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玄幻魔法

九星霸體訣 第一百五十四章 仙子凌波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直奔葉知秋而來。它們可不管什麼美人不美人。在它們的眼中都是食物。 人們發出一聲驚呼。不過葉知秋宛若未覺。依舊緩步向前。不過當那些虎嘴魚。到來時忽然間不動了。 人們發現葉知秋的腳下。方圓...

眉目如畫。膚白勝雪。綵衣隨風浮動。飄飄若仙。不過面容如同寒玉雕成一般。沒有一絲表情。

來人正是冰美人葉知秋。她蓮步輕移。緩緩走到河邊。顯然她也是來過河的。

一時間全場鴉雀無聲。都靜靜的看著她。他們很想知道。像葉知秋這樣的怪物級強者。怎麼渡河。或許可以有借鑒的地方。也說不定。一時間眾人充滿了期待。

直覺告訴他們。這條恐怖的大河。絕對攔不住葉知秋。

葉知秋淡淡的看了一眼河水。緩緩轉過頭。在人群中瞄了一眼。當看見龍塵的時候。猶如萬年不變的玉顏。微微有了一絲波動。

「要一起嗎。」葉知秋看著龍塵。問道。

「不了。謝謝。我有辦法過河」龍塵微微一笑。婉言拒絕了葉知秋的好意。

他知道。葉知秋有辦法過河。這是要帶他一程。不過龍塵對這個冷冰冰的美人。發自內心的不習慣。

他寧願去面對古怪無常的唐婉兒。也不願意麵對葉知秋。唐婉兒還可以調戲一下。但是面對葉知秋。他生不出那個心。

眾人見葉知秋邀請龍塵。無數人心頭都在滴血。眼神中充滿了妒忌。這小子命咋就這麼好呢。居然得到冰美人的垂青。

不過當聽到龍塵拒絕了葉知秋的邀請。他們都像看傻子一樣看著龍塵。不過也有不少人。佩服龍塵這種傲氣。什麼叫狂。這才叫狂。人家龍塵根本不在乎。

面對龍塵的拒絕。葉知秋臉上沒有絲毫波動。略微點了一下頭。就像河中走去。

「葉小姐。使不得埃水裡有……」

有人驚呼。以為葉知秋竟然想游過去。可是剛喊道一半。他就死死地閉上了嘴巴。

因為人們驚駭的發現。葉知秋的纖足踏在水面上。竟然沒有下沉。人就那麼立在水面上。

眾人急忙向葉知秋腳下看去。他們駭然發現。葉知秋腳下的水面已經結了一層冰。

當眾人明悟過來的時候。葉知秋已經蓮步輕移。如同凌波仙子一般。就那麼走了出去。

一人如仙。凌步於河水之上。長風吹來。衣衫浮動。讓人心旗搖曳。彷彿眼前就是一副美麗畫卷。

當葉知秋走出十幾丈的時候。忽然前方水面翻騰。無數的虎嘴魚。直奔葉知秋而來。它們可不管什麼美人不美人。在它們的眼中都是食物。

人們發出一聲驚呼。不過葉知秋宛若未覺。依舊緩步向前。不過當那些虎嘴魚。到來時忽然間不動了。

人們發現葉知秋的腳下。方圓數丈都布滿了厚厚的堅冰。深達數尺。那些虎嘴魚。竟然全部被凍結。

一時間所有人都驚駭不已。一臉敬畏的看著那個身影。這就是怪物級強者。實在太恐怖了。

這條大河水。對他們來說。那是一條不可逾越的天塹。但是對於葉知秋來說。就是一條平坦的康庄大道。

龍塵心中也震撼不已。因為他看得出葉知秋的寒冰之力。已經到了收發由心的地步。這在對敵之時。會更加的恐怖。

很快葉知秋的走過河流。踏上對岸。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中。眾人這才回過神來。

一人忽然反映過來。腳下一蹬地。人也跳上了冰面。想要借著葉知秋走過的路到達對面。

可是那人剛剛跑出數丈的距離。腳下嚓一聲。冰塊碎裂。人發出一聲驚呼。落入河中。

那人掉入河中之後。臉色大變。飛快地向岸上游來。可是剛剛遊了兩下。就發出一聲慘叫。

龍塵手中多出了一條長棍。對著那人擲去。大喝一聲:「抓妝

那人想也不想。急忙抓住那條長棍。長棍上的力量直接帶著他飛出水面。帶著一條弧線。飛回岸邊。

原來龍塵在那棍子上加了回力。猶如回力標一般。把他帶出了險境。

眾人這時趕緊上來幫忙。發現那人身下已經血肉模糊。到處都齒痕。鮮血橫流。

「還好。命根子還在」有人慶幸道。

那人剛說完。立刻有人請啐了一口。現在遠處還有幾個女子。他這話說的有些不太適宜。

「感謝閣下救命大恩」那人吞下一粒丹藥。對著龍塵感激的道。

如果不是龍塵出手。他根本無力游上岸。會被虎嘴魚撕成碎片。

從剛才他被攻擊。到龍塵出手相救。前後不到一個呼吸的時間。就傷成這樣。讓所有人心下駭然。

「不用客氣。舉手之勞而已」

龍塵笑了一笑。雖然跟他非親非故。但是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人家餵魚。

「龍師兄。我們要如何才能渡河。還請師兄指點迷津」有人對龍塵躬身一揖。十分誠懇地請教道。

龍塵搖搖頭道:「這條河是別院對我們的考驗之一。要靠自己想辦法的」

眾人一聽。不禁心生絕望。這樣的考驗也太殘酷了吧。有人想了一下。找了一塊巨大的浮木。跳了上去。

可是剛剛飄出幾丈的距離。就被虎嘴魚攻擊。那虎嘴魚非常的狡猾。攻擊不到浮木上面的人。就開始咬那塊浮木。幾個呼吸就把浮木咬碎。

不過浮木上是那人早有準備。在浮木被攻擊之時。人已經跳回岸邊。眾人看著這個方法也失敗了。不禁嘆息一聲。

船不可渡。又沒有翅膀可以飛躍。難道這次考核之路就到此為止了嗎。

他們好不容易才收集到了整套的銘牌。就這麼斷送在這裡。實在不甘心。

所有人都看著龍塵。他們向看看龍塵怎麼過河。龍塵暗暗搖搖頭。這群二世祖。還真是不學無術埃

龍塵四周看了看。相中了一顆大樹。大樹非常的高。足有百丈。筆直衝天。

龍塵走到那個大樹前。幾個起落。跳上大樹的中上部位。取出一根繩索。牢牢地綁在大樹上。

然後跳下來。走到懸崖邊上。找了一塊巨石。用力拉動繩索。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中。那顆數人才能合抱的大樹。開始嘎吱嘎吱作響。像懸崖往這邊傾斜。

整個大樹不停的彎曲。發出讓人牙酸的聲音。當彎曲到一定程度后。龍塵將繩索牢牢地綁在巨石上。

龍塵自己則站在巨樹之上。看著一臉驚駭的眾人。龍塵想了一下。一劍斬斷身邊一根樹枝。扔向眾人。

「噗」

那根樹枝牢牢插在地上。龍塵一揮手中的長劍。對眾人打了個再見的手勢。一劍斬在繩索上。

繩索被斬斷。原本如同弓臂一般的大樹。陡然一顫。巨大的力量把龍塵彈飛。

龍塵一聲怪叫。如同炮彈一般飛出。在人們驚駭欲絕的目光中。直接飛向對岸。

「哎呀。糟糕」

「轟」

龍塵一頭撞在對岸的大山上。發出一聲爆響。無數山石頭滾落。驚起飛鳥無數。

河岸這邊的人們。張大了嘴巴看著對面升起的煙塵。久久說不出話來。

「不會是撞死了吧」有人喃喃自語的道。正常人這種力量絕對會撞成肉餅。

「轟」

對面山石滾落。龍塵從石頭堆里鑽出。吐了一口口水。感覺嘴裡都是石灰。

果然出風頭不是什麼好事。我應該先用個石頭試試的。龍塵拍了拍身上的灰塵。轉身消失在對岸。

見龍塵離開。這邊的眾人。才嘆了一口氣。這都是怪物埃讓我們怎麼過呀。

「天埃龍塵師兄這是在指點我們氨忽然一人驚呼道。

「切。指點個屁呀。我們要是用這種方法過河。一百個人過去。保證整整齊齊一白張肉餅」一人翻白眼道。那種方法能學嗎。

「不是。你們看這樹枝」那人急忙指著樹枝。一臉興奮的道。

眾人微微一愣。看這那根插在地上的樹枝。那是龍塵臨走前。特意扔過來的。也不明白什麼意思。

「好臭」一人為了看清楚端倪。湊近一看。頓時覺得一股奇臭無比的味道襲來。讓人作嘔。

那人把捏著鼻子。將那節樹枝從地上拔出。只見樹枝被斬斷地方。流出黃色的汁液。那臭味。正是那汁液發出。

「我明白啦。龍塵師兄。告訴了我們過河方法」那人興奮的大叫。

見眾人不解。那人砍下一截樹枝。有在樹枝上綁了一塊火腿。扔入大河之中。

原本聽到聲音就會瘋狂攻擊的虎嘴魚。竟然等了半天都沒動靜。那塊火腿。就那麼飄浮在水面上。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禁發出一聲歡呼。那虎嘴魚境懼怕這種臭味。

也就是說。他們用這種樹木。做成筏子。就不會受到虎嘴魚的攻擊了。

一時間所有人對龍塵感激莫名。這與救他們一命沒什麼區別。眾人紛紛動手。開始尋找那種臭樹。動手做筏子。

其實這個考核非常的簡單。臭螺樟的大名。基本上大多數修行者都知道。可惜這些養尊處優的公子小姐們。愣是不知道。所以龍塵才給他們扣了一個不學無術的帽子。

因為這麼一件小事。而看著這麼多天才。斷送了自己的前途。實在有些可惜。所以龍塵才有那個提醒。

如果他們再不明白龍塵的意思。他們也不用修行了。乾脆一起跳進河裡餵魚算了。

過了河后。龍塵又開始漫山遍野的尋找天材地寶。不過好像運氣都用完了一般。沒有找到特別有價值的東西。

一晃半個月過去了。龍塵只得按照地圖上的標示。往終極考核的地方行去。

正行走間。忽然大地一陣劇烈的震動。同時一股恐怖的氣息升騰而起。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