落。

「小子無禮」

孫長老臉色一變。剛才他問阿蠻那是出於禮貌。生怕他是哪位長老的弟子。免得鬧個半紅臉就不好了。

但是沒想到這小子口出惡言。不禁怒氣爆發。一掌拍出。

「轟」

阿蠻悶哼一聲。直接倒飛出去。原本立在遠處的一塊巨石。直接被阿蠻撞碎。

可是讓人驚駭的是。阿蠻受了這麼強大的攻擊。竟然一點傷都沒有。從地上爬起來。拎著狼牙棒又沖了上來。

「找死」

這回孫長老臉上有些掛不住了。剛才一擊他是有所保留。希望將阿蠻震傷。讓他吃點苦頭。

可是阿蠻竟然一點事也沒有。而且還不識抬舉。又向他撲來。不禁勃然大怒。

孫長老剛要運力。忽然那邊一道呼嘯的勁風。直奔他的肩頸砍來。龍塵這個時候竟然也動了手。

這下子在場的人。有一個算一個全都傻眼了。對長老出手。這是不要命了嗎。

「混賬」

孫長老忽然怒吼一聲。一股恐怖的威壓向外彈出。阿蠻和龍塵還沒等貼近孫長老。就被一股無形的力量震飛。

「這就是傳說中的鍛骨威壓嗎。太恐怖了。」

有人哆哆嗦嗦的道。傳說修行者。進入了鍛骨境。可以做到靈氣外放。形成威壓。不用出手光憑威壓。就可以將人活活震死。

不過那需要鍛骨境強者的修為。凝實到了一種極為恐怖的境界才行。通常世俗界的鍛骨境強者。是無法做到的。

強大如龍塵和阿蠻。在那股威壓下無力反抗。就知道這威壓多麼恐怖了。

「觸犯門規。還敢暴力反抗。你這是找死」孫長老厲聲喝道。

龍塵被震的氣血翻騰。鍛骨境強者太恐怖了。他現在還遠遠不是對手。

「孫長老。還請您分辨是非。不要不問青紅皂白就冤枉好人」唐婉兒氣得渾身發抖。不禁怒道。

上次這個孫長老就刻意針對龍塵。如今更是直接要將龍塵鎮壓。實在太可恨了。

「哼。你這是懷疑老夫的眼睛嗎。老夫親眼看到你們聚眾鬧事。圍攻執法者。更是心狠手辣。欲傷人性命。你們還想狡辯。」孫長老冷哼道。

「你……」

「婉兒。不要跟這個老犢子廢話。既然他要針對我。好。我就乾脆把事情鬧大點」

龍塵阻止了唐婉兒繼續爭辯。這根本沒有意義。這個老混蛋的心思。他比誰都清楚。

在所有人不解的目光中。龍塵取下腰間的銘牌。左手在骨刃的尖端一劃。鮮血緩緩流出。一掌拍在銘牌上。銘牌立刻光芒大盛。

就在這時忽然一道渾厚的鐘聲響起。傳遍了玄天別院每一個角落。

「什麼。龍塵開啟了死亡約戰。」有人發出一聲驚呼。

別院院規有一條規定。如果別院之中。遇到不可調和的矛盾。可發起生死約戰。

生死約戰一旦發起。對方必須接受。當然不接受也可以。可以直接選擇被驅逐。

這是一條很古怪的院規。龍塵當時就因為它的古怪。而記住了它。

而開啟它的方式就是。以自己的血激活銘牌。而激活名牌后。別院的警鐘就會響起。

警鐘響起后。龍塵手中的銘牌就作廢了。也就是說。龍塵想要繼續留在別院。就需要擊殺對方。奪取對方身上的銘牌。

看著龍塵的舉動。孫長老臉色一變。龍塵發起了生死約戰。一下子驚動了整個別院。

果然那個鐘聲剛剛一響。整個別院一下子沸騰了。無數人影向這邊飛奔而來。

「是誰發起了生死約戰。」

忽然空間顫動。三個人影非常突兀地出現在眾人面前。當中一人正是掌門凌雲子。

要知道生死約戰。非同小可。如果掌門沒有閉關。就需要掌門人親自過問。

凌雲子身邊除了圖方外。還有一個瘦小枯乾的老者。腦袋上稀疏的沒幾根毛。太陽穴竟然深深的癟了下去。看上去極為嚇人。

那老者出現后。一眼就看到了一身狼狽的阿蠻。不禁臉色一沉:

「小子。你怎麼如此狼狽。誰欺負你了。告訴為師。為師打斷他的爪子」

那老者看上去瘦小枯乾。可是聲音如牛皮大鼓。震的山谷轟鳴。讓人眼睛直冒金星。不少弟子臉色慘白。差點被震昏過去。

所有人心中大駭。這個不起眼的老頭。怎麼如此恐怖。而且他竟然叫那個大個子徒弟。

聽到那個老者如此稱呼。孫長老臉色一下就綠了。雙目之中浮現的全是恐懼之色。早就沒有之前的盛氣凌人。

阿蠻一指孫長老怒道:「那個老混蛋。不分青紅皂白。就冤枉我龍哥。我打不過他。老頭。你幫我揍他」

那老者大怒。死死地盯著孫長老。孫長老的臉立刻由綠轉藍。結結巴巴的道:「師叔祖。我……」

「啪」

讓所有人眼珠差點凸出來的是。那老者根本不給孫長老解釋的機會。一隻手凌空一揮。孫長老依舊一口鮮血噴出。整個人倒飛出去。

十幾顆牙齒華麗麗的灑落空中。直接將身後的洞府撞塌了。碎石滾落。聲勢駭人。

凌雲子嘆了口氣。苦笑道:「師叔。您好歹也讓人家把話說完氨

聽到凌雲子的話。所有人大吃一驚。這個貌不驚人的老者。竟然是掌門的師叔。

難怪孫長老如此恐懼。輩分高的太嚇人了吧。難怪如此強悍。剛才也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法。隔空扇了孫長老一記耳光。簡直是鬼神之技。連看都看不見。更何況躲避了。

人們都一臉驚駭的看著那個老者。又看看阿蠻。眼光又轉到龍塵身上。恐怕這下有好戲了。

「說什麼說。你這個師兄怎麼當的。你師弟被欺負了。你不出手也就罷了。我教訓教訓這個小兔崽子怎麼了。是不是你小子翅膀硬了。敢跟師叔叫板。要不咱們爺倆練練。」那老者不禁大怒。

凌雲子一臉的苦笑。這個師叔修為強大的嚇人。但是性格暴躁。甚至有些蠻不講理。更是出了名的護短。他不敢接嘴。

「哼。你忘了。你當初被鬼影們的兔崽子欺負。是誰帶著你去找回的場子。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小兔崽子」那老者兀自喋喋不休的罵道。

凌雲子感覺老臉一陣火熱。當著這麼多人被罵。確實有些下不來台。

不過想起當初自己惹了禍。要被師父懲罰的時候。全部都是這個師叔護著。

在外面吃了虧。這位師叔就算性命不要。也要幫自己出頭。實際上。他比師父對他還要寵愛。

這位師叔修為強悍。不過為人脾氣古怪。不是對脾氣的人。連看人一眼都懶得看。

這次圖方將阿蠻帶來后。這位師叔當時眼珠子就紅了。一把將阿蠻搶走。對阿蠻可以說是寵溺的不行。幾乎阿蠻要什麼他就給什麼。

不過阿蠻除了吃的。基本上也沒要過什麼。所以為了讓阿蠻吃飽吃好。他也不修行了。直接帶著阿蠻離開了別院。親自給阿蠻打獵。如同照顧孩子一樣照顧阿蠻。

這不剛剛返回別院。阿蠻聽說龍塵在別院。就急急沖沖的跑過去了。

凌雲子和圖方陪著這位老爺子喝著茶。聽他如何誇獎阿蠻那變態的肉身。越說越歡喜。簡直滔滔不絕。

不過剛剛講了沒多久。龍塵這邊就發起了生死約戰。原本讓這位老爺子非常的不爽。自己正講到興頭上呢。

不過他也知道。生死約戰是大事。按照別院的規矩。掌門得出席。

因為關係到弟子的生死。一般情況下。不會發生這樣的約戰。既然發生這樣的約戰。就一定隱藏著無法磨滅的仇恨。

一兩個弟子的生死。無法左右別院的發展。但是這中間引發矛盾的原因。必須引起別院的重視。

天底下沒有一種規矩是完全沒有漏餼托枰人為的去調整和修補。

否則有人利用別院規矩的漏洞。將矛盾激化的越來越激烈。那樣會威脅到別院的發展。

那位老者。罵了幾句。見凌雲子始終陪著笑。也不好意思罵了。只是狠狠地瞪著剛剛從碎石堆里爬出來的孫長老。

凌雲子怕這位師叔繼續打人。急忙乾咳一聲:「是誰發起了生死約戰。」

「是弟子」龍塵上前一步道。

看著龍塵走出一步。凌雲子和圖方悄悄通了個眼神。都看到對方的臉上寫著:果然是他。

「你向誰發起生死約戰。」

「弟子龍塵。向執法者吳起。發起生死約戰。以血為誓。不死不休」

龍塵高舉著手中的銘牌。眼神入刃。看向遠處的吳起。聲音充滿了滔天的殺意。今天咱們不死不休。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