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玄幻魔法

九星霸體訣 第二百二十章 殺意滔天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的胸口。直接將他震暈。齊信暈過去后。整個世界安靜了。不過剛才那凄厲如同殺豬一般的慘叫。依舊回蕩在眾人的耳邊。 「跟我走吧」 龍塵拎著齊信。向著別院東門方向走去。那裡就是奇峰閣所在的地方...

龍塵走在前方。臉色陰沉。巨大的骨刃抗在肩膀上。他的左手拎著一個人的頭髮。如同拖死狗一般。走向眾人。

而龍塵身後。如同巨人一般的阿蠻。後邊背著一丈五長短的巨大狼牙棒。好似開山巨神一般。讓人氣都透不過來。

最讓人驚駭的是。他們看到了龍塵手中抓著的那人。身體幾乎變形。四肢噹啷著。不知道斷成了多少節。

「齊信。是齊信」

有人終於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呼。他們看出了。龍塵手中拎著的那個人。竟然是核心弟子齊信。

看到齊信。讓所有人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一代核心弟子。在他們心中只能是仰望的存在。竟然就這麼被拎著。

龍塵彷彿根本沒看到那些人一般。筆直走到眾人面前。將齊信往地上一丟。對著眾人道:

「今天請兄弟們過來。是要幫我龍塵一個忙。不過這個忙可能會影響到你們在別院的地位。甚至可能會被逐出別院……」龍塵沉聲道。

「龍塵。別說沒用的。既然你叫我們兄弟。你的事就是我們的事。說吧。要幹什麼。就算你讓我們把這座雕像拆了。我們現在就動手」羅倉打斷了龍塵的話道。

雖然羅倉說話有些直接。不過卻代表了所有人的心聲。在他們心中。龍塵是一個真正的英雄。光明磊落。義薄雲天。

為了不讓自己的兄弟遭受屈辱。依然挑戰別院的權威。直接斬殺五位叛徒。

就算是被放逐到了決死之地。也不曾皺過半下眉頭。一個人九死一生從放逐之地回來。

第一件事就是帶著大家。把遭受的屈辱。加倍的還給對方。那份氣魄。讓人心折。

在他們心中。龍塵就是他們的目標。是他們的偶像。別說是被逐出別院。就是死。跟著這樣的英雄人物也值了。

「好。既然如此我龍塵就不矯情了。咱們就大幹一把」

龍塵說完話。一腳踢在齊信的胸口。原本昏迷的齊信。立刻身體一震蘇醒過來。

剛剛一蘇醒。便渾身抽搐。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猶如殺豬一般。

「說。吳起住在什麼地方。」龍塵冷冷的地道。

「在……奇峰閣……駐地」齊信哆哆嗦嗦的道。

實在是太痛了。龍塵給他服下的那枚丹藥。讓他的疼痛。比平時更痛上十倍。他實在受不了。再也不敢反抗龍塵了。

「砰」

龍塵一腳踢在他的胸口。直接將他震暈。齊信暈過去后。整個世界安靜了。不過剛才那凄厲如同殺豬一般的慘叫。依舊回蕩在眾人的耳邊。

「跟我走吧」

龍塵拎著齊信。向著別院東門方向走去。那裡就是奇峰閣所在的地方。那裡有一處駐地。就是吳起駐紮的地方。

眾人一聽先是一呆。然後終於明白。龍塵集合大家。並不是與谷陽等人較量。而是沖著執法隊去的。

大家不禁心裡一驚。不過旋即又是一陣興奮。這麼刺激的事情。恐怕只有龍塵敢想。也敢做吧。

認識龍塵以來。好像龍塵從來就不按常理出牌。幾乎沒有幾個人。能夠猜想到龍塵心裡想些什麼。

看著宋明遠等人一臉興奮的跟在龍塵的後邊。唐婉兒和葉知秋對視一眼。不禁苦笑。

男人的骨子裡永遠都是好戰的。好像惹禍是他們的本能。即使是那些外門弟子。也都雙目綻放著狂熱之光。讓唐婉兒和葉知秋一陣無語。

看著前方龍塵的身影。不知道為什麼。唐婉兒竟然感覺自己也有一種熱血沸騰的感覺。

那就像小時候偷偷幹壞事。心中緊張。卻又感覺到一種莫名的刺激。

龍塵就是一個典型的壞蛋。他永遠都不會做一個乖孩子。任何規矩和束縛。對他來說形同虛設。

他就好像是一隻展翅高飛的鯤鵬。要掙脫天地束縛。崩碎一切規則。自由自在。

龍塵他們一群人浩浩蕩蕩地直奔奇峰閣而去。眾人看了一眼。剛要動身跟上。

「居然是谷陽和雷千傷」

「天埃他們都受傷了。誰幹的。」

就在這時。人們看到遠處兩個人緩緩走來。人們立刻一陣驚呼。

兩人臉色蒼白如此。氣息紊亂。身上血跡斑斑。顯然剛剛經歷過一場大戰。

尤其谷陽雙臂呈現詭異的弧度。很明顯已經折斷。而雷千傷走路時鞠著背。胸口塌陷了一塊。看來兩人的傷勢極為嚴重。

這兩人剛剛出現。立刻就有人上前來。正是那幾個跟谷陽聯盟的核心弟子。

「谷兄。雷兄。你們……」

「別問了。我們過去看看熱鬧」谷陽打斷了那人的話。向著龍塵離去的方向走去。

那幾個人立刻跟在後面。這時一群人臉色都變了。他們一下子想到了一個可能。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

能夠擊傷谷陽的人。整個別院新一代弟子之中。只有那個人可以辦到吧。

同時想起龍塵。一隻手拖著齊信的場景。所有人不禁心頭髮冷。這還是人嗎。簡直是怪物埃一人可以擊敗三人。而且還是重傷。

見谷陽等人跟了過去。眾人也開始紛紛跟了過去。他們也想知道。龍塵去奇峰閣幹什麼。

聽龍塵的口氣。好像是要去找吳起的麻煩。不知道這個吳起。怎麼得罪了龍塵。竟然集合了五大勢力一起去找場子。

「可能跟龍塵的坐騎有關吧」有人猜測。

畢竟龍塵一回來。就開始打聽小雪的下落。並沒有刻意避開誰。眾人也都聽說了。

雖然不知道具體細節。不過剛才就聽羅倉罵齊信是卑鄙小人。後來龍塵出現。讓齊信指認吳起。恐怕這件事跟齊信有著分不開的關係。

不過具體的。誰也不知道。眾人也懶得去猜測了。直接跟過去看看就知道了。

奇峰閣。位於玄天別院的東門處。這裡位置有些略微偏僻。這是一部分執法者的駐紮之地。

跟天地會等勢力一樣。這裡是執法者修行之地。除了平時巡邏之外。基本都在這裡修行。

整個別院有七個這樣的駐紮之地。每個駐紮之地。都有十個執法者住在這裡。

他們是上一屆留下來的弟子。在這裡修行。等於是半工半修。別院給他們提供資源。他們自己也要執行任務。

在奇峰閣半山腰處。就是執法者駐紮的地方了。這裡有十個洞府。分別駐紮著十個師兄級強者。

不過十個人是輪流出去巡邏的。今天這裡只有三個人休息。在駐地前方。一隻巨大的雪狼。被堅固的繩索牢牢捆綁。身上傷痕纍纍。

那個身影正是小雪。如今小雪身上有著無數縱橫交錯的傷痕。鮮血將周圍的大地都染紅了。

此時小雪正一臉憤怒的看著前方一個身影。那個人手中拿著一把長長的皮鞭。

長鞭之上。帶著無數鋒利的鐵鉤。鉤子上還沾染著血跡。

「呼」

長鞭再一次抽在小雪的身上。小雪再一次怒吼。不過它的聲音嘶啞。有氣無力。

「吳師兄。還是算了吧。這都三天了。你還不能讓它屈服。乾脆給它一個痛快算了。咱們打打牙祭」遠處一個執法者不禁笑道。

他們廢了極大的力氣。將這頭赤焰雪狼捉了回來。就是因為發現。這頭赤焰雪狼。並沒有被人種下靈魂印記。也就是說。如果能夠讓它屈服。就可以給它打上靈魂印記。讓它成為自己的坐騎。

「瑪德。這頭畜生。跟龍塵那個混蛋一樣。就像是糞坑裡的石頭。又臭又硬。

這蠍鉤鞭上。沾著神經毒液。一旦被割破皮膚劇痛無比。就算是三階巔峰魔獸都扛不祝

這頭剛剛邁入三階初期的傢伙。竟然折騰了老子這麼長時間。依舊不肯屈服。真是氣死我了」

吳起不禁大怒。揮舞著鞭子。又連續抽了小雪幾下:「我讓你倔。我讓你不肯屈服。老子抽死你」

如今小雪身體。竟然沒有一處好的地方。此時又挨了幾下。多添了幾道觸目驚心的傷痕。血肉外翻。鮮血立刻緩緩流下。

「吳師兄。你再這樣打下去。真的要打死了」另外一個執法者勸道。

就算是三階魔獸。這樣打了三天。身上血肉模糊。鮮血都快流幹了。就算是生命力再頑強也會死的。

如今這頭赤焰雪狼。眼睛都已經開始無神了。說明它的本源之力。都要耗光了。一旦本源之力消失。就必死無疑了。

「真是氣死我了。為什麼龍塵那個混蛋就可以降服它。而且連靈魂印記都不需要種。就這麼死心塌地的跟著他。

我比龍塵那個混蛋強大不知道多少倍。憑什麼他就能擁有這麼強大的坐騎。」

吳起不禁越說越怒。赤炎雪狼是三階魔獸中的王者。一旦晉陞到三階巔峰。將是三階魔獸之中無敵的存在。

要知道。他們三個易筋境中期的強者。花費了好大力氣。才將小雪制服。其中一人更是在小雪的拚死反擊下。受了嚴重的內傷。

可見小雪的戰力是何等恐怖。可是這麼強大的一頭魔獸。竟然願意跟隨一個菜鳥。

而那個菜鳥正是他恨之入骨的存在。這讓他更加憤怒。更加嫉妒的要發狂。

「既然你不肯屈服。那就別怪我心狠手辣了。我吳起得不到的。你龍塵也休想得到」

吳起咬牙切齒的看著兀自瞪著自己的小雪。怒從心頭起。丟掉手中的長鞭。取出一把寒光四射的寶劍。對著小雪的頭顱斬落。

就在他的長劍剛剛舉起的時候。陡然間一股凜冽的殺意。如同死神的意志降臨人間。一道帶著無盡殺氣的骨刃。帶著斬破蒼穹的氣勢斬落。

「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