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玄幻魔法

九星霸體訣 地一百八十四章 激戰執法者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期而已。哎呦。我想起來了。好像中域出現了一個了不得的怪物。就是他。他叫龍塵」有人認出了龍塵。驚叫出聲。 「那個光環是什麼。戰技還是功法。怎麼會如此強大。竟然可以讓他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力量」...

「什麼。」

旁觀的人都傻眼了。看著那個被抽飛的執法者。眼珠子都快凸出來了。

如今因為執法者的出現。玄天閣門口已經聚集了數百人。其中還有兩個核心級的弟子。

原本見龍塵敢於在這裡抽人。他們還是蠻佩服龍塵的膽量的。可是見龍塵好像抽上癮了。居然連身為執法者的師兄都抽。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

執法者代表的是別院。無人可以與之對抗。對抗的結果。都是非常慘重的。

雖然他們都是剛剛入門的新人。起碼他們知道任何情況下。絕對不能對執法者出手。否則就不是受罰的問題了。

這種行為是對別院威嚴的一種公然挑釁。是要被驅逐出別院的。這小子瘋了嗎。

唐婉兒也嚇一跳。心都要跳出來了。一臉驚駭的看著龍塵:「混蛋。你不要命啦。」

龍塵低聲道:「別怕。咱們在理。往死里鬧。鬧得越大越好。不然咱們要吃虧」

這時那七個執法者。終於反應過來。敢打執法者。這是活膩歪了吧。

吳師兄先是一驚。隨即不由得大喜。怒吼一聲:「膽敢暴力抗法。藐視別院威嚴。全力捉拿狂徒。若敢反抗。格殺勿論」

吳師兄一聲大吼。手中長長的鎖鏈。如同活過來了一般。宛若一條毒蛇。對著龍塵的面門點來。

黑黝黝的鎖鏈。帶著一縷狂風呼嘯而來。狂暴的威壓。讓人呼吸不暢。

這就是師兄級的實力。雖然他們在上一屆不過是墊底的存在。不過這三年並不是白混的。

修為臻至易筋中期以上。戰力強大。根基無比凝實。隨意一擊。都可以令人骨斷筋折。

眼見鎖鏈攻來。龍塵大喝一聲。全身氣息爆發。他知道這姓吳的存心想折辱與他。

可是他不得不承認。這傢伙非常強大。不敢絲毫大意。直接爆發出全部力量。雙手一合。

「啪」

那強大的鎖鏈。立刻被龍塵夾在雙手之中。可是那強大的力量。讓龍塵氣血一陣翻湧。

「好強。只不過是普通一擊。就讓自己有些要招架不妝

龍塵心中不禁感嘆。這就是修為上的差距。他現在對抗吳師兄。實在太吃虧了。

「小子。給我死來」

龍塵剛剛抓住吳師兄的鎖鏈。又一道鎖鏈如同一道長鞭。帶著呼嘯的勁風。對著龍塵胸口抽來。

「風月斬」

隨著一聲嬌叱。一道風刃飛出。正中那道鎖鏈。那個鎖鏈的主人立刻渾身一震。一臉的驚駭之色。

那人臉上還帶著一個大大的巴掌櫻正是剛才被龍塵一巴掌拍出去的那位執法者。

他的修為強大。那一巴掌並沒有讓他受重傷。不過這份羞辱。實在讓他受不了。

「敢於阻撓執法。全部拿下」

吳師兄見唐婉兒也敢出手。厲喝一聲。手中鎖鏈一抖。就要從龍塵手中收回鎖鏈。

可是讓他吃驚的是。鎖鏈在龍塵手中。彷彿生根了一般。竟然沒能奪回。

這讓他的臉色極為難看。本來對付一個小小的新手。而且還是一個凝血境的小子。他想以最小的力量。輕描淡寫的將龍塵制服。

這樣才能顯示出他們作為師兄的威嚴。同時也能有效地威懾這群小子。便於以後的管理。

可是第一擊被龍塵接祝這已經讓他有些臉上掛不祝而如今用力回奪。竟然沒有成功。這讓他惱羞成怒。

「找死」

吳師兄大吼一聲。一股屬於易筋境中期的強大氣息爆發。一股強悍的力量。如同潮水一般向龍塵湧來。

龍塵感覺自己的身體如同被大山撞到一般。身不由己地被震退了數丈的距離。再也抓不住那條鎖鏈。

「吃我一擊」

吳師兄大喝一聲。手中鎖鏈揮舞。猛然對著龍塵砸去。

就在吳師兄與龍塵這邊動上了手。那邊被龍塵抽了一耳光的執法者。也揮舞著鎖鏈。與唐婉兒動上了手。

可是讓人驚駭的是。唐婉兒玉手一合。周身漫天風刃飛舞。那位執法者。猝不及防之下。竟然被逼的連連後退。

「好強大。竟然可以對抗執法者。」

「這絕對是核心弟子級的實力」

「不過這樣對抗執法者。恐怕不會有什麼好下常唉。」

一招逼退那名執法者。唐婉兒怕龍塵有什麼閃失。就要去幫忙。結果另一名執法者冷哼一聲。一條鎖鏈對著唐婉兒攻來。

「還是留下吧」

唐婉兒大怒。龍塵雖然強大。但是修為只有凝血境。在凝血境他是無敵的存在。可是面對一個強大的易筋境師兄級高手。絕對不是對手。

眼見著那人出手。顯然是不想讓她去救援龍塵。美目之中浮現一抹冷意。

「嗡」

唐婉兒手中忽然多出了把長達十丈的巨大風刃。對著那人狠狠斬落。恐怖的力量席捲爆發。竟然連他身後的那幾位執法者一起吞噬。

風刃出現。空間爆響。風刃之中。閃爍著巨大的紋路。在不停的扭動。彷彿有著自己的生命一般。

那個紋路就是祖紋。也就是唐婉兒的傳承符文。如今祖紋復甦。風刃之中的符文。變得更急強大。賦予風刃更恐怖的攻擊力。

當那把風刃一出現。那幾個執法者臉色大變。其中一人更是爆了一句粗口:「槽」

幾人眼見著那巨大的風刃到來。竟然不敢還擊。將身上的鎖鏈護在身前。只敢被動防禦。

風刃斬落。那幾人被震退老遠。可是風刃並沒停歇。直接撞在不遠處的石牆之上。堅固的石牆。被斬出一道巨大的裂縫。

那幾人臉色蒼白的看著那道裂縫。一時間驚疑不定起來。不知道是就那麼傻站著不動。還是該繼續緝拿他們。

「轟」

又是一聲爆響傳來。大地劇烈的震動。恐怖的氣浪飛散。堅固的地面。竟然被震出了一大片蛛網一樣的裂痕。

人們駭然向場中看去。只見龍塵背後浮現出。一道百丈光環。依舊保持著出拳的姿勢。

而他的對面。吳師兄正一臉的震驚之色。顯然龍塵剛才的一拳。接住了吳師兄的一擊。

「不會吧。這麼強悍。一拳能夠格擋易筋境中期的師兄一擊」

「而且他竟然還是凝血後期而已。哎呦。我想起來了。好像中域出現了一個了不得的怪物。就是他。他叫龍塵」有人認出了龍塵。驚叫出聲。

「那個光環是什麼。戰技還是功法。怎麼會如此強大。竟然可以讓他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力量」

一時間。所有人都一臉震驚的看著龍塵。包括遠處的兩個核心級的弟子。也都心頭震顫。

一時間全場寂靜無聲。人們看著這一男一女。不由得心中升起了極大的敬畏之心。這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強者。

「暴力抗法。破壞公物。就算我擊殺了你。你也無話可說」吳師兄一聲冷哼。手中鎖鏈緩緩舞動。其實在不停的攀升。顯然要以更強大的武力將龍塵制服。

「白痴。剛才的一擊。是我們兩個人造成的。你推的倒是乾淨」龍塵冷哼一聲。

「還敢狡辯。這次我讓你知道。做人該需要規規矩矩」

吳師兄大喝一聲。身上的氣息再無保留。手中鎖鏈瘋狂揮舞。帶著極度狂暴的氣勢。對著龍塵衝來。

難道自己鬧的還不夠凶。怎麼還沒人出來阻止。看來這是要逼我拆房子埃

剛才那一擊。雖然龍塵接下了。但是依舊被那股力量震的拳頭生疼。手臂險些震斷。就連臟腑都受了傷。

他也終於知道自己與易筋境強者的差距到底有多大。人家隨意一擊。都可以讓他負傷。他絕對不是人家的對手。

眼見著吳師兄更強大的一擊襲來。龍塵不禁心中一怒。這個混蛋。不是想著將自己擒下。而是想要把自己重傷。甚至有殺自己之心。

龍塵心中怒氣升騰。果然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想要息事寧人。那只是一向情願的想法。

總有一些麻煩。不停地找上你。如果你妥協了。會有更多人騎在你的頭上。讓你永世無法翻身。

龍塵深吸了一口氣。風府星忽然變得沉寂起來。一股奇異的力量在龍塵體內緩緩流動。是時候召喚出風府戰身了。

「住手」

就在龍塵準備召喚出風府戰身之際。一聲帶著威嚴的怒吼傳來。震得眾人鼓膜作響。頭痛欲裂。

人們這才轉頭看去。不知道什麼時候。玄天閣的門前。站著一位身著灰色長跑的老者。正一臉怒容的看著眾人。

「你們這是想造反嗎。在我玄天閣前鬧事。把這裡當成什麼了。」那位長老臉沉如水。怒氣沖沖的道。

龍塵立刻認出。這個人正是當初參與終極考核。激發石柱能量的十六位長老之一。

龍塵剛要說話。忽然吳師兄搶著道:「啟稟孫長老。這人藐視別院院規。在禁武區域動手傷人。

弟子上前緝拿。卻遭暴力抵抗。一切罪責全部都是這人引起。請長老明鑒」

那位孫長老。冷冷地看了龍塵一眼。冷哼道:「焦躁跋扈。怎能成才。這樣的人。不吃些苦頭。是無法成長的。壓下去。杖責八十。關禁閉一月」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