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九星霸體訣 第一百四十九章 黃雀在後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龍塵並沒有搭理他們。才鬆了一口氣。 「你們聽說了沒。這個傢伙。昨天將雷千傷的得力手下給殺了」有人悄聲的道。 「聽說了。那個趙武是個極為強大的人物。被雷千傷視為左膀右臂。沒想到過這...

龍塵與唐婉兒分開后。辨別了一下方向。按照銘牌背後地圖標誌的方向。開始進發。

如今龍塵還處於地圖的邊緣地帶。按照上面的顯示。他需要跨越一條大河。翻過一座高山。才能達到目的地。

不過現在考核才過去不到七天。時間還非常充裕。龍塵找了個沒人的洞穴。將奇鯪魚精取出。

奇鯪魚精跟黃豆大校看上去很像是一粒不起眼的骨頭。就算把它碾碎了。也看不出任何端倪。

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枚黑色丹藥。捏碎后和入水中。一小碗水。立刻變得漆黑如墨。

將奇鯪魚精放入碗中。原本黑色的藥液。立刻沸騰起來。泛起無數氣泡。這時一股淡淡的能量緩緩散發。

龍塵微微一笑。果然只有用這方法。才能激發出奇鯪魚精的能量。

大手一點眉心。靈魂之力運轉。眉心處立刻出現一道淡淡的漩渦。奇鯪魚精散發出的波動。被那漩渦緩緩吸收。一點都沒有外泄。

只一個呼吸的時間。奇鯪魚精的能量全部被吸收殆荊龍塵將奇鯪魚精從碗中取出。發現奇鯪魚精已經變得暗淡無光。最後如爛泥一般散落。

這就標誌著這枚奇鯪魚精的能量全部消耗光了。龍塵閉著眼睛感受了一下。吸收了奇鯪魚精后。自己的靈魂之力。好像是有那麼一絲精進。不過還不能確定。因為那一絲能量。實在太微弱了。

手中多出了一把奇鯪魚精。大概有二三十粒。那是兩次吃奇鯪魚留下的。被龍塵全部取出。

「咕嚕……」

龍塵將一大把奇鯪魚精。全部放入碗中。碗中的黑色液體沸騰起來。同時強烈的波動升騰而起。

龍塵不敢怠慢。眉心處漩渦再現。開始吸收奇鯪魚精散發的能量。

那種能量是肉眼無法識別的。只能夠用靈魂去感應。隨著奇鯪魚精的能量被龍塵吸收。龍塵臉上浮現出一抹滿意的笑容。

因為數量多了。龍塵可以清晰的感應到。一股極為純凈的能量。正緩緩地滋養著自己的神魂。靈魂之力變得活躍起來。

奇鯪魚精所蘊含的能量。並非是靈魂之力。而是滋養靈魂的一種神奇力量。

如果把靈魂之力。比作小樹。那麼奇鯪魚精的能量。就是一種肥料。

受到奇鯪魚精的滋養。龍塵可以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靈魂之力。才緩緩增強。雖然這個幅度非常校但是依舊讓龍塵狂喜不已。

要知道人的靈魂之力是與生俱來的。往往靠突破境界。被動提升靈魂之力。

能夠滋養人類靈魂的寶物。少之又少。而像奇鯪魚精這樣的寶物。基本上沒人知道。人們只知道他的美味。並將奇鯪魚精當成垃圾扔了。實在讓人惋惜。

「可惜。這個生命戒指太低級了。否則多抓一些奇鯪魚養在身邊。讓它們自由繁殖。就好了」

龍塵不禁心中有些感嘆。奇鯪魚繁殖力低。對於生活環境又十分挑剔。必須在純凈的自然環境中生存。很難自己培育。

而他現在的生命戒指。只能保持奇鯪魚不死。並不適合奇鯪魚生長。所以才有些失望。

奇鯪魚精提供的能量雖然微弱。但是極為純凈。沒有一點副作用。只要數量夠。可以長期滋養神魂。

這就是典型的聚沙成塔。時間越長。靈魂之力就越強大。尤其對於丹修來說。強大的靈魂之力。就是一切。

之前捕捉奇鯪魚的水潭並不大。按照龍塵這樣的捕捉方法。用不了多久。就要捕捉透徹了。

估計龍塵真要這麼做了。玄天別院也不會允許的。如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吸收了奇鯪魚精后。龍塵感覺自己神清氣爽。精神了許多。長長地伸了一個懶腰。

感應了一下自己的身體。在療傷丹的作用下。被雷霆之力破壞的身體。已經好的七七八八了。

「該出去轉悠轉悠了。玄天別院到處都是寶貝。可不能浪費了」

龍塵出了山洞。開始向前方走去。一路上龍塵看到了不少報名者。也如同他一樣在開始不停的搜索。

顯然大家都開始按照地圖上的顯露。向前方會和。準備渡河。不少人看到龍塵不禁有些緊張。不過見龍塵並沒有搭理他們。才鬆了一口氣。

「你們聽說了沒。這個傢伙。昨天將雷千傷的得力手下給殺了」有人悄聲的道。

「聽說了。那個趙武是個極為強大的人物。被雷千傷視為左膀右臂。沒想到過這樣的人都死在龍塵手裡。實在恐怖」

「就是說埃聽說這個龍塵擊殺趙武后。竟然沒有受到懲罰。依舊可以進行考核」

有人不禁嘆息。當初龍塵仗著坐騎強大。激戰齊信。都以為龍塵不過是紈子弟。自己並沒有什麼真實戰力。

因為真正的強者。是不需要帶著一個那麼強大的魔獸保護自己的。所以在他們心中。並沒有把龍塵放在眼裡。

「這個龍塵簡直是一匹黑馬。不知道他能不能。與五大怪物級強者比肩」一人感慨道。

「切。就他。他算什麼東西。也敢跟怪物級強者相提並論。你們沒聽說。他被雷千傷一擊吐血嗎。

他也就欺負一下小人物吧。在怪物級強者的手裡。他連一招都接不下」一人冷哼道。顯然看不起龍塵。

龍塵根本不知道。自己擊殺趙武的事。已經在人們口中傳開了。現在人們把他列為怪物之下第一人。

當翻過一座山頭后。前方是一片平原。參天巨樹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眼望不到邊的矮樹叢。

矮樹達兩丈多高。走在裡面。很容易讓人迷失方向。龍塵觀察了一下。確定了一下方位。進入了平原。

路非常的不好走。到處都是帶刺的荊棘。而且大多數都有毒。雖然無法破開龍塵的防禦。但是他的衣服受不了。稍不注意。衣服就會被劃開一個大口子。如果不想個辦法的話。恐怕行進不到一半。自己就要裸奔了。

忽然一個身影。從龍塵身邊疾馳而過。讓龍塵一驚。這人如此強悍。居然不怕荊棘。

不過待看清那人的身影時。龍塵不禁樂了。那人身上金光閃閃。竟然穿了一身鎧甲。

我說怎麼不怕荊棘呢。龍塵不禁搖搖頭。在空間戒指里找了找。發現居然還真有幾套鎧甲。

龍塵心中不得不感謝打劫自己的那個傢伙。真是想要睡覺。就有人送枕頭。

找了一身不是很張揚的青銅鱗甲套在身上。大小正合適。全身覆蓋著青銅鱗片。再也不怕這些荊棘了。

想了一下。在空間戒指中又是一陣翻找。忽然手中又多出了一個圓滾滾的頭盔。

「哈哈。好東西」

龍塵手中的頭盔。竟然是一個頰面頭盔。戴在頭上。只露出兩隻眼睛。就算是熟人。都未必能認出他來。

「殺人放火。打家劫舍必備良器氨龍塵心中歡喜。將頭盔帶上。雖然視線上有些被遮擋了。有些不舒服。不過對他來說。那都不是事。將神識散開就可以了。

邁開腳步。向前狂奔而去。有了鱗甲護體。再也不用擔心這些煩人的荊棘。

這身鱗甲足有三百多斤中。穿在身上。帶著慣性。龍塵如同炮彈一般向前飛馳。可以閉著眼睛狂奔。就算遇到矮樹。也不用避開。直接撞碎。

「哈哈。太爽了」

龍塵第一次體驗這種感覺。彷彿自己的心靈都被放飛了。全心全意體會這種高速行駛的快感。

「哎呀。不好」

龍塵光顧著爽了。沒想到前方忽然出現了兩個身影。同樣也穿著鎧甲。正在飛奔。但是速度在龍塵面前。就跟蝸牛無異。

「前面的人閃開。剎不住車啦」

「轟」

龍塵剛剛喊完。就聽到一聲巨響。重重地撞在那兩人身上。那兩人頓時如同騰雲駕霧一般。手舞足蹈的飛上半空。大聲驚叫。

「砰砰」

連續兩聲悶響。兩人直飛出幾十丈外。才落在地上。同時伴著痛哼聲。連續滾出老遠。狼狽不堪。

「糟糕追尾了。恐怕我全責」龍塵不禁一驚。

「混蛋。把你的銘牌交出來」

就在龍塵愣神之際。那兩人已經從地上爬起來。奔到龍塵面前指著龍塵咆哮道。

兩人一邊咆哮著。一邊把頭上的頭盔拿下。兩頭都是披頭沙散發。鼻子流血。臉上還有幾塊淤青。看來把兩人撞的夠嗆。

「槽。痛死我了。我的鼻子感覺都不是我的了。還愣著幹什麼。還不把銘牌交出來」一人一邊痛哼。一邊怒叫道。

「哦哦。不好意思。小弟初學乍練。新手上路。不太熟悉路況。這枚銘牌。就當是給兩位賠罪了」

龍塵感覺有些理虧。把自己那枚「天」字銘牌遞給那人。反正他已經有一套了。這個已經沒用了。

那人罵罵咧咧的接過銘牌。看了龍塵一眼:「小子。這次算你運氣好。下次給我注意點。」

「好的。好的。下次一定注意」龍塵笑嘻嘻的道。

「走吧。齊大哥讓我們趕緊集合。別耽誤齊大哥的大事。就放過這小子吧」一人說完了。拉著另外一人就走。急匆匆的離去。

當兩人消失后。龍塵微微一愣:齊大哥。能被稱為大哥的。應該是怪物級的人物吧。難道是齊信。

龍塵眼珠一轉。邁開腳步悄悄跟在那兩人的身後。嘿嘿。齊信。讓老子看看你搞什麼鬼。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