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玄幻魔法

九星霸體訣 第二百零九章 有仇報仇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反應過來。立刻有個人衝出來。一腳往雷千傷的臉踢去。 「槽你瑪。上次你把老子打慘了。想不到你也有今天」 雷千傷被龍塵的一擊震斷了多處骨頭。就連內臟都受了極大的損傷。還沒明白怎麼回事呢...

龍塵臉色一肅。骨刃高高舉起。陡然間一股沛不可擋的氣勢。升騰而起。直衝雲霄。

雷千傷和齊信臉色一變。他們第一時間感覺到渾身一緊。竟然被鎖定了。

那並非戰技的鎖定。而是被龍塵本身的氣勢鎖定。他們竟然被一個凝血境的武者。純以氣勢給鎖定了。

「呼」

龍塵的骨刃對著兩人狠狠斬落。一刀封死了天地。讓他們避無可避。只能硬擋。

雷千傷和齊信紛紛爆喝一聲。將所有的力量。全部用出。來抵擋龍塵這恐怖的一擊。

「轟」

這一刀斬落。大地崩碎。煙塵滾滾而去。兩個身影狼狽飛出。不停地咳血。

可是兩人還沒有落地。一個身影就已經出現在他們的面前。巨大的骨刃再次向兩人斬來。

「什麼」

雷千傷和齊信驚駭欲絕。他們沒想到龍塵發出那麼強大的一擊后。竟然這麼快發出了第二擊。

剛才的一擊。就讓他們負了嚴重的內傷。還沒緩過來呢。這第二擊就到了。

兩人連防禦都沒來得及布置。就被巨大的骨刃掃中。立刻橫飛出去。

多虧骨刃雖然堅硬。並不鋒利。如果換成其他利刃的話。他們兩個直接就被斬成兩截了。

可就算如此。龍塵的骨刃掃過兩人的身上。恐怖的力量直接將他們的骨頭震碎了不少。鮮血狂噴而出。

兩人被擊飛。落點剛好是天地會眾人的位子。見兩人飛來。所有人都發出一聲驚呼。

「砰砰」

兩個身影。掉在眾人面前。只見這兩人面如金紙。胳膊都已經變形了。渾身多處骨折。

眾人不禁傻眼了。這還是那個如同凶神惡煞一般的核心弟子嗎。怎麼在龍塵面前。就跟兔子一樣弱。

「喂。別發獃埃還記得他們是怎麼把你們打得骨斷筋折了的嗎。這個時候不報仇還等什麼。」龍塵把骨刃往肩膀上一抗。對著發傻的眾人道。

眾人先是一呆。隨即反應過來。立刻有個人衝出來。一腳往雷千傷的臉踢去。

「槽你瑪。上次你把老子打慘了。想不到你也有今天」

雷千傷被龍塵的一擊震斷了多處骨頭。就連內臟都受了極大的損傷。還沒明白怎麼回事呢。就被一腳踢中。又滾出老遠。

那人一腳踢在雷千傷的臉上。不禁哈哈大笑。悶在心裡的鬱氣。終於發泄了出來。

「你找死」

雷千傷晃了晃被踢的暈乎乎的腦袋。這時才反應過來。雙目如同要噴出火來。

「還敢瞪眼。屈你馬蒂」

見雷千傷罵人。立刻有十幾個人衝出。對著雷千傷拳打腳踢。上次雷千傷一人就幾乎把天地會一邊的人。全部打的骨斷筋折。肆意羞辱。

如今眼見報仇的機會來了。立刻有幾十個人也跟著衝出。對著雷千傷和齊信拳打腳踢。

如今兩人重傷在身。體內的靈氣。基本都被龍塵耗光。此刻面對這些平時一巴掌就能拍死的外門弟子。卻沒有絲毫還手之力。

「兄弟們。把你們所受的屈辱盡情釋放出來。不用看管旗子了。

他們給予你們的羞辱。你們要十倍的返還回去。給我往死里打。哦。不對。記得留一個口氣」龍塵忽然想到。這裡不能殺人的。

隨著龍塵的一句話。這邊立刻一陣打亂。唐婉兒和葉知秋的手下。如同瘋了一般。對著兩人拳打腳踢。

對面的勢力。因為龍塵的強勢出現。而被嚇傻了。除了幾個核心弟子還在戰鬥。其他人一臉的驚恐。不知道是該衝上來。還是該逃跑。

這邊的人。瘋狂發泄著心中的怒火。不過他們儘管心中憤怒。不過還是保持著理智。並沒有向雷千傷和齊信身上的要害招呼。

而是專門對兩人的胳膊大腿。等不致命的地方出手。就連郭然都進去狠狠踹了幾腳。才被人拉了出來。畢竟他背著旗筒。礙著別人了。

原本第一個對龍塵出手。被一擊重傷的那人。看著被人群淹沒的雷千傷和齊信。不禁暗自僥倖。

龍塵剛才那一擊雖然強大。但是他還有著一絲戰力。但是他假裝傷重。就那麼趴在地上。

雖然樣子很難看。但是起碼比雷千傷和齊信二人幸福的多。想了一下。乾脆趴在地上。假裝昏迷過去。

這邊發生的事情。讓谷陽大吃一驚。想要過去支援。可是唐婉兒和葉知秋怎麼可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死死地攔住他。

雖然戰勝他不大可能。但是攔住他還是綽綽有餘的。兩人見龍塵大展神威。心中受到了極大的鼓舞。

「龍塵。你找死」

谷陽大怒。怒吼一聲。渾身符文亮起。氣勢瘋狂提升。他是真的怒了。

雷千傷和齊信是他的盟友。也相當於他的左膀右臂。兩人被如此折辱。這也是對他的羞辱。

如果他不能挽回局勢。他將顏面掃地。這時再也沒有任何顧忌。全力爆發。大喝一聲。一拳對著唐婉兒砸來。

「轟」

唐婉兒的風刃。竟然被他恐怖的一拳砸碎。而且余勢不衰。直奔唐婉兒的面門而來。招數狠辣無比。

「冰晶盾」

一道巨大的冰晶擋在唐婉兒身前。迎上了谷陽的一拳。冰晶立刻爆碎。

不過有了這個阻擋。唐婉兒已經退開數步。再次凝聚出風刃。又攻了過來。

同時唐婉兒和葉知秋心中驚駭。沒想到谷陽竟然還有所保留。這個時候的他。才是全盛的狀態。

兩人瘋狂地抵擋著谷陽。決不能讓他過去。勝敗的關鍵。就在於看她們能不能抵擋住谷陽了。

因為龍塵那邊已經取得了壓倒性的優勢。只要她們能夠堅持祝勝利必然屬於她們。

只是此時的谷陽猶如一頭狂怒的獅子。攻擊犀利無比。兩人的風刃冰刃不停的爆碎。卻只能咬牙死死地堅持。

龍塵看了一眼上邊的香。也許是一切發生的太快了。竟然才剛剛燒到一半而已。

眼見著宋明遠等人。可以支撐。乾脆一個人直接沖向對方勢力之中。直奔扛旗者奔去。

「攔住他」

那個扛旗者不禁大驚。急忙呼喝眾人抵擋。同時向後飛退。

可惜他太高估自己的隊友了。見雷千傷和齊信那樣的強者。都被摧枯拉朽一般放倒。這樣的怪物拿什麼攔。

那個扛旗者剛剛喊完。呼啦一下子周圍的人全部跑個精光。只剩下他一個人孤零零地站在那裡。

這下那扛旗者。不禁傻眼了。哆哆嗦嗦的看著龍塵。嚇得臉都綠了。

「龍師兄。不要打我。我把旗子交給您就是」那個人也不傻。就剩他自己了。拿什麼面對龍塵。

更何況所有人都逃了。就算自己交出了旗子。也怪他不得。這就叫法不責眾。

反正核心弟子又不可能將他們全部趕走。畢竟他們都是精英弟子。不是什麼人都能比的。

龍塵面無表情。對著那人一把抓了過來。

那人大驚。嚇的魂飛魄散:「師兄饒命。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那人被龍塵抓祝第一時間想到的不是被打。而是被殺。因為那天龍塵殺人的那一幕。他一輩子也不敢忘記。

「呼」

在那人驚叫聲中。人已經騰空而起。被龍塵扔了出去。

「砰」

那人摔了個七暈八素。從地上爬起來。第一眼看到了竟然是滿臉愕然的郭然。

那人大喜。恭恭敬敬地將小旗子取出。遞給郭然。郭然大喜。居然還有這個好事。竟然有人乖乖把旗子送上門來。

不過剛要拿。忽然想起之前龍塵交代過的。臉色一變。大怒道:「你這是什麼態度。要單汐手舉過頭頂。你連基本禮儀都沒學過嗎。

你們欺負我們這麼久了。不把你全身骨頭敲碎。已經算你家墳頭冒青煙了。

信不信我現在就叫兄弟們。把你的鼻子打成直板的。腦殼打成翻蓋的。」

那人看著周圍凶神惡煞一般的眾人。噗通一聲。直接雙腿跪地。將旗筒高高託過頭頂。

「還請師兄您笑納」

郭然心裡都要樂開了花。受了這麼長時間的鳥氣。終於揚眉吐氣一回了。

伸手接過旗子。放入自己的旗筒里。故作淡然的道:「好了。你可以滾了。記祝下次要主動。明白嗎。」

「明白。明白。我這就滾蛋」那人趕忙向自己隊伍的方向奔去。

沒有挨一頓毒打。他已經感到萬幸了。同時他也生出了退出之心。這裡的競爭太可怕了。他覺得自己還是老老實實做個外門弟子算了。不要加入什麼勢力。

那個人剛走。立刻又有「飛人」前來報到。不過這些飛人里。有幾個比較有「骨氣」。

於是郭然非常不客氣的招呼自己的兄弟。給他們安排了一頓拳腳按摩服務。

龍塵一個人將對方的旗手洗劫一空。心中浮現一抹冷笑。這就是不信任的後果。

沒有信任。哪來的戰力。不過是一群散沙。平時像那麼回事。一旦遇到真正的威脅。就全部自己顧自己。

這也是為什麼。龍塵那麼恨叛徒。他們辜負了別人的信任。遇到危險就會害死大家。

「龍塵。我要殺了你」

就在龍塵剛剛洗劫完眾人的旗子時。唐婉兒和葉知秋最終還是沒能攔截住谷陽。

谷陽如同一頭憤怒的獅子。雙眼更如同要噴火一般。大吼一聲。對中龍塵一拳砸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