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九星霸體訣 第一百九十五章 激戰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冷笑道:「就憑你。好像還做不到吧」 「嘿嘿。你馬上就明白了。到時候別後悔的想自殺。那樣就沒意思了」 齊信嘿嘿冷笑一聲。手中水刃。對著龍塵斬落。龍塵再次格擋。空氣之中。又是一聲怪響。水...

此時的谷陽全身符文密布。光芒涌動。氣息爆發。龍塵感覺自己被一頭猛獸盯上一般。

谷陽的強大是毋庸置疑的。可是他的靈魂深處。有著一個高傲的意志。不允許他後退半步。連退卻的心。也不讓生出。

即使明知道不是對手。就算是死在對方手裡。也不許後退半步。這讓龍塵心中叫苦。

明知道打不過。還不需允許跑。這是多麼愚蠢的行為。可是他知道。自己一旦後退。道心就會受挫。很可能會讓自己一蹶不振。生出心魔。

深吸了一口氣。既然不能後退。就拼吧。龍塵緩緩閉上眼睛。風府星忽然變得靜止不動。就要召喚出風府戰身。

「疾風斬」

忽然一聲嬌叱傳來。一道巨大的風刃。重重地斬向谷陽。

「轟」

谷陽悶哼一聲。直接被那股恐怖的風刃斬飛。風刃余勢不衰。將大地切了一條大溝。

一道婀娜的身影。出現在龍塵身前。衣衫飄動。長發飛舞。翩然若仙。正是唐婉兒到了。

「這個谷陽交給我。龍塵。你去守護大家。再堅持一會兒。我們就勝利了」

唐婉兒的眼睛緊緊地盯著谷陽。玉手一合。澎湃的靈氣洶湧而出。風刃漫天。將唐婉兒緊緊圍繞。

風刃急旋。如百花飛舞。割破了空間。同時唐婉兒手中多出了一把長劍。

那是由風刃組成的長劍。恐怖的風之力。讓長劍周圍空間。不停地扭動。

長劍之上符文亮起。彷彿被賦予了生命一般。不停地嘶吼著。戰意滔天。

這才是全盛狀態的唐婉兒。此時的她就像是一尊美麗的女戰神。靜靜的站在那裡。

龍塵點點頭。這裡交給唐婉兒最合適。這些人之中。只有唐婉兒有資格做谷陽的對手。腳下一動。向自己的隊伍方向奔去。

谷陽看著唐婉兒:「你真的不願意與我聯手。」

唐婉兒沒有說話。只是冷冷地看著他。周身的風刃。急速旋轉。隨時準備出手。

谷陽冷哼一聲:「既然你如此不識抬舉。就別怪我辣手無情了」

谷陽一聲冷喝。全身符文再次亮起。光芒耀眼。雙拳上裹著淡淡的金光。對著唐婉兒一拳砸來。

唐婉兒手中風刃急劈而下。風刃與拳頭撞在一起。爆發出一聲震天大響。

兩人腳下的地面立刻四分五裂。兩人同時向後飛去。不過唐婉兒向後飛的過程從。一聲嬌叱。

「風影刺」

隨著唐婉兒意念一動。周身的風刃。立即匯聚到一起。形成一道箭矢。對著谷陽飛去。眨眼的功夫就到了谷陽身前。

谷陽吃了一驚。想也不想。一拳轟出。將那巨大的箭矢擊碎。

箭矢是碎了。但是並非爆碎。而是散落開來。依舊是一道一道細小的風刃。

那風刃散開后。立刻如同采蜜群的蜜蜂一般。對著谷陽斬來。如果是一般人。直接被萬刃分屍了。

谷陽也嚇了一大跳。他沒想到唐婉兒的攻擊如此靈動。而且唐婉兒的風刃極為強大。就算是他。也不敢被切上一下。

「金剛守護」

谷陽怒吼一聲。雙拳格擋在胸前。忽然渾身光芒大盛。宛如太陽一般。那些無孔不入的風刃。立刻被震成碎末。

遠處觀戰的凌雲子微微一笑道:「這個谷陽很強。兩年前就覺醒了祖紋。他的天賦非常不錯」

圖方點點頭道:「谷陽確實強大。而且天賦異稟。他的體質剛好符合他祖先血脈的要求。有點類似返祖的味道。

不過他的資質並不比唐婉兒高。唐婉兒吃虧在剛剛覺醒祖紋。還沒有完全與祖紋契合」

「你覺得他們誰更強一些。」凌雲子品了口香茗淡淡的道。

「我覺得目前來說。谷陽要更強大一些。不過半年之後。或許會持平。一年之後。唐婉兒絕對可以完敗於他」圖方非常自信的道。

凌雲子也點了點頭道:「一年後。剛好是九黎秘境開啟的時候。這群孩子。剛好能夠趕上。」

圖方微微一陣苦笑道:「九黎秘境。相傳來自上古時代。百年開啟一次。裡面機緣無數。

不過到時候正邪兩道弟子。全部進入其中。那可是一場慘烈的競爭埃不知道又有多少人。要慘死其中」

「危險與機遇並存。強者之路哪有平坦的。與邪道爭鋒。勢在必行。為了天下蒼生。唯有殺戮」凌雲子看著下邊依舊在奮戰的弟子們道。

「咦。貌似有好戲看了」凌雲子不禁輕咦了一聲。

那邊唐婉兒與谷陽激戰。拳來刃往。勁風呼嘯。異常激烈。可是凌雲子的目光沒有放在他們身上。而是盯在了龍塵身上。

龍塵剛剛返回隊伍旁。就發現西面八方全部都是爭奪者。顯然他們這邊的旗子最多。被所有人視為肥肉。

「三角陣。變圓弧陣。把旗手護在中間。誰過來。就往死里給我呼」

龍塵一聲高叫。一腳將擋在前邊的一人踢飛。如今周圍的人。如同潮水一般。向這邊湧來。他需要支援眾人。

否則一旦陣型被突破了。旗子被搶走。那就白忙活了。到頭來竹籃打水一場空。

而且龍塵也看過了。葉知秋那邊。也被兩個強大的勢力盯上了。正被全力攻擊。自保都有些困難。根本無力來援。

不過讓龍塵略微安心的是。雖然對方人多。但是眾人如同鐵桶一般護住郭然。暫時沒有什麼危險。

而且他們有一個優勢就是。經過上品固筋丹的輔助。他們的戰力。比對手強大不少。即使衝擊如潮。依舊能夠堅持祝

畢竟這不是真正的生死搏殺。誰也不敢真的全力出擊。都是以打倒對方為主。這樣就可以多堅持一段時間了。

看了一下那柱香。還有半尺來常估計也就還有一刻鐘的時間。就可以完全熄滅。只要堅持到那個時候。就算勝利了。

「龍塵。給我死來」

忽然一聲大吼。一道凜冽的勁風。對著龍塵襲來。

龍塵手中的火刃想也不想。直接對著那道聲音斬去。

「嗤」

一聲怪異的響聲傳來。龍塵的火刃與一道水刃相撞。彷彿把燒紅的烙浸入水中。虛空之中熱氣瀰漫。

「齊信」

龍塵這才看清楚來人。正是齊信。

「龍塵。我說過我要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界上的。你馬上就能體會到痛楚了」齊信臉上浮現出陰陰的笑容。

一擺手中的火刃。龍塵冷笑道:「就憑你。好像還做不到吧」

「嘿嘿。你馬上就明白了。到時候別後悔的想自殺。那樣就沒意思了」

齊信嘿嘿冷笑一聲。手中水刃。對著龍塵斬落。龍塵再次格擋。空氣之中。又是一聲怪響。水汽漫天。

「有些麻煩了」

龍塵臉色微微一變。水克火。龍塵的火刃被他的水刃克制住了。發揮不出該有的威力。

這並不是說龍塵的火刃不強。而是他的修為不夠。無法真正的激發藍焰的威力。

如果他也晉陞到易筋境。雖然不敢說完全無視齊信的水刃。但是絕對不會受到這麼大的影響。

「哼。我看你能撐多久」

齊信手中靈氣全力運轉。手中的水刃。變得巨大無比。足有十丈長。狠狠對著龍塵斬落。

這是要跟我拼靈氣埃龍塵冷笑一聲。他有神環加持。根本不懼。也加大了火刃的輸出。與齊信瘋狂對撞。

一時間水與火不停的碰撞。水霧漫天。氣浪滾滾。兩人竟然成了一場消耗戰。

「齊信。你還沒解決這個垃圾。讓我雷千傷幫你一把吧」

忽然一道巨大的雷刃。帶著呼嘯的勁風。向龍塵斬來。雷千傷也出手了。

龍塵驚訝。向後爆退一步。向周圍一看。不禁臉色一變。他震驚的發現。有三股人馬瘋狂地向自己的勢力。展開衝擊。

在三股勢力的衝擊下。他們的鐵桶防禦。也開始搖搖欲墜。不時有人被打倒。失去戰力。

「大家挺祝時間馬上就到了」龍塵大吼一聲。因為他發現。那柱香。只有幾寸高了。大比馬上就結束了。這個時候一定要挺住才行。

「還是關心關心你自己吧」

雷千傷冷笑一聲。對著龍塵就是一拳轟至。而齊信也絲毫不慢。手中水刃。對著龍塵斬來。

兩個易筋境的核心弟子。竟然聯手攻擊龍塵。這讓在上面觀戰的凌雲子有些意外。

「這樣貌似有些不公平埃聯合起來攻擊他人。有點違背我們的初衷」圖方一皺眉道。

凌雲子微微一笑道:「無所謂公平不公平。強者永遠不會把這兩個字掛在嘴上。

公平永遠是弱者無力的吶喊。是強者就把一切不公平。以最野蠻。最粗暴的方式。踐踏在腳下。

讓我們來看看。這個龍塵該如何面對現在的不公平吧。如果我感覺沒錯的話。這小子。還有後手。」

圖方也默默的看著龍塵。一個只有凝血境七重天的小子。如何面對兩個易筋境的核心級弟子。

身為異數又如何。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也只能低頭。這讓圖方心裡發出一聲無奈的嘆息。

而就在這時。龍塵緩緩閉上了眼睛。天地間彷彿一切都消失了。陷入了死寂。

「風府戰身。。現」

龍塵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兩隻瞳孔之中出現了一顆星辰圖案。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