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九星霸體訣 第一百六十七章 邪道老魔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行。但是沒有龍塵的配合。他是無法脫離這具屍體的。 鬼沙耐著性子。又說了兩種功法。但是龍塵還是搖了搖頭。讓他去奸/**子去修行。那更幹不了了。 「小子。你別太過分」鬼沙已經到了暴走的邊...

龍塵這一刀直奔那人斬去。那人一聲冷哼。然如枯柴一般的黑色大手。對著龍塵的長刀抓來。

「當」

長刀擊在那人的手上。竟然發出一擊金鐵交鳴的聲音。龍塵手中的單刀一震。一股大力傳來。人向後倒飛出去。

「哼。玩這種把戲。你還遠了」

那人忽然一動。如同幽靈一般消失。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到了遠處。將洞口堵死。

「好快」

龍塵大吃一驚。他見到這個詭異的人時。就感覺有些不對了。在他身上。龍塵感到骨子裡發寒。給他一種致命的威脅。

原本他想借著老者的力量倒飛出去。好加速逃遁。可惜被看穿了。

「雖然這具屍體太過弱校不過有老夫的靈魂之力駕馭。也不是你這個小小菜鳥能夠欺辱的。

小子。老夫現在還是給你兩條路走。要麼死。要麼屈服。」那人冷冷的道。

龍塵看著眼前這具屍體。不禁心頭打鼓。這具屍體里。竟然藏著一個老怪物的靈魂。這不是坑爹嗎。

到底是哪個王八蛋。把坑洞挖的這麼深。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了。

「想讓我龍塵屈服。就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了」

龍塵冷哼一聲。既然逃不掉。就只能面對了。風府星全力運轉。丹田內神環浮現。恐怖的威壓。開始升騰而起。

「咦。有點意思」

那人好像對於龍塵的氣勢。略微有些意外。不過並沒有什麼吃驚的意味。彷彿一切盡在掌握之中。

「離風斬」

龍塵大喝一聲。一道刀芒。切開了空間。直奔那人斬落。

那人如同雞爪一般的手掌。握成拳頭。一拳對著龍塵的刀芒撞去。

讓龍塵驚駭的是。他的這一招地階戰技。竟然被那人輕易破解。根本沒造成那人一絲傷害。

「破風拳」

龍塵一聲大喝。如同平地驚雷。拳頭上光芒浮現。對著那人一拳砸落。

之前龍塵使用的那把重鐵槍。在爭奪玄靈妙果時被震碎了。而沒有重武器。戰技也發揮不出應有的威力。沒有趁手的兵器。還不如用拳頭。

「轟」

龍塵一拳砸在那人乾枯的手臂上。發出一聲爆響。那一拳可輕鬆擊碎岩石。可是卻沒能將那條手臂擊斷。同時龍塵竟然被自己的力量震退了好幾步。手臂都感到一陣酸麻。

「好硬的身體」

龍塵心中一驚。沒想到這屍體如此強大。如果他還活著。那絕對是一個恐怖的強者。

「小娃娃。還不服氣。哼。那就讓你看看。在老夫面前。你是多麼的渺斜

那人冷哼一聲。身體忽然一動。一雙烏黑的大手。已經拍向龍塵的面門。速度之快。幾乎收手即到。

龍塵急忙一拳揮出。擋在自己身前。雖然擋住了。不過身體一震。被震退了丈許。

「很不錯的身體。有點意思」

那人說著話。一雙枯爪。如同風輪一般。對龍塵抓來。速度如同狂風暴雨一般。

「砰砰砰」

速度之快。龍塵根本看不清。只能憑藉直覺。瘋狂抵擋。同時心中大駭。

這個老鬼到底是什麼級別的高手。明明只剩下了靈魂。單憑一具屍體。就可以發揮如此恐怖的威力。

龍塵能夠感應到。那人全憑靈魂之力。來支配這具屍體。可就算如此。依舊逼的龍塵手忙腳亂。

而且那具屍體不知道怎麼回事。龍塵全力轟擊。竟然就是打不壞。讓龍塵惱怒異常。

雖然知道核心級的考核異常艱難。但是他相信。絕對不會艱難到。這種地步。

跟眼前這個老怪物相比。他根本沒有一絲機會。就算全力出擊。也沒什麼希望。這絕對是哪裡出了問題。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那個老怪物並不想殺了自己。攻擊之間還留有餘力。攻擊也盡量避開要害。

「砰」

龍塵胸口被如同木頭一樣的大腳踢飛。直撞到後面的牆壁。才算停下。

「嘿嘿。小子很不錯。老夫決定收你為徒。還不過來磕頭拜師。」

那人緩緩向龍塵走來。一張死人臉對著龍塵。更加顯得陰森恐怖。

「就憑你也能成為我龍塵的師父。」龍塵一抹嘴角的鮮血。冷笑道。

剛才那番狂風暴雨的攻擊。龍塵的身體多處被打的淤青。那個屍體實在太變態了。堅韌程度。比龍塵見過的任何武器都要強大。

「混賬。我鬼沙是什麼人物。三千年前縱橫來去。讓多少人聞風散膽。老夫看上你。那是你的福氣」鬼沙怒道。

「這麼說。你很牛逼。」龍塵問道。

「當然。非常的牛逼」鬼沙非常自負的道。

「那你如今怎麼變成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龍塵冷笑道。

「你知道個屁。當時他們三個通脈境強者。圍攻我一個。而我當時又受了傷。否則我怎麼會落得如此地步。」

鬼沙咬牙切齒的道。聲音之中充滿了暴虐和不甘。一股恐怖的殺氣。蔓延了整個大廳。

那恐怖的殺意。宛如形成了實質。讓人心中恐懼。龍塵不禁心中暗驚。這個老怪物生平不知道殺了多少人。才能彙集出這麼恐怖的殺氣。

「小子。你不要跟老夫廢話。老夫見你資質不錯。肉身更是堪稱完美。如果學了我的屍魔煉體大/法。我保證你三年內。就成為一個至強者」鬼沙道。

龍塵沒有回答。陷入了沉思。

「小子。你不用打什麼鬼主意。老夫連死帶活。經歷了三千多年的歲月。任何陰謀詭計。都沒用。

現在你面前只有兩條路可以選著。第一死。第二成為我的徒弟。把我帶出去。」鬼沙冷冷的道。

「怎麼把你帶出去。」龍塵問道。

「我可以把我的靈魂。隱藏在你的丹田內。你提著這具屍體的頭顱。出去可以兌換銘牌。

以後找個合適的機會。逃出玄天別院。我帶你回的我宗門。哼。在那裡你會得到比這裡強百倍的培養……」

龍塵心裡發出一聲冷笑。果然是老鬼。凈說一些騙鬼的話。丹田裡能裝靈魂。你當老子是白痴嗎。

你這是想讓我放棄反抗。讓你的靈魂侵入我的身體。吞噬我的靈魂。這哪是尼瑪帶你出去。這分明是奪舍。

按照這個老鬼強大的靈魂之力。本來可以輕易奪舍一個像龍塵這樣的凝血境菜鳥。

可是他所在的屍體。好像被某種神奇的力量包圍。讓他的靈魂死死地鎖在屍體內。無法外放。

「怎麼樣。考慮好了沒。你是想死。還是想繼承我的衣缽。傳我大/法。去享受無盡的權力和美女。」鬼沙冷冷的道。雖然他盡量讓自己保持鎮定。但是龍塵那強大的靈魂之力。能夠聽出。他的聲音中。有著一絲激動。

「拜你為師沒問題。帶你出去也沒問題。不過我龍塵也算是一代天才。我需要知道你到底有沒有資格做我的師父」龍塵看著鬼沙道。

「什麼意思。」

「很簡單。教我一樣能讓我心服口服的東西。如果不能讓我滿意。嘿嘿。我龍塵天生傲骨。寧願死。也不會屈服的」龍塵傲然道。

「桀桀桀。好。有個性。那老夫就露一手給你看看」

鬼沙緩緩坐下。對著龍塵道:「你的身體非常好。肉身之力幾乎堪比三階魔獸。不過沒有什麼像樣的戰技。

現在我就傳給你一個不錯的戰技。名為戮血手。戰力強大無邊。可以讓你越階挑戰。「

「怎麼練。」龍塵急忙道。他倒是非常想學學。

「戮血手。修鍊起來非常簡單。每日以人的心頭熱血。侵染自己的手掌。讓血氣凝於掌心。出掌時。運轉血之力。以心靈之力。隔空震碎敵人的心臟」

龍塵聽到這裡。心頭一凜。每日用別人的心頭血來練功。這不是每天都要殺人。

而且聽著鬼沙的語氣。非常的平靜。就像是再說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

「一日百人。不出百日。你就可以有小成。如果想要大成。需要千日以上才行。那時一掌拍出。即使比你修為高的人。如果沒有防備的話。也會被隔空震死。我現在就傳你口訣……」

「等等。老子是正派人士。怎麼可以修行這麼邪惡的功法。」龍塵怒道。

「放屁。你既然要拜我為師。當然要跟我學習這些」鬼沙冷哼道。

「那絕對不行。你教點別的吧」龍塵搖搖頭道。

鬼沙不禁心中大怒。他乃是邪派長老。修行的一身邪功。讓他教別的。那是對他的一種侮辱。

他恨不得一巴掌把龍塵拍死。不過想著需要靠龍塵把自己帶出去。必須要奪舍這具身體才行。但是沒有龍塵的配合。他是無法脫離這具屍體的。

鬼沙耐著性子。又說了兩種功法。但是龍塵還是搖了搖頭。讓他去奸/**子去修行。那更幹不了了。

「小子。你別太過分」鬼沙已經到了暴走的邊緣。怒道。

「有沒有搞錯。你剛才還說自己多多牛逼。難道說了這點。就黔驢技窮了。」龍塵不屑的道。

「你……」

鬼沙肺都要氣炸了。按照平時的脾氣。早就把龍塵抽筋剝皮了。可是現在不行。如果失去這個機會。他恐怕再也不會有這麼好的機會了。

「好。我現在傳你一套步法。名為幽冥鬼影步。是我的不傳之秘。不過內容高深。你一時間學不會可不怪我」鬼沙一咬牙。將幽冥鬼影步的口訣說了出來。

龍塵用心記憶。臉上浮現茫然之色。好像記憶起來非常吃力。不過心裡已經快要興奮的叫出來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