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玄幻魔法

九星霸體訣 第二百一十八章 帶你去殺人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少好處,如果不是雷千傷的雷霆之種,他就不會擁有自己的雷霆之力。 沒有雷霆之力,他就無法暗算鬼沙,他必然會死在試煉洞之中。 如果不是有雷千傷的雷霆之引作為基礎,他也無法異想天開去捕捉天地...

「嗡」

空間激蕩開來,彷彿要爆碎一般,一根巨大的狼牙棒,對著谷陽襲來。請大家搜索品&最全的

谷陽大驚,急忙格擋。 讓所有人驚駭的是,那巨大的狼牙棒狠狠地砸在谷陽的雙臂上,一聲爆響傳來,還夾雜著骨裂的聲音。

谷陽一聲慘叫如同炮彈一般,倒飛出去,直接將身後的洞府給撞塌了半邊。

要知道,洞府可是由特殊的石料砌成,堅固無比,可是就這樣堅固的洞府都被撞塌了半邊。

唯一沒有驚駭的人就是龍塵,他檢查過阿蠻的肉身,已經強大到,幾乎超出了人的想象。

本來阿蠻的力量,就極為恐怖,如今全身三成的細胞都被激活,血液之中更出現了詭異符文,力量已經達到了變態的境地了。

再加上他那恐怖的狼牙棒,沒有一下子把谷陽砸成肉餅,已經算他夠強大了。

就在別人驚駭之際,龍塵的骨刃已經斬到了齊信的身前,齊信大駭之下,急忙召喚出水盾護體。

可是他的水盾,在龍塵的骨刃面前,就如同一張白紙一般,沒有任何的作用,直接爆碎。

龍塵的骨刃斬在他的胸口,發出一聲爆響,巨大的力量,直接將他斬飛,同樣的骨裂聲傳來,一口鮮血噴出。

齊信心中大駭,他發現龍塵身上那股強烈的殺意,竟然壓制了他的修為。

在那恐怖的殺意麵前,他的意志受到了極大的影響,竟然連八成的實力,都沒發揮出來。

雷千傷也不禁驚駭莫名,此時的龍塵,就像一個殺神,讓人心驚膽顫,甚至不敢生出反抗之心。

眼見齊信被一擊重傷,想也不想,全身雷霆密布,手中雷霆之刃對著龍塵斬落。

龍塵冷聲一聲,將骨刃向旁邊一插,左手的拳頭上,已經布滿了雷霆之力,一拳轟出。 一聲劇烈的爆響,從龍塵的拳頭,與雷千傷的雷刃之間發出,同時光芒暴起,狂暴的雷霆之力散落,雷千傷的雷刃,直接被炸成粉末。

最為讓人驚駭的是,雷刃破碎后,龍塵的拳勢不緩,直接砸在雷千傷的胸口。

又一陣骨頭碎裂的聲音傳來,雷千傷的鮮血狂噴而出,一臉驚駭的看著龍塵,雙目之中全是驚恐之色。

「這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你怎麼可能掌控了如此恐怖的雷霆之力」雷千傷被擊飛,狼狽地撞在洞府的牆壁上,又噴出了一口鮮血。

可是他彷彿感受不到自己的傷勢一般,死死地盯著龍塵,他身為雷修,自然知道,龍塵剛才使用的是雷霆之力。

要知道這種附帶屬性的修行者,都是先天血脈流傳下來的,可是龍塵根本沒有這種血脈。

最讓雷千傷驚駭的是,龍塵所掌控的雷霆之力,更加強大,更加狂暴。

在那股恐怖的雷霆之力面前,他的雷霆之力,就好像一隻小狗,遇到了雄獅,完全無法抵擋。

他不是龍塵的對手,這他可以接受,可是他無法接受的是,龍塵竟然可以掌控雷霆之力。

而且掌控的雷霆之力,更是比他強大百倍千倍,這簡直是對他最大的侮辱。

一個沒有任何血脈傳承的人,竟然莫名其妙的有了掌控雷霆的能力,讓他驚駭的同時,也同時產生了深深的無力。

上次雷千傷慘敗於龍塵之手,這讓他的信心受到了極大的打擊,但是也有著自己的驕傲。

身為家族年青一代的第一人,他相信,只要自己激活了祖紋,憑藉自己強大的雷霆之力,以後還會擊敗龍塵的。

可是如今龍塵所展現出的恐怖的雷霆之力,一下子將他的所有希望全部破滅了。

在龍塵那恐怖的雷霆之力面前,他那點能量根本不夠看,無力反擊。

要知道,龍塵的雷霆之力,完全來自天地間最狂暴的雷霆之力,跟雷千傷的雷霆之力,在質量上有一定的區別。

要知道,當時龍塵無論如何努力,使出吃奶的力氣,也無法以自身的雷霆之力,吞噬天地雷霆。

可是後來煉化了天地雷霆,卻一口將原本的雷霆之力吞噬,可見兩者間,根本不在一個檔次上。

一時間那些圍在周圍的弟子傻了眼,三位核心弟子,都被人家一招放倒,其中還有谷陽這個最強者在。

谷陽靠在牆壁上,一雙胳膊已經變形,顯然被阿蠻給震斷了,不過不得不說,這個傢伙的身體太強悍了。

將洞府都撞塌了半邊,人居然沒有昏迷過去,正一臉驚駭的看著阿蠻。

雷千傷也靠在牆壁上,臉如金紙,一雙眼睛無神的看著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雷千傷你本性暴躁,驕傲自大,不過你本身劣根並不嚴重,今天放你一馬,至於你以後怎麼選擇,就看你的了」

對於雷千傷,龍塵並沒有太大的恨意,在他的眼中,雷千傷不過是一個自高自大的孩子,本身對於善惡並沒有太強的辨識能力。

他之所以如此,都是齊信在一旁鼓動的,所以龍塵今天打算放他一馬,希望他能識相。

雖然兩人敵對,但是龍塵從雷千傷身上得到了不少好處,如果不是雷千傷的雷霆之種,他就不會擁有自己的雷霆之力。

沒有雷霆之力,他就無法暗算鬼沙,他必然會死在試煉洞之中。

如果不是有雷千傷的雷霆之引作為基礎,他也無法異想天開去捕捉天地雷霆,也就不會有現在的成就。

雖然明知道雷千傷當初是惡意為之,但是不管怎麼說,龍塵最終受益了,他是恩怨分明之人,所以給雷千傷一次機會,至於怎麼選擇,就看他自己了。

三人之中承受攻擊最輕的是齊信,但是受傷最嚴重的卻是他,因為他沒有其他兩人那麼恐怖的肉身。

龍塵的骨刃,將他胸前的骨骼擊碎,他感覺自己的身體好像散架了一般,一身的氣息都被震散了,無法凝聚。

將骨刃往肩膀上一抗,緩緩走到齊信身邊,淡淡的道:「告訴我,小雪是被誰擄走的」

齊信原本在瘋狂的喘息,此時聽到龍塵如此一問,不禁瘋狂大笑:「哈哈哈,原來你知道了,嘿嘿,可惜我偏不告訴你,你能耐我何想要知道,跪下來求我氨

齊信大笑,宛若一個瘋子,雙目之中全是瘋狂,臉色猙獰,如同一頭受傷的野獸。

龍塵一把抓住齊信的衣領,直接向外一丟,齊信悶哼一聲,剛才就受了重傷,這一摔,讓他骨頭移位,劇痛難忍。

不過齊信也是一個狠人,疼的冷汗都出來了,就是不吭聲,冷笑道:「你的那頭狼,我知道在誰手裡,如果你現在過去,也許還能看到它,晚點的話,恐怕就只能見到狼肉了,哈哈,想知道下落嗎就跪下求我」

齊信瘋狂的大笑,讓所有人心頭髮寒,這個齊信真的是瘋了,這麼刺激龍塵,他這不是找死嗎

原本齊信的那些手下,全部都心生懼意,他們第一次感受到了,一個人瘋狂起來會有多麼可怕。

原本跟隨齊信的時候,齊信是一個多麼理智,富有智謀的一個人。

可是自從遇到龍塵后,逐漸被龍塵拉開了距離,因妒生恨,人也失去了理智。

從一開始設計叛徒安插在龍塵的勢力中開始,齊信的內心就已經埋下了一顆邪惡的種子。

這顆種子在嫉妒與仇恨的滋養下,瘋狂的生長,讓齊信內心產生了扭曲,瘋狂的報復龍塵。

如今通過兩人的對話,這件事的來龍去脈已經非常清楚了,這次又是齊信在背後迫害龍塵。

所有人心生懼意的同時,也生出了退意,跟著這樣一個瘋狂的人,誰知道有一天自己是不是也要被搭進去。

「老子一棍子砸死你」

阿蠻聽的火冒三丈,拎著巨大的狼牙棒,就要給齊信一棍子。

這小子整天與魔獸對戰,早就忘記了,人體是多麼的脆弱,他這一棍子下去,齊信直接會被打成肉泥。

龍塵急忙一把拉住阿蠻:「先不要殺他」

「龍哥我聽你的,我沒想殺他,我就想給他一棍子,把他打疼了,他就說實話了」阿蠻解釋道。

其他人一聽不禁直翻白眼,你那一棍子,連實力如此恐怖的谷陽,都被打殘了,齊信挨上一棍子,他就永遠都不知道什麼是疼了。

「好了,這裡交給我」龍塵也覺得有些無奈,阿蠻的力量增長了,不過這份智商還在原地踏步。

看著一臉瘋狂的齊信,龍塵臉上浮現一抹冷笑,走上前去,連續踢出四腳。

「嚓嚓」

骨頭碎裂的聲音不絕於耳,讓人臉上肌肉不停的跳動,感到自己渾身劇痛,彷彿自己的骨頭也被踩碎了一般。

齊信頓時慘叫不止,龍塵所踩碎的地方,都是痛感神經最集中的地方。

將那些地方踩碎后,龍塵伸手從戒指中取出了一個藥丸,直接丟入齊信的口中。 齊信不知道那是什麼藥丸,不肯吞下,龍塵伸手就一個大耳光,直接將他嘴巴的牙齒全部抽掉。

一隻手按住齊信的嘴巴,原本要噴出的血水,全部倒流入他的腹中,連帶著那顆丹藥也吞了下去。

那顆丹藥並非毒丹,而是一顆感靈丹,可以讓人的身體變的敏感,更加容易感應天地靈氣。

原本一顆靈丹,被齊信吞下,卻比毒丹更加恐怖千百倍,他的感覺要比之前一下子敏感了幾十倍,痛楚也一下子提升了幾十倍。

痛的他眼珠子都凸出來了,可是他偏偏無法昏厥,這是一種無法言語的酷刑。

「放了我吧,我說,我說」剛過三個呼吸,齊信終於承受不住,這生不如死的酷刑,屈服了。

龍塵在齊信的身上點了一下,暫時封住他的痛楚:「說吧」

「你的坐騎在吳起手中」齊信一臉驚恐的道。

龍塵臉色一沉,雙目殺機四溢,果然都是自己的敵人,竟然合謀對付自己。

「阿蠻,走,龍哥帶你去殺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