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玄幻魔法

九星霸體訣 第一百七十八章 給你治病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只剩下靈魂的邪魔強者,如此暴怒,這個龍塵也太強大了,正應了那句話,死人都能氣活了。 「或許是我辜負他的一片深情吧」龍塵一臉複雜的道,彷彿陷入了深情的回憶。 「嘔,不許胡說八道,你太噁心...

那蔓藤一出現,就高高揚起,如同被人操控的鞭子,對著龍塵的臉抽去。請大家搜索品最全的

龍塵冷哼一聲:「你病的太嚴重了,罷了,就讓我給你治療一回吧」

說完龍塵緩緩閉上眼睛,當再次睜開眼睛時,一聲斷喝,如同春雷驚天。

「丹焰」

恐怖的火焰升騰而起,吞噬了方圓數丈的距離,劇烈的高溫,炙烤著天空。 火焰出現,一道慘叫之聲從陸川的口傳出,凄厲的聲音讓人毛骨悚然。

來自醫療堂的所有人臉色大變,他們雙目之充滿了驚恐的看著被火焰重重包裹的龍塵,有些人情不自禁的後退了幾步。

對於火焰,他們發自內心的恐懼,那是他們的天敵,是他們的剋星。

唐婉兒忽然玉手一伸,直接貼著火焰的外圍將那些蔓藤斬斷,陸川的慘叫聲才停止。

唐婉兒知道,那些蔓藤乃是陸川的本源之力所化,但是跟她的風刃又不相同。

那些蔓藤與陸川的心神相連,靈魂相通,所以他能夠那麼靈活地操縱蔓藤。

可是當蔓藤受到攻擊的時候,他們的心神,同樣也會受到牽連,木修並非戰鬥職業,而是輔助職業,他們強大的地方,在於他們精純的生命力,可快治癒人的傷勢。

所以儘管陸川是師兄,但是他無法與那些戰鬥職業的易筋境強者們相提並論。

可是這個陸川偏偏以為,就算自己戰力不強,但是壓制這些剛入門的菜鳥還是沒問題的,結果就成了現在這樣。

因為之前困的太緊了,如同麻花一般交疊在一起,龍塵火焰升騰而起的時候,他竟然無法收回他的蔓藤。

受到火焰攻擊,那就跟火焰炙烤靈魂沒什麼區別,那種疼痛,根本不是人能夠忍受的。

如果不是唐婉兒將那些藤蔓斬斷,陸川依舊要繼續受那靈魂燃燒的痛苦,時間一長,靈魂會受到極大的損傷,唐婉兒不想龍塵把人得罪的太死。 龍塵身上的火焰消失,雙手向外一崩,原本緊緊纏繞在身體上的蔓藤,已經被燒成了焦炭,崩碎了一地。

抖了抖身體,龍塵對著一臉震驚的琦玥笑道:「感謝琦玥小姐的到來,為我們療傷,要不,您到裡面坐坐,喝點茶「

「哦,不了,我們還要回去復命,有機會再叨擾你們,再見」琦玥說完,帶著眾人離開。

而那個陸川臉色蒼白如紙,雙目有些失神,那是靈魂受損的緣故。

「小子,你給我等著」

陸川咬牙切齒對龍塵打了一聲招呼,也跟著眾人下了山,不過已經沒有來時的跋扈,頗有點喪家之犬的味道。

「老大,你太帥了」

郭然走上前,對著龍塵一伸大拇指道:「不過,老大,我怎麼感覺你有點像惹禍精呢,到哪裡都有人看你不順眼」

唐婉兒笑道:「我感覺也是」

見眾人在郭然和唐婉兒連續提醒下,都一臉怪異的看著龍塵,讓龍塵覺得非常不自然。

「那個沒什麼事了,大家都散了吧,按照長老的交代,我們有三天的休息時間。

三天過後,全部的人都記得到別院廣場那裡去報道,到時候,不需要集合,自行過去就可以了,如果閑不住,也可以附近轉轉,注意別走丟了」

龍塵將大家解散后,只剩下了唐婉兒和青玉,青玉看著龍塵,有些擔憂的道:「龍塵,你這樣下去,恐怕對你日後不利,有時候,忍一下,未必是壞事。」

青玉擔心以龍塵這樣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遲早有一天會碰釘子,畢竟別院里的高手那麼多。

「青玉姐,我知道了,我下次遇到這樣的事,我一定會忍的」龍塵笑著答應道,不過心裡卻說:忍不住那就不能怪我了吧。

龍塵也想低調一點,也希望安安靜靜的修行,可是總有那麼多愣頭青,不知死活的找自己麻煩。

他有時候也想忍忍算了,可是他的腦海,有另一個意志,堅決不允許他吃半點虧。

有時候龍塵覺得自己是不是人格分裂,到底是自己融合了丹帝記憶,還是丹帝的靈魂佔據了這具身體。

自從修鍊了九星霸體訣后,那種意志越來越強烈,那是一種勇往無前,死也不回頭的意志。

所以像剛才那種情形,龍塵完全可以躲避幾次,或者亮出自己的丹焰,將陸川驚走。

可是他不知道為什麼,就選擇了最直接的打臉方式解決,而且解決后,他心裡還會有些暗爽,這讓他自己也哭笑不得。

「婉兒,你跟龍塵學著點,你看看人家這態度,做錯了事,人家敢於承認。

你看看你,我說你不到兩句,你就要開始反駁,你什麼時候才能長大一些氨青玉嘆了口氣一臉擔憂的道。

唐婉兒看著裝出一副乖巧模樣的龍塵就來氣,青玉姐被這個混蛋整的死死的,不由得狠狠瞪了龍塵一眼。

接下來的時間裡,龍塵被唐婉兒拉著到處轉,當然範圍僅限於這座方圓百里的小山。

因為現在還沒到報道的時間,貿然離開這裡,怕觸犯別院一些不知名的規矩,那就麻煩了。

不光唐婉兒,其他弟子也開始紛紛四處溜達,大家對於這裡的一草一木,都充滿了好奇。

唐婉兒和龍塵走在一處偏僻的小路上,看著周圍的奇花異草,唐婉兒不禁感慨道:「沒想到經過了這麼多天的艱辛,終於進入了玄天別院,這裡還真是一處人間仙境」

「嘿嘿,不是我給你潑冷水哦,他們這是先打一巴掌,然後給你一甜棗吃,給完了甜棗,也就意味著,下一巴掌馬上就要拍來了,讓咱們做好準備呢」龍塵笑道。

唐婉兒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如同鮮花綻放,說不出的美艷:「龍塵,我發覺你根本就不像一個年輕人,怎麼說話老氣橫秋的」

龍塵嘆了口氣道:「也許是在山洞裡,被那個老鬼傳染的吧」

他現在的性格,完全都是跟他的經歷有關,他也感覺自己沒經過青春期呢,就直接步入更年期了。

跟眼前這些,年齡上跟自己相當的夥伴,竟然沒有什麼共同語言,龍塵有時候心裡也非常寂寞。

所以龍塵即使跟唐婉兒等人在一起,也只不過是逗她們居多,很少表達出自己的看法,感覺大家的智商,不在一個頻率上。

「你這麼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了,那個強大的邪屍,口口聲聲說你騙了他,你騙了他什麼他為什麼如此恨你」唐婉兒好奇的道。

能讓一個只剩下靈魂的邪魔強者,如此暴怒,這個龍塵也太強大了,正應了那句話,死人都能氣活了。

「或許是我辜負他的一片深情吧」龍塵一臉複雜的道,彷彿陷入了深情的回憶。

「嘔,不許胡說八道,你太噁心了」

唐婉兒一臉厭惡的瞪了龍塵一眼,這麼噁心的話題,也能說得出口,氣的唐婉兒要揍人。

「你想哪裡去了我是說見我天縱奇才,天上少有,地上難尋,想讓我繼承他的衣缽而已」龍塵一臉鄙視的道。

唐婉兒一愣,俏臉微微一紅,不過很快就恢復過來,認真的道:「你這麼一說我倒是相信了」

「何解」龍塵一呆。

「我感覺你所做的事,基本沒什麼正經事,處處透露著邪氣,那老鬼想要收你為徒,倒是真的找對人了」唐婉兒看著龍塵道。

龍塵看著唐婉兒美目之的戲謔,頓時明白,她這是揶揄自己做事不著調。

龍塵想要反駁一下,不過一時半會兒,竟然找不到合適的詞語表達,難道我真的適合做一個邪派

見龍塵獃獃的看著自己,竟然被自己問的啞口無言,唐婉兒不禁咯咯一陣嬌笑,好像認識龍塵這麼長時間以來,還是第一次在口頭上佔了上風。

「龍塵你知道嗎,我在我們唐家年輕一代之,地位最高,所以族裡的爺爺們,都非常寵我,那個時候是我非常任性,喜歡胡攪蠻纏」

「凈說些傻話,現在的你也一樣的胡攪蠻纏」龍塵搖搖頭道。

「壞蛋,不許打斷我說話」

唐婉兒氣惱地打了龍塵一下,然後繼續道:「可是當我逐漸長大后,我就開始發現,他們這麼愛我,寵我,在我身上傾注了太多的心血,原來是期望我有一天能夠復甦祖紋,覺醒血脈,振興唐家。

從那個時候,我就感覺到了很大的壓力,不需要長輩們叮嚀,我就開始了刻苦修行。

當我進入凝血境的時候,家族故意安排了幾次暗殺,要把我逼入絕境,以此期望我在生死攸關之時復甦祖紋。

可惜都沒有成功,要知道第一次生死關頭沒有復甦,以後復甦的概率就越來越低。

而我經歷過七次,依舊沒有復甦,雖然他們全都什麼都沒說,可是我知道,他們心很失望,我」

說道這裡再也說不下去,唐婉兒竟然抱住龍塵委屈的大哭起來,讓龍塵一驚。

龍塵身體緊繃,一動也不敢動,感受著唐婉兒那近乎完美的嬌軀,淡淡的處子幽香傳入鼻,龍塵感覺自己要飄飄欲仙了。

唐婉兒哭了一會,忽然反應過來,急忙鬆開龍塵,轉過臉去,輕輕把淚水拭去,俏臉已經紅的跟蘋果一般,心頭更是如同小鹿撞撞。手機請訪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