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九星霸體訣 第一百三十三章 考核開始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埃不然丟醜的人。可能就是我了」 「嗚嗚……」小雪用大頭蹭了蹭龍塵。 「嘿嘿。好啦。我知道你還有絕招。但是這裡不能殺人的。咱們得忍著點」龍塵輕聲安慰著小雪。 這時郭然已經一瘸一拐...

那光球不大隻有尺許直徑。外表看上去。就像是無數的絲線組成。

不過那並不是絲線。而是無數細小的風刃。就像無數把轉動的利刃。被硬壓縮一個球中一般。

而且那個圓球之中。帶著一團紅色的液體。在不停的流動。極為詭異。

那道圓球飛出。筆直一條線上。地上的枯枝敗葉。全部被震成了齏粉。

圓球飛過。大地上被恐怖的勁風。硬是犁出了一條深深的大溝直奔齊信呼嘯而去。

好傢夥。龍塵自己也嚇了一跳。小雪告訴過龍塵。它有自己的絕招。這是第一次使用。

「姓齊的小子。你可以要挺住了。千萬別掛了。否則老子就要被你害死了」龍塵心中不停地祈禱著。

齊信見到那道攻擊。也嚇的臉色慘白。他感覺自己都快窒息了。他受到了致命的威脅。

「天水護體」

齊信大喝一聲。全身靈氣運轉。他周圍的水球上。立刻浮現出許多詭異的紋路。整個水球立刻變成了一個布滿紋路的珠子。

「轟」

齊信剛剛布置完。小雪的攻擊立刻到了。如同一道流星狠狠地撞在水球上。

天地之間彷彿失去了顏色。時間彷彿變慢了。人們感覺天地間一切都好像不真實了一般。

忽然間人們發出一聲驚呼。紛紛向外飛奔。因為大地彷彿變成了潮水。急速向四周湧來。

一些離得近的。被土浪撞中。立刻鮮血狂噴。直接被土浪吞噬。向更遠的地方推去。

一時間人們瘋狂大叫。亡命飛奔。撞擊點為核心。方圓數里震出了一塊空地。

這塊空地非常的圓整。這塊方圓數里的空地塌陷了足足有十丈。在這個空地中心。有著一個深坑。坑的對面。龍塵坐在小雪的背上。與對面的齊信對視著。

此時的齊信頭髮凌亂。身上的衣服也有部分破損。氣息略微有些混亂。顯然剛才的一擊。對他消耗極大。

雖然有些看不起齊信的人品。不過龍塵不得不承認。齊信太強了。小雪那麼恐怖的一擊都能接下。

要知道。小雪的那一擊。可是風與火的融合。兩者間融合后。爆發出的威力。可摧山毀岳。看看周圍的一片狼藉。就知道那一擊有多強了。

可就是這麼強大的一擊。齊信竟然接下了。而且看樣子他還沒怎麼受傷。這份戰力。實在驚人。

「怎麼樣。還要繼續表演嗎。」龍塵問道。

「你……哼。如果不是你有魔獸保護。我一掌就可以拍死你」齊信怒道。

雖然嘴上這麼說。齊信心中也震駭無比。他怎麼也想不到。那頭白狼。竟然有這麼恐怖的一擊。

「那又如何。我剛才不是說了嗎。有魔獸也是實力的一種。你這麼說。豈不是說你連魔獸都不如。」龍塵無所謂的道。

「哼。有這麼強大的魔獸。還不是仗著家族之力。只有紈子弟。才這麼顯擺。」齊信冷笑道。

「你也可以顯擺呀。你也可以把你的魔獸招來一起打呀」龍塵坐在小雪背上。聳聳肩無所謂的道。

齊信聽了龍塵這句話。不禁臉色一黑。他的坐騎不過是二階魔獸而已。

他家族裡也有三階魔獸。一來那是珍貴的戰力。輕易不會動用。另外那頭三階魔獸不是飛行魔獸。趕路非常不方便。

如果他現在把自己的魔獸也召喚過來。會被龍塵的雪狼直接秒殺。雖然他出身大族。但是二階魔獸。依舊是非常寶貴的。他可不願意冒險。所以被龍沉說的啞口無言。

龍塵的意思很明顯。老子沒能耐。但是老子有個牛逼坐騎。你不服。來咬我埃

這讓齊信怒不可揭。他雖然戰力強大。但是苦於境界低。被壓制在凝血巔峰。如果他進入易筋境。絕對不懼龍塵坐下的赤焰雪狼。

一時間場面變得極為尷尬。齊信想出手。但是又有些不敢。畢竟小雪是魔獸之軀。剛才那樣的一擊。很有可能有能力再發一次。

但是齊信不行。就算齊信再狂妄。也不敢再接那種強度的一擊。那就不是狂妄。而是找死。

可是讓他收手。那麼他的面子怎麼拉的下來。這讓他投靠他的人怎麼看。

如果說與雷千傷、唐婉兒之流交手失利也就罷了。大家都是同等級高手。也不算丟臉。

可是如今在一個無名小子手中。連續失利。這個人實在丟大了。如今出手出不起。退出退不起。一時間齊信陷入進退維谷之中。

遠處密林之中。唐婉兒看著如同一個紈子弟一般的龍塵。嘴角浮現一抹笑容。

這個混蛋。竟然把齊信逼入這副田地。還算有點本事。哼。不過得罪了本姑娘。咱們的賬慢慢算吧。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龍塵這幅模樣。唐婉兒心中生出一種莫名的興奮。感覺自己以後在玄天別院的生活。不會那麼枯燥了。

「當」

就在這時。一道悠揚的鐘聲傳來。傳入所有人的耳中。一下子讓所有人興奮了起來。

「報名開始了。趕緊過去」

一時間沒人再去關注龍塵和齊信的戰鬥。如同潮水一般。向山谷的盡頭奔去。

聽到這個鐘聲。齊信如釋重負。冷冷地看著龍塵一眼道:「我記住你了。進入學院后。你自求多福吧」

說完話。根本不給龍塵說話的機會。直接對著人流飛奔而去。那些原本等著他的人。也都跟在他的後邊奔向遠處。

都到了這個時候了。借驢下坡還不忘裝逼。龍塵搖搖頭。跳下小雪的後背。輕輕摸了摸小雪的大頭:

「今天可多虧了你埃不然丟醜的人。可能就是我了」

「嗚嗚……」小雪用大頭蹭了蹭龍塵。

「嘿嘿。好啦。我知道你還有絕招。但是這裡不能殺人的。咱們得忍著點」龍塵輕聲安慰著小雪。

這時郭然已經一瘸一拐地走到龍塵身邊。龍塵沒好氣的道:「別裝可憐了」

郭然嘿嘿一笑。挑起一根大拇指道:「老大。真有你的。連齊信那樣的人物。都奈何不了你」

「行啦。這都是沾了小雪的光。趕緊走吧。好像報名開始了」龍塵和郭然。跟著人流向前方走去。

出了山谷。前方是一片開闊的空地。龍塵到的時候。數萬報名者。已經老老實實的站在那裡。

每個人身後。魔獸都老老實實地趴在那裡。偌大的一片空地上。人頭涌動。魔獸縱橫。極為壯觀。

在空地的前方。有著一座門樓。高達百丈。極為壯觀。透著古樸滄桑的氣息。

門樓上用上古文字寫著四個蒼勁的大字。。玄天別院。字體鎏金。刺人眼眸。

看著這個雄偉的門樓。看來這裡就是玄天別院的大門了。只不過龍塵沒有看到發出聲音的那口大鐘。

「嘎嘎……」

忽然緊閉的大門緩緩打開。高達十幾丈的大門。猶如怪獸的嘴巴一般張開。

大門剛剛打開。一股極為濃郁的靈氣撲面而來。讓人心神一震。

好傢夥。這個大門有古怪。龍塵心中一驚。看來這個大門。居然可以隔絕靈氣外泄。那麼這個大門。看來陣法的一部分。

難怪這麼多人。都這麼拚命往玄天別院里擠。光是這麼濃郁的靈氣。都能讓人修行速度翻倍埃

隨著大門打開。裡面出來了一群人。看上去都二十幾歲。淡淡看著外面這報名者。

領頭是一個身穿黑色長袍。面容沉穩的男子。雙目開合之間精光流動。給人一種極為幹練的感覺。

那個男子看了一眼所有人。開口道:「首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來迎接你們的執事。也是負責你們進入考核的教官。

另外還有一個身份。我們這些人。都是你們的師兄。也就是上一屆的報名者。

三年前。我們跟你們一樣。也是這樣站在這裡。由上一屆的師兄皆接引我們的。」

聽了那人的話。不少人一陣嘩然。顯然沒想到。迎接他們的上一屆的弟子。

不過郭然倒是一臉的平靜。顯然早就知道這個過程。當嘩然稍稍平靜了一下后。那人淡淡的道:

「三年前。我們跟你們一樣。帶著夢想。帶著憧憬來到這裡。但是我在這裡要給你潑一盆冷水。這裡跟你們想中。不一樣。

這裡很殘酷。跟你們在家中的日子相比。這裡就是地獄。所以。你們如果想要退出的。現在還來得及」

在場的這些人。聽到這麼冷酷的話。不禁心頭咯一下子。一種不妙的感覺。立刻從心中升起。

「請問師兄。上一屆的師兄們。就剩下你們這麼多人嗎。」有人仗著膽子問道。

「嗯。強者都離開了。剩下的只有我們這些了。因為在那一屆中。我們是墊底的存在」那人毫不忌諱的道。

「切。原來是炮灰級的。裝什麼大半蒜」有人悄聲低估。不少人。對幾人的敬畏立刻消失了許多。

那人微微一笑。彷彿對他們的表情。早有預料。眼睛在人群中掃了一眼。點了點頭道:「時間到了。把你們的名帖取出來。我們要一一檢查」

眾人聽完。趕忙將屬於自己的報名帖取出。那二十幾個男子。逐一開始檢查。

忽然一人指著一位報名者道:「你的名帖那裡來的。」

那名報名者微微一陣驚慌。不過隨即掩飾下來。冷冷地道:「你們別院發的。你們自己都不認識了嗎。」

「這個名帖不輸於你。雖然你易了容。但是你騙不了我。是你殺了那個報名者吧」

那名報名者頓時臉色一變。想也不想。一拳對著男人砸落。不過那一拳是虛招。人已經向後倒飛出去。想要逃走。

那人臉上浮現一抹嘲諷。一隻手緩緩抬起。原本狂奔的男子。立刻驚駭的發現自己動不了了。

最詭異的是。他的身體在緩緩飄上半空。那人驚駭欲絕。瘋狂地大叫。但是怎麼也擺脫不了詭異的力量。

「死」

「噗」

血雨滿天。那個凝血境後期的強者。就那麼在半空中爆裂開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