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玄幻魔法

九星霸體訣 第一百九十九章 放逐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澀的道:「恐怕。以後你們會經常開心的」 那幾個少女。顯然沒聽出郭然的意思。給他接完骨后。又以靈氣幫他療傷。骨骼已經開始長上了一絲。 她們叮囑郭然不要太過用力。只要三天後。就沒什麼大...

眾人眼前一花。忽然眼前多出了一個中年男子。誰也沒看清他是怎麼出現的。

「參見掌門」

孫長老嚇了一跳。急忙躬身行禮。其他弟子也是急忙行禮。

所有新弟子們。不禁心頭狂震。這個人就是玄天別院的掌門。那個傳說中的絕世強者。

龍塵心中一動。看向凌雲子。讓龍塵驚駭的是。凌雲子就站在哪裡。可是他的靈魂之力。竟然無法捕捉到他的身影。

彷彿那就是一個不存在的虛影。更無法感應他的修為。彷彿他已經融入了整個天地。

「好恐怖的修為」

龍塵心頭狂震。自己所見到的強者之中。除了那個來自靈界的生命樹神。就屬凌雲子最強大了。

凌雲子點了點頭。看向龍塵等人。微笑道:「你們這樣做沒有任何意義。別院的規矩是老祖宗立下的。就算是我。也不能更改。

如果你們想以此來要挾別院那就錯了。即使你們所有人退出。別院的規矩。也不能更改。」

唐婉兒等人不禁面色一變。就連掌門都無法改變。那龍塵被驅逐豈不是板上釘釘的事了嗎。

龍塵轉過頭來。對著身邊的眾人道:「你們的好意。我心領了。我龍塵一人做事一人當。沒什麼大不了的。

更何況。我又不是被宰了。大家不用這麼難過。就算不在玄天別院。我也會自己成長起來的」

「龍塵……」唐婉兒顫聲道。

龍塵擺了擺手。打斷了唐婉兒的話道:「大家都已經不再是孩子了。不要意氣用事。你們來到這裡。都有著自己的理想和使命。別耍孩子脾氣」

唐婉兒不禁淚流滿面。輕聲啜泣起來。其他人心頭也不是滋味。可是龍塵被驅逐已經成了定局。

遠處谷陽等人一臉冷笑的看著這邊。孫長老也不禁鬆了一口氣。如果龍塵不被驅逐。他的計劃就無法進行了。

看著龍塵。凌雲子雙目之中閃過一抹讚賞。開口道:「根據別院的規矩。龍塵你有兩條路可以走。一個是被驅逐。還有一個是被放逐」

「放逐。」龍塵一愣。沒想到還有一個選擇。

「沒錯。別院的規矩是偏向於強者的。所以你還是有機會留在別院的。就看你怎麼選擇了」凌雲子道。

「恐怕這個放逐。不是那麼簡單吧」龍塵問道。

「當然。所謂的放逐。是把觸犯院規的核心弟子。流放在距離別院十萬里之外的亂石荒原。

不過我要提醒你的是。那裡三階魔獸橫行。甚至還可能遇到四階魔獸。」凌雲子沉聲道。

所有人一聽不禁心頭狂跳。三階魔獸。那不是要人命嗎。同階之中。有幾個人可以對戰三階魔獸。

更別說是四階魔獸了。那可是匹敵鍛骨境長老級的恐怖存在。選擇放逐。那不是自尋死路嗎。

被驅逐。起碼還有命在。被放逐去那裡。根本沒有一點活路埃

「以前有人。選擇過放逐嗎。」龍塵猶豫了一下問道。

「有。從別院成立至今。共有一百七十三人選擇過放逐」凌雲子道。

「有幾個人成功了。」龍塵比較關心的是這個。

「很遺憾。一個沒有」凌雲子道。

「什麼。」

龍塵身邊的人。發出一聲驚呼。幾千年來。有一百多個核心弟子。選擇過放逐。竟然沒有一個活著回來。這根本不是九死一生。而是百死無生埃

「龍塵。不要選埃那就是一條死路」唐婉兒驚叫道。

龍塵微微一笑。安慰道:「不用怕」

轉過頭來。對凌雲子一行禮道:「多謝掌門。弟子選擇放逐」

所有人都是一呆。這個龍塵到底是不是瘋子埃這麼明顯的死路也要闖。

不過回想起。龍塵來到別院的所作所為。他們都發覺。龍塵好像一直就沒正常過。

禁武區域動手。掌裹執法者。對抗易筋境的師兄。指著長老的鼻子罵人。哪一件是正常人能幹出來的。

「哈哈哈。好。你回去準備一下吧。三天後。你將被放逐到亂石荒原」

凌雲子哈哈一笑。忽然身形一動。就那麼消失在眾人的面前。跟來的時候一樣。誰也沒注意到他是怎麼消失的。

凌雲子走後。孫長老開始宣布名次。谷陽的勢力原本是第二名。但是奪取了龍塵這邊的旗子后。立刻飆升為第一。

而第二和第三分別的雷千傷和齊信的勢力。他們兩人平分了葉知秋那邊的旗子。

至於第四名。則是一位覺醒了祖紋的強者。名叫關文南。他實力極為強大。

至於其他勢力的旗子。就少的可憐了。基本上。都是不足十位數的。

而有些旗子數量相等的勢力。則按照隊伍的完整性。也就是指。還能站起來的人數。來進行排名。分出先後。

至於唐婉兒和葉知秋的勢力。一個旗子也沒有。自然是並列倒豎第一。誰強誰弱已經無關緊要了。

宣布完結果后。立刻一大批醫療堂的弟子。湧入場地。開始對眾人進行治療。

龍塵甚至可以看得出。有許多熟悉的面孔。

「咦。這不是那位好心哥哥嗎。你受傷好重。我們來幫你」

一個少女忽然看到郭然。趕忙走到郭然身邊。開始給郭然接骨療傷。

同時她身邊還有幾個少女。也趕忙給郭然服藥。同時運轉自身的靈氣。幫他療傷止痛。

那幾個少女。都帶有一絲木之力。在她們熱心的幫助下。郭然身上的痛楚減輕了許多。

「謝謝你們」郭然感激的道。

「才不用謝呢。要謝也是我們謝謝你。上次。如果不是你和那位哥哥配合。我們都要被趕回去了呢。想不到有機會給你療傷。真的是好開心。」一個少女一臉興奮的道。

郭然一臉的苦笑。心中帶著一絲酸澀的道:「恐怕。以後你們會經常開心的」

那幾個少女。顯然沒聽出郭然的意思。給他接完骨后。又以靈氣幫他療傷。骨骼已經開始長上了一絲。

她們叮囑郭然不要太過用力。只要三天後。就沒什麼大事了。十天左右就可以完全恢復。

不得不說。這些丫頭雖然都是一些小菜鳥。不過她們體內的靈氣。對於療傷。有著極大的作用。而且恢復速度非常的快。

看著滿地的傷員。這群少女眼中全是興奮之色。看的讓人膽寒。所有人都明白了。感情這是用他的傷。來給她們當試驗品了。

不過不得不說。這是一個互惠互利的合作方式。他們可以放心的激戰。受了傷也不怕。

而那群少女。可以通過給眾人療傷。積累更多的經驗。大幅度提升自己的醫療知識和能力。

「龍塵哥哥。讓我來給你檢查一下吧」一個少女。怯生生的走到龍塵身邊輕聲道。

那個少女很靦腆。眼睛大大的。龍塵對她有印象。當初龍塵被郭然坑了。讓人家當試驗品。手臂差點被紮成了蜂窩。

當時這個少女的功勞最大。那些蜂窩大部分都是出自她的手臂。當時她緊張的要死。數次都哭了出來。還是龍塵不停的微笑著鼓勵她。讓原本要放棄的她。堅持了下來。

龍塵微微一笑。剛要拒絕。忽然一聲冷笑傳來:「一個快要死的人。需要什麼檢查。你是吃飽了撐著沒事幹嗎。」

不知道什麼時候。陸川走了過來。一臉不屑的看著龍塵。剛才的話就是他說的。

那個少女不禁又驚又怒:「龍塵哥哥不會有事的。陸川師兄。你不要胡說」

「哼。開什麼玩笑。亂世之地。被稱為放逐者的墳墓。這麼長時間以來。就沒有一個人活著出來過。他現在已經算是半個死人了。你不要在這個死人身上浪費時間。我命令你去給別人療傷」陸川冷哼一聲。呵斥道。

他是這個醫療隊的頭目。這些新弟子。都歸他管。他有權利命令這些人。

「你……你胡說。龍塵哥哥是好人。他會活著回來的」那少女眼睛一紅。淚水流了出來。卻是一臉的倔強。就是不肯離開。

「大膽。你竟然不服從命令。你信不信我把你踢出隊伍。」陸川大怒。沒想到一向膽小的她。竟然敢對抗自己。

龍塵向前走了一步。看著陸川道:「看來你是好了傷疤忘了疼。你信不信。在這個距離。我砍下你的腦袋易如反掌」

陸川大吃一驚。不禁向後退了一步。如果別人這麼對他說話。他會嗤之以鼻。

可是他對面的是龍塵。這個世界。好像就沒有龍塵不敢幹的事。以他的性格。什麼都幹得出來。

如今被龍塵盯著。他感覺自己汗毛直豎。脖頸之間寒風直冒。彷彿一把利刃架在脖子上一般。心中充滿了恐懼。

「你信不信。我殺你之後。不會有任何的懲罰。依舊不過是去一趟放逐之地而已」龍塵冷冷的看著陸川道。

「咕嚕」

陸川被龍塵盯著。彷彿被死神凝視。額頭上的汗情不自禁的流了下來。臉色蒼白如紙。他真的怕了。

「除非我死了。如果我活著回來。聽到你故意為難這個小妹妹。我就把你的腦袋。砍下來當凳子坐」

龍塵說完。轉過頭來對著那個少女。輕聲道:「我沒事。不需要治療。好好學習。我相信。你會成為一個出色的醫療強者的」

說完之後。龍塵連看都懶得看陸川一眼。與唐婉兒等人離開了。返回洞府後。龍塵對唐婉兒道:

「這三天的時間。非常的寶貴。我給你寫一些藥材。你和知秋二人。把所有積分。全部兌換成藥材」

唐婉兒聽了龍塵的話去找葉知秋了。因為她自己的積分。不夠買那些藥材。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