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九星霸體訣 第一百九十七章 殺人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龍塵一臉不屑的道。 唐婉兒和葉知秋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絕望。這個龍塵實在讓人又愛又恨。這個時候了。你還特意激怒孫長老。你這是狗不咬。拿棍子捅嗎。 原本她們還想求情。看看能不能...

只見一道寒光閃過。血光飛濺。三顆人頭衝天而起。頸間的血液。噴出一丈多高。

三顆人頭滾落在地。他們的臉上依舊掛著嘲諷。嘴角依舊上揚帶著冷笑。

龍塵的刀太快了。出乎所有人意料。那三人做夢也想不到。龍塵竟然會出手殺人。

「滴答」

龍塵的身上。刀上被濺射到不少鮮血。鮮血沿著長刀緩緩滴落在地。聲音非常輕。但是在落針可聞的場地上。就彷彿一把大鎚。狠狠砸在人們的心中。

「讓我兄弟流血。令我紅顏流淚。以手中無情之刃。殺盡所有背叛者」

龍塵看著三具屍體。情不自禁的輕聲道。此時的他彷彿是一個被引燃的**桶。胸內的殺意。衝天而起。震懾環宇。

「呼」

龍塵腳下一動。如同一道狂風。直奔向兀自發獃的兩人。那兩人正是被安插在葉知秋隊伍中的叛徒。

此時的龍塵雙目一片猩紅。猶如來自地獄的嗜血狂魔。帶著無邊的殺意。向著兩人衝來。

那兩人立刻被龍塵那恐怖的殺意嚇破了膽。臉色蒼白如紙。駭然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不聽使喚。想跑。可是身體動不了。

「不……」

「噗噗」

兩人慘叫一聲。龍塵已經一刀斬出。斬斷了他們的脖頸。也斬斷了他們的聲音。

血氣衝天。鑽入人們的鼻孔之中。人們都傻眼了。

殺人了。龍塵竟然殺人了。

所有人都一臉的驚駭之色。看著被鮮血染紅了身體。如同索命死神一般的龍塵。無不心膽俱寒。

他們雖然經過了生死搏殺。闖過考核才得以進入別院。他們的膽子已經很大了。

可是面對殺意滔天的龍塵。他們依舊覺得骨子裡發寒。有些人死死地咬著牙齒。

因為不咬著牙齒。他們的上下牙齒。就會有節奏的觸碰。實在太恐怖了。

雷千傷等人。也是臉色一變。他們沒想到龍塵竟然如此狠厲。敢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殺人。

「我龍塵一生。不會背叛任何人。也絕對不允許任何人背叛我……」

龍塵還想說什麼。可是忽然感覺一陣天旋地轉。原本召喚出風府戰身。使用了開天後。龍塵就已經油盡燈枯了。

後來更是被雷千傷一拳擊中。受了重傷。畢竟他不是易筋境強者。靈氣沒有二人渾厚。

而後來被叛徒出賣。兄弟重傷。唐婉兒傷心欲絕。讓他的腦子嗡的一下子。爆發出前所未有的殺意。

這股殺意。彷彿不光是來自他自己。更來自他腦海中的意志。他在幾乎沒有任何靈氣的情況下。將五人斬殺。

如今將五人擊殺后。再也支持不祝一頭栽倒。不過他剛剛倒下。立刻有著兩個柔軟的香軀抱住了他。

同時一股極為精純的靈氣。傳入龍塵的體內。赫然是唐婉兒和葉知秋到了。

葉知秋那冰冷的臉上。罕見的浮現一抹溫柔。美目俏臉之上。沾著淚痕。

而唐婉兒更是哭成了淚人一般。一邊給龍塵輸入真氣。一邊哽咽。

「別哭。不是說好了嗎。我負責掌管傻瓜。你負責貌美如花。那群混蛋讓你流淚。我就讓他們流血」龍塵強笑道。

「混蛋。你闖了大禍了」

唐婉兒不禁哭道。心中又是感動。又是難過。她沒想到龍塵竟然為了自己去殺人。一想到那個後果。不禁悲從中來。不能自抑。只知道不停的給龍塵輸入真氣。

天木山上。凌雲子淡淡的看著下邊。看著那個如同殺神一般的身影。雙目之中浮現一抹讚歎。

「果然跟傳說中的一樣。圖方。看見沒。有人替你做清潔工作了」

圖方苦笑了一聲道:「這個龍塵的膽子。實在是太大了。他就不知道什麼是忌諱嗎。對了。掌門。您說的跟傳說中的一樣是什麼。」

凌雲子緩緩站起身形。走到圍欄前方。望著天木山頂那縹緲的雲朵道:

「相傳天地異數。逆天道而生。反天道而行。無懼天道壓迫。對抗天道法則。

這樣的人物。連天道意志都敢對抗。不把一切天道法則放在眼中。又豈會顧忌咱們別院這點規矩。」

圖方搖搖頭道:「他們是瘋子嗎。這樣下去。只有死路一條。誰能對抗得了天道。」

生活在大千世界。就需要順應天道法則。感悟天道意志。遵從天道才能活下去。逆天而行。那就是愚不可及的找死。

一個人再強大。也永遠在天道法則之下。難怪無數異數。如同彗星般崛起。如煙花般耀眼。可惜終究是曇花一現。不入史冊。

那些屹立於世界巔峰的強者之中。沒有一個異數存在。因為他們的命運只有一個。。覆滅於天道之下。所以圖方不禁感慨。

「這你就錯了。有些事情。過程比結果更加精彩。東華地界無邊無際。修行者如恆河之沙。又有幾人能夠善終。

就算順應天道又如何。在衝擊無上之境。還不是大部分要覆滅與天道之下。

死亡並非終點。過程才更重要。修行界大道萬千。小道千萬。至於誰是大道。誰是小道。誰能給出一個明確的準繩。

既然不能。那我們就沒資格評論。別人選擇的路。記住不管修為多高。都要保持一顆謙卑的心」凌雲子看著圖方。意味深長的道。

圖方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禮道:「多謝掌門提點。圖方感覺自己的心境。又提升了不少。看來我是過於執著了」

對於眼前的凌雲子。圖方心中充滿了尊敬。感覺自己的心境。與他相差太遠。

「可是掌門。龍塵殺人。按照別院規矩。只能將其驅逐了」圖方有些為難的道。

龍塵的潛力。無疑是恐怖的。可是別院的規矩。也是絕對不能更改的。驅逐這樣一個天才。圖方自問捨不得。

「沒事兒。先看看再說」凌雲子微微一笑。看著下方。他想看看孫長老是怎麼處理的。

孫長老也沒想到。龍塵竟然膽大包天在這裡殺人。不過這讓他心中一喜。

第一次龍塵殺人是意外。而第二次他是有能力阻止的。不過他沒那麼做。他就是要龍塵以最惡劣的行為觸犯門規。這樣誰也保不住他了。

「龍塵。你好大的膽子。大比之上。竟然對同門下毒手。如此喪心病狂。心狠手辣。你簡直與邪魔無異」孫長老感覺差不多了。才站起來滿臉怒容。義正言辭的喝道。

龍塵在唐婉兒的幫助下。略微恢復了一絲。雖然不能戰鬥。但是已經可以站穩了。

輕輕掙脫兩人的攙扶。緩緩向前走了幾步。雖然依舊有些虛弱。不過攜著剛才斬殺五位弟子的餘威。前邊的人。紛紛後退。讓出了一條道路。

唐婉兒和葉知秋緩緩跟在龍塵的身後。她們不禁心中忐忑。就像被即將判刑的囚犯一般。

龍塵看著一臉道貌岸然的孫長老。忽然放聲大笑。

「混賬。你笑什麼。」孫長老大怒喝道。

「我笑你個老白痴。明明心裡樂開了花。還要裝出一副正氣凜然的德行。你知道什麼叫做既想當婊/子,又想立牌坊嗎。」龍塵一臉不屑的道。

唐婉兒和葉知秋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絕望。這個龍塵實在讓人又愛又恨。這個時候了。你還特意激怒孫長老。你這是狗不咬。拿棍子捅嗎。

原本她們還想求情。看看能不能減輕龍塵的處罰。畢竟龍塵的潛力在那裡。別院的規則又偏向於強者。

可是龍塵這麼一句話。徹底掐斷了兩人準備求情的想法。給了人家一個耳光。再去求情。那不是自取其辱嗎。

「龍塵。不得胡說八道」

萬師兄上前一步。對龍塵冷喝道。同時暗中向龍塵打了一個眼色。一絲讓他不要對抗。也許還有一線機會。

龍塵微微一笑。對著萬師兄點了點頭。他感謝萬師兄的好意。但是也有自己的無奈。也許自己可以稱承受一部分屈辱。但是絕對不能看著自己的朋友與被欺凌。

最重要的是。他無法接受背叛。那是一種刻骨銘心的恨。恨的他想將天下所有叛徒都殺光。

看著臉色被氣得發黑的孫長老龍塵冷笑道:「雖然進入別院時間不多。但是我知道。別院的宗旨是:匡扶正義。剷除邪惡。

可是你們也都看到了。這就是你們所謂的正義。利用夥伴的信任。去背後捅夥伴一刀。」

齊信聞言冷笑道:「白痴。這叫做計謀。這是智慧。這是兵不厭詐。你自己沒有想到。只能說明你們愚蠢」

齊信的話。讓唐婉兒和葉知秋手下的眾人。勃然大怒。

「放你麻的屁。來我們會的。我們都把你們當兄弟。你們就這對待我們的信任。」

「我你乃乃滴。按照你們這麼說。大家都別修鍊了。都背後捅刀子玩算了。還修鍊你麻麻的大腿」

一時間污言穢語。紛紛破口大罵。無不義憤填膺。背叛。永遠是讓人最痛恨的。

齊信冷笑不已。對於這些群情激奮的弟子。臉上始終掛著嘲諷的笑容。

谷陽、雷千傷等人站在一起。也對此不屑一顧。

「卑鄙小人。就算修鍊的再強大。也不過是大一點的垃圾而已。龍塵。我們支持你」

忽然兩人走出了人群。也站到了龍塵這一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