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玄幻魔法

九星霸體訣 第一百四十三章 咎由自取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那人臉色立刻變得鐵青。怒不可揭的大罵道。 「你們兩個帶吳師弟去別的地方巡視吧。這裡交給我就好了」常師兄無奈的道。 那兩人點點頭。硬是架著那個吳師弟離開。那個吳師弟雖然被兩人拉著。依...

「礙…」

被火焰吞噬的趙武。發出凄厲的慘叫。如今他重傷在身。已經無法運轉靈氣護體。只能任由火焰炙烤。

他瘋狂地掙扎。可是脖子被龍塵掐著。只能老老實實被火焰烤著。終於他恐懼了。

他現在明白了。從他用言語侮辱龍塵的那一刻開始。龍塵就沒打算放過他的意思。殺心早就下了。可笑他還一直在故意激怒龍塵。以為龍塵不敢殺他。

龍塵說的沒錯。一直被眾星捧月一樣長大的趙武。到哪裡都是焦點。如今敗給龍塵。他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所以本著打不過你。也要氣死你的構想。才開始對龍塵辱罵。以為有著別院的規矩。對方不能把他怎麼樣。

至於什麼道心之類的東西。龍塵抬舉他了。他還沒到那個境界。根本不知道那是什麼。

「住手……我認輸了……快住手」趙武驚恐的大叫。

因為他駭然發現。自己的皮膚已經被烤焦。再過一會兒。他就要被活活烤熟。

龍塵的火焰之力。並沒有全力輸出。龍塵不是聖人。無法做到萬事不縈於懷。對於侮辱自己父母的人。他無法原諒。

雖然他面色平靜。但是他心中非常的憤怒。尤其是母親。是他絕對的逆鱗。誰敢觸碰。必殺之。

所以龍塵只是用最低級的火焰。去灼燒趙武的身體。就是為警告一些人。不要再觸碰他的逆鱗。

「龍塵。住手吧。你殺了他。得不償失氨青玉看著一臉冷峻的龍塵。不禁喊道。

龍塵轉過頭來。看了青玉一眼。雖然這個女人太過嗦。不過心地還是很好的。

「謝謝你。不過對於敢侮辱我母親的人。不管是誰。都必須死」龍塵的話。說的非常堅決。

「龍塵。你個笨蛋。就算殺人。也要看場合。你這樣把自己的大好前途都葬送了。你是不是傻啦」唐婉兒不禁氣的直跺腳。

「武者。就需要有一顆一往無前的決心。任何阻擋在身前的障礙。要麼跨越。要麼直接擊碎。就是不能避開。否則如何保持一往無前的氣勢。

有些障礙。註定無法跨越。就將它徹底砸碎。狠狠地踩在腳下吧」龍塵說完。火焰之力暴漲。

「不……龍塵。我知錯了……求求你放過我……」趙武哀求道。眼神中全是恐懼。

他之前以為龍塵不敢殺他。所以才說了那些狠話。可是如今真的面臨死亡了。他害怕了。

「抱歉。晚了」

「呼」

忽然光華暴漲。恐怖的火焰暴漲十幾丈高。天空都被燒的不停扭曲。

忽然間火焰消失。天地恢復了平靜。龍塵保持著剛才的姿勢。不過他手中的趙武已經消失了。

一陣風吹過。將龍塵手中最後的一絲灰燼吹落。一代天才。就這麼徹底消失在天地間。

「死了。」

人們感覺心都快不跳了。龍塵竟然真的擊殺了趙武。這是對玄天別院的挑釁嗎。

「完了」

唐婉兒一臉的懊惱之色。她恨不得暴打龍塵一頓。這個混蛋平時那麼狡猾。這個時候怎麼就變笨了呢。

破壞了別院的規矩。誰也救不了他。看著一個天才。就要被驅逐。唐婉兒芳心一陣難過。

青玉獃獃的看著龍塵。一時間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她沒想到。龍塵竟然如此倔強。明知道後果。依舊這麼做了。

「呼呼呼呼」

陡然間出現了四個人影。他們穿著一身白色長袍。胸前繪製著玄天別院的標誌。與之前檢查他們報名帖的師兄們。穿著一樣的服飾。

「龍塵。你擊殺報名者。現在。你被驅逐了」一人看著龍塵。冷冷的道。

全場一片寂靜。眾人看了看那四人。又看了看龍塵。不禁發出一聲嘆息。

不過雷千傷倒是饒有興趣的看著龍塵。他很想知道。龍塵被驅逐時。表情是否會依然鎮定。

「幾位師兄。其實……」唐婉兒張嘴道。她想給龍塵求個情。

那人一揮手。搖頭道:「不用解釋。我們只是按照別院規矩辦事。不必白費力氣了」

唐婉兒只能無奈閉嘴。一雙美目盯著龍塵。眼睛一紅。鼻子微微發酸。

「龍塵。對不起。如果不是我。也許就不會這樣了」

唐婉兒有些哽咽的道。畢竟如果不是因為他。龍塵就不會與趙武對上。也就不會有現在的結果了。

說白了。龍塵是受了她的連累。因為自己的一個念頭。而葬送了龍塵的一生。唐婉兒心如刀割一般難受。

「這事不怪你。只是我運氣不好。遇到個瘋子而已」龍塵搖搖頭。

可是龍塵這麼一說。反倒讓唐婉兒心裡更難受了。她倒是希望龍塵能破口大罵。她也許會舒服點。

「廢話真多。觸犯了院規。你已經被剝奪了考核資格。交出銘牌。你可以滾蛋了」一個腰懸長劍的男子。一皺眉。有些不耐煩的道。

「你算什麼東西。也有資格叫我滾蛋。」龍塵冷哼一聲。指著那個男子。一臉不屑的道。

龍塵的話一出。讓所有人都張大了嘴巴。這個龍塵想幹什麼。他也瘋了嗎。

敢如此頂撞師兄。他不要命了嗎。要知道這些師兄。可全部都是真正的易筋境高手。他這麼說。簡直是不想活了。

龍塵的話。讓那人臉色一變。雙眼一眯。冷冷的盯著龍塵。一隻手緩緩按著劍柄。陰森的道:「如果你想死我就成全你。三招之內。必取你性命」

「一個炮灰而已。也敢口出狂言。如果我晉陞到了易筋境。一巴掌可以把你拍死。

在上一屆中受足了窩囊氣。跑到我們這些新人面前耀武揚威。這是找平衡嗎。」龍塵冷哼道。

那人大怒:「你找死」

「夠了」

忽然第一個出來的人。揮手阻止那人。對著龍塵道:「雖然你是個人物。可惜別院的規矩沒人能夠更改。所以抱歉。請你離開吧」

那人看著龍塵。一臉惋惜的道。顯然他很同情龍塵。言語依舊保持著客氣。

「這位師兄。小弟像知道。我觸犯了哪一條院規。麻煩師兄指出來。讓小弟心服口服」龍塵對這個男子倒是非常客氣的道。

「恁地嗦。常師兄。把他趕走算了。這樣的人。何必跟他浪費口舌」之前被龍塵頂撞的那人。有些不滿的道。

「你爸媽沒教過你。別人說話的時候。不要輕易打斷別人的談話。這種行為非常的不禮貌。你不知道。」龍塵冷眼看著那人十分不客氣道。

他發覺這個白痴。老是針對自己。不禁心頭有些冒火。之前遇到的那些師兄。大多數為人謙和。怎麼就冒出這麼個愣頭青來。

那人大怒就要衝上來。不過被另外兩個人拉祝常師兄看著龍塵道:「根據院規。考核地圖內。考核弟子之間不得惡意傷人性命。否則取消考核資格」

「師兄您說的太好了」龍塵一伸大拇指。讚歎道。

「少拍馬屁。這回你心服口服了吧。你可以滾蛋了」先前那人冷冷的道。

「哪裡說話哪接茬。哪裡放屁哪齜牙。說的就是你這樣的人吧。我就納悶了。你是不是剛從監獄里放出來。憋得蛋疼。才這麼愛插嘴。」龍塵一臉糾結的看著那人道。

不過龍塵說完。就發現包括常師兄在內。幾人面色都帶著一絲古怪。

「不會吧。你真的剛剛從監牢里釋放出的。」龍塵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那人道。

「混蛋。你們讓開。我要打死這個混蛋。」那人臉色立刻變得鐵青。怒不可揭的大罵道。

「你們兩個帶吳師弟去別的地方巡視吧。這裡交給我就好了」常師兄無奈的道。

那兩人點點頭。硬是架著那個吳師弟離開。那個吳師弟雖然被兩人拉著。依舊對龍塵怒目而視。還口口聲稱讓龍塵等著。

一時間全場的人。一臉的古怪之色。原本對於這些師兄強者。生出的敬畏之心。都淡了許多。

「吳師弟脾氣暴躁。剛剛被長老關了禁閉。昨天剛剛出來……咳咳。還是說正事吧。龍塵。你必須離開了。希望你不要讓我為難。到時候大家臉上都不好看」常師兄勸道。

「常師兄。根據別院的規矩。你不能對我進行驅逐」龍塵搖搖頭道。

「恩。」常師兄一愣。

「根據玄天別院。考核規章。第三條。第七款:考核地圖內。考核弟子之間不得惡意傷人性命。否則取消考核資格。

我相信常師兄。應該非常清楚。我就不多說了。不知道你發現沒發現。這一款之中。有著『惡意』兩個字。是什麼意思呢。不知道。常師兄能否為小弟解惑。」龍塵道。

「這個……」

常師兄也是微微一楞。旋即明白了龍塵的意思。龍塵的意思。是趙武挑釁在先。惡意侮辱在後。

一切都是咎由自齲龍塵擊殺他也有站得住腳的理由。所以不能算是惡意擊殺。

「這個好像是有些道理。不過這個我做不了主。我需要上報。請上面定奪」常師兄猶豫了一下道。

這個結果。讓全場的人都沒想到。唐婉兒美目一亮。看著龍塵又恢復了一副無賴狡猾的模樣。不禁心中一松。看來是自己小瞧這個混蛋了。

同時想起剛才自己愧疚之下。竟然掉了眼淚。不禁又羞又怒。看著龍塵的背影。今天丟人丟大了。

「不用通報了。趙武用心歹毒。完全是咎由自齲與人無尤。龍塵無罪。考核繼續」

一個聲音蒼老的聲音。從遙遠的地方傳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