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九星霸體訣 第一百九十八章 掌門現身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 有幾個核心弟子。也笑罵了一聲。那幾個底者。比第一個人好不了多少。一個個哭得稀里嘩啦。 凌雲子和圖方看著下邊的一切。凌雲子點頭道:「龍塵是一個天生的統帥。他身上與生俱來的帶著一種魅力。讓人...

讓龍塵沒想到的赫然是宋明遠和李奇。這兩個只見過一次面。說過幾句話的人。竟然站在龍塵的身邊。顯然表示對谷陽等人卑鄙行徑的不滿。

「龍塵。好樣的。這才是真正的爺們」

李奇對著龍塵一挑大拇指。冷冷地掃了谷陽、雷千傷、齊信等人一眼。充滿了鄙夷。

這讓谷陽等人大怒。拳頭攥的緊緊的。不過他們也非常聰明。並沒有立刻發作。而是等待孫長老的判決。

孫長老見宋明遠和李奇這兩位核心弟子。竟然也站到了龍塵這一邊。公然表示支持。不禁心中暗怒。

這分明是對自己的一種挑釁。不過他假裝沒看到兩人的動作。沉聲喝道:

「龍塵。你殘殺同門是不爭的事實。就算你口舌生蓮。也洗脫不了你的罪行」

龍塵哈哈一笑。冷冷的道:「笑話。我龍塵頂天立地。做的事。就沒有不敢承認的。

再說我需要洗脫什麼。殘殺同門。你眼睛長屁股上了吧。就這種背後捅刀子的垃圾也能算是同門。」

「放肆。這不過是一場比試。又不是真的廝殺。怎麼能算是捅刀子。」連續被龍塵點著鼻子罵。孫長老已經暴跳如雷了。

不過儘管他心中氣得想將龍塵掐死。但是他不敢動手。因為他知道。這裡的動靜。整個別院高層都在暗中關注。他必須表現出自己的氣度和公正。

「比試。那我問你。別院花這麼大的力氣。培養我們是為了什麼。難道就是整天在這裡打架玩。」龍塵質問道。

「當然不是。別院全力培養你們。是要你們成才。維護人間正道。剷除危害人間的邪魔。保護平民百姓不受邪魔荼毒。」孫長老義正言辭的喝道。倒是有那麼幾分人模狗樣的味道。

不過龍塵早就看穿了這個老傢伙的本質。嘲諷道:「那也就是說。我們將成為對抗邪魔的戰士。那麼我再問你。我們跟邪魔戰鬥會不會有危險。」

「廢話。沒有危險那還是戰鬥嗎。身為正義使者你們應該不畏……」

龍塵直接打斷他的話道:「既然戰鬥有危險。就意味著那是一場生死之爭。

那麼我現在的修行。每一分實力。都關係到我們日後能不能在大戰之中活下來。

也就是說。我們現在多爭奪一部分資源。就意味著我們以後能夠多一份活命的機會」

忽然龍塵厲聲大喝。聲震長空:「那麼老王八蛋。你告訴我。這場比試是一場遊戲嗎。

他們出賣了我們。讓我們失去了本該應有的資源。得不到資源。我們勢力就會下降。修行受到影響。

一步輸步步輸。整體的戰力。被大幅度削弱。這就意味著。我們這裡的人。將來會有更多的人。死在正邪之戰上。你他媽的告訴我。這不是捅刀子是什麼。是你家鍋蓋嗎。」

龍塵說到後來。剛剛平息的氣息。又爆發出來了。殺氣凜然地看著孫長老。

所有人都心頭一凜。雖然之前萬師兄提醒過大家。不要把這場比試。看成遊戲。

可是他們依舊感覺這就是一場遊戲。只不過是彩頭比較大的遊戲而已。他們從來沒想過。這場遊戲會關乎他們以後的生死。

如今被龍塵一說。所有人心中不禁凜然。龍塵的話。並非危言聳聽。

孫長老臉色鐵青。被龍塵問的竟然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如果承認龍塵說得對。

那麼龍塵殺人。就成了一種正義的行為。就無法定龍塵的罪了。

想要反駁。可是又不能睜著眼睛說瞎話。那樣會更加讓人鄙夷。顏面盡失。

孫長老陰沉著臉。心中已經把龍塵要恨死了。多少年來。他第一次被人指著鼻子罵。而且還無法還口。

「無話可說了吧。別院舉辦這樣的較量是為了什麼。為什麼不是單打獨鬥。而是選擇團隊戰。

還不是為了培養核心弟子的領導能力。讓大家團結一心。培養信任。

一個人再強。可以強過一個集體。所以才以這樣的形式。讓大家在競爭之下。相互守護。團結一致。激發更加強大的魂力。」

龍塵指著谷陽等人嘲諷道:「而你們這些白痴所謂的「智慧」。那就是一坨狗屎。一點小聰明。也敢稱為智慧。

你們那點小伎倆。遇到陰險狡猾的邪魔。還沒等你們耍小聰明呢。就被人家分屍了。

我們為什麼要成為一個團隊。那是因為在生死戰場上。我們可以把我們的後背。留給我們的隊友。

因為我們堅信。除非我們的隊友犧牲了。否則他絕對就算死。也會為我們守護。你們這群豬能懂嗎。」

谷陽臉色一沉。怒喝道:「放屁。輸了就是輸了。你說這些有什麼用。」

龍塵微微一笑:「對於你這樣自私自利的豬玀。自然沒有。不過我相信有人能聽懂我的話。

現在還有誰是安插在別人隊伍中的眼線。如果你能聽懂我的話。你還是一個真正的人。就自己回去吧。不要欺騙別人的情感和信任」

隨著龍塵的話落。一人嘆息了一聲。緩緩走出了自己的隊伍。對領隊的那名核心弟子道:

「實在對不起。我辜負了大家的信任。我現在宣布退出勢力。不過我也不會回原來的勢力了」

隨著那人出現。立刻有七八人。也臉色通紅充滿了慚愧的走了出來。

第一個走出來的那人。剛要離開隊伍。忽然被那名核心弟子一把抓祝

那人臉上浮現一抹苦笑:「如果你想殺我。就動手吧。我不會反抗的。

這幾天大家把我當兄弟一樣。讓我內心無比的煎熬。這樣的痛楚我受夠了。

我要像龍塵師兄說的那樣。做一個真真正正的男人。哪怕你現在殺了。我也算是一個真正的男人了」

全場一片寂靜。看著那個核心弟子。那名核心弟子重重的一拍那人道:「滾到隊伍裡面去。你走了。老子去哪裡招人。」

那人吃了一呆。看著那個核心弟子的眼神。旋即明白了那人的意思。不禁淚水不爭氣的流了下來。

「喂喂。你要是再像個娘們一樣。我就馬上把你提了。這麼多兄弟。可丟不起這個人。趕緊歸隊」那名核心弟子罵道。不過眼神中。也充滿了感動。

隨著那名弟子歸隊。立刻有數名弟子。重重地拍了他一下肩膀。歡迎他的「回歸」。

「別傻站著了。人家都歸隊了。你們也別像個傻柱子一樣杵在那了」

有幾個核心弟子。也笑罵了一聲。那幾個底者。比第一個人好不了多少。一個個哭得稀里嘩啦。

凌雲子和圖方看著下邊的一切。凌雲子點頭道:「龍塵是一個天生的統帥。他身上與生俱來的帶著一種魅力。讓人願意跟他出生入死。

短短的幾句話。就讓不少人對他死心塌地的敬服。這可不是一般強者能夠辦到的」

圖方也點點頭。龍塵有著與他年齡不相符的智慧。一眼就看穿了別院比試的目的。

可是他有些搞不懂。明明如此智慧之人。怎麼就辦一些愚蠢之事呢。

以龍塵的智慧。就算是一時失利。也很快就可以搬回劣勢。為什麼非要以這麼極端的方式處理呢。

「龍塵是吧。我叫羅倉。交個朋友」

第一個原諒那個底。把他重新收回隊伍的核心弟子。來到龍塵身邊。伸出一隻手道。

「我這個人不喜歡交朋友」龍塵搖搖頭道:「我喜歡交的是生死兄弟」說完龍塵伸出手來。

那人聽了前半句。先是臉色一變。不過聽到後半句。不禁哈哈大笑。

「啪」

兩隻大手緊緊地握在一起。羅倉哈哈大笑道:「好。希望有一天。與龍兄一起征戰沙潮

隨著羅倉的出現。立刻又有幾個核心弟子過來。與龍塵握手。雖然龍塵修為是這裡最弱的。

但是所有人對龍塵骨子裡的傲氣和豪情。都深感敬服。生出惺惺相惜的念頭。

谷陽、雷千傷、齊信等人不禁臉色極為難看。因為那些底。基本上都是他們安排的人。

如今這些弟子全部都叛變了。他們這些卑鄙伎倆一下子全部曝光了。讓他們惱怒不已。

尤其那幾個人重新回歸隊伍后。對他們報以鄙夷的眼神時。更讓他們肺都要氣炸了。

「孫長老。龍塵破壞院規。惡意殺人罪不可耍還請長老主持公道」齊信站出來。對著孫長老躬身一禮。朗聲道。

原本孫長老被龍塵質問的啞口無言。見越來越心弟子。倒向龍塵這邊。場面漸漸不受控制。正想著如何應對。忽然齊信的話。提醒了他。

我還真是白痴。跟他爭這個幹什麼。反正他殺了人。違反了院規。我直接宣判就完了。

孫長老面容一肅:「龍塵。不管你如何狡辯。無法改變你惡意殺人的事實。

不過你應該慶幸。別院規矩偏向於強者。你不用殺人償命。不過。從今天起。你將不再是別院弟子。你被驅逐了」

唐婉兒上前一步道:「既然大人如此判決。那麼唐婉兒表示。將與龍塵一起離開別院」

「什麼」

這下子所有人都大吃一驚。唐婉兒竟然願意跟龍塵被一起驅逐。

「葉知秋也表示一起離開」葉知秋挽著婉兒的手臂。一臉堅定的道。

龍塵不禁傻眼了。剛要說話。忽然又有人說話了。

「宋明遠也表示一起離開」

「李奇也表示一起離開」

「羅倉也如此」

「……」

除了羅倉外。還有四名核心弟子。也都站了出來。他們顯然相信。這麼多人一起站出來。別院絕對不會將他們一起驅逐。這就叫做法不責眾。關鍵時刻。他們選擇站在龍塵這邊。

「你們這是想造反」孫長老大怒。他們這是逼別院埃這樣下去。就無法處置龍塵了。

就在這時。忽然一個聲音。覆蓋了天宇。響徹天地。

「讓我來處理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