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九星霸體訣 第一百八十五章 鐵面無私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老子等著。咱們的賬慢慢算。 他也是新人過來的。當初他們來到別院的時候。被上一屆的師兄們。收拾地服服帖帖。 如今終於輪到他們揚眉吐氣了。竟然變了味道了。這群小子一個個尾巴都翹上了天。竟然...

龍塵臉色一變。剛要說話。那孫長老一擺手道:「帶走」

吳師兄一聲冷笑。就要過來拿人。

龍塵大怒。指著孫長老大罵道:「你個老燈。你眼睛瞎了還是老眼昏花。

以你強大的魂力。你會發現不了我剛才站著的地方。分明距離門口百丈零三尺。

你這分明是處事不公。就你這樣的人。也配當長老。玄天別院真是瞎了眼。」

龍塵的靈魂之力異常強大。早就感應暗中有人在關注著這邊。他就知道有長老級高手盯著這邊的一切。

所以龍塵才敢放手一戰。可是沒想到。這個長老竟然不問青紅皂白。就要鎮壓他。這讓他要氣炸了。

龍塵這一罵。所有人都嚇傻了。這個人到底是不是瘋子。打同屆。抽師兄。如今指著長老的鼻子大罵。這世界太瘋狂了吧。

「大膽」

那孫長老大怒。一聲冷喝。一股強大的威壓。瞬間將龍塵鎖死。如同一座大山。死死的壓住了龍塵。

就連她身邊的唐婉兒。都受到了牽連。被威壓壓得一動動不了。感覺呼吸都要斷絕了。心中大駭。

她所受的不過是餘波而已。而身為威壓正中的龍塵。得承受多麼恐怖的壓力埃

「噗」

龍塵一口鮮血噴出。全身骨骼被壓得咯吱咯吱直響。彷彿隨時要斷裂一般。

這個混蛋竟然想憑藉威壓。讓自己跪下。龍塵雙目之中浮現一股濃濃的殺意。

他苦苦的支撐著。就算被壓死。他也絕對不會讓自己的膝蓋彎曲。

同時他心中也暗暗發誓。別讓老子逮到機會。否則今日之恥。日後百倍奉還。

就在龍塵苦苦支撐。感覺自己的骨頭都要碎裂的時候。一個清冷的聲音傳來:

「孫長老。你在做什麼。」

那個聲音一出現。孫長老一驚。急忙將身上的氣勢收回。不知道什麼時候。圖方長老竟然出現在了前方。

這時壓力陡然散去。龍塵身上一松。就要摔倒。被唐婉兒一把扶祝龍塵就那麼靠在唐婉兒身上。

不是他故意揩油。而是他真的沒力氣了。長老級強者的威壓。太恐怖了。

唐婉兒雖然俏臉通紅。不過緊緊的扶著龍塵。沒有任何的忌諱。同時心中也恨死了這個孫長老。

「啟稟圖方長老。龍塵在我門前鬧事。不服執法者管束。更暴力抗法。破壞了周圍的建築。

出於無奈。我只想出手將他擒祝免得他造成更大的破壞。還請圖方長老明鑒」孫長老恭恭敬敬的道。

雖然同為長老。不過圖方是整個別院權力最大的。。執法長老。他不敢造次。

「哦。還有這事。龍塵你怎麼說。」圖方轉過頭來。看向龍塵。

「圖方長老。您法眼如炬。這麼明顯的事情。不需要我多做解釋了吧」龍塵一指地上的腳櫻

那裡是他一巴掌把那個挑釁的人扇飛的地方。他早就暗中把證據留下了。在石板上特意留下了兩個腳櫻

看到那個腳櫻吳師兄和之前同樣被龍塵扇了一個耳光的那名執法者臉色大變。

他們萬萬沒想到。龍塵竟然暗中留下了證據。一時間臉色不禁有些蒼白。

「圖方長老。您不要相信這小子一面之詞。他這是後來故意做的。這是偽造證據」吳師兄急忙道。

「是不是偽造的。問問在場的人就知道了。我除了後來與你動手。我應該一直沒動過地方吧。」

龍塵說完對著周圍人一抱拳:「各位兄弟姐妹。咱們都是新人。那些仗著自己是執法者。不問青紅皂白打壓新人的醜惡嘴臉你們也看到了。

不需要你們作偽證。只需要把你們真實看到的說出來就行。我們要在執法長老面前。投訴這些仗著修為。欺負學弟的人渣。

在上一期里。墊底的傢伙。卻想在我們面前作威作福。你們能夠忍受嗎。」

龍塵說完。立刻有人站了出來道:「我可以作證。那個腳櫻就是龍塵一直站著的地方」

「沒錯。這位強大的執法者師兄。威風地揮舞著鐵鏈。以強大的易筋境中期的力量。將他震退的」

「真是好笑。我真的非常懷疑這位師兄的智商。龍塵之前戰鬥時。故意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他這是為什麼。你都看不出來。」

不得不說。這些新人們心中還是有著一定傲氣的。這幾天很多人都對這些牛逼哄哄的執法者。有些不待見了。

並不是龍塵有多大的煽動力。主要是他們本來就看這些執法者。有些不順眼。有機會出口氣。自然不會放過。

一聽見眾人的嘲諷。吳師兄臉色變得極為難看。雙目死死地盯著。那些作證的人。

「圖方長老您看。這傢伙那眼神兒。分明是準備事後報復。請圖方長老為我們做主埃

這樣帶著仇恨的目光看人。心胸狹窄的的傢伙。讓這樣的傢伙來執法。怎麼可能公平。這對我們新人來說。簡直是噩夢氨一人立刻舉報道。

吳師兄臉色氣的發綠。額頭上青筋暴起。不過他不敢抬頭去記這個人的面孔了。只能拚命記住這個人的聲音。

同時心裡暗罵:新來的小屁崽子。你們給老子等著。咱們的賬慢慢算。

他也是新人過來的。當初他們來到別院的時候。被上一屆的師兄們。收拾地服服帖帖。

如今終於輪到他們揚眉吐氣了。竟然變了味道了。這群小子一個個尾巴都翹上了天。竟然敢跟他們對抗。

圖方看了看地上的腳櫻冷冷的道:「是誰測量的距離。」

那個臉上帶著手掌花紋的執法者。立刻臉如死灰。上前一步道:「是……弟子」

「身為執法者。竟然公然作弊。陷害同門。你收拾一下東西。把你這月的福利領了。回家吧」圖方長老嘆了口氣道。

所有人聽了大吃一驚。這就把一位師兄驅逐了。這也太嚴厲了吧。

「長老我……」那人大吃一驚。

「不用說了。身為正道。當心正神清。做什麼事都應該光明磊落。你這樣做是犯了大忌。

這與一般觸犯的院規不同。你的行為已經墮入邪道。別院無法留你。

如果你心中還有別院。當回去反剩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修行者。」圖方道。

那人嘆了一口氣。想要說些什麼。可是偷偷看了吳師兄一眼后。點了點頭離開了。

「吳起。我記得你剛剛從禁閉堂出來。還不到一個月吧。看來你這段時間並沒有好好反省氨圖方冷哼一聲道。

「弟子知錯了。是弟子受了別人誤導。才會這樣的。請長老責罰」吳師兄趕忙道。認錯態度非常好。

「是不是被人誤導。你清楚。我也清楚。不過按照別院規矩。他沒有檢舉你。那是你的運氣。

當然。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種。所以我不會驅逐與你。雖然你有公報私仇的嫌疑。但是我沒有證據。所以你很幸運。

不過你沒有親自去檢查實際距離。就貿然出手。有失職之嫌。過失在你這一方。所以今天造成的損失。需要你來承擔。

自己去執法堂。領杖責五百。禁閉半月吧」圖方道。

吳師兄聽到杖責五百。差點沒嚇昏過去。那杖責可不是一般的手杖埃那可是季金木做成的。上面有毒素。輕輕砰一下。都能讓人疼的雞哇亂叫。

平時最重也才兩百而已。如今這杖責五百。他不死也要脫成皮了。

可是他知道圖方長老執法如山。如果不服氣。會加重處罰。只能咬著牙低頭去了。

「孫長老」圖方眼神有些複雜的看著孫長老道。

「在」孫長老心頭微微一震。感覺有些不妙。

「去後山面壁七天吧。這裡我找人代替你一下」圖方道。

「是」

孫長老應了一聲。沒有說任何話。就那麼離開了。

這下包括龍塵和唐婉兒都有些傻眼了。圖方長老真的是鐵面無私。不愧是別院第一長老。

讓孫長老去面壁。孫長老連個屁都不敢放。甚至圖方連理由都不說。

不過不得不說。圖方長老的這份正直。確實值得敬佩。龍塵也不得不服。

「多謝長老。明察秋毫。我就不計較你之前坑我的事了」龍塵一抱拳道。

「呵呵。那就多謝你了」圖方自然知道。龍塵說的是忽悠楚瑤去天木宮的事情。

當時他也是沒辦法。他們與天木宮交情頗深。他如果不幫花語的話。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本來這對圖方來說。是一件非常虧心的事情。本來想龍塵到了別院后。希望能夠在修行方面補償他一下。

可是當得知龍塵乃是天地間的異數之後。這個想法就只能取消了。所以對於一向正直的他來說。這件事如鯁在喉。讓他非常不舒服。

沒想到如今龍塵直接把這件事揭過去了。讓他心裡放鬆了許多。同時也感慨。龍塵是個明白事理的少年。

畢竟事情已經過去了。人也分開了。就算再吵再鬧。也沒有任何意義。

見龍塵居然敢這麼與圖方長老說話。又見一臉嚴肅。不苟言笑的圖方長老。竟然還欣然道謝。一時間所有人飧鍪瀾縑瘋狂了吧。

「好了。大家繼續吧」

圖方長老說完。大袖一揮。轉身離去。只留下依舊還在發獃的眾人。楞楞的看著龍塵。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