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玄幻魔法

九星霸體訣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一巴掌呼死你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真是差太遠了。難怪龍塵老說自己是小孩子。 「我們進去吧」唐婉兒微微一笑。把剛才的不愉快忘記。她也要像龍塵一樣。做一個古井無波的人。 龍塵點點頭。跟著唐婉兒向玄天閣走去。不過剛剛走出兩步...

看著玄天閣。龍塵不禁臉色有些疑惑。問道:「不是說。玄天閣有九層嗎。怎麼看上去就是一個小趴趴房。」

「笨蛋啦。九層是指地下。不知道就不要亂說。沒看那邊有人用鄙視的眼神看你呢。」唐婉兒低聲道。

果然龍塵見有不少人。不懷好意的看著自己。眼神中充滿了挑釁和蔑視。

龍塵大大地嘆了口氣。這特么的白痴怎麼就那麼多。老子真的這麼惹人討厭嗎。

「真是的。一直以為玄天別院是武者的修行聖地。怎麼一個只有凝血七重天的垃圾。也混進來了。真是讓人失望」遠處一人忽然冷冷的道。

如今龍塵的修為。基本上人家都知道了。所以龍塵並沒有刻意去隱藏自己的氣息。已經沒必要了。

在場的人里。全部都是易筋境強者。那麼他口中的凝血七重天的垃圾。就非常明顯了。

唐婉兒臉色一變。剛要說話。被龍塵一拉:「別跟那種垃圾一般見識。有失你的形象」

對於這種人。龍塵懶得搭理。這種人就是出來找存在感的。這樣的人。基本上都戰力不強。希望以這樣的方式。來證明自己的存在。

所以你越搭理他。他就越得意。龍塵是什麼人。數次經歷過死亡考驗。早把一切看淡了。不願意為這樣的白痴耽誤自己寶貴的時間。

見龍塵臉上沒有一絲怒意。唐婉兒也微微一笑。同時也驚醒。自己的定力。跟龍塵比起來真是差太遠了。難怪龍塵老說自己是小孩子。

「我們進去吧」唐婉兒微微一笑。把剛才的不愉快忘記。她也要像龍塵一樣。做一個古井無波的人。

龍塵點點頭。跟著唐婉兒向玄天閣走去。不過剛剛走出兩步。就被一人攔住去路。

那人正是剛才嘲諷龍塵的那人。他雙手抱在胸前。站在那裡。看了看唐婉兒。又看了看龍塵。雙目之中全是嘲諷和妒忌。對著龍塵冷冷道:「面對一個垃圾。我是不會讓路的」

周圍有不少人。也是前來玄天閣的。就在剛才那人嘲諷龍塵之時。他們就向這邊看來。原本以為有一場好戲可以看了。結果見龍塵竟然忍了。不禁覺得龍塵太過窩囊。

如今那人再次挑釁。眾人不禁停下腳步。如果這也能忍。實在太丟人了吧。人家都欺負到你頭上了。

「我卻剛好相反」

龍塵微微一笑。拉著唐婉兒給攔路之人讓出了一條路。唐婉兒先是一愣。隨即掩口輕笑。

周圍的人也是一呆。不過旋即明白了龍塵的意思。一臉古怪的看著那人。

那人見龍塵讓出一條路。不禁有些疑惑。不過見眾人一臉古怪的看著自己時。那人終於反應過來。

「你才是垃圾」

那人大怒。對著龍塵就是一拳。拳風呼嘯。聲勢驚人。這人顯然剛剛晉陞易筋境。力量暴漲。讓他心中產生了嫉妒驕傲。

「啪」

一隻大手快如閃電。在那人出拳的一剎那。狠狠地抽在那人臉上。

人們發出一聲驚呼。急忙向旁邊避開。只見那人已經如同炮彈一般向外飛去。

直飛出十幾丈的距離。一頭撞在石牆上。看上去十分普通的石牆。卻異常堅固。石牆沒有任何損傷。那人卻兩眼一翻昏死過去了。

「角度刁准。出手流暢。整個過程如同行雲流水一般。給人一種無暇的美感。龍塵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唐婉兒看著龍塵。一臉興奮的道。

唐婉兒早就注意到龍塵這一招了。當初抽那個醫療堂的唐川也是一樣。出手乾淨。段落分明。可是別人就是躲不開。

在唐婉兒心中。這已經是神技了。僅次於龍塵曾經召喚的神環。但是殺傷力比之絲毫不遜色。

「這個是祖傳神技之一。不過想要學好。其實並不難。只要有白痴對你動手。你就直接一巴掌呼上去。

勤能補拙。只要朝夕苦練。自然可以煉的爐火純青。登峰造極」龍塵一臉嚴肅的道。

「那可不可以教我」唐婉兒一臉期待的道。

「不要。這樣會有損你的形象。這樣的人。交給我處理就好。我負責掌裹傻瓜。你負責貌美如花」龍塵道。

唐婉兒聽得一陣咯咯嬌笑。如鮮花綻放。美艷絕倫。讓人心旗搖曳。不能自抑。

「大膽。什麼人敢在玄天閣前放肆。咦。是你。」

一聲冷喝傳來。一群穿著白衣的男子走了過來。當前一人冷喝道一般。忽然認出了龍塵。

龍塵和唐婉兒向那群人一般。不禁心頭暗叫不好。那人不是別人。正是與龍塵有一定過節的吳師兄。

在考核地圖內。唐婉兒與雷千傷爭奪九葉芝蘭時。龍塵將趙武擊殺。當時龍塵差點被驅逐。

當時這個吳師兄。對龍塵非常的不待見。龍塵也對他自然沒什麼好話。氣的吳師兄肝疼肺子大。

吳師兄乃是執法隊的一員。平時巡視別院。雖然別院鼓勵競爭。但是絕對不鼓勵在建築物內戰鬥。

畢竟拳腳無眼。萬一打壞了建築。那可就麻煩了。所以在別院內。有些地方是禁武區域。

在別的地方。打壞了東西。可以用自己的積分賠償。或者完成別院安排的任務賠償。

可是向玄天閣裡面的東西。都是重寶。有些東西損壞了。就算是在別院工作一輩子。都還不清。

所以執法隊。就是負責威懾這些弟子的。同時也處理一些糾紛。

如今一見到龍塵。吳師兄立刻雙眼放光。指著龍塵道:「小子。我上次就說過。不要犯到我的手裡。嘿嘿。你還真是沒讓我失望氨

唐婉兒一驚。心中暗叫要遭。這個吳師兄恐怕要公報私仇。偏偏又無計可施。

「你失不失望。跟我有關係嗎。」龍塵淡淡的道。

「哈哈。在禁武區域內動手。就是對院規的挑釁。我身為執法者。可以拘禁與你。還不束手就擒。」吳師兄冷笑道。

說著話。他手中多出了一根長長的鎖鏈。名為執法鏈。那是執法者特有的武器。用來鎖人。

凡是觸犯了院規者。都會被他們鎖著。如同牽著一條狗一般。在別院內轉悠一圈。然後送入執法堂。根據觸犯院規的嚴重性。進行處罰。

處罰無非是拘禁、杖責之類的刑罰。一般都不太重。畢竟打架鬥毆。並不是什麼大事。不能太狠。否則大家都恐懼了。無法形成有效的競爭。

刑罰不重。可是被人牽著。這是一種極大的侮辱。這裡的都是天才。誰沒有傲氣。這比刑罰更加讓人難以接受。

而那個吳師兄。也是一個火爆脾氣。一怒之下。就會與人爭鬥。上次遇到龍塵時。他也剛被放出才兩天。正憋著一肚子火呢。所以那天的他。說話充滿了火藥味。

如今見到龍塵。讓他一下子想起了那天的事兒。一抖手中的鎖鏈。對著龍塵當頭罩去。

「啪」

龍塵大手一伸。一把抓住鎖鏈。冷冷的看著吳師兄。同時唐婉兒也上前一步。隨時出手。

雖然知道對執法者出手是大忌諱。但是她不能任由龍塵受辱。至於後果。她已經不再去想了。

「嗯。居然敢暴力抗法。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見龍塵抓住鎖鏈。吳師兄不禁心中暗喜。龍塵敢於反抗。就算他把龍塵擊成重傷。也不會受到責罰。正要出手。

「慢著」

龍塵一聲冷喝。看著吳師兄道:「就算想要公報私仇。你也應該說明白。我觸犯了哪條院規了吧」

吳師兄冷笑一聲道:「哼。禁武區域內動手者。都要受到禁閉三天的懲罰。你不知道嗎。」

龍塵看著吳師兄一眼道:「那我問你。禁武區域是怎麼算的。」

「別院共有七處禁武區域。除了禁武區域內的一切範圍。同時也包括禁武區域建築周圍百丈方圓。同為禁武區域。怎麼。還要我說的更明白一點嗎。」吳師兄冷笑道。顯然他對於自己的業務。還是蠻精通的。

「那你看好了。我所站的位子是禁武區域內呢。還是禁武區域外呢。」龍塵看著他道。

吳師兄臉色微微一變。這才注意到。龍塵所在的位子。好像在禁武區域內。又好像不在。

「哼。在不在你說的不算。量一下就知道了」吳師兄對著一個人使了一個眼色。

那人取出了一卷皮尺。走到玄天閣的門口。開始丈量距離。那皮尺的距離剛好是百丈。

那人將皮尺攤開緩緩向龍塵這邊丈量過來。看著那人的動作。龍塵微微搖了搖頭。這是欺人太甚埃

那人緩緩向前丈量。當那皮尺到達龍塵腳下時。剛好將龍塵的半隻腳。籠罩在皮尺的範圍內。

這時唐婉兒臉色一變。龍塵竟然剛剛到禁武區域內。如果剛才退出半尺。就什麼事都沒有了。

龍塵看著那人。淡淡的點頭道:「乾的不錯」

那人冷冷地看了龍塵一眼。不屑的道:「新人不要太過驕傲。別院不是你家。最好老實點」

「師兄教訓的是。小弟受教了。小弟想給師兄看樣東西」說完龍塵大手攤開。可是人們發現裡面什麼都沒有。

「什麼意思。」那人臉色一沉。龍塵這是耍他。

「雖然看不見。但是你可以感受的到」

「啪」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