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霸體訣

九星霸體訣 第一百二十七章 包打聽

作者:平凡魔術師

本章內容簡介:壓人,相比那些張嘴自己是來自什麼什麼山,什麼什麼洞,盛氣凌人的傢伙,不知道要高明多少倍,這才是真正的底蘊,果然反倒對龍塵越發的佩服起來。 雖然買賣沒做成,又碰了一鼻子灰,但是果然沒有半點氣...

那人是一個身材中等的少年,面容一般,不過一雙眼睛,總給人一種很猥瑣的感覺,雖然他竭力裝作非常的正直。

「小弟號稱玄天別院的包打聽,兄弟如果有什麼疑惑,可以向小弟諮詢,這裡沒有小弟不知道的事」那人拍著自己的胸脯,信誓旦旦的道。

龍塵一愣,有些懷疑的看著眼前這個猥瑣的小子,一時間沒弄明白他要幹什麼。

「玄天別院里的事,無論巨細你都知道。」龍塵問道。

「那當然,小弟早在十年前,就已經開始收集玄天別院的資料,對於別院內部的事情,研究的極為透徹,更是對考核流程了如指掌,不過如果我的消息能夠令閣下滿意,還得請閣下支改諮詢費」

那人說道諮詢費,略顯靦腆,不過裝的非常不到位,因為那雙眼睛中放出的光芒,徹底地出賣了他。

「你十年前就開始收集資料。你就這麼有把握進入玄天別院。」龍塵問道。

「那當然,這就叫未雨綢繆,人無遠慮必有近憂,你看吧,那些眼神迷茫,看什麼都新鮮的菜鳥,不懂考核流程,絕對要吃大虧,兄弟怎麼樣,有興趣沒。」那人眼光灼熱的看著龍塵。

龍塵見那人無意中看向自己身後的小雪,頓時恍然大悟,這個小子認出了自己身後的小雪,所以才把自己當成了有錢的凱子。

要知道小雪可是頂尖的三階魔獸,即使偌大的報名者中,人人擁有魔獸坐騎,但是大多數都是二階,三階魔獸實屬fng毛麟角。

想不到這個猥瑣的小子,眼光倒是很不錯,能夠看出小雪的偽裝。

再感應一下此人的修為,凝血後期,根基同樣非常的紮實,雙目雖然透露著猥瑣,但是精光內斂,是個高手。

「怎麼收費的。」龍塵閑著無事,問問也好,反正他空間戒指內,金幣無數,如果能買到有用的消息,他不介意買一點。

「我郭然為人正直,童叟無欺,一般問題,只收你一枚二階中品以上的丹藥。

如果是關於考核中極為重要的問題,那價格略高一些,需要二階上品丹藥。

當然小弟還有獨家秘聞,關係到閣下進入別院后的未來,小弟鄭重承諾,如果你知道了這些秘密,一定會在玄天別院混的如魚得水,很快出人頭地。

我看兄弟你也是實在人,這樣我給你個打包價,十枚三階上品丹藥,我心中所知,盡數傳給你。

這可是吐血大甩賣啊,十枚丹藥你買了不吃虧,十枚丹藥你買了不上當,十枚丹藥卻可以讓你扶搖直上。

十枚丹藥不算貴,十枚丹藥不算多,你翻不過兩界山,到不了天木坡……」說著到后,那個自稱郭然的小子,越說越順溜滔滔不絕起來。

「停停,打住,合著你是擺地攤出身的。」龍塵一臉怪異的看著郭然。

郭然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這不是看著兄弟是實在人嘛,怕你錯過了這個大好機會,那等於錯過了大好前程,這不是也為了兄弟你好嘛」

龍塵這次算是開了眼界了,感情玄天不光有天才奇才,還有這樣的怪才。

「你真的對玄天別院了如指掌。」龍塵問道。

「當然,假一罰十,童叟無欺,如果是關於玄天別院的問題,我如果答不上來,我知道的那些消息,全部免費送給你」果然拍著胸脯信誓旦旦的道。

「那我問你,玄天別院掌門人,上大號的時候,他是用左手還是用右手擦屁股。」龍塵問道。

郭然瞪大眼睛,看著龍塵,一臉的不敢置信,半晌后才惱怒的道:「兄弟,看著你一表人才的,怎麼做事如此不厚道,這種事誰能知道。」

「你不知道,不代表別人不知道,看來你這個包打聽,業務還得繼續深造氨龍塵搖搖頭道。

「你這是對我的侮辱,你告訴我誰知道這個秘密。」郭然怒氣沖沖的道。

「我」龍塵指著自己的鼻子道。

「你。你這是消遣我嗎。」郭然面子上有些掛不住了,感覺自己被人耍了。

「你也別生氣,我確實知道」龍塵笑道。

「好,如果你能說出來,我郭然知道的秘密,全部免費與你共享,但是如果你要是說不出來,我要跟你決鬥」郭然顯然被龍塵激怒了。

決鬥。龍塵微微一笑,沒有正面回答這個問題,對著郭然道:「你身為包打聽,知道怎麼玄天別院當代掌門是誰吧。」

「當然,掌門凌雲子,絕世強者,一把長劍橫掃八方,三百年前,就已經名動天下,誰人不知。你給我說重點」郭然怒氣依舊不減的道。

郭然說的沒錯,玄天別院掌門凌雲子,修為之高,冠絕當時,不過近三百年,無人再看到他出手了。

不過關於他的傳說非常多,而且他的畫像流傳下來的也不少,不少人家中就供奉著他的畫像,畫像上是凌雲子年輕時手持長劍,翩翩若仙的模樣。

龍塵一路上,雖然沒有刻意打聽,但是也能從別人的言語中,偷偷記錄下一些有用的片段。

他起碼知道,當今玄天別院的掌門,是一位強大的劍修,知道這一點就足夠了。

「既然你知道掌門是用劍的,那麼你應該知道,劍修的右手,除了在戰鬥的時候,永遠都是空著的吧。」龍塵淡淡的道。

郭然頓時啞口無言,要知道劍修與其他修行者不同,其他人的武器會放在空間戒指中。

但是劍修的寶劍永遠都背在背上,或者懸挂腰間,這是劍修的習慣,無人例外。

他們並不把劍視為自己的武器,而是視為自己生命的一部分,所以長劍永遠都在自己觸手可及的地方。

而且他們用劍的手,除了握劍之外,基本上不觸碰任何東西,否則那是對劍的一種褻瀆。

龍塵曾經看到過有報名者,偷偷取出掌門畫像瞻仰,龍塵看到那個畫像上的人,是右手持劍,所以他敢斷定,他只能用左手做其他的事情。

聽了龍塵一番話,果然立刻如同泄了氣的皮球一般蔫了,同時心中也不得不承認,他輸了。

「兄弟你棋高一著,是我郭然敗了,願賭服輸,我現在就把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訴你,不過你要發誓,不可告訴其他人,我還要繼續做生意呢。」郭然道。

「算了吧,你繼續做你的生意吧,我對於你口中的秘密,並不是很感興趣,有些東西,自己摸索出來,才更有意思」龍塵搖搖頭道。

郭然一愣,龍塵竟然拒絕了他的好意,要知道,他雖然有些市儈,但是他這些年,確實收集到了很多有用的東西。

否者人家花了錢,買不到有用的消息,他早就被打成狗了,那可是很多人都迫切需要的。

見龍塵要走,郭然一把攔住龍塵道:「不行,做生意講究公平,你這樣做,豈不是讓我失信於人。」

龍塵有些諦笑皆非的看著,這個猥瑣的小子,沒想到這小子竟然還有這誠信的一面。

「那你就告訴一下我,為什麼那個失敗的小子會退出報名吧」龍塵想了一下道。

「那個小子啊,嘿嘿,他是奇河谷的成家的人,與鷹名揚是對頭,偏偏鷹名揚之前用言語擠兌住了他,兩人立下誓言,誰輸了,誰就滾出玄天別院,你看著吧,這還只是開始,很多有著恩怨的世家子弟,都進入了別院,以後肯定有無數的熱鬧可看」郭然道。

原來如此,看來玄天別院里,以後龍爭虎鬥是少不了的,看來這裡比自己原來構想的要複雜的多。

「對了,還沒請教兄弟大名,來自何處。」郭然一拍腦袋,有些不好意思的問道。

「我叫龍塵,至於來自什麼地方,嘿嘿,那就不方便說了」龍塵嘿嘿一笑,同時心中一陣膩歪。

總不能說自己來自於一個窮鄉僻壤的小山溝吧,可是對於這些基本都出自於名門大閥的子弟來說,確實是這樣。

fng鳴帝國太過偏僻了,並沒有真正的大勢力,而一路行來,他發現所有人來頭都不小,家中都有著極大的背景和傳承。

跟他們比起來龍塵就是草根一個,雖然不至於自卑,但是被問及出處,總覺的有些尷尬。

龍塵沒有說出自己的來歷,郭然並沒有奇怪,能夠擁有三階魔獸赤焰雪狼,作為坐騎的人,身份豈會低了。

龍塵不想說,那是人家不想借用自己的背景去壓人,相比那些張嘴自己是來自什麼什麼山,什麼什麼洞,盛氣凌人的傢伙,不知道要高明多少倍,這才是真正的底蘊,果然反倒對龍塵越發的佩服起來。

雖然買賣沒做成,又碰了一鼻子灰,但是果然沒有半點氣餒,非常符合生意人和氣生財的操守。

同時他對龍塵產生了極大的好奇,龍塵為人低調,身上的修為不顯,讓人看不出他的深淺,可是他的眼神始終平靜如水,給人一種看不透的感覺。

兩人隨便聊了幾句,龍塵知道這個郭然也是來自於一個世家,不過條件比大多數報名者都差了不少。

所以郭然剛剛進入玄天別院,就開始做起了生意,為自己拉籌碼,為了以後崛起做準備,這倒是讓龍塵刮目相看。

「對了,龍兄,你打算投靠哪個勢力。」郭然見左右無人,偷偷地對龍塵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