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玄幻魔法

九星霸體訣 第一百九十六章 叛徒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瘋狂倒退。 此時的龍塵如同戰神附體。竟然硬生生地擋住了齊信和雷千傷的攻擊。 不行。時間快到了。 龍塵感覺到風府星內的靈氣。正極具減少。用不了幾個呼吸。就要徹底枯竭。 ...

「風府戰身。。現」

龍塵心中一聲低喝。

當龍塵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兩隻瞳孔之中出現了一顆星辰圖案。

嗡。

空間震顫。氣浪直衝天際。恐怖的威壓席捲八方。此時的龍塵。如同遠古猛獸覺醒。凶厲滔天。

龍塵手中原本只有丈許的火刃。忽然暴漲到了五十多丈。如天刀行天。對著二人斬去。

「轟」

齊信和雷千傷二人。頓時如同滾地葫蘆一般。狼狽飛出。直接飛出百丈。才停了下來。

周圍的人。因為龍塵這一擊。不禁嚇了一跳。當看著齊信和雷千傷狼狽翻滾出去。不禁傻了眼。

站在山坡上的孫長老。不由自主的站了起來。一雙眼睛精光四射。死死地盯著龍塵。

就連凌雲子也不禁動容:「好強大的戰技。竟然可以瞬間提升數十倍的能量。現在他的氣息。幾乎可以比擬易筋境了」

圖方也被嚇了一跳。剛才龍塵爆發出的戰力。是之前的幾十倍。天底下怎麼會有這麼恐怖的戰技。

龍塵一擊。將兩人擊飛后。心中暗叫。時間不多。必須速戰速決。

一步邁出。整個人對著兩人衝來。手中的火刃。狠狠斬落。

雷千傷和齊信不禁大吃一驚。同時也怒火升騰。兩個易筋境強者。而且還是核心弟子。竟然如此狼狽。

剛才是他們大意。本想如貓耍老鼠一般羞辱龍塵。沒想到龍塵竟然有這麼強大的力量。再不敢大意。

兩人同時爆喝一聲。屬於易筋境強者的氣息全力爆發。手中巨刃暴漲。對著龍塵衝來。

「轟轟轟」

巨刃瘋狂的相撞。大地爆碎。碎石翻飛。震得周圍的人。瘋狂倒退。

此時的龍塵如同戰神附體。竟然硬生生地擋住了齊信和雷千傷的攻擊。

不行。時間快到了。

龍塵感覺到風府星內的靈氣。正極具減少。用不了幾個呼吸。就要徹底枯竭。

「拼了」

龍塵一咬牙。手中火刃高高舉起。風府星內的力量。全部湧出灌入手中的火刃。

火刃立刻瘋狂暴漲。上面的符文越發的明顯。如同一把藍色的開天之刃斬下。

「開天」

雷千傷與齊信臉色一變。他們認出了這一擊。當初龍塵正是以這一擊。擊敗了鬼沙。

如今龍塵再次施展。比上次更加恐怖。兩人心頭髮寒。急忙將全部力量爆發。沒有一點保留。

「水箭洞天」

「雷刃破空」

兩人都使出了自己的絕招。三道光芒在空中相撞。恐怖的力量爆發。附近的人全部被震飛。距離近的直接被震的昏死過去。

氣浪襲來。龍塵已經沒有一絲力量去抵擋。直接別掀飛。而雷千傷與齊信。也好不到哪裡去。直接被大量的泥土活埋。

龍塵瘋狂的喘息著。手中的火刃消失不見了。神環也沒了。靈氣近乎枯竭。

抬頭向那柱香看去。眼見就要燒到最後了。如今就差那麼一點點了。

「保護旗手」

龍塵忽然大喝一聲。見遠處有人向郭然摸去。立刻高聲提醒。如今郭然身邊。還有能站起來的只有二十幾個人了。

聽到龍塵的大喝。他們急忙將郭然圍在中間。瘋狂抵擋著周圍的人。不要命的攻擊。

「去死吧」

龍塵剛剛提醒完。陡然間後背一陣劇痛。整個人被砸飛。同時耳邊傳來了雷千傷的喝罵。

「噗」

龍塵在半空中一口鮮血噴出。沒有靈氣護體。五臟受到了劇烈的震蕩。已經開始裂開。

掉落在地上。龍塵連續吐了兩口鮮血。不過他無暇顧及自己的傷勢。看向郭然等人。

希望眾人能夠多堅持幾個呼吸的時間。勝利馬上就到了。龍塵的心。都要揪起來了。這關係到所有人的未來。

齊信冷冷地看著龍塵。冷笑道:「龍塵。還記得嗎。我說過。我會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界上。現在報復來了。動手。」

聽到齊信的大喝。龍塵忽然臉色大變。大聲吼道:「郭然小心。」

郭然第一時間聽到了龍塵的提醒。剛要有所反應。陡然間后心一陣劇痛。挨了一下重擊。一口鮮血噴出。

郭然發現。襲擊他的竟然是一直護在他身邊的一個人。不禁大怒:「你……」

可是還沒等他說話。右肋又挨了一擊重擊。一聲骨骼斷裂的聲音傳來。讓人牙酸。

陡然間郭然背上一輕。原本背上的旗筒。竟然被人奪走。郭然不禁大急。顧不得傷痛。死死地抱著旗筒。要奪回來。那可是關係到所有人的未來。

而且他答應過龍塵。就算是自己死。也會保護好旗筒。郭然死死抱著箭筒不放。

「混蛋鬆手」

那人使勁奪了兩下。可是依舊沒能掙脫。另外兩人大怒。對著郭然的手臂狠狠踹了一腳。

「嚓」

骨裂的聲音響起。郭然的雙臂立刻折斷。可是郭然依舊沒有放手。

「砰」

那人一腳踢在郭然的胸口。郭然又是一口鮮血噴出。整個人倒飛出去。

原本周圍的人都在瘋狂抵擋外面的攻擊。根本不知道身後發生了什麼。等反應過來時。那人已經將旗子從旗筒中取出。向遠處投去。

那邊谷陽勢力中的一個人早就做好了準備。直接將旗子接祝插在身邊人的旗筒之中。

「當」

這時香灰燃荊鐘聲響起。大比結束了。

一時間所有的戰鬥都停止了。唐婉兒看著倒在地上的郭然。又看了看那叛變三人臉上的冷漠。一時間覺得天地都變了顏色。

「龍塵。我說過會讓你生不如死。這回你信了吧。哈哈哈」齊信那囂張的笑聲。響徹全常

同樣的情況。不光發生在唐婉兒這邊。葉知秋那邊也同樣上演了悲劇。兩個弟子的背叛。將旗子送了人。

龍塵緩步走到唐婉兒身邊。見她一臉的凄苦之色。不禁心中一痛。

「龍塵」

唐婉兒一把抱住龍塵失聲大哭。心中無比委屈:「這是為什麼。這到底是為什麼。」

她待所有人赤誠一片。從來沒想到。竟然有人會背叛她。這比讓她輸了比賽更傷心。彷彿有人在她的心上戳了一刀。

「唐婉兒。怎麼樣。現在我給你個機會。跟我聯盟吧」谷陽看著唐婉兒抱著龍塵痛哭。不禁心中暗怒。沉聲道。

龍塵冷冷地看著谷陽一眼:「谷陽。你今天施加給我的。我會百倍償還給你」

輕輕拍了拍唐婉兒。龍塵緩緩走向那三人。那三人都是後來加入天地會的。也是那次唐婉兒和郭然親自招收回來的。

唐婉兒悔恨不已。恨自己有眼無珠。竟然無法識人。如果龍塵在的話。絕對不會讓他們混進來的。越想越委屈。

「不好意思龍塵。我們這是各為其主。誰讓你們這麼不識抬舉呢」

其中一人微微一笑。雖然嘴上說不好意思。但是所有人都能看出。他沒有半點的不好意思。

圖方站了起來。一臉的怒容:「太過分了。這樣的人。居然也被收進玄天別院。我這是瞎了眼了」

圖方口中這樣的人。不僅是指那三人。同樣也指那些背後指使之人。

本來是一場光明正大的爭奪。竟然變成了鬼蜮伎倆的較量。這完全違背了大比的初衷。

「垃圾。自己是不會走進垃圾桶的。你又何必動氣。」凌雲子輕輕抿了一口茶。淡淡的道。

「掌門。您的意思是就這樣放任不管。」圖方有些不自然的道。顯然有些惱怒。

「呵呵。圖方埃你也是一大把年紀了。怎麼如此看不透。垃圾不會自己走進垃圾桶。否則要清潔者做什麼。」凌雲子笑道。

「您的意思是……」圖方一愣。

「要淡定。平時這些垃圾。都是你負責清理。這次你休息一下吧。看看戲。來吧。繼續喝茶。」

凌雲子輕輕端起茶杯。眼睛看向遠處的龍塵。眼神深處浮現一抹金光。

如果傳說是真的。他會那麼做的。

龍塵沒有理會那人的話。緩緩走到郭然身前。如今郭然身上多處骨折。氣息極為紊亂。

可以說郭然心裡非常憋屈。被自己身邊的人偷襲。一點防備沒有。就被著了道。

「老大。是我對不起你。我該死。我沒有完成你交給我的任務」郭然不禁哭道。

「好兄弟。你做的很好。這件事不怪你」龍塵輕聲安慰道。

郭然確實做的很好。雖然郭然表面上有些油滑。但是他骨子裡是一個信守承諾的真漢子。

否則也不會任由他們怎麼扑打。也死死抓著旗筒不放了。那時候他腦子裡什麼也沒有。只有旗筒。只有大家的榮耀和未來。連自己的命都不在乎了。

「老大。如果我強大一點。如果我夠機靈一點。就不會這樣的了。我該死……」郭然如同一個孩子一般。懊悔的大哭。

「啪」

龍塵一隻手輕輕擊在郭然的後腦上。給他嘴裡塞了一顆療傷丹。讓他先昏睡一會兒。不然這樣的打擊。對他的心神不利。有可能影響到道心。

將郭然放下。龍塵緩緩走到那三人面前。冷冷的看著他們。

那三人一臉的冷笑。其中一人歪著腦袋道:「怎麼不服氣。你可以下次找回場子呀。

不過我看你們是沒有那個機會了。你們將永遠被我踩在腳底下。永世不餓翻身。哈哈哈……」

「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