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九星霸體訣 第一百六十二章 恐怖考核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點了點頭。心中暗贊。龍塵就是懂事。知道把握尺度。 「人之所以愚蠢。那是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的愚蠢。不知道什麼是敬畏」 圖方冷冷的看著眾人。陰沉的道:「我之前囑咐過的話。你們有仔細聽嗎。是...

「邪魔」

這是一個陌生的字眼。起碼龍塵沒聽說過。不過龍塵可以敏銳的感覺到。懸崖上的那些洞穴。都有著非常古怪的邪氣。讓人非常不舒服。

看著在場的人。大多數也都是一臉茫然的表情。就知道。這可能是一種秘辛。

龍塵看了唐婉兒一眼。發現她玉容依舊。看來她早就知道「邪魔」是什麼了。

「我口中的邪魔。並非你們想象中。那些來自神話中的妖魔鬼怪。而是邪魔修行者。

而你接下來要考核的內容就是。擊敗這些修行者。將他們的頭顱砍下。就算過關」屠方長老看著眾人。一字一句的道。

在場的人。不禁一片驚呼。紛紛看向石壁。

「沒錯。眼前這些洞穴。每一個洞穴內。都會有一個邪魔修行者。我們稱呼他們為邪修。

他們的修行的功法。與我們完全迥異。陰毒狠辣。凶厲異常。他們比魔獸更加狂暴。你們現在選擇放棄。還不算晚。所以你們要想好」圖方道。

全場一片寂靜。如今剩下的這些考核者。只有一千多人。可是屠方長老說的實在恐怖。眾人不禁心中打鼓。

「開什麼玩笑。來都來了。我等都是天才。豈會被這樣的話語嚇倒。哼。你們不敢。就讓我李長峰來打頭陣好了。」

一個男子越眾而出。一臉的傲然之色。手中提著一把長劍。氣血澎湃。是一個高手。

「你可想好了。這可不是一般的考核。而是生死之戰。稍有不慎。就會丟了性命」屠方道。

「長老放心吧。弟子懂得」那人道。

圖方嘆了口氣。有些無奈。為什麼每年都是以這樣的方式開常這是天意嗎。

「你要打頭陣。那就來吧。根據自己的實力。選擇對應的洞穴。如果覺得無法戰勝。就立即退出洞穴。可保你一命」圖方沉聲告誡道。同時也是說給眾人聽的。

龍塵微微一愣。看了一看那些長老們身前的石柱。此時石柱上散發著淡淡的光芒。照耀這整個山崖。難道這光芒有什麼詭異。

「多謝長老關心。弟子這就去了」

那人極為自信的一笑。回頭看了眾人一眼。冷笑道:「小弟隸屬於雷千傷。雷大哥手下。雷大哥豪情蓋天。絕對是你效忠的最佳勢力。

廢話不多說。榮耀即吾命。小弟就不客氣了。拔了眾位的頭籌。但這份榮耀屬於。我最最尊敬的雷千傷大哥」

那人說完。傲然一笑。直奔山崖奔去。

龍塵不禁有些傻眼。這樣也行。這廣告打的也太明顯了吧。人群中的雷千傷不禁滿意的點點頭。有如此懂事的小弟。何愁大事不成。

「不知道他會挑戰哪個級別的」

「看他牛皮吹的那麼響。應該會挑戰內門級的吧」

「估計是。不然豈不是放大屁。拉稀屎。自己打自己的臉了」

就在人們猜測他會選擇哪個洞穴時。那人已經跑到懸崖前方。那裡有一個方圓十丈的高台。

那人站到高台上。一位長老問道:「你想去哪個洞穴。」

「最下邊。最右邊的那個」那人想也不想。立即回答道。

那人剛剛說完。下邊立刻有人噓聲一片。按照修行界的規矩。上尊下卑。左尊右卑。那麼最下邊。最右邊的那個是最差的一個了。必然也是最簡單的一個。

前邊弄的自己是絕世高手。結果選了一個最簡單的。眾人忽然明悟過來:

「這個混蛋太無恥了。撿了一個大便宜不說。還露了大臉。實在太不要臉了」

只要不是傻子。大家就知道。這個傢伙絕對是一個精明的主。先下手為強埃

「看這個傢伙無恥的樣子。跟你太像了。難道是你失散多年的兄弟。」唐婉兒不禁輕聲笑道。

龍塵也不生氣。搖搖頭道:「我可沒這麼堋N夜鬯面相。他恐怕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

「氨

就在龍塵說話之時。一聲慘叫從洞穴內傳來。那人幾乎剛剛踏入洞穴。就發出了一聲慘叫。帶著一大蓬血雨飛出了洞穴。

龍塵看了之後微微一皺眉。向前走了一步。用商仆穸的視線。

這時全場發出一陣驚呼。更有不少人立刻嘔吐了起來。原來那男人被撕成了兩片。血肉模糊一片。極為血腥嚇人。早就已經失去了氣息。

剛才還生龍活虎。一瞬間就變成了一個死人。而且還是以最殘忍的方式被殺死。所有人都傻眼了。

「龍塵。讓開吧。我早晚都要面對。還不如早點面對」唐婉兒看著擋住自己視線的身影。芳心一暖。知道龍塵這是照顧自己。

龍塵點點頭。她說的沒錯。踏上修行之路。怎麼可以遇不到死人。連這一關都過不了。還談什麼修行。

不過讓一個天仙一般的女子。去面對如此殘酷的場面。實在有些讓人不忍。不過龍塵還是緩緩移開了身體。

看到那血肉模糊的身影。唐婉兒嬌軀一顫。臉色立刻蒼白如紙。胃裡彷彿要翻江倒海一般。

就在這時。一隻大手悄無聲息的貼著她的香肩。一道柔和的靈氣。傳入她的身體。遊走在她的體內。那種要嘔吐的感覺。立刻被壓了下來。

龍塵早就料到這個結果。所以也就準備在一旁。以靈氣幫助她一下。嘔吐並不算什麼。但是那對於修行者的信心是一個打擊。

「謝謝你。我沒事了」

唐婉兒帶著感激的看了龍塵一眼。如果不是龍塵的幫助。她也許真的控制不祝會吐出來。

見所有人都一臉痛苦的表情。即使是雷千傷等人。也臉色有些蒼白。不是沒見過死人。而是沒見過這種死法。

「呼」

眼見大家也看的差不多了。龍塵大手一伸。一道火球飛出。落在那人的屍體上。恐怖的高溫。瞬間將屍體燒為灰燼。這時大家才鬆了一口氣。面對那樣一具屍體。壓力實在太大了。

圖方看了龍塵一眼。點了點頭。心中暗贊。龍塵就是懂事。知道把握尺度。

「人之所以愚蠢。那是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的愚蠢。不知道什麼是敬畏」

圖方冷冷的看著眾人。陰沉的道:「我之前囑咐過的話。你們有仔細聽嗎。是不是把我的話。當成是放屁」

說到後來。圖方的臉色陰沉如水。雙目之中精光四射。一股恐怖的威壓輻射開來。他實在是怒了。

「都是白痴嗎。我有沒有告訴你們:這可不是一般的考核。而是生死之戰。稍有不慎。就會丟了性命。

既然知道是關係到自己的生死。為什麼還如此大意。進入洞穴前。為什麼不把氣勢釋放。為什麼不取出武器。為什麼不全神戒備。

都不知道你的對手是什麼。就這麼大搖大擺的進去。為了出風頭。顯得你勇敢無畏。

哈哈。不錯埃非常的不錯。你們把『白痴』這個字眼。詮釋的淋漓盡致。你們都是一群『天才』。」

屠方冷冷的看著他們。臉色越發的難看。本來以為這次。來了這麼多天才。別院終於可以崛起了。

可是這一批天才是天才了。但是這腦子實在太白痴了。如果不是別院的規矩。他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幾個。

他千叮嚀萬囑咐。要小心要小心。又給他們講訴了邪修的可怕。可惜這些小傢伙。竟然把他的話。當成了狗放屁。肺都要氣炸了。

如果再不敲打敲打他們。讓他們視考核如兒戲。萬一幾個怪物級天才粗心大意之下隕落了。他得氣死。

「哼。自作聰明。今年的考核同往年不一樣。不要以為得到了一些往年的消息。就以為自己可以有備無患了。

近年來正邪大戰。無數天才隕落。原本洞內的傀儡。全部換成了真人。

這些洞內的邪修並非活人。全部都是死屍。經過千挑萬眩正好對應你們現在的修為和戰力。

他們的靈魂被大能拘禁。只保留著生前的戰鬥意識。所以他們的**之中。只有殘暴的殺戮。如果你們想死的話。就找個沒人的地方解決。不要在這裡死了還要噁心人」屠方恨鐵不成鋼的罵道。

之前那人。屠方不忍心他慘死。已經故意提點過他了。可惜這樣的人。根本不知道什麼叫做點撥。根本沒當回事。

如今慘死卻成了反面教材。讓所有人都驚醒了過來。也算是死得其所了吧。

「好了。該說的我都已經說了。剩下的就看你們自己怎麼選擇了。還是那句話。現在退出。還來得及」屠方看著眾人道。

一時間全場鴉雀無聲。剛才那個人是一個凝血巔峰級強者。大意之下直接被秒殺。這個實在太嚇人了。

尤其對於這些。沒怎麼見過血腥的天才們來說。沒嚇破膽。已經算不錯了。

如今所有人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肯再做出頭鳥了。都想觀望一下看看。

「老大。我去試試」

忽然郭然走了出來。對著龍塵道。

龍塵和唐娃兒都嚇了一跳。兩人都是強者。可以清晰感應到。郭然的戰力。並不是特別出眾。最多也勉強跟剛才那人持平。

「你可要想好了」龍塵沉聲道。這個可不能開玩笑的。

郭然一臉肅然的道:「嗯。我知道。這可能是今生最大的坎。誰也幫不了我。是龍是蛇就看這一遭了。我要賭一把」

郭然一改平時的嬉皮笑臉。一臉的堅定之色。這是一個無法取巧的關卡。他必須面對。

見龍塵一臉擔心。郭然微微一笑道:「放心吧。老大。我郭然可不是那麼容易死的。我還要跟你混呢」

「好兄弟。加油」龍塵用力拍了拍郭然的肩膀。此時的郭然更像一個真男人。

他感覺的到。郭然雖然表面上油滑。但是骨子裡有他的傲氣。他決定的事。別人無法改變。

在所有人詫異的目光中。郭然站在了台階上。

「右下。倒豎第二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