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武俠修真

九星霸體訣 第二百一十章 祖血加持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 「去死」 谷陽一聲怒吼。腳在地面上一蹬。人如同離弦之箭一般。對著龍塵衝來。一拳砸來。 龍塵臉上浮現一抹嘲諷。骨刃一擺。根本看都不看谷陽的拳頭。骨刃直接砍向谷陽的光頭。 手臂再...

此時的谷陽如同一頭憤怒的獅子。雙眼更如同要噴火一般。大吼一聲。對著龍塵一拳砸落。

因為他不得不憤怒。雷千傷與齊信已被打得徹底爬不起來。臉上還被人用無數鞋底子蓋了章。

而另外三個核心強者。被宋明遠三人死死纏祝另有一個趴在地上生死未卜。

如今他們七個勢力聯盟。七個箭筒全部被洗劫一空。這一切都是拜龍塵所賜。

現在香很快就要燒光了。如果再不奪回旗子。他們這邊的七大勢力。就要成了墊底的存在了。

「龍塵小心」

唐婉兒和葉知秋兩人實力不及谷陽。谷陽對於祖紋的掌控。遠遠超過她們。她們太吃虧了。

龍塵微微一笑。對著唐婉兒打了一放心的手勢。看著怒氣升騰的谷陽。

心中也升起了一團火氣。這個混蛋一直在挑釁自己。口口聲聲要把自己打成肉餅。泥人尚有三分火氣呢。龍塵早就想揍他了。關鍵是就怕打不過他。

如今晉陞了凝血十重天。更有骨刃在手。再也沒有一絲顧及。對著谷陽斬落。

「開」

谷陽大喝一聲。全身符文亮起。拳頭上更是符文密布。對著骨刃一拳轟至。

「轟」

天地巨震。爆響震耳。兩人這一擊。竟然平分秋色。

龍塵的骨刃受到谷陽拳力影響。向外盪開。龍塵一步跨出。接著那股力量。一個旋身。骨刃劃過一個巨大的弧線。沖著谷陽攔腰切來。

谷陽雖然一拳擋住了龍塵的一擊。可是他也不好受。受到反震之力的影響。身體向後退了一步。

這讓谷陽心中大驚。龍塵這一擊的力量。居然比唐婉兒的風刃。更加強大。

可是還沒等他震驚呢。龍塵的骨刃。已經從一個極為刁鑽的角度。對著他的腰部斬來。

谷陽嚇了一跳。急忙格擋。可惜龍塵的那個角度非常的詭異。他格擋的非常彆扭。根本無法用上全力。

結果一擊之下吃了大虧。直接被掃飛。並不是說他力量不夠強大。而是龍塵的那一擊。太過怪異。

谷陽身體在半空中。極力穩住身形。他也非常強悍。戰鬥經驗豐富。以最快的速度穩住身形。只要腳尖一沾地。就可以再次發起攻擊。

可惜就在他的腳掌剛要接觸地面的時候。龍塵的骨刃。如同鬼神之兵。狠狠斬落。

谷陽又驚又怒。龍塵這三次攻擊。居然連一點喘息的機會都沒留給他。讓他始終處於下風。

「轟」

雖然格擋住了龍塵的一擊。但是他一下子失去了重心。貼著地面翻滾著飛了出去。直到飛出十幾丈的距離。才勉強停下。樣子極為狼狽。

一時間全場寂靜無聲。谷陽的戰力。沒人不知道。早就被譽為別院新時代第一人。

可是就是這樣的人。竟然在龍塵手下。連三招都走不過。而且還被打的連滾帶爬。

人們感覺自己的腦子不夠用了。而且打的他沒有還手之力的人。竟然是別院里。修為最低的人。

龍塵骨刃懶洋洋的抗在肩膀上。對著谷陽冷笑道:「你數次口口聲聲說。只要我擋在你前面。你就會把我揍成肉餅。現在我對你這句話。深表懷疑」

龍塵話說的很平靜。不帶任何火氣。更沒有吐任何髒字。可是這比狠狠扇耳光。更讓谷陽憤怒。

在谷陽的眼中。龍塵一直是個小角色。從未被他放在眼裡。可是如今被一個小角色羞辱。讓他怒氣滔天。

剛才他是一時大意。才被逼的手忙腳亂。如今對方借著自己的失誤。來羞辱他。讓他無法忍受。

「去死」

谷陽一聲怒吼。腳在地面上一蹬。人如同離弦之箭一般。對著龍塵衝來。一拳砸來。

龍塵臉上浮現一抹嘲諷。骨刃一擺。根本看都不看谷陽的拳頭。骨刃直接砍向谷陽的光頭。

手臂再長。又怎麼長的過骨刃。龍塵懶得跟他硬拼。相對於他的拳頭。龍塵更想試試他那光頭的硬度。

谷陽見龍塵根本不理自己攻擊。竟然直接砍向他的頭顱。不禁嚇了一跳。急忙格擋。

可惜事出倉促。無法運轉全力。又被龍塵一刀震退。剛要穩住身形。龍塵已經旋身一刀斬出。

結果谷陽悲劇地。又被斬飛。不等他腳落地。龍塵的緊接一刀斬落。直接將他斬飛。連滾帶爬地飛出老遠。

除了第一招有些不一樣。後面的兩招基本上一模一樣。就連出刀的角度和攻擊的距離都完全相同。

最讓人目瞪口呆的是。谷陽連滾帶爬的姿勢。就像上一次的回放。絲毫不差。

龍塵骨刃懶洋洋的抗在肩膀上。對著谷陽冷笑道:「你數次口口聲聲說。只要我擋在你前面。你就會把我揍成肉餅。現在我對你這句話。深表懷疑」

一樣的動作。一樣的表情。一樣的台詞。讓剛剛從地上爬起的谷陽。臉色一陣青一陣白。雙目之中布滿了猙獰之色。

「龍塵。你居然敢羞辱我。」

龍塵聽了不禁仰天長笑:「哈哈哈。羞辱你又如何。你不是經常喜歡羞辱別人嗎。

怎麼。被別人羞辱一次。就受不了了。你還真是一朵奇葩。難道你光著腦袋。就不許別人說禿子了。

出來混。遲早要還的。既然喜歡羞辱別人。就要做好被別人羞辱的準備」

對於谷陽這樣被家族寵出來的天才。龍塵非常的不感冒。好像他們天生就是皇帝。別人只能在他們面前卑躬屈膝。任由他們**。

而這些天才把**他人。當成了生活的一部分。已經形成了一種習慣。反而別人羞辱了他們。就好像犯了滔天大罪一般。

「龍塵。你激怒我了」谷陽眯著眼睛。一臉的猙獰之色。充滿了殺意的道。

「那又如何。如果你想不開。朝那邊看。孫長老身後有一口大鐘。

一頭撞死在那裡好了。死了就一了百了。而且還能聽個響。也算死得其所了」龍塵一指上邊道。

谷陽再也忍受不了。他感覺自己的肺都要氣炸了。大吼一聲。全身符文浮動。竟然開始不停的抖動。

讓人驚駭的是。他的那些符文。彷彿活過來了一般。竟然在皮膚上緩緩移動。

「他竟可以激發祖血加持」

唐婉兒和葉知秋不禁大駭。她們萬萬想不到。谷陽對於祖紋。已經修行到了這種程度。

谷陽不光覺醒了祖紋。完全適應了祖紋之力。更可以憑藉著與祖紋的完美契合度。開啟祖血加持。

所謂的祖血加持。是一種秘法。可以讓擁有先祖血脈的人。燃燒一部分精血。數以倍計的提升戰力。

「原來谷陽竟然如此恐怖」

唐婉兒和葉知秋相互對視了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不敢置信。

「龍塵。我要你死」

全身符文涌動。幾乎密布了谷陽每一寸皮膚。遠遠看上去。就好像他身上爬滿了無數的蟲子。讓人感到一陣發。

此時谷陽身上的氣息狂涌。就連在遠處觀戰的那些師兄級高手。都感到了壓力。

「這個谷陽。簡直是怪物」一個執法者。看著谷陽。不禁喃喃自語道。

他們雖然也曾經是新人。但是他們那一屆的核心弟子中。絕對沒有這麼恐怖的。

那一屆。就連一個覺醒祖紋的天才都沒有。更別說像谷陽這樣恐怖的怪物了。

如今全場的人都把目光放在這兩人身上。龍塵的出現。使大比出現了驚天逆轉。

不過如今谷陽。終於拿出了最強戰力。不知道最後的結果到底會如何。

「龍塵。我們來幫你」

此時唐婉兒和葉知秋來到龍塵身邊。擺開了架勢。準備與龍塵一起迎戰。

因為唐婉兒和葉知秋最清楚。谷陽的恐怖。三個人在一起。才有勝算。

「不用。有些事情。還是親手來做。更加痛快。比如。。報仇」龍塵看著唐婉兒微微一笑。

看著龍塵真誠的目光。唐婉兒一下子明白了龍塵的心。他要為天地會所有人報仇。要把大家忍受的屈辱。全部討還回來。

看著龍塵堅毅的目光。雖然依舊有些不放心。但是最終她還是點點頭。緩緩退了幾步。

她知道。龍塵雖然平時嘻嘻哈哈的。沒有一點傲氣。那是因為他把傲氣深深地埋在骨子裡了。

一個男人可以沒有傲氣。但是一定要有傲骨。龍塵就是這樣。谷陽、齊信、雷千傷人的卑鄙行徑。徹底激怒了龍塵。

雖然龍塵沒有對任何人說過。但是他已經把這個仇記在了心裡。所以他現在要做的就是。。報仇。

葉知秋看了龍塵一眼。也緩緩退了出去。只留下龍塵一個人與谷陽對視。

看著那個並不高大的身影。卻充滿了傲視天地的霸氣。天地之間無人可擋祝那是發自骨子裡的傲氣。甚至將天地都不放在眼中。將整個蒼穹打破。

「嗡」

空間顫動。谷陽身上的符文終於不再遊動。停了下來。可是現在他身上的氣息。已經提升到了一種恐怖的境界。

「龍塵。我說過我會把你砸成肉餅。就一定會做到」

經過祖血加持后的谷陽。聲音沙啞。宛如刮鐵。臉上卻是猙獰一片。讓人恐懼。

「受死吧」

谷陽大吼一聲。在地上一踏。整個大地一陣顫抖。直奔龍塵衝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