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玄幻魔法

九星霸體訣 第兩百零四章 詭殺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如龍塵所說的。那麼多瓶瓶罐罐。他哪裡知道哪個是解藥。萬一吃錯了。豈不是死得更快。 「不行。這個誓言不夠毒。你發一個毒誓」龍塵搖頭道。同時龍塵發現。馮海身後的巨石。已經緩緩升高。同時悄悄地探出了...

龍塵出手如電。瞬間爆發出氣勢。手中火刃已經對著馮海斬落。

馮海此時心中大驚。因為他發現了自己肩頭被划傷的那個小口子。已經烏黑一片。失去了知覺。

更散發著惡臭。他這時終於明白。龍塵的箭矢上有著恐怖的劇毒。剛才他是故意拖延時間。

最為恐怖的是。那毒竟然蔓延的無聲無息。沒有任何感覺。如果不是聞到異味。他都無法發現。

就在他又驚又怒之時。龍塵的恐怖一擊已經殺到。顧不得檢查傷口。手中長劍對著龍塵的火刃斬落。

「轟」

讓龍塵震驚的是。自己的火刃。在對方的一劍之下。直接崩碎。

「這就是易筋境中期強者的力量嗎。好強大」

馮海此時又驚又怒。不敢再有絲毫保留。全力出擊。一劍崩碎了龍塵的火刃之後。又是一劍對龍塵刺來。

一劍之威覆蓋四面八方。讓龍塵避無可避。只能硬拼。長劍上覆蓋著青色的光芒。顯然這是一種戰技。威力強大無匹。

龍塵知道這個時候必須全力出擊。易筋境中期的強者。實在太恐怖了。直接召喚出了神環。開啟了風府戰身。

同時體內的藍焰全部召喚出來。凝聚成一把強大的藍刃。符文閃動。砍向馮海。

火刃與長劍相撞。發出一聲爆響。龍塵被震飛數十丈的距離。不過還好手中的火刃。並沒有崩碎。

因為每次火刃崩碎。龍塵就需要消耗大量的火焰之力。重新凝聚火刃。對於靈氣的消耗太大了。

馮海自己也不好受。龍塵全力一擊之下。竟然將他也震退十幾丈的距離。

同時他感覺到自己的體力正急速流逝。知道這是中毒的跡象。趕忙吞下一顆解毒丹。

可是他駭然發現。自己的解毒丹。竟然無法解毒。那毒依舊在蔓延。雖然速度緩和了許多。但是他撐不了太久。

「混蛋。交出解藥」馮海怒吼道。

「你說什麼。」龍塵一側耳朵。假裝沒聽清的樣子。

「我說。交出解藥。我可以饒你一命」馮海吼道。

「你口齒不清。沒聽懂你說什麼。可以用平靜的聲音說嗎。」龍塵道。

「混蛋。你找死」

馮海這時再不知道。龍塵是在故意拖延時間。他就是傻子了。長劍一擺。瘋狂對龍塵殺來。

龍塵手中火刃飛舞。盡量不與他硬拼。不停地倒飛出去。他知道。自己根本不是易筋境中期強者的對手。

開天是他的殺手。如果使用了。殺不了馮海。他自己就死定了。

如今馮海已經中毒。時間拖的越長。對他就越有利。與其冒險一搏。還不如採取拖延戰術。這樣拖死馮海的概率更高一些。

於是龍塵且戰且逃。盡量保存實力。於是龍塵且戰且退。兩人奔出了上千里。

「氣死我了」

馮海大吼一聲。他發現體內的毒氣。已經開始入侵他的臟腑。如果再不拿到解藥。他就要完蛋了。

同時他暗恨自己耍什麼小聰明。如果一開始就對龍塵出手。又怎麼會落得如此地步。

這樣拖下去。非但完不成任務。自己也必死無疑。這回他真的急了。

伸手從戒指之中取出一枚丹藥。直接丟入口中。體內的毒立刻被暫時壓制。

那是一枚極為珍貴的克的作用不是解毒。而是壓制毒素爆發。

可是這種壓制有極大的副作用。就好像攔截洪水一般。洪水越積越多。當攔截之力不足之時。爆發出來。立即斃命。

如果不是被逼無奈。馮海是不會吞下這枚克毒丹的。吞下這枚克毒丹。也就意味著。馮海短時間內拿不到解藥。必死無疑。

不過好處就是。現在暫時不用去壓制劇毒。可以全力戰鬥。

「給我去死」

馮海厲喝一聲。一步跨出。速度爆發。居然一瞬間衝到了龍塵的前方。對著龍塵一劍斬落。

龍塵大吃一驚。手中火刃急忙格擋。可是這一次。手中的火刃爆碎。馮海的劍尖掠過龍塵的額頭。劃破了他的皮膚。鮮血緩緩流下。

如果不是龍塵關鍵時刻。拚命向後仰頭。恐怕腦袋都要被切掉一半。

龍塵深吸了一口氣。將僅存的靈氣全部集中起來。手中的火刃再現。

「開天」

龍塵一聲低喝。全部的力量都灌入這一擊之中。巨大的火刃。如天刀斬落。充滿了一往無前的氣勢。

馮海臉色一變。他顯然沒想到。龍塵竟然可以發出這麼恐怖的一擊。竟然可以威脅到他的生命。

「落葉斬」

馮海怒吼一聲。長劍再次放光。凌厲的劍氣。席捲八方。對著龍塵的火刃斬落。

「轟」

空間都要崩碎了。龍塵被一股恐怖的力量直接震飛數百丈的距離。鮮血狂噴而出。

「易筋境中期。太強了」

龍塵第一次感覺到一種無力。因為他看到。馮海只是被震飛。卻沒有受傷。直接奔到龍塵身前十丈的距離。長劍指著龍塵。厲聲喝道:

「給我解毒。我就饒你性命」

龍塵眼神之中。浮現一抹嘲諷。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方。還說這種白痴話。有人會信嗎。

剛要嘲諷幾句。龍塵忽然發現。在馮海身後的一塊巨大的「岩石」。竟然緩緩浮動起來。

龍塵心中狂喜。這下有救了。不過臉上卻浮現出謹慎的神色道:「除非你發誓。否則我不會給你解毒的。你也不要打鬼主意。我空間戒指中的丹藥。足有數百丈。不等你找到真正的解藥。你早就毒發身亡了」

「好。我發誓。如果我食言。就讓我不得好死」馮海急忙發誓道。

剛才他確實有想殺了龍塵。自己找解藥的念頭。但是聽了龍塵的話。他放棄了。

萬一真的如龍塵所說的。那麼多瓶瓶罐罐。他哪裡知道哪個是解藥。萬一吃錯了。豈不是死得更快。

「不行。這個誓言不夠毒。你發一個毒誓」龍塵搖頭道。同時龍塵發現。馮海身後的巨石。已經緩緩升高。同時悄悄地探出了八條長長的毛腿。

龍塵知道。那是岩地邪蛛。三階魔獸。是真正的隱匿專家。身體外表覆蓋的紋路。跟岩石一模一樣。而且質地基本一致。

就算是人。站在它的身上。也很難察覺到它。最為可怕的是。它們非常的有耐心。

有時候在一個地方。一隱藏就是幾個月。甚至數年。直到獵物出現。它們才會悄悄出擊。

如今那頭岩地邪蛛悄悄站起來。就站在馮海的背後。動作極為輕柔。沒有一絲聲音。

馮海絲毫不知道。自己身後。竟然降臨了一個死神。見龍塵不信自己發誓。急忙高聲:「我馮海發誓。龍塵給我解藥。解我身上之毒。我就不殺他。如果違背誓言。讓他腸穿肚爛。五雷轟頂。死無葬身之地」

見龍塵獃獃的看著自己。馮海不禁急忙道:「這回可以了吧。趕快把解藥給我」

龍塵見那岩地邪蛛動作極為緩慢。不禁暗自焦急。你丫的能不能快點埃老子快拖不住了。

「咳咳。那個……這個還行。比剛才的強多了。有沒有更毒點的。你也知道。這關係到我的性命。我還是有些不放心」龍塵慢條斯理的道。

「混蛋。你是想拖時間。拖到我毒發身亡嗎。好。那我現在就殺了你。我自己搜」馮海大怒。就要出手。

「喂喂喂。算了。我就把解藥給你吧」見馮海真的急眼了。龍塵知道。不能再拖了。

甩手丟給他一個玉瓶子道:「這裡面的解毒丹。專門克制你中的毒。你先服下。

不過你中毒太深了。而且之前又服用了克毒丸。讓血脈之中的毒液積蓄了太多。需要配合解毒晶。來解毒」

說完話。龍塵把白銀蜈蚣的晶核。丟給馮海。馮海一把接過晶核。

當馮海握住那枚晶核后。立刻感覺到。自己體內的劇毒。忽然間一換。不再瘋狂地向臟腑內進攻。這讓他心中大喜。

起碼自己體內的毒素。得到了緩解。這意味著這枚晶核可以救他一命。

急忙將龍塵給他的丹藥吞下。雖然他不是丹師。但是對於丹藥。還是有一定辨識能力的。知道那是一枚解毒丹。不會有害處。

龍塵看著後邊那個行動如同老年痴獃一般的岩地邪蛛。氣得想罵人。就不能快點嗎。不知道老子拖的很累嗎。

不過當龍塵看到岩地邪蛛的腦袋悄悄探出。嘴巴上。兩顆長達丈許的毒牙。悄悄對準馮海時。心頭終於悄悄鬆了一口氣。

岩地邪蛛大爺。您終於肯動手了。龍塵幾乎感動的要熱淚盈眶了。

「這個東西。要怎麼用。」吞下丹藥后。馮海看著手中巴掌大的晶核問道。

「一口吞了他」龍塵嘆了口氣道。

「放屁。這麼大的東西。一口吞下。你要噎死我嗎。」馮海怒道。

那枚晶核足足有巴掌大校一個人的嘴巴再大。也不可能吞下。就算是吞下。也咽不下呀。

「我沒說你。我說的是你身後那位大爺」龍塵一臉憐憫的指了指馮海的身後。

「噗」

馮海臉色大變。剛要轉身。忽然後心劇痛。一隻長達丈許的尖牙。直接穿透了馮海的身體。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