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玄幻魔法

九星霸體訣 第一百七十四章 開天碎岳雲飛揚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被甩開了。 「龍塵。別難過」唐婉兒走到龍塵身邊。輕聲勸道。 龍塵哈哈一笑。搖搖道:「你看我像是難過的人嗎。如果因這點小事就難過。我早就難過死了」 唐婉兒聽得心頭一顫。果然龍塵經...

刀氣割破了蒼穹。同時也震撼了所有人的心。那一刻龍塵彷彿凌駕於萬道之上。成為主宰萬古的君王。

就連那些長老們。都紛紛站起。一臉震驚的看著龍塵手中的刀影。

「斬」

龍塵一聲斷喝。若天神審判。長刀對著鬼沙斬落。

鬼沙心中大駭。他萬萬沒想到。龍塵竟然會如此恐怖的戰技。只能拼勁全力抵擋。

「轟」

如天刀斬落星河。碎石崩飛。天地顫動。氣浪滔天而起。席捲八方。

「糟糕」

圖方臉色微微一變。大手一伸。一道無形的大手出現。將距離戰場最近的唐婉兒和葉知秋護祝

「大家小心。集體趴下防禦」

圖方護住二人之後。對著眾人呼喝道。

眾人一聽。均運氣護住全身。紛紛趴倒在地上。而有些人則是一臉的不服氣。小小餘波而已。犯得著這麼小心嗎。

「轟」

當恐怖的風暴席捲而來時。那些還站著的人。不禁傻眼了。恐怖的颶風之中。夾雜著碎石。瞬間將他們吞噬。

於是慘叫之聲。與骨折吐血之聲。交相呼應。演奏了一場異常壯烈的樂章。

這些人用自己的身體和鮮血。將「木秀於林。風必摧之」的道理。以後現代手法。演繹的淋漓盡致。

當風暴平息后。有人從泥土之中鑽出。看著眼前的場景。不禁張大了嘴巴。

越來越多的人。從泥土之中鑽出。但是他們看到眼前景象后的表情都是千篇一律的。那就是驚駭。

「呼」

身上的泥土被震開。唐婉兒和葉知秋毫髮未傷。身上也沒有一絲灰塵。

一雙透明的大手。緩緩散去。兩人根本沒時間感謝圖方的救援。就被眼前的現象震撼了。

一道大溝深不見底。一直連綿伸向遠方。整個地面已經變形了。幾乎看不出原來的樣子。

碎土和砂礫幾乎淹沒了所有人。在寬達數丈的大溝前。龍塵長刀拄著地。胸口劇烈起伏。不停的喘息著。

而他不遠處。鬼沙的一條胳膊。和腰部以下的部位全部消失。如同一塊木樁豎立在那裡。

「居然贏了。」

唐婉兒又驚又喜。高聲叫道:「龍塵。去把他的頭砍下來。你就是核心弟子啦」

如今鬼沙身體都消失了大半。已經無力抵抗。如果不是她和葉知秋都已經脫力。早就飛奔過去。把鬼沙的頭顱砍下來了。

圖方臉色浮現一抹笑容。雖然一開始有給龍塵開小灶的嫌疑。不過這個考核的難度。足以讓任何人閉上嘴巴。

龍塵的強大是毋庸置疑的。如果這樣的人物。不給他一個核心弟子的名額。實在太可惜了。

只是這個名額送出去。還真是困難埃好幾次就連圖方都認為。他們要失敗了。

龍塵深吸了一口氣。就那麼拖著長刀。向鬼沙走去。如今是收穫果實的時候了。

「嘿嘿。想要用我鬼沙的人頭換獎勵。做夢去吧」

忽然間鬼沙仰天長嘯。一股狂暴的靈魂之力。在他體內瘋狂運轉。

所有人都大吃一驚。都已經這樣了。還能夠反抗。這傢伙到底是什麼怪物埃

龍塵也大吃一驚。急忙高叫道:「喂喂喂。等等。咱們有話好好說」

「說你大爺。你個混蛋。我詛咒你不得好死」

「轟」

鬼沙聲嘶力竭的大罵一聲后。忽然整個身體爆碎開來。碎肉橫飛。散落漫天。居然就那麼自爆了。

一時間所有人飧雋榛曄翟諤強大了。最後竟然還有力氣自爆。

「槽。這怎麼算。」龍塵也傻眼了。沒有人頭拿什麼去換獎勵。

急忙跑到鬼沙自爆的地方。看看能不能撿到點什麼大點的零件。能不能湊個數啥的。

可惜的是。也許是鬼沙實在是太恨龍塵了。寧願自己死。也不願意龍塵在他身上得到半點好處。

竟然以魂飛魄散為代價。將身體炸的稀巴爛。最大的碎塊。也只有手指頭大小而已。

原本鬼沙不自殺。而是被龍塵砍下頭顱后。他的靈魂會被繼續拘謹起來灌入下一個屍體內。其實他是不用死的。一個極為惜命的邪魔。竟然做到如此決絕。可見他有多恨龍塵。

龍塵看著滿地都是屍塊。不禁慾哭無淚。對著圖方試探道:「圖方長老。您看看咱們可不可以不用塊來算。用斤稱行不。」

他知道想拼出一個完整的頭顱。那是不用想了。不過將那些東西。拾掇拾掇。分量上應該可以湊齊的。

圖方看著龍塵。久久說不出話來。難道這就是異數的命運嗎。明明給他了機會。為什麼還是變成這樣。

同時他也想起了掌門的叮囑。不要試圖改變龍塵的命運。如今他終於相信了。如果他硬給龍塵一個核心弟子名額的話。恐怕會給整個別院帶來大因果。甚至別院有可能覆滅。

「抱歉。這個我不能滿足於你」圖方嘆了口氣道。他也很同情龍塵。可惜他不敢給他這個待遇。

其他長老也不禁發出一聲嘆息。有心想給龍塵求個情。不過想到圖方那鐵面無私的性格。還是搖了搖頭。

圖方鐵面無私的性格。別院里沒人不知道。有時候就連掌門人。都對他禮讓三分。

聽了這話。龍塵不禁臉色一變。剛要說話。圖方擺手道:「你先別著急。雖然你沒有成功。但是也不算失敗。唐婉兒和葉知秋兩人的核心弟子身份依舊保留。不過至於你……」

「我怎麼樣。」龍塵急忙問道。

「我只能按照別院的規矩。給你一個外門弟子了」圖方自己都覺得臉上火辣辣的。這樣做實在太屈才了。

龍塵頓時舒了一口氣。雖然沒拿到核心弟子的身份。有些遺憾。不過能成為外門弟子也行埃只要留在別院里。還是有大把的機會的。

更何況龍塵也不虧。起碼從鬼沙手中騙到了幽冥鬼影步。從鬼沙那彷彿搶了他老婆般的怨恨中。龍塵就知道。這東西絕對是寶貝。

只不過他現在還沒時間修行。但是不管怎麼說。冒了一次險。得到一部強大的功法。還是非常值得的。

聽到這個消息。唐婉兒和葉知秋不禁露出一絲失望的神色。龍塵已經勝利在望。竟然出現了這個結局。實在讓人惋惜。

不過雷千傷和齊信。卻暗中鬆了一口氣。原本被龍塵打擊的體無完膚的信心。又緩緩恢復了。

再強大的天才。沒有資源供給。那就是無米之炊。無源之水。很快就會被甩開了。

「龍塵。別難過」唐婉兒走到龍塵身邊。輕聲勸道。

龍塵哈哈一笑。搖搖道:「你看我像是難過的人嗎。如果因這點小事就難過。我早就難過死了」

唐婉兒聽得心頭一顫。果然龍塵經歷過很多不尋常的東西。也許他的強大。就跟他的經歷有關吧。

在場的人中。只有圖方微微一笑。只有他最明白龍塵到底經歷過多少欺凌和壓迫。或許正應了那句話:要麼在壓抑中爆發。要麼在壓抑中滅亡。

龍塵當然屬於前者。他經歷過太帷U獾悴ㄕ邸6運來說。真的不算什麼。

「這位兄弟。謝謝你啦。不好意思。把你家傳寶刀都砍崩了」龍塵將大刀遞給那個大漢。有些歉意的道。

人們這才注意到。原本好好的一把大刀。如今布滿了拇指頭大小的豁牙。遠遠看上去宛如一把鋸子。讓人又吃驚又好笑。

「沒什麼。這把長刀能給龍兄出力。是它畢生的榮幸」那個大漢接過長刀。一臉恭敬的道。

他已經打算好了。這把長刀以後就收藏起來了。這見證著他與龍塵的友誼。

日後當龍塵成為絕世強者時。他可以非常自豪地拿出寶刀。拍著胸脯對所有人道:我跟龍塵可是過命的交情。看到沒。他曾經問我借過刀的。

龍塵這邊事情算是告一段落。龍塵沒有拿到核心寄銘牌。只分到了一個外門弟子的頭銜。

看過了剛才那一戰。所有人都把他划入了怪物級強者一列。而且還被視為怪物中的怪物。

大家都返回自己的陣營后。圖方站在眾人身前。全場立刻變得雅雀無聲起來。

圖方看著眾人道:「首先在這裡恭喜你們。你們成為了別院的弟子。以後別院的所有資源都將為你們敞開。

不過。到底能得到多少。就要看你們自己的能力了。看你們到底夠不夠強。

所以你們記祝進入別院。你們的修行才剛剛開始。因為別院里的所有資源。都需要相配的實力才能得到」

轉過頭來。對那些沒有拿到考核名額的報名者道:「雖然你們沒能入眩不過你們也沒白來。不少人。應該在考核地圖內。獲得了不少東西。也不算空手而歸。

而且。別院也為你們預留了一條路。你們可以選擇留下。不過你們也別太高興。

你們可以在別院修行。但是你們享受的不是弟子級待遇。每月可以領取一些微薄的資源。還要干大量的工作。說白了。那就是雜役」

眾人先前聽到可以留下來。不過聽到後面。就像泄了氣的皮球一般。徹底放棄了。

他們都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主。讓他們干雜役。那跟殺了他們有什麼區別。

不過也有人拋卻了自己的面子。決定做一個真正的強者。因為在這裡他們看到了更廣闊的空間。再也不願意做一個二世祖了。他們要做一個強者。就算從雜役做起。也在所不惜。

不過這樣的人很少。一萬多人里。只有五十幾個人留下。其餘的人。全部被人引領去別的地方。應該直接送出別院了。

於是現場原本浩浩蕩蕩的人群離去后。原地只剩下七百多人。圖方大手一揮。十幾位長老大手在石柱上一拍。眾人陡然覺得身體一輕。消失在了原地。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